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九十七章

    而李东阳与李兆先知晓此事之后,吓了一跳,心惊异常,深怕触怒了明中信,导致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立刻将刘大夏请到了府上,商议对策。他们可不想让自家人撞在明中信的枪口上,到时,明中信发飙的话,咱可扛不住。

    别人不知道,李东阳可是知道,明中信在云南杀起人来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虽然那些人是弥勒会的余孽,是叛乱之人,但却也称得上是心狠手辣之人了。

    如果这些家伙被明中信阴了,那可就坏了!不只是李家要损失一些后辈,相应地,明中信与李家的关系也会陷入冰点,再无转寰于地,到时,李东阳就难以自处了!

    当然,还有一些小家族,或者是一些不知道明中信厉害的家伙,前来试探,继而就有了一些捣乱之人。

    但既然李家有人参与了,他们自然不能置身事外,第一时间,商议好了对策,让刘大夏带着李兆先前来求情,即便付出一些代价也得将与明中信的关系缓和。

    这就导致了之前的一幕。

    当然,明中信也不是吃素的,自然对其底细调查了个底儿朝天,更何况有现成的锦衣卫密探头子石文义在身边,自然物尽其用,让其调查核实,准备区别对待。当然,李家小辈一查一个准,石文义查到之后,还未向明中信汇报。

    未曾想,李兆先却先来求情了。

    之前,明中信向石文义递眼色,自然就是想到了这一点,予以了确认。

    李兆先这般紧张,他自然得重新向他解释。

    这下,李兆先可算放心了。

    “中信,那些捣乱的家伙你准备如何处置?”李兆先虽然放下了心,确定明中信不会针对李家,接下来只需要好好管束住李家小辈,以及一些自己方面的人,自然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但他还是很好奇明中信接下来的方案,不由得问道。

    明中信轻笑一声,并不回答,反而看向了刘大夏。

    “徽伯,这就不是咱们考虑的事情了!”刘大夏心领神会,明中信这是不想让李兆先搅进这个漩涡,但又不好直说,只能让刘大夏出马,他立刻出面解围道。

    李兆先也不是笨人,瞬间理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追问。

    “好了,事情解决,咱们准备用膳!”明中信一拍手,笑道。

    “中信,”此时的李兆先却是眉头一皱,一丝忧虑闪过,叫道。

    “徽伯兄有何指教?”明中信一愣,问道。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李兆先看看刘大夏,心一横,郑重地望着明中信。

    “啊!”这下,不只是明中信愣了,就连刘大夏也是有些懵,望着李兆先,一阵愣神。

    刘大夏心中清楚,之前与李东阳商议之时,可没有这一条,李兆先这是要闹哪样?!

    “中信,我知道,你自己能够应付,但李家也想为你出一份力,希望你在需要之时,尽管言语!”李兆先眼神坚定地望着明中信,沉声道。

    明中信这下听清了,不由得看向刘大夏,探寻地眼神投向他。

    刘大夏苦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但没言语。

    毕竟,现在无论李兆先说什么,已经是代表李家了,自己可没办法阻止,也不能阻止,否则,李兆先的一番心思也就白费了。

    明中信紧紧盯着李兆先的眼睛,一动不动。

    李兆先这次没退缩,一脸坦荡地直视明中信。

    久久,明中信笑了,由内而外地笑了,郑重其是地站起身形,来到李兆先近前,躬身一礼,“李兄,此情此义,中信必当谨记!”

    李兆先脸色泛红,望着明中信,拱手回礼,直视于他,“中信,不要客气,答不答应?”

    明中信直起身形,沉沉地点点头,“中信会的!”

    他知道,再行推辞就伤了李兆先的心了,无论这是不是他的心思,还是李家的心思,这份情,他都得领,这句承诺,他必须应!

    李兆先瞬间笑成了花,重重一点头,“好!”

    “别磨磨唧唧,用膳了!”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看了一眼李兆先,笑言道。

    明中信与李兆先对视一眼,相视而笑,齐声道,“用膳!”

    一行众人,集于大厅,品尝了这段时间明家推出的各种菜肴,令众人大块朵颐,在此,就不再详述。毕竟,明家的手艺可是顶瓜瓜的!自然是令他们满意无比。

    李兆先率先告辞,毕竟,这些事他得向李东阳回禀,否则,让父亲等着,终究不好。

    至于刘大夏,自然留在了明宅。

    “刘老,您还有什么要说的?”明中信望着刘大夏,苦笑一声。

    “我有什么说的?”刘大夏一听,就急眼了,双目圆睁,语气瞬间都快掀翻屋顶。

    “你之前耍我,这又算什么事儿?”刘大夏气冲斗牛,直愣愣盯着明中信。

    明中信却是轻声笑问道,“刘老,您说我耍您,又何凭据?又怎么能够看出来的?”

    “你!”刘大夏就待数落明中信的罪状,然而,瞬间,他哑火了。

    只因为,细想之下,人家明中信根本就没有骗过自己,之前的一切皆是自己想像,逼人家承认的,但要说明中信将具体如何做说清楚,却是真心没有!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测,猜想罢了!此时明中信不承认,自己还真心没招!

    此时的他,恍然大悟,原来,人家明中信就在此等着自己呢!亏自己还自许过是朝堂老狐狸,什么都玩得转,却没想到,被明中信玩了!

    现在想来,还真心没什么把柄能够拿捏明中信的,看来,自己此番真心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啊!

    “哼!”刘大夏有些恼羞成怒,重重一哼,“本来,老夫还有些事要向你说明,既然你小子这般能耐,那老夫就告辞了!”

    说着,刘大夏气呼呼,站起身形,就要离去。

    石文义眼中闪过一丝焦急,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却是笑笑,并不阻拦,反而一脸自在地言道,“刘老,慢走,不送!”

    啊!石文义一怔,他可没想到,明中信还真能做得出来,让刘大夏就这般一肚子怒气地离去,虽然刘大夏一直以来就以明中信为主,只是提出一些意见,并不干预明中信的行动,但终究人家乃是朝堂重臣,当然,是以前的!

    但是,刘大夏一切为明家着想,为明中信着想,他是看在眼中的,尤其是在现在这般紧要的关头,明中信却让刘大夏这般怒气而走,不合适吧!

    刘大夏却是也是一怔,毕竟,在他想来,明中信必然会挽留自己,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那意思,这?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毕竟,自己今日前来,并非只为的李家之事,确实是有些事要向明中信征询,而且,今日自己是有任务的,哪能说走就走呢?

    明中信轻笑着,并不看他,仿佛不以为意一般。

    石文义看到眼前一一幕,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有些恍然。原来,刘老这是欲擒故纵啊!心瞬间回落。

    “哟,刘老怎么还在此,是您的座骑出了问题吗?那好办,明兴,明兴,备马,送刘老回家。”说着,他大声喝道。

    诺!赵明兴推门而入,原来,他一直就在大厅外等候。一听到教习召唤,他立刻出现。

    “小子,你还真心让我走啊!”刘大夏却是瞬间收起了尴尬,一瞪眼,望着明中信,喝道。

    “怎么?饭已经吃了,酒也已经喝了,难道刘老还不尽兴?”明中信一脸不解地望向刘大夏。

    “行了,小子,别装了,你不知道我来有事相求吗?”刘大夏却是不再装,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明中信旁边的椅子之上。

    “是吗?”明中信一怔,回头看向刘大夏。

    “哼!我就不信,你连徽伯此来究竟为的什么不知晓?别装了。”刘大夏面色一肃。

    “好,既然刘老明言,中信也不会装聋作哑,刘老有何话说,请直言!”明中信同样面色一肃,坐直看向刘大夏。

    刘大夏一阵无语,这家伙,还真的在这儿等着自己呢!敢情,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事啊!

    不过,既然明中信明言,那也就是说,并不排斥自己,还是乘他不反感之时说吧!

    “中信,这些资料,你先收好!”说着,刘大夏从袖中取出一撂纸张,递向明中信。

    “这是什么?”明中信一怔,望向他。

    “这?”刘大夏停顿一下,“这些乃是老李头为你准备的,你自己看吧!”

    明中信眉头一皱,望着刘大夏手中的纸张,沉吟不语。

    “中信,老李头也是抹不开脸向你明言,此番让徽伯前来,也有了向你道歉之意,你还是原谅他吧!”刘大夏满面正色,规劝道。

    明中信依旧沉吟不语。

    刘大夏眉头微微一皱,并不气馁,继续开解,“中信,虽然之前的事情老李头有错在先,但你念在他也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原谅他吧!毕竟,他身处那个位置,身不由已啊!”

    “刘老,我之前已经原谅了他,但我无法苟同他的理念,也并非对他本人有意见,这原谅他,又要从何谈起?”明中信轻叹一声。

    有门!刘大夏眼中精光一闪,“行了,咱们还是看看老李头给了你什么吧!”

    说着,他再次将纸张递向明中信。

    这次,明中信倒没有推辞,稍稍停顿一下,接过纸张,抬眼望向刘大夏,“刘老,这些是?”

    “你看看就知道了!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刘大夏神秘一笑,并不接茬。

    明中信嘴角一撇,显然,刘大夏知晓这纸张当中究竟是些什么,但他却不明言,这是要故作神秘啊!但他却没有反驳,低头看向手中的纸张。

    第一眼,明中信有些不以为然,第二眼,明中信眉头微皱,第三眼,明中信眼睛瞬间睁大,惊讶地望向刘大夏。

    刘大夏却是笑笑,轻轻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明中信没有询问,收回目光,低头郑重其是地看向手中的纸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明中信却是再也没有抬头,只是低头细细研究手中的纸张。

    旁边的石文义却是有些心痒痒,毕竟,他也想知道,明中信究竟看到了什么,这般的聚精会神,心无旁骛,但让他探头探脑去看,他却也拉不下脸皮,只能急切地望向明中信,希望他早些看完,向咱们解释。

    久久,明中信终于抬起了头,他第一时间望向刘大夏,“刘老,谢了!”

    “谢我干什么?你还是谢老李头吧!”刘大夏翻个白眼,却不居功。

    明中信笑笑,并不接话茬,但眼神却转为柔和。

    “中信,究竟里面是什么?”石文义迫不及待地问道。

    “石大哥请看!”明中信倒也没有保密,抬手将手的纸张递向石文义。

    石文义迫不及待地看向手中的纸张。

    同样的,面色一变再变,但最后却是惊喜地望向明中信,“中信,有此分析,咱们更不会搞错了!”

    “嗯!”明中信轻轻点头,认可石文义所言。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不会后悔的!”现在,轮到刘大夏得瑟了,却见他一脸的自得,有些趾高气扬。

    “刘老,此番,中信谢过了!”明中信却是正正衣冠,郑重其是地站起身形向刘大夏躬身为礼。

    “哟,这是怎么了?”刘大夏却是吓了一跳,惊讶地望向明中信,收回了他趾高气扬的神情。

    “此番分析确实减少了中信很多麻烦,为下一步中信的反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信岂能不谢?!”明中信却是正色施礼道。

    “切,那也与我老刘头无关,这些乃是李东阳那老小子做的!要谢,你就去谢老李头!”刘大夏却是并不居功,满脸不屑道。

    “那是自然,不过,如果没有刘老,今日想必我也无法见到这份分析!”明中信笑笑,“放心,李老那儿中信自然会有所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