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周辰逸死(一)-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57章 周辰逸死(一)

    周辰逸筋疲力竭的靠在隐蔽的角落中,身上的伤痛已经无法给他带来清醒的感觉,失血过多使得他头昏脑涨,眼皮沉重的想要闭上,他使劲摇摇头,强迫自己清醒。

    他不知道自己和顾锦颜究竟有什么仇恨,竟然让她对他下如此狠手。

    想到外面还在寻找他踪迹的周松,周辰逸眼中便有一丝狠意闪过,他发誓,等他跑了出去,一定不会放过顾锦颜的!

    “刷!”阴翳深处传出一道响声,周松剑眉一凝,运起灵力一个提身,便朝着那影子追了过去。

    周辰逸见状松了口气。

    待到周松走出去后,周辰逸突然猛地瞪大了双眼,看向周松消失的方向,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两道人影!

    周浩然坐在轮椅上,铁衣慢慢推着轮椅前进,约莫离周辰逸几米远的位置,周浩然清冷的声音才响起。

    “少主,人已经走了!”

    周辰逸和周浩然本就不是一母同胞,周辰逸是周家主母的儿子,也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所以没有像顾家那样的生死角逐,周辰逸一生下来便被冠上了少主的称号,同样的,作为嫡子,周辰逸对周浩然这个妾室生的弟弟是十分厌恶的,从来不让他叫他兄长,只准叫他少主,此时看到周浩然在这里,周辰逸的心中霎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他也并不害怕,毕竟周浩然是个残疾,灵力还十分低下,是个除了以前的顾锦颜以外,武灵山上第二拥有废物称号的人,只不过那时候顾锦颜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而周浩然又深居简出,所以武灵山上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而若不是周浩然拥有那个能力,恐怕早就被周家给弄死了,就算他身边有个铁衣,周辰逸也没有半分惧怕之心,毕竟周浩然十几年伏低做小,量他也没有那个胆子敢跟他耍花样!

    可是周辰逸实在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周辰逸忽视心中那点不安,从角落中走了出来,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少主,人已经被我引走了。”周浩然看着周辰逸说道。

    周辰逸点点头,没有理会,而是径直走过去,道:“既如此,那我们快回家族去。:

    不然,以那个男人的实力,就周浩然派出的人能骗多久?废物派出的人,那自然也是个废物,周辰逸如是想到,脚下的动作也越发加快,只是无论他再怎么加快,也无法忽视自己身上的伤,伤口的疼痛让他根本不敢有大动作。

    皱了皱眉,指着周浩然道:“你,把轮椅给我,然后你,推着本少主走!”周辰逸指了指周浩然,又指了指铁衣道。

    周浩然倒是没什么表情,铁衣却是被周辰逸这幅理所当然的模样给气笑了,他家主子腿不好周辰逸不是不知道,竟然能恬不知耻的让他主子将轮椅给让出来,还让他给他推轮椅,呵呵,周辰逸是不是想的太好了?

    等了半天见他们没有起身的意思,周辰逸语气冲了起来,他本来脾气就不好,今天受了这么多窝囊气,心情更是遭得不行,见周浩然迟迟不动,周辰逸走到他面前,抬脚准备将周浩然给踢下去。

    “砰!”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个人影应声而飞。

    周辰逸狼狈的趴在地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那个被他一直踩在脚底下的人,竟然任由属下将自己给踢飞!

    “你····”周辰逸瞪大了眼睛,指着周浩然怒道。

    “呵呵。”周浩然轻笑两声,嘴角弯起一抹温柔的弧度,只是那抹笑容在周辰逸眼里,如同恶魔一般,令他不寒而栗。

    “怎么?少主觉得不可置信?”

    “也对,像你周辰逸这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人,突然被一个从前一直被你踩在脚下的人像踹狗一样给踹了出去,怎么都是不敢置信的吧。”周浩然看着周辰逸,笑道。

    周辰逸痛的说不出话来,他本就受了重伤,又被铁衣这么一踹,顿时觉得五脏六腑绞痛,哇的一声便吐出一口血来。

    “啧啧,才这么一点痛就受不了了?”周浩然摇摇头,眼中满是无奈,现在的他在周辰逸的眼中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顾后果的疯子!

    周浩然好像陷入了自己的回忆,没有再看周辰逸,而是自顾自的说:“才这么点痛就受不了了,那你可知道,她有多痛,可是她痛的哭不出来,痛的麻木,痛到彻底绝望。”

    “你说说你,为什么偏要杀了她呢?若是你不杀她,或许我还不会这么恨你,可是你偏偏杀了她,每当我想起那个画面,那一千块血肉和满地的鲜血,我就恨不得,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将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看着你痛苦,看着你绝望的死亡!”

    周浩然的话像是梦魇一样死死困束着周辰逸,他呆滞的双眼,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阴暗的房间,女人绝望惨白的脸庞充斥着他的眼膜,满地的鲜血像小溪一样流淌,却怎么也流不到房门之外去,男人阴狠的笑声混着女人的闷哼,粗糙的手上拿着一把及其锋利的刀,在微弱的灯光下淬出沁人的寒光,一片片血肉被割下,被随意的仍在房中,被无情的践踏,揉捏,最后的最后,一幅沾着鲜血的红色骷髅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那骷髅弯起被割裂的嘴角,冲着他笑了·····

    “啊!”

    周辰逸惨白着脸大口喘着粗气,他没想到,十多年前的画面竟然再一次被他响起。

    “你···你知道了?···”周辰逸盯着周浩然惨败的说道,眸中升起一抹绝望,他知道了一切,还会给自己一条活路吗?

    “当然,只要我想,我就会知道。”周浩然完全褪去了从前那副淡漠的样子,现在的他,从眼睛中,散发着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杀意。

    “呵,怎么?想为那个贱人报仇?”周辰逸冷笑一声,反正周浩然是不会放过他了,那么他也不会让他好过。

    只是令他失望了,周浩然仍然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仿佛他骂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真是心狠,你妈死了那么多年要是知道自己唯一的儿子在仇人骂她的时候还这么无动于衷,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坟墓中跳出来,哦,不对,我怎么忘了呢,你妈连坟墓都没有,被父亲直接喂了狗,哈哈哈。”周辰逸哈哈大笑起来。

    周浩然的手在捏紧,鲜血顺着他的指缝中流出来。

    “怎么?生气了?周浩然,才这么点你就受不住了?想当年你妈可是傲骨的狠,被人一刀一刀的割了肉还能一声不吭,啧啧,可真是令人敬佩。”周辰逸怪笑一声。

    “你以为我会在乎?”周浩然冷冷打断他。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失去了,就没有在乎的必要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莫非你不懂?”周浩然道。

    周辰逸身形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如此冷血,这还是他认识的周浩然?

    “你放心,你马上就可以下去跟她忏悔了,当然,出于对她的尊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周浩然拿着手帕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鲜血,慢悠悠道。

    周辰逸霎时升起一股凉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