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萧森发难-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六章 萧森发难

    众人一阵愕然,以恨为题?这却为的哪般?

    黄沮等也是一阵皱眉,从来就无以恨为题的词啊!就是自己等人做,也是有些难为,更何况这明中信年仅十四岁,能有何阅历,能把握恨的真意吗?

    众人也看出来了,这萧森今日存心想让明中信出丑!

    然而,今日诗词会友毕竟是明中信自己提出的,别人难为他,他也只能应战了!

    众人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却见他沉思片刻,一边吟唱,一边提笔写道。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酒亦无灵。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慕歌家世,乞食风情。单寒骨相难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住所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难道天公,还钳恨口,不许长吁一两声?颠狂甚,取乌丝百幅,细写凄清。”

    黄沮等人双眼一亮,妙,真妙!

    唐逸之道,“这首《沁园春》写得看似放荡不羁,其实遵守格律甚严。起首三句为连绵体,同字排比,既注重了词的形式美,更增强了词意表达力。上片第四句起和下片第三句起,句式平仄以及词意结构相同,形式严谨,颇具美感。”

    黄沮接道,“最难得的是,这首诗用一种出人意料的以直抒胸意的表达方式——敢爱敢恨的方式发出灵魂的呐喊。以直露的方式,大喊、大叫、大骂的方式发泄自己的爱与恨。我们常以“焚琴煮鹤”来形容煞风景,这里更是大大逾越,几乎所有美好和值得怀念的东西,都成了发泄的对象,以解心中之痛。”

    “萧先生,此词你还满意否?”明中信谢过各位的赞誉后,向萧森问道。

    萧森有些张口结舌,谁能料想到,明中信对恨之一字有如此深刻理解,还能以词的方式完美地表现出来!真是妖孽啊!

    “怎样,中信之才比之你等,如何?”黄沮这时悄声询问背后的黄举等人。

    三人面红耳赤,低头不语。

    “哼,别以为比别人多学些时日诗文经书就目无余子,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后切不可自满,须谦虚谨慎治学,切记!”

    三人唯唯应是。

    本来,近日听说明中信在文会上所作为代笔之作,心潮涌动,气愤异常,觉得明中信欺骗了他们,憋足一口气,想今日来此报当日之恨,却未想到明中信给予他们如此大的震憾打击。

    一时间,再无争胜之心,唯余钦佩羡慕崇拜之意!

    小书童小安在后,悄悄捅了萧森一下。

    萧森一个激灵,从打击之中清醒过来,重新振作精神。

    萧森望着明中信那不屑的目光,气急败坏,心一横,开口道,“此词怨天尤人,怨气冲天,低沉消极,非上等佳作,有本事,你且再作一首积极向上的沁园春!”

    明中信为之失笑。

    在场的读书人也是一阵无语,让写恨的是你,说恨意为低沉消极的也是你,什么都让你说了,当我们是死人啊!

    有些激进的读书人瞬间就要上去对他饱以老拳。

    却听得明中信言道,“好,既然说到这,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沉思片刻,出不再提笔,直接开口唱诗道,“独立寒秋,黄河东去,天衢码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河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瘳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黄沮等人皆被其中表现出的胸襟和气概所吓到,整首词以绚丽多彩的秋景和壮阔高远的深秋景致,引领读者去感受作者那博大的情怀和豪情壮志,全词刚健遒劲,大气蓬勃,文采飞扬,表现出了青春年少,神采飞扬,意气风发,这是一首秋的赞歌,自由的赞歌,风华少年的赞歌。

    这也是明中信对萧森所言最好的回击。

    现在,根本就无需黄沮他们再行品评,在场的读书人从词中体味出了明中信对壮阔寥远、自由矫健、劲拔爽朗的自然美的推崇,也体会到了明中信那遏制不住的乐观自信、魅力非凡的胸襟与气度。

    在场之人皆被他折服。

    瞬间,掌声响起,久不停歇。

    萧森一脸骇然地望着明中信,公子这个对手竟然如此难缠,确实出乎二人的意料之外,看来,杀手锏不得不使用了!

    良久掌声逐渐停歇。

    “明公子,听说你建立了明家学堂,是也不是?”萧森叫道。

    “是!”明中信心中一紧,又有什么阴谋?

    “听说你还专门去明家社学蛊惑学子们,说他们根本没有读书的天份,与其在社学浪费时间,不如放弃学业,追随于你,学习一门技艺,从而养家糊口,导致无数学子跟随你放弃大好前程转而从事一些贱业。是也不是?”

    明有仁、明中远神色一变,待要说话。

    但是,萧森根本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继续道。

    “然而,我听说你们明家学堂建立的目的根本不是为学子们考虑,而是为明家即将倒闭的生意,只是将莘莘学子变为了明家赚钱的工具,而将他们的仕途斩断,只为你明家复兴。是也不是?”

    众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对明中信指指点点。

    见此情形,明有仁神色大变,马上在明中远耳边私语一番,明中远转身进了明府。

    “明公子好深的谋算,只要这些学子为你所用,明家必然会在短期内崛起。事实证明,明公子的谋算还是很成功的!众位不见名轩阁红火异常,明家书坊人来人往吗?”

    在场众人脸色也是一变,转而对明中信抱以怀疑的目光。

    萧森志得意满地望望众人,收敛得意表情,面容转为凝重,声音转为低沉,万分沉痛地道,“然而,众位却不知,这些本可以在县试、府试,甚至院试中展露锋芒的学子们,就这样被明公子以这种手段扼杀于摇篮之中。真是令人痛心啊!”

    高,实在是高!手段确实高明!明有仁在心中也也不由得赞叹。

    众人将鄙夷的眼神望向明中信,原来明中信是如此样人,即使文才再高那又如何,人渣一个而已!

    “哈哈哈-------”明中信仰天大笑。

    “疯了,真的疯了!”众人皆是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