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查探-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十五章 查探

    “姑娘,这就是您的房间了。”年轻的侍女推开门,笑着将顾锦颜迎进去。

    肖老大可是说了,这位与主上的关系非同一般,所有的一切一定要安排周到。

    “多谢。”顾锦颜淡淡道谢,便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被里面的布置给弄愣住了,古色古香的房间,除了黑晶透亮的地板和不远处墙上的巨大的黑色长屏一样的东西,这里的一切,几乎要让她以为,自己根本没有离开自己的世界。

    顾锦颜挑起珠帘,走进内室,巨大的床铺,黑色的薄纱倾泻而下,层层叠叠的纱蔓铺满了整个床铺的边缘,雕花的木制衣橱,长长宽宽的暖榻,一旁的梳妆台上摆着许多瓶瓶罐罐和一面铜镜。

    顾锦颜慢慢走过去,伸手拿起那面镜子,看着镜中的人儿,右脸上暗红色的花状胎记,顾锦颜呼了口气,便将镜子放在桌面上。

    看着桌面上的瓶瓶罐罐儿,顾锦颜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这样布置的房间,和谐中又透着一丝诡异,但却又该死的和谐。

    身后的侍女看着顾锦颜愣住的样子,以为她是在感伤自己的容貌,便上前笑着说:“姑娘,我们主上不是注重容貌的人,他既然能带您回来,还安排您住在这里,就说明他心里是在乎您的。”

    “什么?”顾锦颜风中凌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呵。”侍女只当她不好意思。

    “我们主上一直就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东西,但是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房间里有一些现代化的东西也是正常的,姑娘,您看着也不必觉得太奇怪。”

    “古色古香?”顾锦颜愣住。

    “是啊,暗夜的房间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规格。”

    “姑娘,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您要不先休息休息,或者看看电视,都成,有什么需要您叫我一声儿,以后您的起居都由我负责了。”侍女笑着说。

    “电视?”顾锦颜快要哭了,为什么她说的她一个字都听不懂。

    “是啊,您过来,我给您打开。”侍女走在前面,撩起珠帘,走到那个大大的黑色方形的东西面前,拿起宽大的黑色茶几上的一个白色的小方形状的东西,在上面按了按,只见明明是黑色的巨大屏幕出现了一幕幕彩色的画面。

    顾锦颜心中震惊,面上却丝毫不显,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姑娘,这是遥控器,您想看什么就自己调换,我就先下去了。”侍女将手中的遥控器给她,便退了下去。

    顾锦颜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放着影像的电视,心中无限感叹:“真是太神奇了,这个东西居然能把人关在里面。”

    于是,顾锦颜就直直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下午的‘电视’。

    ——

    议事堂内,萧煜高坐在宽大的黑金魔龙椅上,看着下方单膝跪地的男人。

    “符临,本主有事要交代你。”冷沉的话音在空气中响起。

    名为符临的男人低着的头慢慢抬起,俊美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主上,您有什么吩咐。”

    天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因为暗夜势力的强大,黑白两道上根本就没人敢来暗夜的头上动土,就算有,也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喽啰,根本就不配他亲自出手,这么些年了,他硬是没有找到一个对手,这心中的战斗因子都快要被时光磨没了。

    “本主要你去查一个人。”萧煜淡淡说道。

    符临顿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有气无力道:“主上,您…您就叫我去查一个人啊。”

    天呐!难不成他这辈子就要这样带着无聊活着吗?

    “呵”萧煜轻笑一声。

    “你可别觉得这件事简单,到时候,你若查不出来,那可真是丢脸。”

    “怎么可能?”符临根本不相信还有自己查不到的人。

    月影一出,天下无藏的名头可不是吹嘘的。

    “去查查一个叫顾锦颜的人,她的身份,来历,以及从小到大的所有消息,本主都要知道,还有,往南山顾家的方向去查,查查顾家上一辈中有没有女儿,或者是私生女。”萧煜摸了摸座椅上的魔龙头颅,沉沉说道。

    “难道,主上怀疑她跟南山顾家有关系?”作为萧煜手下的十二魔将之一,情报部门的领头人,符临当然知道,萧煜带了一个女子回来的消息,只不过他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跟南山顾家有关系。

    “怀疑是怀疑,但是她又不像是南山顾家的人,因为,她似乎对这个世界十分陌生,就像…就像当初我们来到这里一样…”萧煜也不知道如何说,顾锦颜实在是太过‘无知’,连飞机这种家喻户晓的东西她都不知道。

    “主上您是怀疑,她也有可能是从那地方来的?”符临身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煜。

    “不一定,空间裂缝早就合拢,以她不过金丹前期的实力,怎么可能划破空间来到这里,但是,却又有些奇怪,总之,你朝南山顾家的方向去查,查顾家的原配嫡女,还有上一辈顾家家主在外是否有个私生女。”萧煜吩咐道。

    “是!”符临应声回答,沉寂许久的他如今终于有发挥的地方了。

    “对了,南山顾家不是那么好查的,你带上勾月,夜啸和天诛他们几个,避免出了事,没人出来给本主求救。”萧煜玩味的笑道。

    “这事属下一人就足以,不用那群家伙帮忙。”符临一脸不爽。

    “滚,下去办事。”萧煜虎着一张脸,骂到。

    “是!”

    “顾锦颜,本主,真的很好奇你的身份。”空无一人的大殿里,萧煜敲着身下的黑金龙椅,轻声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