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孙宇入伙-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九章 孙宇入伙

    “好,壮哉!算我一个!”孙宇面容赤红,击节立誓。

    孙宇早已觉得书院如今,助教讲书的一切授业皆按部就班,对学问也只是照本宣科。书院中,一切的一切皆暮气沉沉,毫无生气,师长们毫无进取之心,学子们一味追求文词华丽,而不精研学问,这一切都令他难以容忍。

    他虽无数次的努力,但却无法改变这种风气分毫,于是变得心中烦闷,郁郁寡欢,这才随同黄沮来到l县散散心,顺便看看弟子们。

    却不想,在兰亭文会却领教了明中信的绝世诗才词才,当时心潮汹涌,想上门拜访,却不想后来谣言传来,一时间心中为之惋惜,以为见到了一个假李逵。

    没想到,峰回路转,明中信居然要当场进行诗词会友,而且在诗词会友中表现如此抢眼,真可谓惊才绝艳,一时间为之倾倒。

    现如今,就连理想心愿都如此的雄浑大气,如今,见到明中信如此气势高昂的宣布要支撑大明,心中如惊涛骇浪,眼前如电光闪过,一时间心思通透,这不正是自己想追求的吗!

    他觉得,此时不下定决心,自己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于是有了之前一幕。

    “明家学堂就缺孙先生这般样人!孙先生加入明家学堂,真乃天降甘霖也!”明中信激动万分地上前一把拉住孙宇。

    “今后请明教习多多指教!”孙宇也是一脸激动,抓着明中信的手晃个不停。

    黄沮等人却是张口结舌,望着二人。

    明中信此时心中实则很惭愧,本来他是被逼宣誓,不得已,忽悠人的,却没想到还真的忽悠到了一位热血青年,这真的是意外之喜。

    不过说真的,明家学堂还真的是缺少人才,本就想要找机会再招揽一些人才的!此时,孙宇送上门,真的是雪中送炭啊!

    “伯复,你可要考虑清楚啊?”黄沮担心地望着孙宇。

    “谢过黄前辈,伯复心意已决!”孙宇目光坚定地道。

    “然,现在明家学堂也并无你能施展的余地啊!你不能有待来日再行加入吗?”黄沮仍劝道。

    “孙某愿先行观察明家学堂运作模式,熟悉后再找寻适合自己干的,为明家学堂尽份心力!”

    明中信不乐意了,这黄沮纯粹是拆他的台呢,什么叫无施展余地?不就是看不起自己的明家学堂吗?

    “孙先生,你不用担心无施展余地,你看!”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两本书递给孙宇。

    孙宇接过一看,正是《幼学琼林》、《学堂文规》。

    “孙先生,此两部书作就是明家学堂所出,前者为孩童启蒙图书,后者为科举考试用书,二者皆为明某未来学堂所用指导书籍,而学堂未来所需指导书籍繁多,有待咱们来共同探讨、补充、编撰,另外,还有明家书坊今后需要扩大一项业务,即将开启,也需要您的才华阅历!”

    明中信望望黄沮,看,这就是我为孙先生找的施展才华的地方!

    黄沮见明中信如此护犊子,失笑不已,不就说了你明家学堂一些弱点嘛,我不也是为了书院丧失伯复如此人才感到可惜吗?大家立场不同,当然想的说的也会不同!何至于如此斤斤计较!

    这两本书在座众人皆已看过,自然知晓二者的功用,前者也就罢了,毕竟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检验,才能得出结论。

    后者却无需时间长了,此次县试、府试、院试就可检验其功效。

    但在座众人,除黄举这几位未曾参加科举的官场新人外,其余诸位皆是饱读诗书,科场经历丰富,自然了解其对科举的作用,本来就好奇明中信怎会与陆明远一起编撰如此图书,如今岂不乘此机会问个明白!

    “中信,此书真乃你与陆明远先生所作?”唐逸之问道。

    “错了,中信岂有如此才学,此书乃陆明远陆先生凭借其科场经历,仔细揣摩,编撰而成,中信只是受托进行了整理校稿。陆先生只是为答谢于中信才将中信名讳附于其上!”明中信惭愧道。

    哦,大家恍然大悟,就说了明中信如此年轻,科举都未参加几次,岂有如此阅历才华编撰此书。然而,心中却又有些遗憾,毕竟这个天才也是有缺陷的,总感觉不太完美!

    “冒昧问一下,此书还有几卷?”黄举插话道。

    黄沮见此书后深赞对参加科举的利处,责成黄举三人仔细研读,说他们此次科举一定会用到的!而三人经过研读八股文确实有些精进,所以不免期待后面还有几卷,此时忍不住问了出来。

    “放肆,这岂是你能问的?”黄沮申斥道。

    科举考试指导用书本来就非常稀少,更何况读书人皆敝帚自珍,不愿将经验与大家分享,怕别人挤占自己的科举名额。

    如今明家愿意拿出此书,已经很难得了,哪能指望还有多少,即使有,也不一定会拿出来。所以黄举此番问话有些犯忌讳,故而黄沮才予以申斥,就是怕明中信多心,说他们觊觎此书,心生疑虑,让本来与明中信缓和的关系又变得紧张起来。

    “无妨,陆先生还在整理,此前已经出了三册,今后可能还会有一些吧,不过不会多于五册吧!”

    顿时,黄举等人一阵窍喜。

    唐逸之等人也是为之惊诧,此书虽是陆明远所写,但刊印却属于明家管辖,明家为何要将此决窍公布天下,自己藏私岂不会令明家读书人得利更大?

    众人一阵不解。

    难道真如明中信所说,他希望带领少年人打造更加繁荣更加强大的大明?

    一定是的,否则就解释不通!孙宇此时心内却异常坚定。

    唯有有此无私胸怀者才能说出今日之少年大明说!

    众人也不再纠结于此,却见梅林上前道。

    “明公子,此诗稿梅林不敢接受,物此奉还!”说着,将手中诗稿递还给明中信。

    明中信正色道,“梅前辈,此诗稿不是给你的!”

    众人一阵讶异,这也太直接了吧!梅林能受得了?

    梅林却也是一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