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怀疑,天赋-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十二章 怀疑,天赋

    萧煜目光闪了闪,看了一眼停在原地的顾锦颜,最后摸了摸光洁的下巴,低声道:“本主也很好奇,本主新收的这个保镖的来历呢。”

    肖战顿时一噎。

    “老大……”正准备说些什么,萧煜却不耐烦的打断他。

    “好了,本主心中有数。”

    肖战这才作罢。

    “女人,过来。”萧煜朝顾锦颜挥了挥手。

    顾锦颜秀眉微蹙,却仍是走了过去。

    “走吧。”叮嘱一声,便拉着她向前走去,肖战在后面看得萧煜的动作惊得张大了嘴巴。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看来这个女人并不像老大说得那样只是个保镖。

    “走?”顾锦颜还没弄清楚他在说什么,不过却是没有挣脱他牵着自己的手。

    “抬头!”萧煜笑道。

    顾锦颜闻声抬头,只见一个庞然大物停留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中,巨大的风流通过那不停旋转的像竹块的东西向下席卷,乌黑的秀发被风吹的四散飞舞,强大的风流吹的她简直要睁不开眼。

    “那是什么东西?”顾锦颜失声叫道,为什么它可以停在空中?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飞机。”萧煜一手扶着软梯,一边为她解惑。

    通过这么短短的几个时辰的了解,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叫顾锦颜的女人,对现世世界根本一点都不了解,连基本的常识和用具都不知道,她要么就是深山老林不喑世事的修仙者,要么,就是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不过,这样并没有打消他将她留在身边的打算,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熟悉感让他彻底打破了自己的原择,也让他对她有了更深切的好奇之心。

    “女人,自己上来。”萧煜转过头朝她说了两句便三两下爬上软梯,一眨眼的速度便坐进了机舱内,且,挂着玩味的笑盯着还楞在下方不知怎么办的顾锦颜。

    这时肖战慢吞吞的从后方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爽朗道:“姑娘,别怕,你只要扶着软梯,爬上去就好了,没事儿的。”肖战的心思很简单,就算他不清楚她的来历,但只要她是萧煜认同的人,那便也是他肖战认同的人。

    “你看着,我给你做一遍示范,老大太过分了,他以为谁都像他那么变态。”暗暗吐槽自家老大完全无压力的肖战没有看到萧煜那原本在顾锦颜身上的眼神慢慢的移到了他的身上,且,还带着丝丝诡异。

    “看着啊。”嘱咐一声,肖战便扶着软梯,慢慢的爬了上去。

    他的速度慢了很多,就是让顾锦颜能够看清楚,显然,他是将顾锦颜看成了空有一点花架子的某某某良家小姑娘,至于他家老大说什么贴身保镖的话,呵呵,他一笑而过,就自家老大那样子,他就觉得他们两怎么也不像上下级的样子好吗?

    萧煜看着肖战的蠢样,不由得嗤笑一声,要是把那女人当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吃亏。

    顾锦颜再次抬头看了看所谓的‘飞机’,然后又看了看那架垂落在她面前的软梯,突然,一抹嫌弃出现在她眼底。

    “唰!”

    一道破空声响起,顾锦颜在足尖一点,身体如同翩飞的鸿雁,瞬间闪到了软梯的最高层,轻轻一跨,在肖战见了鬼的表情中,无比淡定的坐在了萧煜的旁边。

    机舱内不是很大,且上面加上他们已经有五个人,内容量还是很小的,是以,就算顾锦颜已经尽量避免挨着萧煜,但无奈实在太挤,有时也会迫不得已的‘撞了撞’他。

    “你…你…你你你”肖战还没从顾锦颜方才的‘英姿’中恢复过来,手指指着她“你你你”个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来来。

    顾锦颜冷眼看着他,若是以往,如他这样的,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不过,她很清楚自己的现状,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位高权重,受人敬仰的大长公主了,她现在,只是一个保镖,一个打手而已。

    思及此,顾锦颜心中有些惆怅,但很快,她便收敛了心神,能活下来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她又怎么能再奢求其他。

    “姑娘,你这身手,真是惊艳绝绝。”肖战冲她咧齿一笑,比了一个大拇指。

    顾锦颜朝他点了点头,却没有接他的话。

    肖战也不尴尬,摸着后脑勺‘腼腆’的笑了,看得一旁的萧煜很是无语。

    “收起你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萧煜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是没见过啊。”肖战轻声嘟囔道。

    “嗯?”萧煜顿时横眉冷对,吓得肖战一个激灵,忙露了一个讨好的笑。

    见自家老大撇过脸不再看他,才暗自松了口气,麻蛋,老大‘醋劲儿’怎么这么大。

    没安静多久,肖战又开始喋喋不休的问东问西:“姑娘,你这轻功这么厉害,师承何处啊?”

    作为暗夜的扛把子,萧煜座下一把手,肖战自然知道隐世家族和修仙的事,所以对于那些移山倒海,轻功啊什么的并不陌生,毕竟,他家老大也不是个凡人。

    顾锦颜听了这个问题突然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是我姑姑。”

    那声音中的悲哀以及眷恋令得一旁闭目养神的萧煜都睁开眼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姑姑?”

    “是啊,我姑姑是天生灵根,修炼天赋少有人能及,我的一身本事基本上都是姑姑教的,包括轻功。”

    只不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已,这句话顾锦颜倒没有说。

    顾锦颜也没想到萧煜会突然出声,不过她仍是为他解释了一番,毕竟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她并不想他对她起怀疑或者防备之心,那样会很麻烦,而她,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个天赋异禀的姑姑。”萧煜挑眉道。

    “呵”顾锦颜苦笑一声

    。

    “现在就算是你想见,也见不到了,我姑姑她,早就死了。”

    萧煜沉默了,但骄傲如他,跋扈如他,自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愧疚,什么叫做道歉。

    将头撇向一边,靠在座椅上,眼眸微瞌,心中却是极为不平静。

    他记得,南山顾家上一辈似乎并没有女儿,顾家上一辈一家子都是男子,她所谓的姑姑,根本不存在,难道,她真的不是南山顾家的人?

    不,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她的种种都符合南山顾家的原配嫡女。

    不管是相貌,还是…天赋。

    实力如他,自然看得出,顾锦颜现在的实力究竟在什么地步,他敢说,自己的手下实力最差的,她都不是对手。

    不过金丹前期的实力,连元婴都没有凝结,这样的天赋,实在是…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是他是南山顾家的家主,估计也会因为有这样的女儿而脸上无光。

    不过,他可没顾家家主那么贱,宠妾灭妻的事都干的出来,总之,顾家的糟心事,比四大家族合起来还要多的多。

    要是她真是南山顾家的人,啧啧,也是怪可怜的。

    一想到这里,萧煜暗搓搓的心里便荡漾起了一点点的…阴谋。

    要是她真是南山顾家的原配嫡女,那就有好戏看了,这个女人,可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废物’。

    他有种感觉,这个女人一定会让南山顾家整个家族都惊恐!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