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记忆-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十九章 记忆

    “痛…好痛…”顾锦颜像是漂浮在空中,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努力的张开眼,看着眼前雾蒙蒙的一切。

    “这是哪儿?我又死了吗?”顾锦颜张开手,任自己如同被风吹散的芦苇,在天地间飘扬。

    “呜呜呜…呜…”一阵压抑的哭声猛然响起,在寂静的空间中尤为诡异。

    “谁?谁在哭?”顾锦颜飘忽的问道。

    雾气散去,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子出现在她眼前。

    “你是谁?”看着身着如此大胆暴露服装的女子,顾锦颜吃惊的问道。

    红衣女子转过身来,熟悉的脸庞令得顾锦颜大骇。

    “你是谁?”眼前的女人和自己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除了,右脸上两指宽的暗红色的花状胎记。

    “我…我是…我是顾锦颜。”红衣女子啜泣道。

    “胡说!本公主乃青灵国大长公主顾锦颜,你是何人?竟敢冒充本公主?”顾锦颜怒喝,即便青灵已经亡国,自己的骄傲确实不允许有人随意冒充自己。

    “报仇!报仇!”红衣女子眼中骤然爆发出一股令人心惊的仇恨。

    顾锦颜皱了皱眉,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啊!”

    顾锦颜猛的惨叫一声,头痛欲裂,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猛然涌来。

    南山顾家,顾锦颜,顾锦月,周浩然,婚约,等一系列无头无尾的消息纷至沓来。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头疼减缓,顾锦颜迷蒙着眼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身躯已经慢慢变得透明,最后映在她眼中的,是女子那满含希冀的眼神。

    ——

    “姑娘!姑娘,您没事吧?”屋外的沉水听得里面顾锦颜的惨叫,不由得心慌起来,在外面死命的敲门,可是主上吩咐了,不许她擅自进去打扰姑娘,否则,她早就按耐不住冲进去了。

    半晌,里面才传出顾锦颜虚弱的应声:“没事。”

    “好,我就在外面,姑娘若有事,叫我便好。”沉水关心道。

    “嗯。”浅浅的应了一声,顾锦颜便没了声响,她躺在大床上,任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从这时起,她才真正知道,自己活着的意味是什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嫡长女——顾锦颜。

    真是世事难料,顾锦颜被陷害坠入雷渊,竟让她阴差阳错的重生了一次。

    想着方才意识中那双含恨却带着希冀的眼眸,顾锦颜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要我帮你报仇吗?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她低喃道。

    “难道这便是你愿意将身体让与我的原因吗?这一场交易,于你来说,真的就值得吗?”

    顾锦颜不知道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不仅容貌差,天赋更是差的无与伦比,在整个武灵山都是一个巨大的笑话,或许死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

    “既然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那我自然要将你的心愿了了,所有欺你伤你之人,我都不会放过,你便安心去吧。”顾锦颜起身盘膝而坐,心中默念。

    说完之后,便觉得自己浑身都通畅了般,再无先前那般有种排斥之感。

    顾锦颜想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执念已消,所以自己才会有这种完完全全掌控的感觉。

    呼了一口气,顾锦颜捏出指决,开始冥想。

    运转灵力,流遍全身。

    “咦?”顾锦颜吃了一惊,以往她也不是没有冥想,只是这具身体的筋脉实在太过窄小,以至于想要灵力运转一个小周天都异常困难,而如今,整条筋脉被扩大了整整一倍,其中还残存着方才雷电的余威,稀稀拉拉的雷电在体内的筋脉中游走,令她不过轻松运转,便轻而易举的绕了一个周天。

    “看来被雷劈,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思及此,她不再乱想,闭着眼默默修炼起来。

    ——

    天将破晓,早晨的霞光映满了整个苍穹,看起来格外漂亮,顾锦颜睁开紧闭的双眼,经过一整晚的修炼,身体没有一丝疲惫,反而充满了轻盈之感。

    神识更加凝结,灵力也更加淳厚了。

    跳下床,洗了把脸,便坐在梳妆台上开始梳妆——

    “啪!”

    木梳掉落在地,顾锦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精致的鹅蛋脸,略带魅惑的凤眸,樱红的小嘴,双颊还泛着一抹绯红,美艳的不可方物。

    而最让她吃惊的是,自己右脸上那个二指宽的花状胎记,已然消失,现在的她,即便是自己前世那般容貌,也万万比不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顾锦颜蹙了蹙好看的秀眉,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自己的脸竟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过,女为悦己者容,变好看了只会令她开心,谁想顶着一个丑陋的胎记过日子。

    “吱呀——”门被推开的声音,沉水拿着一套暗红色的长裙进来。

    “姑娘,这是主上让我给您拿来的。”将裙子放下之后,看着顾锦颜坐在梳妆台上发愣,以为她不会绑发,毕竟这个姑娘的‘智商’,她昨天可是领教过的。

    无奈的笑笑,走到她身后,将地上的梳子捡起:“姑娘,我帮您梳发吧。”

    “不用。”顾锦颜出声拒绝。

    接过梳子,麻利的将自己及腰的长发梳起,绑了一个利落的马尾。

    起身转过身对着沉水,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料沉水吓得直接坐在地上。

    颤抖的指着她:“你…你是谁?”

    顾锦颜莫名奇妙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你…你的脸…”

    “哦。”顾锦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茬。

    “洗干净了而已。”莞尔一笑,拿起长裙换上,便越过她出了房门。

    沉水坐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

    “萧煜。”到达主殿,顾锦颜推开厚重的门,直接跨进去,人未至声先到。

    萧煜正和自己手下的四大魔君商量着事情,就听得这么一声清冷的喊声。

    朝着大门处看去,待看清来人时,瞬间愣住。

    顾锦颜一身暗红色的长裙,愈发显得她肤白如雪,黑发梳成一束马尾,随着她走动的动作微微摇摆,额前几抹碎发轻逸的飘着,令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

    更让萧煜奇怪的是,顾锦颜的脸,原来的胎记现在被如雪的肌肤替代,从前其貌不扬的人,如今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美艳的令人忍不住浮想翩翩。

    萧煜轻咳了一声,瞬间将下方同样愣住的几个人唤回了心神。

    “你来干什么?”萧煜问道,语气中有他自己也发现不了的温柔。

    “求你个事。”顾锦颜走近,面对着他。

    “什么事?”萧煜皱眉。

    “我想要南山顾家的所有消息!”

    “哦?”萧煜目光一闪。

    “为何?”

    “你只要帮我便可,不需要问这么多。”顾锦颜不客气道。

    “呵,女人,你这话可真不客气。”萧煜轻笑。

    “怎么?承认自己和南山顾家有关系了?”

    “承认又如何,你又待如何?”顾锦颜冷笑。

    “自然不如何,你只要记住,你是本主的人,便可。”萧煜笑道。

    “我当然没忘。”

    “正好,这里有个消息,本主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萧煜轻笑,眼底闪着不明的光,令得顾锦颜心中谨慎斗起。

    一般这个妖孽露出这幅神色,准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