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谣言风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谣言风传

    “不错,这是策论的写作技巧!本来,明家准备自己刊印供自己社学学堂用的!现在便宜你了!”孙宇一脸沮丧样,好似极其后悔黄沮居然看了文稿。

    “这真的是送给黄家的?”黄沮一脸地不可置信。

    “而且,少东家承诺,明家以后也不准备将此册文稿售出,也就是说,这本文稿明家与黄家共享,不再外传!”孙宇解释道。

    黄沮一时大喜,只要有这些文稿,黄家读书人就可领先其他读书人一步,掌握一些策论技巧,科举中第的希望将增加一成还多!黄家复兴有望矣!

    相比于此次损失一点名声,太值了!就算要求黄举让出案首,也是值得的,毕竟,比起整个黄家来说,黄举太微不足道了。

    而且,依黄举才学,此次县试一定能够中第,县案首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想及此,黄沮就迫不及待地取过明中信的县试文稿。

    “妙,妙!”黄沮一时间沉浸于文稿的美妙词文当中。

    “咳,咳!”孙宇一阵示意,才唤醒黄沮。

    “这真的是明中信所作?”黄沮抬头问道。

    “是啊!”

    “此文不得案首,天理难容啊!”黄沮一脸激动地道。

    孙宇云淡风清地哦了一声。

    黄沮一时间反应过来,刚才还想让黄举让出案首,现在看来,黄举哪有一丝中案首的机会,想起刚才自己的想法,脸上一阵发烫,真是太丢脸了!

    “少东家还说!”孙宇看到黄沮如此高兴,不敢再说下去,深怕他承受不了打击,晕厥过去。

    “什么?”还有,黄沮好奇道,就以上收获来看,此次名声上的损失绝对是值得的,难道明中信还有好处给黄家?

    “少东家承诺,此次就当明家欠黄家一个人情,来日必当厚报!”孙宇长出口气,终于说出来了。

    黄沮一时间有些呆了,还真的有,而且这可比前面那些有价值得多!就明中信目前的发展势头来看,未来成绩斐然啊!以一点名声的损失换取明中信未来的承诺,真的可以说是赚大发了!

    还好,毕竟黄沮经多见广,迅速回过神来。

    “明公子真的如此说?”

    “您觉得,我会编假话来骗您吗?”孙宇苦笑一声。

    黄沮顿时心中为之雀跃。

    “好,请回复明家主,一言为定。”

    这个老狐狸,让回复“明家主”,意思就是明中信是以明家家主做出的承诺,这是在挤兑明家,警告明中信万不可毁约的!孙宇心中明白。

    “管家,管家!”黄沮叫道。

    “去考场等着,少爷出场,马上将他带回来,不准他有任何异议!”黄沮对着管家吩咐道,这是防止黄举听到传言会有激烈行为,此时最好是配合明中信不发一言,任由谣言肆虐,且看明中信如何应对!

    行了,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孙宇长出一口气,起身告辞。

    黄沮也心中急切地想研读策论的写作技巧,也就不再留客。

    “县尊大人,现在城内谣言满天飞,说是您内定了明中信为县案首。”

    “错了,是传县尊大人内定了黄举为县案首。”

    “不,还有王琪,李玉。”

    一日内柳知县的耳边谣言遍布,而且还一时三变,令他张口结舌。

    这个世界还真的让人难懂!

    而老百姓就更是懵了,这到底哪种传言是真的?

    一件件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好似真有人见过般,然而却没有一个让他们完全信服的!

    到是一些辨论开始了。

    当然,这仅限于读书人中。

    “说明中信内定为县案首,这到可能是真的!

    “为何呢?”

    “你想啊,咱县尊大人与明中信是什么关系?能够为他作序,你想这关系还能浅得了?”

    “那也不可能内定啊?这可是国家抡才大典,岂能儿戏?”

    “傻啊你,既然县尊大人为他作序,说明认可他的才学,既然认可,那么肯定不知不觉间就会偏向于他,这与内定有何区别!”

    “放屁!”旁边一位读书人丙看不过眼,直接上前撕逼。

    “你说什么?”

    “依明中信在兰亭文会与诗词会友上的表现,就算不是内定,只要发挥不失常,也会中第,他需要冒这个险吗?”读书人丙不屑道。

    “对啊,明中信在兰亭文会中早已展示了四时文的水准,那可是令黄沮老先生都为之赞叹的!而且,前段时间,一直有谣言说明中信文名是假,乃是请了代笔,但最终明中信用诗词会友证明了谣言纯属子虚乌有,这次会不会又是谣言呢?”有读书人质疑道。

    “对啊,上次的谣言我就差点相信了,而且现场去见识了明公子的才学,那可真的是不得了啊!”旁边有人被充道。

    “那也可能是为了保险起见啊!”

    “你可真傻,如果科举舞弊被发现那可是要被判下狱的,明中信有必要冒这个险吗?”

    --------------

    “你们别再为这个谣言吵了,听说内定案首的是黄家的黄举!”

    “哪里,还听说王家、李家也参与到这个事件去了!”

    “什么?你们哪听说的!”众人纷纷向传播这些新消息的人望去。

    “真的,我在旁边茶楼听说的!”

    “我在知味酒楼听说的!“

    “我在名轩阁听说的!”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插言。

    “黄家?王家!李家!”众人沉吟,对啊,还真忘记了,咱l县还有几大乡绅家族啊!要说这些家族对案首无觊觎之心,那可是笑话!

    “就是,有这几家的话,岂容明中信如此轻易内定,这几家也不会让啊!”有自觉明智之人分析道。

    “但这几家为何现在也无动静呢?”有人提醒道。

    对啊!这些谣言可涉及到了这几家,可为何至今无人出来避谣呢?

    同样的,柳知县也很是头痛,这些谣言唯一一个中心就是他,哪个里面都有他,不过只是人们不敢提及他而已。

    但人们也在时刻观察着他,看着他,只要他有一步行差踏错,也许他的仕途生涯就会产生波折。

    在此关头,他更得随时保持清醒,考虑周详,因此,他不敢随便确定录取人员及名次!

    “东主,明中信在明府门前贴了公告!”钱师爷风风火火进来奏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