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县试来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一章 县试来临

    在县试前两个月,明府陆续推出了十期《明堂文规》,每期皆不同,而且对科举考试的分析越来越细致,越来越深刻,l县的读书人皆为之疯狂。

    钱师爷与明家的来往也愈加频繁。

    孙宇则住进了明府,熟悉明家学堂的运作方式。

    在见到《明堂文规》后,深入研习了《明堂文规》,并将其中所得经验一一教导明中信。

    明中信一阵哭笑不得,但又不能说《明堂文规》是自己所作,况且归元塔书阁中科考题目众多,四书文、五经文各种类型皆有,自己根本不需要再学习这些写作技巧。

    然而,孙宇毕竟博学多才,做四书文的经验还是不错的,而且他还将自己临考应试的一些经验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明中信。

    明中信听得津津有味,倒也获益良多。

    另外,黄举、王琪、李玉等人也时不时上门与明中信探讨县试科考题目,实则是在窥探《明堂文规》新篇是否出来,却被孙宇抓住,与明中信一起研习,纷纷叫苦不堪。

    除却这些琐碎小事外,明府居然再未发生任何出乎意料的事,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两个月。

    明中信心中有些奇怪,为何近两个月如此平静,难道那知府公子知难而退了?

    平静也好,否则自己还得分神应付。

    最好是知府公子已经放弃针对明家,回转了府城!

    否则,自己应对他,再加上还要参加县试,这对自己来说,还真的有些左右为难!

    不过也不能大意,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万一突然来一下,明府也不一定能够承受,还是谨慎一些吧!明中信吩咐明家各路生意,皆要小心谨慎,万不可大意!

    然而,直到临近县试,再无动静!

    终于来了!

    县试终于来了!

    明中信吊着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明日即将举行县试,明府却乱成了一锅粥!

    老夫人大呼小叫,支使仆役们忙开了,准备这准备那,一件件皆得亲自过手过眼,她满意后,才允许放入大竹篮之中。

    决定学子命运的一天终于到了,从客栈、家中走出的学子书生或焦虑不安或踌躇满志,手提考篮,走向考场。

    明中信也不例外,辞别紧抓不放、嘱咐来嘱咐去的大母,踏上了去县衙之路。

    他带了一大堆东西,衣食住写样样俱全:一个大竹篮,其中放了一件羔裘,果脯、糕点、熟食、水杯等吃喝物件,一件薄褥子,还有最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宝。

    当然这些东西皆被仆役所拿,明中信则是一身轻松地踏步而行。

    明中信随大家前往县试考场。

    明中远为他介绍过县试考场。

    考场设在县衙不远处的一座集市之中,集市中早已搭设了考棚,面南背北,最南方东西各设置了一个辕门,供人员进出,被用木栅所围,形成一个大院,大院北面为正门,也叫“龙门”,取鱼跃龙门,一步登天之意。龙门后乃一大院,供考生候考唱名之用,龙门前有三间大厅,中间为过道,考官坐西间,面东点名,再往北即为考场,内摆长条桌、长条凳,桌案上贴纸,上写某字几号。

    此时,辕门处站着五名小吏,检查考生的证明以及随身所带行李,检查异常仔细:被褥、衣裳、鞋袜皆一一检查,看有无挟带,甚至内衣都得检查,糕点食物皆被切开检查,而后才允许考生进入大院,静候唱名。

    黄举等人早已来到辕门外,见明中信来到,上前一阵寒喧,静静等待入场。

    明中信随着大队伍向前移动,渐渐地来到了小吏面前,将考篮递给小吏供其检查。

    却见一位小吏上前与明中信面前的小吏耳语一番,二人换过,明中信也不以为意,静待检查。

    这位小吏低头将考篮中的东西一一检查,被褥一一检查,食物一一切开,但却越切越小,最后居然被切成了粉状,这就有些过份了。

    明中信一阵心塞,有必要这么细致嘛!然今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算了!平复心绪,准备进场。

    “脱掉长衫!”小吏吩咐。

    明中信照指示而做。小吏接过长衫一阵摸索,放在考篮之上,一不小心,衣衫掉进了考篮,食物沾在了衣衫之上。

    “不好意思!”小吏向明中信投以抱歉的眼神。

    “无妨!”明中信一皱眉,神识微动,投在了小吏身上,却感受到了小吏那微弱的敌意。

    这是为何?明中信玩味地看着小吏。

    小吏依旧是一脸地公事公办,“脱掉内衣!”

    “什么?”明中信身后的读书人皆是一脸地不可置信,难道今年的县试如此严格了?望望其他小吏的检查,却只是在身上摸索一翻就放行了,看来只有自己这支队伍的检查如此严格。

    哎,咋自己等人滩上了这样的事了。众人心中一阵抱怨。

    明中信冲着小吏饱含深意地笑笑,依旧照指示行事,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

    内衣依旧无挟带!

    “爬下!”小吏吩咐道。

    明中信这可就不愿意了,问道,“为何?”

    “检查谷道!”小吏面无表情道。

    众人为之哗然,这可真是奇闻,县试从未有过先例要检查谷道的。

    当然,认真来讲,小吏并无过错,毕竟谷道也是可能进行挟带的,然而检查读书人的谷道,可就有些侮辱之意了!这绝不能忍!

    “到底是何人要你如此?”明中信面色阴沉,紧盯着小吏的眼神道!

    小吏也盯着他,慢慢道,“此乃科考检查程序!”

    “是吗!为何他们不检查?”明中信指着其他队伍道。

    “此乃我的职责,在我看来,就得检查谷道!”小吏面无表情。

    还行,看来幕后黑手还真的选了一个好棋子!明中信心中恨得牙痒痒。

    这些手段虽上不得台面,也不会将你怎么样,但是,太恶心人了!

    然而他却也不会任人拿捏,如果今日被如此羞辱,势将成为自己一辈子的笑柄,以后还在仕途之中如何抬得起头!

    接受检查,成为笑柄!不接受,则退出县试!这是要毁了他的科举之路啊!绝不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