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三月之学-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十六章 三月之学

    “啪!”

    “砰!”

    “轰!”

    房门紧闭的寝殿中,不时传出一阵阵轰响声,令得过路的人都神色奇异的盯着门口,想要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姑娘?您在干什么?”沉水在外面小心的扣着们,面上是一阵奇怪,怎么她才离开一会,房间里的动静就这么大?

    “姑娘,我进来了啊!”沉水朗声道,便小心的推开门,慢慢走了进去。

    待看见里面狼狈的一片,沉水简直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恨不得时光重来一回,那么她一定守在顾姑娘的身边,那么也不会发生现在这种情况。

    顾锦颜端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只茶杯,眼睛紧紧盯着正在冒烟儿的电视屏幕——

    听得沉水的声音后,才慢慢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眸瞬间迸发出一道喜光:“你来的正好,快看看,这里面的人怎么没有了?”

    沉水咽了咽唾沫,看着那正在冒着黑烟的电视,心中欲哭无泪。

    “姑娘,您到底做了什么?”居然把电视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

    不说还好,一说顾锦颜就特别自豪的将刚才发生的种种告诉了她。

    原来刚才顾锦颜看着电视看得好好的,里面的武打人物打得正欢快,突然顾锦颜瞧着里面的反派竟然趁着那个正义之士不注意的时候,想要下暗手,这可怎么得了,顾锦颜一急,抄起面上的茶杯带着些许灵力就猛的朝那反派给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反派人物是挂了,但是里面的所有人…都不见了,电视被砸出了个大窟窿正噼里啪啦冒着电光和黑烟。

    沉水听完她的解释,嘴角使劲抽了抽,半晌,在顾锦颜一脸希冀的表情中无奈的说道:“姑娘,那…那里面都是假的!是人演戏演出来的,就算死也不是真的死了,您…您…怎么…”

    顾锦颜一脸懵逼。

    “什么?假的?”顾锦颜摇摇头。

    “怎么可能,那么真实呢,连以前宫中的画师都画不出那么真实的人。”

    沉水简直要吐血了,主上究竟在哪儿找来的这个极品?

    她还想要解释什么,萧煜便大步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皱着眉头问道。

    沉水见着他,行了一个礼,便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萧煜。

    萧煜嘴角一抽,摆摆手让沉水出去。

    “女人,你还真是……”萧煜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

    早知道这女人‘无知’,没想到‘无知’到这种地步,这怎么行,必须让她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

    “女人,拿去。”萧煜扔了本黄皮子的书给顾锦颜,顾锦颜伸手一接。

    “这是什么?”

    “功法,你的实力太差了,这本雷霄功法给你,本主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内,白天你就好好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我会让人来教你,晚上,你就修炼这本雷霄功法,三个月后,本主要看到你的成果。”萧煜一气呵成说完,仔细观察了她脸上的表情。

    她很淡漠,半晌:“好。”

    一个字表达了她的意思。

    萧煜点点头,又看了看房间中的狼藉:“一会我会让沉水去给你置办你需要的东西。”

    说完便离开了。

    顾锦颜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心沉了沉,目光放在了手中的黄皮子书上。

    他说的没错,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而这个世界,太过陌生。

    ——

    “月儿,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奢华的房间内,一锦衣妇人拉着她对面的女人问到。

    顾锦月一身白色长裙,清丽若仙的小脸上满是笑意:“母亲,放心吧,顾锦颜那个废物,现在估计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那便好,我的月儿是天之骄女,天赋异禀,怎么能让顾锦颜那个丑女废物给压在头下。”

    在武灵山上的世家宗派们都知道,顾家现在虽然是她陈静烟做当家主母,但是却是从侧室被扶正的,即便她的女儿也是嫡女,身份却比不得顾锦颜原配嫡女来的尊贵。

    她的女儿天赋在整个武灵山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年纪轻轻便是出窍后期实力,且早早凝结了元婴,修炼起来一日千里,凭什么就要因为身份被顾锦颜压在下面,只有顾锦颜死了,整个顾家,整个武灵山修仙派眼中的,就只有她的女儿,就连家族内有些暗中支持顾锦颜的老顽固,也只能反过来支持我女儿。

    “娘,就算顾锦颜没死,也威胁不到我什么,她不就占了个原配嫡女的身份,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天赋差,容颜丑,真不知道八长老他们怎么就支持她做顾家的少主。”

    顾锦月面上一阵扭曲,显得那张清丽的面孔有些狰狞。

    “傻孩子,顾锦颜是原配嫡女,自古以来,便是立嫡立长,就算顾锦颜天赋巨差,就因为她是嫡长女,家族内才有拥戴她的人,更何况,八长老曾经受过她那短命娘的恩惠,自然是现在她那边,不过现在她已经死了,那就便不能威胁到你了,你就只等四个月之后的少主大选,登上少主之位就可以了。”

    “母亲,月儿知道了。”顾锦月状似乖巧道。

    陈静烟眼中闪过欣慰,摸了摸她乌黑的长发:“月儿,顾家这一辈没有男儿,现在顾锦颜死了,你就是是家主唯一的女儿,其他的人,你都不用放在眼里,你的身份,早已不是那些偏房的人能够攀得起的了。”

    陈氏话音一转,笑着问她:“你和周家那位如今如何了?”

    “母亲~”顾锦月双颊羞红。

    “现在顾锦颜已经死了,为了顾家和周家的盟约,父亲一定会再选一人与周家联姻,诚如母亲所说,周家少主岂能与那些偏房女子相配,自然最好的人选便是女儿,且,女儿与晨逸两情相悦,这周家的少主夫人必定是女儿。”顾锦月笑道。

    “那便好,待会母亲去与家主说说,你与周家少主的事,最好能尽快把婚事订下来。”陈静烟对眼下的情况十分满意,只要锦月与周家少主定亲,届时她看还有谁敢置喙她的身份!

    “多谢母亲。”顾锦月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