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魔神觉醒-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12章 魔神觉醒

    “今儿这天是怎么了?一会乌云遮日电闪雷鸣,一会金光闪烁佛光普照的。”

    豪华的房间内,俊朗的男人坐在椅子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

    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中,红色的液体慢慢流淌,妖冶带着点微浓的血腥。

    站在男子身后的属下嘴抽了抽,这哪里是天气的原因,自家少爷还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这明明是高手在过招。

    正腹诽着,男子突然放下手中的杯子,一双桃花眼在他身上扫了扫。

    “……”

    “元希啊。”

    “在!”元希不知道自家主子又发什么风,但是这么多年跟在主子身边的他,早就知道自家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他还是乖乖的配合自家主子比较好。

    “天气这么好,出去逛逛吧。”男子妖冶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光,带着些许兴味。

    名为元希的男子嘴角抽了抽,知道自家主子这是贱性又犯了,想要去观摩观摩“战况。”恩,顺便捣点乱。

    元希只希望自家主子不要太贱太过分,不然,传了回去,受罚的只会是他,而不是自家主子。

    唉,有一个贱性在家又十分受宠的主子,真他妈心累啊。

    可是心累,他还是得乖乖去做。

    当下生无可恋的应了一声,又生无可恋的出去了。

    身后男子看见他那模样,轻嗤一声。

    ——

    南烟驿馆内。

    萧煜正脸色阴沉的看着南方天空上的景象,一会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一会金光大泄佛音入耳,他是魔神,自然知道那金色的莲花代表着什么。

    顾锦颜怕是和佛家的人对上了。

    暗自咬牙,这女人怎么整天不老实,出去也不带上本主!

    恩没错,我们威风凛凛邪魅俊美的魔主殿下不是因为顾锦颜和人干架而生气,而是因为出去不叫他而吃醋!

    “……”

    咬牙过后,叹息一声,萧煜那一双狭长的凤眸眯了眯,些许冷意漫出,他到要看看,与顾锦颜对抗的,究竟是佛家的哪号人?

    佛家的人早就隐世,而外界的寺庙不过都是些普通僧人,不像武灵山上的佛家,是真正可以通过修炼成佛的人,但是佛家的人自从那次大战之后就隐世了,没人知道他们究竟在哪儿,现在怎么又出世了?

    萧煜垂眸,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有些令人眼红的东西,连佛家那些人都忍不住的出世了。

    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此时顾家如是,顾城坐在首位上,阴沉着脸看着下方众长老。

    “今日南方天边出现的事长老们都知道了吧,金莲现世,说明佛家那群人已经出世了。”

    所有人都看着顾城。

    众位长老当然知道那是佛家金莲,只是为何佛家的人会出现在他们顾家的地盘之上,还弄出了这么大动静?

    其中一个长老道:“佛家的人出世自有他们的打算,我现在只想知道和佛家那位对上的人是谁,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看来那人也不会是个平庸之辈。”

    众位长老纷纷附和。

    “本家主已经派人去查看了,众位长老不必心急。”

    顾城大手一挥,众位长老皆点头。

    唯有八长老沉着眉,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那雷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金色的莲花忽而旋转,忽而消失,一道道金色的光影有时模糊有时清楚,莲花上的人脸有痛苦,有欢乐,有哀愁,有悲喜,众生百态,皆映其上。

    顾锦颜看到的是什么?她的双眼失神,身躯也在微微颤抖,眼中的猩红越发严重,那是十岁便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守护灵女的孤寂,那是国破家亡的凄厉,那是王兄死在自己面前的无助和痛苦,那是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痛和解脱。

    顾锦颜挣扎着,挣扎着从痛苦中解脱,却在每次掠出深海的那一刹那,又被无数的浪花打下,沉沦到永远没有解脱之日。

    “阿锦。”

    “阿锦!”

    是谁在叫她?

    “本主的身边正好缺一个贴身保镖,你身手不错,身上也有灵力波动,看来是个修仙者,刚好符合本主的要求……”

    谁在说话?

    顾锦颜死死的闭着眼,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

    迦遖面无波澜的看着顾锦颜,明明是无心无欲,但看见她如此模样,眼中的不忍却是一闪而过。

    金莲是佛家圣物,出自于灵山之上的妙法莲华池,千百年来,佛家无一人可以驾驭这朵金色莲花,除了他。

    佛家六字真言最是霸道,但若是配合这朵金色莲花,却是犹如鱼穿水一般,游刃自如,妙法莲华池中观人心,这话果真不假,佛家无心无情,绝情于六根之外,而这朵金莲,却是最能看透人心,自古道:

    攻心为上,金莲的真谛,便是在于攻人心!

    “女人,你的实力太弱了,这本雷宵功法给你……”

    “阿锦……”

    “阿锦……”

    顾锦颜拼命想要知道是谁在叫她,可是她感觉自己像被沉入了沼泽,越挣扎就陷的越深。

    “嗡——”

    一阵嗡鸣声响起,顾锦颜手中的雷神枪突然振动了一下,伴随着劈劈啪啦的雷电声,一条条细小的电流从顾锦颜的指间涌进去。

    顾锦颜浑身一阵,目光顿时清明起来,雷神枪在身前一扫。

    “雷霆之怒!”

    枪指苍天,万雷奔涌,响彻天地?轰隆之声连绵不绝,雷云翻腾,天地被墨色覆盖,仿佛回到了洪荒的苍凉,一声炸响,暗紫色的天雷凝聚而成。

    迦遖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女人,不过炼精化气的实力,竟然能发挥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实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当下不敢掉以轻心。

    六字真言齐齐迸发

    “唵、嘛、呢、叭、咪、吽”

    金光大放,浑身灵力运转到极致,金色的保护罩护他在其中,金色莲花旋转飞舞,尖利的花瓣切割碾碎。

    六字合一,六道一体。

    巨大的佛印出现在两人头上,与雷云降下的紫色天雷相撞——

    “轰!”

    灭世之威,方圆百里都被这声巨响震的抖了抖,巨大的气流掀翻了数十里的草木,河水湖泊溅起万丈之高,倾泻山涧瀑布被拦腰断流,所有人的耳中出现了短暂的耳鸣。

    阳光被灰云遮盖,整片天都陷入黑暗之中,南城中人恐慌不已,以为末日来临,四处逃窜。

    华夏最高层政府被这巨大的震响惊的召开紧急会议,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派遣外交官前来调查询问。

    正在往此地赶的几批不同势力的人,都被那股毁灭的威力震的说不出话来。

    整个武灵山的人皆是目光惊惧望着南方天际,那里,黑云笼罩,飞鸟隔绝,灰尘弥漫,雷电闪烁。

    “噗——”

    “噗——”

    迦遖和顾锦颜二人皆吐一口心头热血,顾锦颜的血中弥漫淡淡紫色,电流述而闪过。

    眼前一阵昏沉,顾锦颜终于支撑不住,倒地不起,手中的雷神枪应声掉落。

    迦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却是无济于事,他的筋脉受了损,想要恢复,怕是需要很多时间。

    目光复杂的看了看昏迷的顾锦颜,迦遖从怀中掏出一金色莲花纸,往地上一扔,瞬间变成一朵巨大的莲花,踉跄的走上莲花之上,盘腿而坐,修复伤势。

    莲花一闪,原地再无迦遖踪影。

    飞速赶来的萧煜看见躺在地上的顾锦颜,一双眼霎那间猩红似血,疯狂嗜杀的因子在他体内暴走。

    看见那个浑身浴血的人,萧煜身上的血腥味愈来愈重,一个巨大的血色图腾从他的身后显现,那是一条盘着身体的魔龙——

    脸上的艳红的花瓣纹路长开,纠缠错杂,那张邪魅俊美的容颜如地狱岩浆一般艳美,却带着极度邪恶与嗜杀的气息。

    他抱起顾锦颜,赤红的眸子像是在滴血,感受怀里人渐渐冷下来的温度,体内的暴戾因子似乎又有失控的趋势,但是女人那有些微弱的呼吸,却成为他最后的救赎。

    紧接着快速赶来的无尘看见萧煜的模样,直接愣在原地,看着他背后那道魔龙虚影,无尘砰的一声跪下,参拜。

    眼底的复杂似要倾泻而出:“魔主,您终于再次觉醒了!”

    魔神归来,万魔朝拜,数十亿凡尘,千亿世界,宇宙洪荒,白骨枯枯,神佛眼中流下血泪,万物齐鸣悲语。

    在这个世界,他便是神!

    曾经那个毁天灭地的——魔神至尊!

    终于在这一刻,再次苏醒。

    他的醒来,或是解脱,也或是毁灭。

    连无尘也不知道,他手中抱着的女人,会不会是他最后的救赎。

    ------题外话------

    爷:“奶奶的,觉个醒至于搞出这么大动静?”

    萧煜:“本主的身份如此高贵,觉醒这么重要的事,不搞大一点符合本主身份吗?符合吗?!”

    爷:“……”

    得了吧,就你那模样?觉个醒脸上还长朵花,去烟花楼还可以当个头牌。

    萧煜:“……”

    陷入无尽争吵。

    顾锦颜:“……能不能考虑一下伤患的感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