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过往-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30章 过往

    青鸾想,这辈子,她大概最不幸的事就是生成了一只青鸾,然后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到了那个人。

    天地初开,世上多了许多生灵,其实也并不多,除了各界的掌界人以外,就只有一些血脉尊贵的神兽。

    后来几千年过去了,陆地上的生灵越来越多,世界充满一片生机。

    而她,也就运势而生了。

    她不算是神兽,只是拥有神兽血脉罢了,且还并不纯。

    她的父亲,是一只实力巨大的青鸾,也是族种千百年来,实力最为接近洪荒远古祖先的青鸾,他前途本该一片光明,可不幸的是,他爱上了一只火凤。

    那时神兽与神兽之间的融合很小,许多的神兽为了保证自身血脉纯正,不会选择和外族通婚,更何况是他父亲这样,被族中寄予厚望,有望超过第一代祖先的人。

    可是,他却爱上了一只火凤。

    青鸾和火凤一族并不友好,只因为两族都有凤凰血脉,却偏偏是两个不同的种族,青鸾一族认为火凤一族血脉不纯,不配为神兽后裔,而火凤一族又认为青鸾一族血脉不纯,不配为神兽后裔,千万年来都在争实力强大的问题和血脉归属问题,因此,青鸾一族与火凤一族简直就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可偏偏在这样的条件下,她的父亲,却爱上了一只火凤,还是火凤一族的公主。

    这件事在族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青鸾一族和火凤一族皆不同意二人在一起。

    可是啊,那两个人铁了心的要在一起,他们又怎么能够阻止呢。

    两人无视族中人的反对,私奔了!对,两人私奔了。

    私奔的地点,就是凡世。

    当时的凡世才刚经历过战乱,到处都是一片硝烟。

    他们二人隐去了自身血脉,在凡世中过起了“世外桃源”的日子,无人来打扰他们,听他们说,那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候。

    可是,由于他们的出逃,火凤和青鸾一族的矛盾更是到了无法调节的地步,大战初起。

    青鸾和火凤一族的战争如何惨烈,身在凡世的两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过这两族的战争打了几年,就打不下去了,原因当然是有人阻止,况且,青鸾和火凤一族本就势均力敌,再怎么打下去,也不过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而在凡世的两人舒舒服服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甜蜜又快乐,直到——她的出生。

    她的出生,注定了他们的日子再也平静不下去。

    隐藏的气息被打破,两族的人再次找来。

    二人无法,只得再次转移。

    而因为血脉原因,导致火凤生产异常艰难,差点就去见自家先祖了,多亏了她那个灵力强大的爹,才将奄奄一息的娘给救了回来。

    不过这身子也终归是……不那么好了。

    又这么相安无事了几百年,她长大了,性子也愈发桀骜,在八百年的时候,告别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开始外出‘闯荡’。

    说得好听是闯荡,说的难听了就是贪玩。

    青鸾火凤两人也知道,可是他们没有拦她。

    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才遇到了他。

    他是众神之巅上的上神,当年青鸾和火凤一族的战争也是他调息的,不然,还指不定打多久。

    他一张脸生的俊美绝伦,天地间再也找不到有什么词语来形容他的美,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却是洪荒司站之神——帝沉。

    一场际遇,她被收为弟子,当然不是她自己自愿的,可怜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单纯小女孩儿~怎么可能是帝沉这个活了千百万年的老王八的对手。

    被硬生生的奴役了上百年,还什么都没学到。

    青鸾陷入回忆,顾锦颜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那一丝温柔和眷恋。

    她大概……是喜欢这个叫帝沉的人吧。

    本来她以为可以这样一直下去的,不捅破那张纸,却能永远在一起,可是造化弄人,连上天都不愿看到她这个血脉不纯的人玷污了洪荒上神。

    成年那天,她自身气息引来天地异动,她有着青鸾的模样,也拥有火凤的特征,她有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和金黄色的凤凰翎,也就是因为这样,她被青鸾火凤一族的人认了出来。

    利用她自身血脉牵引,两族的人找到她父母的确切位置,然后——开始了彻底的绞杀!

    他们两人是耻辱,是她们二族无法磨灭的耻辱,连带着她,也是一个耻辱!

    那时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被青鸾一族的人抓回去之后没多久,她那战神师父就来了,不过用什么方法把她救出去的,她也不知道。

    现在想来,大概是签订了什么契约吧,用他们俩的命,换我的命。

    所以说啊,那些看似凌驾所有人至高无上的天神,也不是万能的。

    她父亲本就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青鸾,再加上,青鸾一族对他有生养育之恩,他再怎么也不会向自己的族人下手,只能选择抵挡之后,继续逃避。

    可他哪里知道,只要有她这个女儿的血,不管他们逃到哪里,都只有被找到的份儿。

    而母亲的身体本就不好,居无定所使她的身体更差了,最后,还是死在了自家族人的手上。

    父亲疯了,对于二族再也没有以前的放容,他以一人之力力战两族,两族死伤惨重,可是还是如他们所愿,杀了父亲。

    父母死了,身为女儿的她怎么会不知道,待她利用血脉之力,回到那个当日他们大战的地方,却只发现,两只恢复原型的火凤和青鸾。

    那天的天空很黑很黑,天边隐隐有雷电闪烁,细小的雨丝撒在她的身上,还有父母的尸体上,没多久,他们两人的尸体就化成了两道青色和红色的烟飘走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痛过,即便是因为她偷看帝沉洗澡,帝沉用灵力罚她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痛过,痛彻心扉,痛到整个人都在颤抖。

    那一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一天,而那一晚,也注定是个血腥的夜晚。

    天上飘下的细雨像是在为他们送行,又像是在为她哀悼。

    一声凄厉的怒号,她恢复了原型,只是那双本来金黄的好像金子的眼睛,变得通红一片。

    大概帝沉也没想到,她会因此…入魔。

    没错,她入魔了,她本就是变异血脉,又是两族最优秀最强大的血脉所生,起点本就比一般的人高了不少。

    入魔后的她,实力更为强大。

    她冲进了青鸾一族,青鸾和火凤一族相距本就不远,两族为了绞杀她父母又派出了大量精英,现在两族之内死伤惨重,又怎么可能是入魔后她的对手。

    付偶抵抗,鲜血铺满了整个青色地砖,连道路两旁的蔷薇花也未能幸免。

    那一天,是惨烈的一天,青鸾和火凤一族的血染遍了整个天穹,惊雷响起,似乎是不容她如此残暴,可是…怎么可能呢?杀亲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入了魔后的她哪里来的理智,见人就杀。

    细雨冲刷她的身体,她的身上沾满了两族的血,多的……连雨都冲不干净。

    精疲力尽,她绝望……她痛苦,也后悔。

    青鸾火凤一族经此变故差点灭族,再也无法在神史上留下一丝一毫的足迹。

    他是战神啊,四海八荒都尊敬的战神,他没有听她辩解,又或者是不需要,在他心中,天地大道永远比个人情义来的重要,在她灵力耗尽之时,两族灭亡之际,他才划破虚空赶来,而第一件事,就是正面对上她。

    她现在还记得那双眼中的淡漠,她真是恨极了那种淡漠,杀她父母之人,除了她,除了两族之人,还有他……

    理智不再,她杀了过去,可是全盛时期她都不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在重伤的情况下。

    毫无意外的,她被制服,然后……被毫不留情的封印。

    这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千万年的孤寂,有谁能懂?

    他说:“待你戾气消了,再为你解除封印。”

    然而,千万年过去了,她一直被封印在这小小的铁片中,终不得自由。

    也不知过了多久,封印渐渐松动,她才开始在封印内部挣扎,而一年前,她将封印打开了一个小针般的缝隙,却引来天地色变。

    后来就被不知道是什么人给占据了。

    那些人不是帝沉,他的气息她最是熟悉。

    她大概想,那些人是想将她炼化吧,于是,凭着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一丢丢灵力,她逃了,带着封印铁片……逃了。

    “再后来,我就遇到你了。”

    青鸾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道。

    本以为出了狼窟,却又跑到了虎穴。

    顾锦颜眼神闪了闪。

    “后悔吗?后悔杀了那些人吗?”顾锦颜问。

    青鸾嗤笑:“有什么后悔的,人之常情。”

    顾锦颜默了,是啊,不就是人之常情?父母之仇大于天,她这样做无可厚非不是吗?

    “我已入魔,说来,已经没资格在说是神兽后裔了。”青鸾眼中嘲讽闪过。

    她大概,还是伤心的吧。

    若是父母还在,会不顾以她为耻?恨不得没有她这个女儿?

    “魔又如何?神又如何?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只要你想,你就是神!”顾锦颜冷冷道。

    世人都将神和魔分的开,可谁知道,天地之初,神魔本一家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