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竟然是你(二更求收)-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48章 竟然是你(二更求收)

    顾锦颜不知道的是,在她前脚刚刚离开逐鹿之原之时,后脚便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一群身着宽大斗篷衣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望着白茫茫的一片,众人眼底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时靠在石头上的风后察觉到了动静,他慢慢站起来,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中也凝聚出了杀气。

    他没想到,顾锦颜都已经将神石拿走了,这群人竟然还不知好歹的进入炎黄墓。

    因为当年的事只有跟在炎黄二帝身边的人以及蚩尤的几个忠心的大将知道,所以风后自然的将他们认成了九黎一族的人。

    “嗯?”为首的黑袍人鼻中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诧异,显然是没想到这里会有人。

    风后站起身,眼眸如同淬了一层寒冰,语气生冷道:“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们还是不死心,还是想要来这里偷取神石,也好,如今本将责任以了,你们就在这里陪本将一同消失吧!”

    “呵。”只见黑袍人中间的一个身躯微微佝偻的身影突然发出一声冷嗤。

    他抬起脚慢慢走向风后,所有的人都自觉的为他开道,由此可以看出他在这群人中的地位。

    风后眼神一闪,不清楚他想要做什么。

    取下带在自己头上的斗篷帽子,露出了那一张苍老的脸。

    “如果本军师没猜错的话,你便是黄帝身边的得力干将,风后吧。”老人的声音很是阴冷,令人心中下意识产生厌恶之感。

    “没错,正是本将!”风后冷笑道。

    自从炎黄二帝作古之后,九黎一族便从未息了想要夺取神石的决心,所以对于眼前这群人知道他的身份,风后没有半点奇怪。

    “呵呵呵呵,是你就好办了。”自称军师的人笑道,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惊悚。

    风后皱眉。

    “既然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那就将东西交出来吧,说不定本军师还会饶你一条命,哦不对,是一道残魂,你应该知道,人死后还有重来的机会,若是灵魂都灭了,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灰飞烟灭了。”老者的眼中闪过阴鸷的笑。

    风后却是冷嗤一声:“本将既是黄帝身边的大将,一生戎马,又岂会怕死。”

    “好好好。”老者连称三个好字,眼中的阴鸷愈发浓郁。

    “你以为就凭你一个残魂,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来?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魔域最擅长的事什么吧。”说到这里,阴冷老人突然陶醉的吸了一口这空间中的气息,迷恋道:“多么浓厚的灵魂之力,味道一定很好。”

    从刚才他进入这里,他便感受到了这里浓郁的灵魂之力,且多具杀气,看到风后的模样,他便明白,这里面的全都是战魂,是真正经历过血的洗礼的战魂,若是能将他们吞噬,那么自己的实力,又会进入一个多么恐怖的层次啊!

    “魔域?”风后皱眉重复道。

    “你们不是九黎一族的人?”

    “哼。”军师冷哼一声,不屑道:“九黎一族的废物怎么可能与我们魔域相比,我劝你还是别做其他的反抗,那只是无用功,还是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

    风后完全没有将眼前的人的威胁放在眼里,他只知道,这里是他守护的地方,任何人想要侵入他,就必须踏着他的尸体走过去,即便,他现在只是一道残魂。

    见风后如此冥顽不明,军师冷哼一声,下令:“别让他死了。”

    身后的人点头,其中一个黑袍人一个闪身便出现在风后的身后。

    风后一惊,忙举枪去挡,可是凡人之躯的他又怎么可能是修仙者的对手呢?仅仅一个照面便被擒住,黑袍男人将他的四肢废去,扔在了军师的面前。

    风后狼狈的倒在地上,抬头看着上方那张狰狞丑陋的脸,在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风后竟然笑了。

    “你笑什么?”军师的神情有些奇怪,声音甚至是有些狰狞的。

    “我笑,我笑你们蠢而不自知,明知道拿不到的东西,却偏偏想要去拿,你说这不是蠢是什么?”风后冷笑道,眼底却是一片轻松。

    还好,还好顾姑娘已经将神石拿走了,他已经死过一次,也不在乎再死一次!

    他知道的,女娲石一旦离开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包括他召集战魂的能力,没了女娲石,他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又或者是一道残魂,不过到底是什么,他现在一点也不介意了,毕竟,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没有辜负黄帝的托付,想到这里,他的嘴角牵起一抹笑来。

    可是自称军师的老人似乎被这抹笑给刺激到了似的,满是沟壑的脸上布满阴霾,满是狰狞和阴鸷之色,风后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男人,在明明很绝望的境地下,偏偏露出了这抹讨厌的笑,让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彻底毁了一切!

    军师的神情愈发疯狂,所有人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及其暴戾的气息,那是嗜血的气息,是要毁灭一切的气息,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古怪。

    最后为首的一个黑袍男人忍不住提醒道:“军师,大事为重!”

    似乎清醒过来的老者面色不善的盯着风后,脸色虽然依然难看,但是却没了方才那股可怕的气息。

    所有的黑袍人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在魔域中,除了魔上以外,他们最害怕的便是这位喜怒无常的军师,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有多强大,而是因为他是魔上的代言人,他想要谁死,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本军师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军师冷笑着道。

    风后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突然涌出一股子不屑来。

    军师胸中的怒火霎时间高涨,眼底的猩红像是巨大的恶兽,想要将眼前的人狠狠撕碎,看着他在他面前痛苦的嚎叫,让他知道,忠心的代价!

    手臂轻轻一挥,风后顿时被扇出了几米远,他是残魂,自然不会流血和受伤,只是那本就已经透明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幻了。

    就算是女娲石离开,没有意外的话,他也至少要五六天才会消散,毕竟这么多年积存下来的灵气,是十分磅礴的!

    黑袍首领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似乎军师自从进入这里,神色就一直不对,特别是看见风后之后,可是,为什么呢?

    他哪里知道,风后越是忠心,对他的不屑就越重,而这样的眼神,会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下午,那个他被毁灭的下午!

    “不说是吧?”军师怪笑一声,吩咐道:“先去找,既然他能守在这里,那就说明魔上要的东西一定在这里!”

    所有的黑袍人四散开来,看是搜寻。

    见此,风后的嘴角挑起一抹嘲讽,他现在只希望顾锦颜赶紧离开炎黄墓,这些人的实力太强,现在的她,还不足以应付。

    没过多久,所有的黑袍人都回来了,而带回来的答案,全都是:“没有。”

    “军师,这里除了残魂之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军师眼中出现一抹不可思议。

    他哪里知道,早在他之前,顾锦颜便将东西拿走了,而黄帝陵,也因为女娲石的离开,彻底变成了烟尘,此时的他们,自然是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军师的双眼移到快要消失的风后身上,皮笑肉不笑道:“告诉本军师,是谁拿走了它?”

    风后直接无视他,现在的他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再去回答他的问题了。

    “不说?呵呵,以为这样本军师就没办法了吗?”军师狞笑一声,突然向他走去,风后神色晦明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还想干什么。

    “本军师要的东西,还没有人能够阻拦。”他一把擒住他的下巴,迫使风后与他对视。

    一道红光从他浑浊的双眼中闪过,风后的眼神突然暗淡下去,整个人都处在一股昏沉的模样中。

    没过多久,军师像扔破布一样将他扔在地上,看起来心情颇好,嘴角突然挂起一抹笑意:“原来是她啊。”

    短暂的迷茫,风后突然清醒,看见军师的模样,心中涌起一股不安:“你做了什么?”

    “呵呵,你没资格知道,现在,你也没什么用了,既然没用,那就去死吧。”军师手中飘出一道轻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可是风后却在一瞬间爆成了一团烟雾!

    “呵呵呵呵,没想到竟然是你,顾锦颜!”军师的眼中骤然爆发出一抹光彩,那是一种极致的恨,又带着极致的疯狂。

    ------题外话------

    感觉顾锦颜要惨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