第八百八十九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八十九章

    “今后,不要再有这些小心思!我要的,是能够为我分忧之人,而非一些谄媚之人!希望大家今后要向云起看齐,细思问题,找出缘由,为我分忧!”

    大家瞬间尴尬了!不由得,齐齐看向了李侍郎。

    “话说回来,既然刘大夏不是谄媚太子的,而明中信也不需要他的提醒,那么,他究竟为何要到明宅呢?而且是在如此敏感的时候?大家想想!”谢迁将话题转了回来。

    环视一圈,即便是李侍郎,也只是若有所思,却无定计。

    谢迁不由得轻叹一声,还是没有理解啊!

    “其实,刘大夏的用意很明显,一则,就是迷惑你们,让你们认为,他是前去向明中信示警,这是他的用意之一。二则,还是迷惑你们,让你们觉得,刘大夏并不放心明中信,间接地令你们觉得,明中信也不过是一个少年,也是人,没那么可怕!这,是他想向大家发出的一个信号。但这两点,皆是他放出的烟雾,以弱化近段时间明中信的强势。”

    李侍郎眼中闪过亮光,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当然,这些只是刘大夏在不经意间闪现的念头,并非主要之事。他前往明宅实则是别有用意。”谢迁面色变得沉重。

    这下,大家可就摸不着头脑了,这刘大夏难道还有其他用意?

    “其实,他在此敏感时期进入明宅,一则是向朝堂之上的大臣们表示,明宅,是他罩着的!也算是他最明确的表态。二则也是向陛下发送信号,这明中信乃是他的人,他会密切关注的。只因为,只有太子支持明中信,只怕会引得陛下不快,毕竟,太子年幼,容易被蛊惑,单纯是他,陛下定然心中产生疑虑,对明中信必然有所怨恨。然而,再有刘大夏出面力挺,那么,陛下必然转变观念,认为是太子也被刘大夏支持,这样的话,就将矛盾转移,也会令明宅化险为夷。”

    这下,大家瞬间明了,望着谢迁,满眼的钦佩之色。

    是啊,如此心思,也唯有谢阁老这般老江湖才能想到啊!

    谢迁自然不会将这些眼光放在眼中,毕竟,他心中明白,只要自己还在这个阁老的位置上,这些谄媚之人绝对少不了,谄媚的眼光更少不了,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三则,其实,这刘大夏也是借此机会与明中信会悟,接下来,明中信必然会有所动作,毕竟,太子来访这么大的事,尤其是还大张旗鼓,运用太子仪仗,这可是天大的事,接下来,就会牵一发而引动全身,整个朝堂内外的势力必然有所动作,而作为中心的明家岂能没动作。故此,刘大夏在第一时间,第一个反应过来,上门向明中信以及各大势力表明态度。也算是安明中信的心吧!”

    此话怎讲?这句话同时在大家的心中响起。然而,却是没人问出来,他们可不是愣头青,必须三思而后行,既能令谢阁老不反感,还把自己的钦佩之情表达出来,那可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需要考虑的事!

    “阁老,还请赐教!”然而,他们还在思索着如何措词,但旁边已经有人发话了。

    大家齐齐望去,哟,这不是李侍郎吗?同时,大家心中一动,这个出头鸟有人当了,且看阁老的态度吧!

    接下来,大家又齐齐望向谢迁,想看看他的态度。

    然而,此时的谢迁却是紧锁眉头,细细思索,并没有将他们看在眼中,李侍郎的话也没有令他动容,只是缓缓道,“虽然刘大夏与明中信的关系匪浅,然而,有李东阳的前车之鉴,刘大夏也不敢保证,明中信是否已经将与李家之事当做是朝堂之人的常态,用过就扔,没有一丝情面可言。相信刘大夏也一直在心中打鼓,深怕明中信有一日突然翻脸,那样的话,刘家的损失可就大了!”

    “不错,刘大夏也无法保证明中信就一定会向着他,而且,他们的关系现在也是极其微妙,毕竟,人心难测,谁能想到,当日明中信救过李东阳的命,李东阳却那般对待于他,虽然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但却终究心中有根刺,无法拨掉!”李侍郎眼光一亮,脱口而出。

    谢迁缓缓点头,面泛微笑,“云起所言有理,事实也确实是如此,故此,刘大夏在明中信进退之间失据之时,他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到明中信面前,一则示好,二则也算是为接下来的动作打个掩护,共同商讨!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这下,大家尽皆明白了。

    原来,刘大夏此次出现还有如此多的意味,真是难啊!

    李传郎却并没有一副恍然大悟的状态,反而是紧锁眉头,低声道,“不对,这也就是说,其实,在刘大夏的背后,也必然有李东阳的身影,作为一同共事多年的朝堂老人,他们必然有所默契,此番只怕也是为李东阳探路的吧!毕竟,现在京师中的情形复杂万分,如果不能随时沟通,即便再好的关系,只要出现了一丝裂缝,必然会越来越大,得随时保持联系,随时沟通,以作应对!这,才是刘大夏此行的真正意义所在!”

    说到此处,李侍郎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谢迁,满眼的探寻。

    “嗯!”谢迁缓缓点头,“云起说得有理,这正是刘大夏他们的意愿以及目的,毕竟,他所带表的还有那寿宁候府以及武定候府,这,绝不能稍有疏忽,否则,以明中信为中心刘大夏牵头刚刚成形的势力,必然会因猜忌而四分五裂,这,绝不是他们能够允许的!”

    李侍郎眼中的精芒电闪,欣喜之色闪过,他真心明白了。

    “阁老,那咱们接下来要如何做呢?总不能让明家这般长势吧?”旁边自有人皱眉禀奏。

    谢迁笑笑,点头道,“说得不错,那明家与刘大夏定然已经研究制定出了接下来的措施以及方法,咱们也必须有针对性地进行打压,否则,待明中信翻起身来,一朝成为朝堂新贵,咱们这些老家伙又要如何立足呢?”

    一时间,大家纷纷附和。

    “那么,诸位大人有何良策以作应对呢?”谢迁环视一圈,询问道。

    此话一问出来,瞬间,大厅中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附和人他们会,但要他们想出办法,这却是有些为难了!毕竟,他们才刚刚从谢迁与李侍郎的解释当中明白此事的真相,一下让他们出主意,想方法,他们还真心想不出来。

    当然,如果让他们回去细思一日,也许,他们还真能想出来,但让他们立刻想出办法?这份急才他们却是没有的!

    谢迁看看他们,满眼的失望,轻叹一声,“罢了,还是让元阳说一下吧!”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了谢元阳,毕竟,谢元阳乃是他的族人,也是他寄予厚望的晚辈,他自然想看看他的想法。

    谢元阳是少数没有退缩之人,他一直在思索谢迁的话,当然,还有李侍郎的话,但他却是不会承认的。

    一听谢阁老让他回话,他上前一步,胸有成竹道,“阁老,元阳有些浅见,不知是否妥当,还请赐教!”

    “嗯!”谢迁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欣慰,毕竟是自己看重之人,关键时刻还是能靠得住的。

    得到首肯,谢元阳轻咳一声,看看旁边的李侍郎,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显然,他是想要向李侍郎示威,而李侍郎却是笑笑,缓缓点点头,以作示好。

    谢元阳也不为已甚,轻笑一声,“经过谢阁老的分析,与李世兄的解释,元阳认为刘大夏与明中信确实会商议接下来的应对,而且,元阳认为,他们的应对不过就是以下几点。”

    哦,谢迁眼光放亮,有门。不由得精神专注了一些。

    谢元阳看了,更加兴奋,但却也迅速收敛,毕竟,之前有过经验,被李侍郎打了脸,现在怎么也不能得意忘形,强自压下心中的情绪,缓缓道,“一则,那刘大夏必然会要求明中信接下来必须低调。”

    说着,他看看谢迁,毕竟,有之前的经验,他深怕谢迁看不上,但此时的谢迁却是微笑着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话,一时间,他心情大振。

    “只因为,明中信受到了太子的垂青,陛下的厚爱,这份殊荣已经超过了一些在朝的官员,必然会引来忌恨,相应地他必须有所收敛,否则,森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谁也知道。”

    李侍郎同样是的以微笑,频频点头,人家谢元阳说得在理啊!再有就是谢迁的态度决定了,他必须对谢元阳保持善意,否则,不能为谢家所用之人,他们要来何用?!

    这一点,他看得比谁都清楚。自然不会犯忌讳。

    而谢元阳自然看到了李侍郎释放出来的善意,也就不为已甚,对其抱以同样的微笑。当然,他心中的自信更加激昂。

    “二则,就得从明中信即将面临的各方势力说起了。”

    哟!谢迁一时愕然,他可没料到,谢元阳能够想到这一点,随即恍然,是李侍郎李云起的刺激,令他茅塞顿开,看来还是得有刺激类比啊!

    君不见经过李侍郎的反面比较,谢元阳灵窍洞开,不过,还得看看他的想法,不然,只是纸上谈兵,可就辜负了自己的一番心思了!

    “而这些势力,咱们一一列举,最明显,也是最危险的,就是那与明中信有生死之仇的弥勒会教众,他们乃是明中信的心腹大患。”谢元阳自然不知道谢迁的心理活动,继续言道。

    谢迁一皱眉。

    李侍郎眼中闪过一丝恍然,立刻轻咳一声。

    瞬间,引起了谢元阳的注意,谢元阳本来说得正爽,却听到一声咳嗽,但看过云,却是李侍郎,再有李侍郎那隐讳的眼神瞟向谢迁,他自然心中一惊,再细看谢迁的面色,再细想自己的所言,一时间心下明了。

    “当然,这弥勒会教众更是咱们大明的毒瘤,咱们必然会与明家齐心协力将之除去,以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此言一出,谢迁的脸色才瞬间变好。

    好险!谢元阳心中暗叫一声,要知道,自己之前可差点犯了原则性的错误,要知道,弥勒会乃是大明的公敌,这是谁也知晓的,但自己却将之视为是明家的心腹大患,却忘记了这一点,如果不是李侍郎提醒,只怕自己真的要在谢阁老面前失分了。

    想到此,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李侍郎,感激地望了一眼。

    李侍郎自然是微笑应对,以作示好。

    “其二,明家的重点祸患乃是那暗中藏匿着的那股势力,就是之前伏击过明中信的那股势力,当然,在那之后,这股势力就销声匿迹,但是这股势力也不可小覤,毕竟,能够在京师重地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谁也不能将其弱视,虽然他们不再显现人前。但我相信,明中信必然将其视为最可怕的对手。毕竟,隐藏于暗处的敌人才是最值得担心的敌人。”说到此,他学了个乖,立刻将目光投向谢迁,瞅瞅,看有没有什么不妥。

    谢迁此时却是面沉似水,并不对他所言表示看法,眼神甚至都没有动一下。

    谢元阳心怀忐忑地看看他,但却不能不说,毕竟,事情已经起头,如果虎头蛇尾地完结,相信谢阁老会更加地看不起自己。

    “其三,这股势力就是朝堂之上的势力,相信大家也知晓,各大家族在京师皆有其商铺,相应地,各自的份额也是属于定额的,早已经将京师的市场占满了,然而,自从明中信来到京师之后,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通乱打,生生将这京师的生意圈搞了个天翻地覆,这就不可避免地抢占了一些势力的地盘,这,可就犯了众怒了,之前本来大家已经联系好了,就要对明家生意发动攻势了,但却被李东阳一通乱高,将明中信扔出了京师,大家不愤,但却敢没办法,毕竟正主已经不在京师了,如果这些势力再行攻击明家生意,不只是李东阳这些人不会放任不管,即便是陛下,只怕也会大动干戈,到时,大家可就真的吃不了兜风着走了。故此,这股势力也就不再操持此事,但时至今日,明中信回京,还是独揽了那么大的功劳回京,这就更加惹怒了这股势力,相信现在这股势力已经在暗中谋划施以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