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四章

    要知道,二人可是竞争对手啊!

    而且,弘治与他知晓,牟斌可是陆先生的弟子。

    虽然他之前已经背叛过一次陆先生,但那次可是在大义的名义下,牟斌才不得已背叛的,细想来说,牟斌现在心中必然对陆先生心存歉意,如果有机会补偿陆先生,牟斌必然会不惜代价的,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

    而依现在他们所掌握的信息,明中信极有可能就是陆先生的弟子,更可能是关门弟子,与牟斌份属师兄弟,相信牟斌现在也应该怀疑这一点,那他岂会相助自己算计自己的小师弟,这不是开玩笑吗?!

    “对了,明中信乃是陆先生的弟子这一点必须先行查探明晰,随后再行动!当然,这一点可以让牟斌相助,相信他一定很是乐意的!”弘治吩咐道。

    陈准这下无语了,您这是要闹哪样?如果被牟斌落实了这一点,那自己岂不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借口,不产生掣肘都不错了,还帮助自己,天啊!

    但随即他心中一动,不对,陛下岂会如此不智,难道?

    他心中一颤,不由得抬眼望向弘治。

    弘治此时却也是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令他心中一颤!

    还真是如此!陈准心中明白了。陛下这是要试探一下牟斌啊!

    毕竟,当年之事在陛下心中也是一根刺啊!虽然牟斌当年选择了陛下,但时移事易,谁知晓现在牟斌的心思,借此机会,陛下是想看看时隔多年,牟斌现在究竟是偏向陆先生,还是偏向自己,如果偏向自己,还则罢了,但如果?

    想想,陈准就心中打个冷颤,这就是帝王心术,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诚然不歁我啊!他不由得心中生了一种的免死狐悲的感慨。

    然而,他也没办法,只能照办,更何况,自己与那牟斌并不和睦,管他死活呢,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对了,近日那此弥勒会余孽可还在作怪?”弘治自然不会再理会他,沉声问道。

    “回禀陛下,这几日东厂全体上下大搜京师,没有任何线索消息,相信他们应该已经全员撤出了京师!”陈准连忙躬身回禀道。

    “撤出京师?!”弘治冷冷一笑,这笑声,令陈准身体发寒。

    “陈爱卿,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弘治的冷声相问,令陈准一惊,连忙躬身回道。

    “陛下,臣认为,一部分弥勒会余孽已经撤出一京师,当然,会有一些漏网之余潜伏在京师,想要密谋继续对大明造成一些困扰,然而,臣相信,这根本就是芥藓之疾,不成气候。而且,臣会派属下尽数关注,保证在第一时间将这些想捣乱的家伙们抓拿归案!”陈准冒着冷汗回应道。

    “是吗?”弘治的两个字,一个问句令陈准冷汗直流,是啊,之前如果东厂的这些手段能够奏效,就不会围剿不了弥勒会了,而且,他们心中都清楚,如果不是明中信的一通乱打,再加上消息传递,他们现在只怕也无法获得现在的清剿胜利,更不用谈将京师的弥勒会成员一网打尽了。

    现在他说这些话,岂能不脸红?!

    但实在是身处高位,又临近陛下相询,他只能如此说,不然,让他说东厂无能?无法将弥勒会围剿?拿这些弥勒会余孽无能为力?

    那样的话,只怕他立刻就会被弘治下令拖出去砍掉了!

    “臣会努力找到应对之法,找出弥勒会的破绽,肃清京师!”为今之计,陈准也只能表决心了!

    “不是努力,而是竭尽全力!务必剿灭!”弘治沉声道。

    “诺!”陈准低头应诺。

    弘治也不为已甚,轻哼一声,将此事揭过,他相信,有自己这番敲打,东厂必然会尽力追查弥勒会,即便查不到,但也不能给弥勒会机会在京师作乱啊!

    毕竟,弥勒会自大明建立起,就已经存在,这么多年没有剿灭,自然有其存在的决窍,一时找不到也不奇怪!此非能力问题,而是弥勒会隐藏太深!只要让下属保持着警惕,也就罢了!他总不能指望大明百多年了都没有消灭的弥勒会这些时日就消灭吧!

    那不现实!

    “这些时日,那袭击明中信的势力找到了吗?”弘治转移话题道。

    陈准一听,苦笑不已,陛下这问题一个比一个难啊!

    “臣无能!”陈准尴尬地躬身回道。

    弘治眉头一皱,满眼不悦地望向陈准。

    “陛下,那股势力自那次袭击之后,就销声匿迹,根本就无从下手,就连那些丢下的杀手尸体也没有一丝线索,经查,他们根本就不是京师人士,外来人员,还是隐匿之人,根本就无从查起!更何况随后他们也再无行动,微臣动用了关系细细详查,根本就没有一丝线索,仿佛这些人就是凭空出现的,无一丝线索!”

    “难道,他们真的是凭空出现的?!”这下,弘治震惊了,之前他以为过不了多久东厂应该就会查出来,但现在一听陈准如是说,显然自己之前的判断失误,而如果这股势力找不到,那他可就坐蜡了。

    毕竟,现在有弥勒会这一股势力就够他头痛的了,还加上一股不明势力,难道大明这江山就如此地脆弱,被人肆意欺凌吗?

    弘治面色阴沉地望向陈准。

    陈准自然心知肚明,但自己无能啊,真的查不到啊!这有什么办法!

    噗嗵一声,陈准跪倒在地,伏地请罪,“臣有罪!”

    弘治面色稍缓,轻叹一声,“怨不得你!”

    “微臣谢陛下体谅!”陈准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毕竟,陛下这般说是体谅自己,确实,这股势力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还无活口,又无身份线索,自己难啊!虽然自己已经将属下骂了个狗血喷头,但他也没办法,只因为这股势力隐藏得太深,即便是弥勒会也没有这么妖孽啊!

    “你说,这股势力会不会是朝中之人所为?”突然,弘治问了一句。

    啊!陈准大惊失色,失态地抬头望向弘治。

    而此时的弘治却是紧紧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陈准心中苦笑,这也是他一直的心中所想,毕竟,这京师之地一直都在东厂与锦衣卫的监控之下,只因为,一直有弥勒会余孽在京师找事,当然,他们清楚,之前不过是一些小打小闹,只是因为他们的防护措施到位,但这次明中信引来了弥勒会的大举行动,肆意报复,才令京师这般乱,治安有些失控。也令他们东厂与锦衣卫出现纰漏,无法及时找出这股势力,但如果要做到没有一丝痕迹,这可就不对了!

    如果没有人在后面策应,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他之前也在怀疑是朝中有势力插手,但却不敢随意说出,只因为,他如果说出这个猜测,必须为其负责,否则,他无法拿出证据佐证,弘治帝可就会拿他示问的!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陛下今日居然将这个话题说到了明面上,这?他不由得有些纠结!

    如果他说可能,那他就得为其负责,为何会产生这种纰漏,令朝中有人有如此黑暗的势力,却不自知,这是渎职之罪啊!但如果他说不可能,那么,这又如何解释?到时被证实了,可就是失职之罪啊!毕竟,东厂不只是负责弥勒会这些余孽,而且是负责监控文武百官的!他岂能逃脱得了干系!

    罢了,爱谁谁吧!

    陈准心思电转,心中苦笑一声,躬身应道,“陛下,臣也有此怀疑,也一直在追查,但终究没有线索,也不敢随意冤枉大臣,臣有罪!”

    “原来你也有些怀疑啊!”弘治却是面泛一笑,“好,好!”

    这好什么?陈准有些懵,难道,陛下不应该龙颜大怒吗?如果此事为真,可是朝中重臣啊!否则,什么人能够有些魄力,有些胆量圈养如此忠心的杀手,啊,不,应该是死士!

    但如果真的是朝臣所为,那这些死士又是怎么回事,他想干什么?难道,他想要?细思极恐!

    想到此,他不由得望向了弘治稳坐的龙椅!

    弘治一见,面色也是一变,但随即隐藏了起来。但那份笑容却充满了冷凛之色。

    “查,必须查!”弘治目露寒光,从口中蹦出几个字。

    “诺!”陈准立刻应道。

    他感觉到了弘治的怒意,毕竟,此事事关大明,大意不得,如此有威胁的势力,弘治岂能容他存之于世!更何况目标直指王座!

    一时间,大殿陷入了沉寂。

    陈准大气也不敢出,伏地静候。

    久久,弘治终于出声了,“另外,你让明中信自己也查一查,将一应物事交付于他!”

    啊!陈准愣了,不由得抬眼望向弘治。让明中信查?这是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觉得,明中信就是一个灾星吗?!”弘治冷冷一笑。

    灾星?陈准愕然。那您还敢让他当太子伴读?

    咦!不对!突然,陈准脑海之中闪过一丝亮光,眼睛瞬间一亮。

    灾星,不错,就是灾星!他心中一喜,这明中信还真是灾星,不过,他不是大明的灾星,而是那些与大明作对的灾星!

    你且看,他名声雀起是为何?不就是与弥勒会起了冲突吗?对于弥勒会来说,他就是灾星!

    只因为,之前明中信在山东行省之时,弥勒会想要通过他明家得到资金,却不意间被他破坏,更在之后弥勒会做出报复行为,却被明中信予以反击,一地坛会被剿灭,随后弥勒会想要借黄河灾情在山东行省作乱,却也被明中信施粥借粮破坏,更甚者,他居然在有意无意间解了济南府之围,令弥勒会在山东行省的一系列行动受挫,自己却还是好好地活着,这不是灾星是什么?不,应该说是弥勒会的克星。

    只因为,这还不算完,在他入京之时,居然又立下大功,令德州卫所得了一功,将山东行省的弥勒会余孽被剿灭。更离谱的是,他在被朝廷贬往云南之地之时,却又与弥勒会产生了交集,在山东行省将南下的弥勒会大队人马消灭,更甚者引得弥勒会余孽一路追杀,却还是顺顺利利到了云南,更在云南破坏了他们的谋逆计划,打得弥勒会狼狈逃窜,更甚者是助南京小朝廷剿灭了南疆的叛乱。

    说他是弥勒会克星,真是实至名归啊!

    不同自主地,陈准连连点头!

    “那么,让他负责查出此事,岂不是对症下药?!”弘治戏谑地看着他。

    “陛下,虽然明中信乃是灾星,但谁知道他是不是这股势力的灾星呢?万一”陈准却是有些迟疑。

    “说!”弘治见陈准欲言又止,不由得一皱眉,沉声道。

    “万一,被他查出这股势力,这股势力的反扑可是会很可怕的,到时”陈准之言不言自明。

    “哼,既然明中信想要让朕放心,他不屑这太子伴读之职,那就让他享受一番不被保护的痛!”弘治冷冷一笑。

    啊!陈准不由得一阵无语。

    之前他们分析过,明中信这一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的用意,自然明白,明中信此举乃是有其深意。

    但弘治帝却是有些不爽,毕竟,这家伙享受了皇家给他的庇护以及好处,却不思报恩,反而一副不愿意的模样,令他甚是不爽,得,现在不就是报复吗?!

    然而,弘治帝的小心眼,陈准知晓也不能明说啊!

    他只能应诺。此事就此定论,再说,他也要被弘治帝忌恨了!

    “当然,你们得保护他,随时策应,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只要让他领略到好处就行!”

    这话不言自明!陈准也是无语了,您这不是给咱们找事吗?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但大哥,咱们东厂可是有正事的,不是一天到晚保护这明中信的啊!

    但是,他还不能反驳,只因为,他们东厂本就是弘治帝的私兵,让干什么他们就得干什么,谁让他们唯一的主子就是眼前这一位呢!他的任性,就得让咱们买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