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我的信仰!在于心脏!(三)-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44章 我的信仰!在于心脏!(三)

    “真是奇怪了?”

    走在前方的黑耀突然皱着眉说道。

    萧煜看了他一眼,问:“怎么?”

    黑耀皱着眉说道:“这里面应该不会如此安静的才对,作为通往黄帝陵的通道,怎么会如此安静,有点危险也没有,莫非是已经有人进去了?”

    萧煜眼神闪了闪:“也有可能是有人误闯,把里面的一些东西给吸引走了也不一定。”

    “或许是吧!”黑耀也没在这上面坚持,对于正在赶时间的他们来说,能够畅通无阻的到达黄帝陵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而萧煜也没想到的事,他随便猜测一句,竟然真的猜到了事实。

    可不就是周家两兄妹将那些蚀骨流蝇给引出去的么。

    不过说来也奇怪,一般这些守护在某些地方的玄兽是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大本营的,偏偏这些蚀骨流蝇就跟着周家两兄妹不放了。

    而此时的周晨逸和周晨曦两人刚刚摆脱那群疯狂的蚀骨流蝇的追杀,两人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特别是周晨曦,一身衣裙破破烂烂,现在的她灰头土脸,身上也是诸多伤口,看起来异常狼狈。

    若不是他们两人将这些东西引到了那批修仙者的地方,恐怕他们还不能这么轻易的逃脱追击。

    一到安全地方,周辰逸二人就猛地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那还有平时精贵清高的模样?

    “这群畜生是疯了不成?怎么一直追着我们不放?”

    周辰逸恶狠狠的说道,从出生到现在,家族中那个见到他不是毕恭毕敬,就算是在武灵山上也没人将他逼到这种地步,而就在炎帝墓中,他竟然被衣裙畜生给逼成这般模样,若说不生气,那才是假的。

    当然盛怒之下的他,没有看到周晨曦眼中那闪着不安的光芒。

    “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周晨曦小心翼翼的说道。

    周辰逸沉吟了一会,突然说道:“我们回去。”

    “什么?!”周晨曦尖叫道。

    “哥哥!你是疯了不成?我们刚才从那危险的地方逃脱,你竟然又要回去?!”

    周晨曦觉得周辰逸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刚刚才逃离了虎穴,现在又要巴巴去送死?

    周辰逸冰冷的恩看了她一眼,他不喜欢有人反驳和质疑他的决定,周晨曦如此,相当于触犯了他的逆鳞!

    被自家哥哥这样冰冷的看着,即便是周晨曦也十分害怕,当下不敢再说什么。

    冷哼一声,周辰逸不屑的瞥了这个没脑子又贪生怕死的妹妹一眼:“你懂什么?方才那些东西已经被我们引走了,那些修仙者又被当成了替死鬼,现在那个充满宝石的甬道中已经没有能够威胁我们的东西了,而既然有这些东西的守护,说明那里面一定有什么天材地宝,而如今这是个好机会,若是放过了这个机会,我想我会后悔终生!”

    周辰逸严重闪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只是周晨曦脸色依然很难看,可是周辰逸的话她不敢反驳,不然,她相信她这位哥哥是绝对狠得下心将她留在这个恐怖的地方的。

    当下点点头,不敢再说什么。

    周辰逸满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走吧,我们得加快速度,不然我们能发现那个地方,其他人也能发现,若是宝贝被其他人拿走了,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说完,周辰逸率先离开。

    昂首阔步的他,没有看到身后周晨曦那双美丽的眼睛中闪着恶毒的光芒,伸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处,那里,一道蓝色的光芒突然闪过!

    顾锦颜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被多方人所惦记了,此时的她才刚刚从刚才那场大战中清醒过来。

    一醒过来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的应龙!

    眼神微微诧异,这人的实力果然很强横,连自己都昏迷了这么久才醒过来,他的身体果然强悍。

    用灵力查看了自己的伤势,还好,除了灵力有些亏空,身体有些虚弱以外,到时没其他的伤势,而她惊喜的发现,自己停滞的**颈竟然有了松动的趋势。

    “你醒了。”看着顾锦颜的动作,应龙停下手中擦拭缨枪的动作,淡淡说道。

    “嗯。”顾锦颜应道,站起身坐到他身边去。

    看着他的动作,顾锦颜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只是还没等她说些什么,应龙看着自己手上已经变得斑驳的缨枪,嘴角突然出现一抹浅笑。

    “你知道吗?这把缨枪跟随我已经很久了,但是它跟我并肩作战的时间却并没有多久。”

    顾锦颜心中一顿,已经猜到了什么,他的回忆,竟是关于这把缨枪的吗?

    “像你们这样的修仙之人,应该知道三界之分吧。”应龙;偏过头问道。

    顾锦颜点点头,这些萧煜都跟她说过了。

    “其实也并不只是有三界,只是因为这三界的纷争太多,才渐渐变得”愈发出名起来。“”

    “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大概也猜到了,像风后那样身上没有一点灵力的才是普通人,我本是神界的天神,当年逐鹿一战,炎黄二帝势微,蚩尤一族太过强悍,如果他们不那么弑杀也就罢了,偏偏九黎一族十分好战,凡界若是被蚩尤所掌控,怕是再无安宁之日,无奈之下,黄帝才用女娲石召唤天神下凡丗相助,其实在黄帝请求天神之时,我便已经来到他身边相助他,只是那时凡世浊气实在太重,我一时不查,被浊气侵染了神魂,从此再不得回神界,连记忆也消失的七七八八,后来蚩尤一族实在太过邪门,竟然能让死去的战士重新作战,这样一来,在人数上炎黄二帝就已经输了,更何况,那些死后的战士,还拥有了刀枪不入之神,一时之间,炎黄二帝大败。”

    想到了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应龙的眼中罕见的出现了一抹肃杀。

    “后来你应该都知道了,黄帝利用女娲石将天神召唤,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天上的神那么多,最后下来的竟然是神界之主,龙凰至尊,自然,误打误撞之下,至尊认出了我便是神界的司战之神,出手帮我剔除了神魂中的浊气,由此,我的记忆也便复苏了。”

    自顾自说着的应龙没有看到顾锦颜那突然变了的眼神。

    “司战之神?你是司战之神?”顾锦颜眼神一凝,语气突然有些冰冷。

    瞥了肩膀上有些僵硬的凤浅,顾锦颜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安。

    “嗯?怎么了?”应龙有些莫名其妙。

    “神界的司战之神不是帝沉吗?”顾锦颜问道。

    应龙:“·······”

    无奈道:“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帝沉上神的,但是帝沉上神早在几十万年前在神魔大战之时便已经身归混沌,而司战之神的职位不能一直悬空,所以我才成了帝沉神尊之后的第二位司战之神!”

    顾锦颜觉得肩膀上小小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顾锦颜沉声道:“凤浅,冷静点!”

    虽是这么说,但是顾锦颜也知道,帝沉的死对凤浅来说究竟有多么大的打击,当时从凤浅的语气中,她便知道凤浅对于这位神不仅仅只有师徒之情和憎恨之情,恐怕在她心中最重要的便是那份男女之情。

    心爱的人突然离去,她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一直努力的冲开封印就是为了找帝沉说个清楚,但是顾锦颜也明白,她想要得到的答案已经变成她心中的执念,可是现在突然知道自己一直等的人早在几十万年前便已经身死,若是她,她也是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当下顾锦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凤浅,一时间整个空间都有些寂静,寂静的可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凤浅才从这个事实中清醒过来,装作十分开心的说道:“哈哈哈,那个老家伙终于死了,看来不用我亲自动手,老天都不放过他了。

    笑着笑着,通红的小眼睛突然流下两行血泪。

    顾锦颜吓了一跳:”凤浅,你怎么了?“

    倒是一旁的应龙脸色有些难看:”她这样,像是入魔!“

    直到现在应龙才发现,他似乎一直忽略了顾锦颜肩膀上的这只小鸟,在心中无奈笑笑:”果然是油尽灯枯了么?竟然连这些东西都注意不到了。

    “入魔?”顾锦颜一惊。

    “怎么可能?”凤浅的情况她一直都很清楚,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体内的魔性已经被磨平了很多,如果不是什么重大的刺激,是绝对无法令她再次魔化的!

    刺激?是啊,刺激,帝沉的死!

    顾锦颜心中的不安愈发扩大,凤浅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好,如果不控制好的话,那么在这个炎黄慕中的人,都别再想活着出去!而那些世俗外的人,根本没有与她一战之力,这个世界将会陷入一场单方面被屠杀的浩劫!

    明知道后果很严重,顾锦颜却找不到任何方法去制止凤浅的魔化。

    应龙显然也察觉到了什么,手掌一抬,一股十分浓烈而温和的光明之力从他手中涌出,最后进入凤浅的身体。

    凤浅的神识清醒了几分,只是想到那个男人,心中的悲抢令她只想陷入绝望。

    这时,收回灵力的应龙看着凤浅突然说道:“传说帝沉神尊游历三界只是,曾经收了一个神兽徒儿,很是疼爱,一直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莫非那人便是你这只小青鸾?”

    凤浅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但她这个反应也足以让应龙知道一切了。

    “原来如此。”应龙点点头。

    “看来,战神宫中的那副画像应该是你了吧。”

    此话一出,不仅顾锦颜愣住了,连凤浅都愣住了,猛的抬起小脑袋盯着应龙。

    青光一闪,原地霎时出现一个身着青色罗裙的妙龄少女。

    应龙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神闪了闪。

    过了一会才笑道;“果然是啊。”

    凤浅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有些艰难的说道;“能跟我说说吗。”

    明明是无头无厘的一句话,可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听不懂。

    应龙顿了顿;“好。”

    凤浅松了口气,脸上出现一抹浅浅的笑。

    “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我继任战神的时候,帝沉尊者的房间中一直存在着一副画像,画像上是一名女子,如今看你的相貌,我便知道,那人就是你!“

    ”而听当初战神宫中的宫人说,帝沉尊者最宝贝的就是这幅画像,平时谁也不许碰,不仅是对着画,还有一块铁片,尊者也是从不离身,只是当初的人并不知道那铁片究竟有什么秘密罢了。“

    应龙说道。

    凤浅的眼中顿时蓄满了泪水,当初她入魔屠杀青鸾一族的时候,帝沉便是如此不近人情的将她封印在那铁片中,可是,既然能如此狠心的将她封印,看着她痛苦的与孤寂为伍,又何必再做出如此模样?

    难怪啊,哈哈哈,难怪,两行清泪落下。

    她以为真的是她凭自己的本事逃脱帝沉的身边,殊不知是因为他已经身死,才让她有了可乘之机,不然。以那人的本事,怎么可能当人她就此离开呢?

    想通了很多事,凤浅只觉得心如刀绞,曾经想问的许多事。现在都化为了一道历史的中的烟尘,不管你如何后悔的想要抓住它,终究会发现只是徒劳。”

    ------题外话------

    嗯今天的二更阿锦是发在一个章节上的,字数是够了的,不影响仙女们的阅读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