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九百章

    只因为,这查出来的人多了!王爷不是傻子,即便自己阵营之中有内奸,也不可能这么多啊!

    也是,那猥琐中年人太过得意忘形,他也忘记了,任何事不能太过了,太过了,自然会露出马脚。这不,现形了吧!

    当然,王爷之前既然相信了他,自然不会自己打自己脸,更何况,这几日,猥琐中年人抓内奸抓得人心慌慌,到时,如果王爷出面,岂不是自己抽自己,他心中有了定见,就等那猥琐中年人出错。

    这不,这一日,就出错了!

    猥琐中年人又抓了一个内奸,当然,又是灾赃陷害的,却不成想,遇见了一个硬骨头,一番严刑逼供,却根本没有丝毫作用,几天了,没有丝毫进展,王爷的脸色一日黑过一日,催促着猥琐中年人确定究竟是不是。

    如果猥琐中年人再不出成果,看王爷那样,只怕他会吃不了兜着走,而他如果说那人并非内奸,不说王爷会不满,那人回去之后,只怕也会无比地忌恨于他,只怕自己今后就得随时注意身后了,不然,被那家伙背后阴一下,自己可真心受不了!

    于是,他一咬牙,连夜上了最阴毒的刑罚,却不想,那人虽然骨头硬,但这身子骨可不行,一下没喘上气来,挂了!

    这下,猥琐中年人傻眼了,这可如何是好?如果被王爷知晓,自己出了这样的纰漏,只怕立刻自己就会被打入冷宫,毕竟,这段时间猥琐中年人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毕竟,那些被定罪的“内奸”,哪个没个好兄弟,他整死了那些人,这些好兄弟可忌恨在心了,有机会岂能不发难,更何况,他早已经犯了众怒,墙倒众人推,自己总要吃不了兜着走!

    心中一横,猥琐中年人居然制造了一份笔录供词,还借着那人的手指按了手印,以便交差。

    却没想到,这一切早已经在王爷的算计当中,王爷一直派亲信监视着他,就等着他犯错,这不,猥琐中年人就栽在了王爷的手中,被抓了个正着。

    猥琐中年人见到王爷亲信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完了。

    只因为,他正在伪装证据,却被抓个正着,见到亲信,立刻瘫软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这事王爷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当然,他不会说之前的内奸是被屈打成招的,只会就事论事,这次陷害却是人赃并获,还死了人,王爷自然是一脸的正气凛然,拿猥琐中年人做了典型。

    召集所有王爷府上的人,准备来个公审。

    当然,亲信就是证人,他自然是作出一个大公无私的模样,一则,表现王爷的一贯正确,一则来个杀鸡骇猴,让那些有小心思的人不敢再犯。

    就这样,王爷府上瞬间一片喧嚣,当然,是一片叫好之声,只因为,这个公害被当众打杀,大家心中大快啊!

    而此时,京师之中,锦衣卫东厂依旧在大大肆搜捕,而且是收获颇丰,一个个据点被端,而且还大有收获,没有一个是被冤枉的。

    而那些被查获的据点背后的势力却是纷纷震惊,只因为,毫无一丝征兆,他们就被端了,只因为,这段时间,形势突变,陛下与太子对明家可是关爱有加,他们可是不敢在这风口浪尖上找事,于是,就尽数潜藏起来,却没有任何人出外作案,否则,也不会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端了。

    毕竟,如果他们处于行动过程中,自然是警惕异常,但现在只有外围的人员在活动,而且,一个个都是正常的生活行动,根本没有一丝破绽,却不知为何锦衣卫与东厂就如同抓到了确凿证据一般,无比准确地上门将他们一网打尽,而事前却毫无征兆。

    这真是令得他们满头雾水,自然如同那位王爷般,自查。然而,根本没有什么线索,就是这般无端的祸事上门。

    在他们摸不着头脑、暗自郁闷之时,明宅之中却是来了客人。

    “刘老,您又来干吗?”明中信一脸不解地望着刘大夏。

    刘大夏却不答话,上下左右细细打量着他,围着明中信转个没完。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他,“刘老,您这是怎么了?”

    而旁边的福伯、明中远、石文义也是满脸不解地望着刘大夏。

    今日刘大夏贵客上门,却没有说一句话,就是看明中信,还这般上下打量着。

    大家自然是奇怪无比,也想知道究竟为了什么,导致刘大夏这般模样?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刘大夏诡异地一笑,安然坐回了椅子上,捧起茶杯,品起了茶,却是一言不发。

    “刘老,究竟怎么了?”石文义好奇地问道。

    “呼,好茶!”刘大夏却是长出一口气,满脸的陶醉。

    大家瞬间觉得哭笑不得,这是怎么了?咱们可等着等他的解释呢。

    他却这般地不着调,还吊大家的胃口,唉,俗语说得不错,老小孩,老小孩,越老越小孩啊!

    明中信却是不以为意,自从第一句话问了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也是一脸悠闲地品着茗,一脸的悠闲自在。

    这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众人见了这二人的状态,心中一阵好笑,暗自摇头。

    咱们不急,等着吧,咱们就不信,刘老能够憋着不说!

    于是,众人虽然注意力皆在刘大夏身上,但却是不再催促于他。

    终于,刘大夏摆谱摆够了,环视一眼大家,最后,将目光投在了明中信身上,见他如此悠闲,气不打一处来,面色一变,沉声叫了一声,“中信啊!”

    “刘老,有什么要问的吗?”明中信笑笑,将茶杯放下,笑道。

    “说吧,你小子,最近干了什么好事?”刘大夏却是一脸正色地问道。

    一瞬间,大家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一脸不解,家主(少爷)难道做了什么事情吗?

    “刘老这是怎么话说的?您有话直说!”明中信笑笑,并不回答,反而问道。

    刘大夏盯着明中信片刻之后,长叹一声,“中信,什么事都得适可而止,否则,被人知晓了,只怕你今后会不得安宁的!”

    明中信笑笑,并不答话,静候刘大夏解释询问。

    而众人更是一阵的疑惑,咱们怎么听不懂这话呢?

    “你小子,不要再瞒着了,这些时日,东厂与锦衣卫的动作背后难道没有你吗?”见明中信根本不理会,刘大夏心中暗叹,瞬间挑明。

    只因为,他知晓,如果自己不明说,只怕这家伙也不会承认。

    一听此言,众人瞬间大惊失色,这段时间京师东厂与锦衣卫的行动大家可是尽数都听在了耳中,平时他们也经常讨论,为何这段时间东厂与锦衣卫如有神助,一个个势力的据点被端,而且,还准确无误,尽数能够找到作恶的证据,令京师的老百姓大快人心,锦衣卫与东厂的形象瞬间提升了不少。

    大家还经常讨论,为何东厂与锦衣卫这般神勇,他们很是好奇,究竟这两个部门打了什么鸡血,却这般的给力!而且,他们也问过石文义,想打听一下内部消息,石文义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推说他一直在明宅根本没有消息来源,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的行动原因为何!

    大家本来已经死心了,却不知道,今日刘大夏居然来此挑明此事,还说干成这事之人是明中信,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大家这些时日皆与明中信在一起,除了晚上以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大家视线,他如何能够做出这般大事?

    而且,如果明中信是晚上出去做,那也不可能啊!只因为,这段时间,明宅可是守卫森严,连只鸟都无法躲过大家的观察,更何况明中信这个大活人,而且,明中信如果要出明宅,他又何必躲躲闪闪,直接大摇大摆出去就行了。

    大家自然是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刘大夏的身上,等候他的解释。

    刘大夏却是紧紧盯着明中信,等待他的回应。

    明中信笑笑,“刘老,您这可不能胡说,这样说的话,那些据点的势力可就要将我视为死敌了,到时,我可真的死无藏身之地了!”

    “切!”刘大夏回之以嗤鼻,“小子,你以为你这件事就做得是天衣无缝了?而且,你的胆子就这么小?而且,你会害怕那些势力?别逗了,你小子的胆子大得很。况且,你真以为我是瞎说的?我有人证!”

    说着,他转头望向石文义,“石小子,你作为锦衣卫的人,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石文义并没有回答,反而是转头看向明中信,苦笑一声,并不答话。

    明中信看看四周正满面惊讶的众人,轻叹一声,“刘老,你就不要难为石大哥了,行了,我认了,这件事就是我做的!”

    什么?明中信是认了,但大家可惊骇无比,他们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明中信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他的消息怎么会如此的准确,还无一遗漏,尽皆是正中红心?

    “说吧,你究竟是有内线,或者是有自己的情报网,甚而,这一切皆是你自己所做?”刘大夏却是紧紧盯着他,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

    而旁边的众人,包括石文义,也是满脸好奇地望向明中信,等候他的解惑。

    只因为,就连石文义都不知晓,明中信究竟获得这些消息的?

    “唉,既然大家想知晓此事,那我就说说!”明中信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

    二字一出口,大家的耳朵瞬间直立了起来,全神贯注地听着明中信的话。

    刘大夏却是紧紧盯着明中信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明中信苦笑一声,咱们这位刘大夏刘老还真是人精,他直接看着自己的眼睛,这是怕自己再撒慌啊!毕竟,眼睛是心灵之窗,任谁也无法在说慌的时候能够保持目光坦然,如果说慌,眼神必然会出现一些变化,作为经验老道的老朝臣,他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能够从别人的眼神鉴别出来是否在说慌,故而,刘大夏现在一心望着明中信的眼睛,一眨不眨。

    明中信心中暗笑,刘老啊,您觉得,我是别人吗?我的手段可多着呢!

    他自然不会说破,自己有底牌,能够很自然地说慌,而这一世的任何人都不能看穿,看破。

    故而,他自然而然地直视刘大夏,一脸的小心,沉声道,“我在京师还有一个情报网,而且是我之前在京师暗中布置的,就在我前往云南之时,我已经布置了,让他们一切以潜入各大势力为任务,务必在我回来之前,潜入各大势力当中,以备我日后回京备用,而且,我让他们保持沉默,如果没有我的召唤,即便明宅以及我出现了任何的危局,即便是处于身死关头,他们也不得出手,故此,我也没有向大家提及,而且,我也没想到,这些暗探这般给力,居然潜伏得如此好,混入了这么多的势力当中,这给了我最大的惊喜。而此番,为了让明家得到喘息之机,所以我才让他们出手,将消息传递回来,我再通过石大哥告知以锦衣卫与东厂,令他们出手将这些势力的爪牙铲除。”

    一番解释,虽然明中信解释得合情合理,但依旧令大家如在梦中,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明中信即便出京而去,也还是进行了布置,还布置了如此大的局,咱们这位家主(少爷)还真是了不得啊!有此深谋远虑的家主,咱们明家有什么理由不崛起?

    大家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种叫自豪的情绪。

    而旁边的刘大夏却是有些瞠目结舌,要知道,他之前虽然提出了三种情况,但他怎么也不会认为,是这种情况!

    虽然,他从明中信的目光当中,看出来,明中信这是真话,但他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他凭借多年的经验,总感觉明中信在说慌,但他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唉,真是难以捉摸啊!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