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集体虚弱-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90章 集体虚弱

    时间缓缓流逝,三个月的时间一晃眼便过去了。

    周浩然自从拿到丹录和神农鼎之后就一直在研究丹药,进步也是十分神速。

    而顾锦颜他们呢,则是四处搜揽宝贝,这几个月来,在秋渊地图的帮助下,倒是让他们拿到了不少好东西。

    时间一到,众人也都在这里汇合了。

    “怎么样?”顾锦颜看着周浩然,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周浩然点点头,心情颇好的说:“还不错。”

    就这么三个月的时间,足以抵得上他前面十多年的努力。

    “唔,时间快到了,你准备怎么办呢?”顾锦颜看着他说道。

    周浩然在周家的位置她已经很清楚了,和当初的顾锦颜没什么两样,只不过靠着炼药师这个身份,才在他那个嫡母手中安全的活到了现在。

    而如今呢,周家的人除了他和铁衣以外都死绝了,他就这么回到周家,恐怕他那个嫡母会想尽办法弄死他。

    周浩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仍然选择回到周家。

    顾锦颜也不做劝说,他想怎么做是他的事,而她呢,想要吞了周家的想法一直没有变过。

    “站在这里面只剩下我们几个了,就这么出去,是不是不太好?”顾锦颜扫视了一眼。

    嘴角抽了抽,整个空间的人都死绝了,他们不仅好好的,还能跑能跳且实力还突飞猛进,这怎么看也怎么不对劲啊。

    “不这么出去那还怎么出去?”秋渊向来是闷不住的,直接问道。

    顾锦颜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们这么出去,真的不会被外面那些等着的人给撕了吗?”

    秋渊脸一僵:“这么一说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就他们这个样子,一会出去恐怕就得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不仅仅是他们,连同他们的家族和宗门,也都不会幸免。

    以顾锦颜如今的实力,当然不用惧怕哪方实力,可是,可是若是同时成为整个武灵山的敌人,顾锦颜表示自己也会心很累。

    “那……那怎么办?”元希跟在秋渊身后,弱弱的问道。

    顾锦颜扬唇一笑,从空间中随手掏出几颗血红的果子来,在众人眼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东西?”上宫锦寒看着顾锦颜手中那几颗血红色的果子。

    “这是血红果,没什么用,其中含有麻痹性药用,但是对于修仙者来说作用不大,顶多在受了重伤时,暂时麻痹神经,以减轻痛苦。”周松见顾锦颜拿出那几株草,一眼就认了出来,恰好听到上宫锦寒的问题,十分自觉的回答。

    顾锦颜点点头,接着周松的话说:“这东西鲜艳似血,不仅鲜艳似血,闻着那味道也是十分接近血腥味儿了,所以你们懂得。”

    顾锦颜笑眯眯道。

    而秋渊几人一看顾锦颜那笑容顿时觉得自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你不会是想要我们用这个装虚弱吧?”秋渊炸毛道。

    顾锦颜眉头一挑:“有何不可?这东西榨出汁来,可跟鲜血没什么两样,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用这个,你还能用哪个?”

    秋渊一张脸顿时犹如吃了屎似的难看。

    “对了,周浩然,你有没有什么丹药,能让我们暂时看上去十分虚弱,跟快死了似的?”顾锦颜突然看向周浩然,说道。

    周浩然:“……”

    无奈的点点头:“有,神农前辈的丹录上面就有这么一种丹药。”

    顾锦颜顿时诧异:“原来神农前辈研究的方向,竟是……竟是如此的,不走寻常路啊。”

    周浩然已经不想再跟顾锦颜说下去了,不然他不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离开空间战场,再说下去,他恐怕会成为武灵山上第一个被气死在空间战场的人。

    周浩然的速度很快,约摸是丹药的级别不太高,所以,速度十分迅速的就将丹药炼制好了。

    分给众人之后,顾锦颜又笑眯眯的将手中的血红果递给了一脸僵色的修鄞,而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盆子,就这么接在了修鄞的手下。

    修鄞:“……”

    他可以拒绝吗?

    可是看着顾锦颜脸上浓浓的笑意加暗地里的威胁之意,修鄞很怂的用手使劲一捏!

    “啪——”的一声,一枚血红果硬声而破,一片血红色的汁水流了出来,正好流进顾锦颜手上的盆子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修鄞忍着难看的脸色,将剩下几个血红果给一一捏碎。

    那爆破般的汁水,足以证明他现在的内心有多暴躁。

    和修鄞难看的脸色成反比的是,顾锦颜脸上笑眯眯的,将盆子接过去后,在一众人极度不赞同的目光下,将盆子里的汁水纷纷“泼”在了众人身上!

    没错,是‘泼’!

    大片大片的红色血迹出现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看起来还十分均匀的,顾锦颜拍拍手,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到了小夜的时候,小夜眨着萌萌哒的大眼睛,弱弱的说:“姐姐,我可以不用吗?”

    正当众人以为小夜这个可怜的孩子也会遭受跟他们一样的命运的时候,顾锦颜却是直接答应道:“好啊,小夜就不用了。”

    小夜顿时喜开颜笑。

    众人:“……”突然觉得好不公平。

    见自己身上基本上都是红色的血汁,而顾锦颜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虽然她的裙子也是红色,可是秋渊还是觉得“这么好的东西,大家应该分享分享。”

    所以正当他拿着顾锦颜扔下的盆子想要在顾锦颜身上也撒一点红汁儿子的时候,却极为愚蠢的,滑倒在地,整个胸口都摔进了盆子中。

    胸口顿时出现一大抹红。

    众人:“……”

    夜萧元希:默默捂脸,这么丢人的主子他们不认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十分不给面子的嘲笑秋渊,好歹也是一个炼虚合道境的高手,竟然偷袭的时候还能滑倒,啧啧啧,这个梗简直能让他们笑一年。

    秋渊脸色铁青的看着一旁云淡风轻的顾锦颜,暗自咬牙切齿,别人不知道,他作为一个受害者他还能不知道吗?!

    顾锦颜这个女人早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已经在下黑手了,若不是她那一下,自己能摔倒吗?!

    秋渊一身怨气的默默离开。

    顾锦颜在原地:“啧啧啧”了几声,而后在盆子中抹了两下,一双修长的双手瞬间被鲜血站满。

    而后顾锦颜在自己的右脸上摸了两下,一道狰狞的伤口就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众人:“……”

    这姑娘的心可真大。

    若是顾锦颜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翻个白眼,且告诉他们,她以前就是这么丑过来的,对于容貌,她其实还真不怎么看在眼里。

    而之所以不弄在衣服上的原因呢,是因为她本身就穿着红色的衣服,就算有血也看不出来,再加上这是她母亲留下来的,自然要好好爱护。

    不一会儿,丹药发生了作用,顾锦颜仔细感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脸色不仅变得苍白起来,原本蓬勃的灵力也像是被什么遮挡住了一样,反正在外人面前,他们几个就是一群残兵败将,还是快要死了的那种!

    顾锦颜满意的点点头,而后说道:“待会记得装的像一点。”

    众人:“……”

    纷纷转过头,不想再理她。

    空间战场之外,一众家族宗门的长老还有本门弟子焦急的等待。

    洛尘现在祭祀台上,完成祭祀仪式之后,空间战场缓缓打开。

    “唰——”

    一道光幕出现,顾锦颜几个“残兵败将”瞬间出现在原地。

    修烨和修武本来也在人群中紧紧盯着光幕,突然看到顾锦颜满脸是血,无比虚弱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心顿时狠狠一跳,一前一后,一个闪身便出现在顾锦颜的身边。

    “阿锦!”异口同声的叫到,修烨将顾锦颜抱在怀里,看着她此时的惨状,心不由得狠狠一痛,握着她手掌的手不断的为她输入灵力。

    而修武看着她身后浑身是血的修鄞,心下一凝,走到他的身边,扶着他,冷声道:“出了什么事?”

    修鄞面容苍白,语气冰冷:“都死了。”

    而上宫家,秋家的长老看到自家少主那么一副虚弱的快要死了的惨样,也是不由得心惊胆战,连忙跑到他们身边为他们输入灵力,稳定情况。

    唯有周家的长老,眉头死死的皱着,似乎是惊讶周浩然最后竟然活着回来了,瞧着那模样,也是受了重伤,可是其他人呢?难道都死了?

    周家长老心一跳,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全都死了,他这下怎么跟家主还有家主夫人交代?

    而其他势力的人,一阵哗然。

    空间战场打开了,他们的人却没有被传送出来,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派进去的那些精英,全部身死!

    这简直是在他们的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无数势力的人开始躁动,可是洛尘极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所有人在那冰冷的眼神中不敢轻举妄动。

    雷音城的恐怖之处,不在于他们有多少强者,而是从千年前就一直神秘的城主一族!

    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来历,如同异军突起,不仅建立了雷音城,还成为了空间战场的守护者,曾经也有一些势力因为弟子死在空间战场而对雷音城发难,可是最后连城门都没有打开,所有人全都死在了城门之外,死前脸上没有任何痛苦,就像是睡了过去一样,从那以后,雷音城的恐怖就在武灵山上悄悄流传开来。

    而此时此刻,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们,竟然忘了雷音城的恐怖之处,此时想起来的众人,头上似有冷汗滴落,连气势也不像方才那样雄赳赳气昂昂了。

    洛尘身后突然出现一个老人,众人心头一禀,竟然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现的,如此实力,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胆寒。

    阿南目光冷冷的扫视着众人,沙哑着嗓子说道:“百年大比本就是各宗实力的比试,进入空间战场本就只能各凭本事,实力不济死在里面也怪不得谁,若是有人想要拿此事做文章,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众人一听这话,眼睛都红了,他们那么多优秀弟子,有些家族还将自己的继承人给送了进去,如今都死在了里面,他们的家族,就相当于生生的断了一臂啊!

    阿南身上突然涌起一股极强的威压,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

    狂风大振,所有人都惊惧的看着那个半佝偻着身躯的身影,眼底皆是一抹惧色。

    而后瞧见老者身后慢慢升起的一朵金色的花朵,面上更是不可思议。

    “是三花聚顶的强者!”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活不了多久的人,竟然是个三花聚顶的强者,顿时,在老人显示出实力之后,再场的人在想闹,也都只得偃旗息鼓,他们这群人就算一起上,估计也不够别人塞牙缝的。

    而窝在修烨怀里的顾锦颜凤眸却是一闪:“好一个城主府,果真是藏龙卧虎!”

    顾锦颜不由得将目光放在一直淡淡的洛尘身上,连身边一个下人都有如此实力,那这个城主呢?实力又该如何可怕?

    似乎是感受到了顾锦颜的目光,洛尘一直波澜不惊的眸子看向了顾锦颜的方向,看到顾锦颜脸上的鲜血之后,紧紧一缩。

    可极快的,又恢复了原来清淡不惊。

    顾锦颜知道,自己脸上这东西,是瞒不了真正的强者的,那么,这个城主,刚才的样子,是看出自己是造假的了?

    有意思。

    不禁意的,顾锦颜突然又想起在进入空间战场的那个时候,这个男人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洛尘将目光移开,看到她,自己就会变得很奇怪,连带着体内的那个人也有苏醒的象征,抿了抿唇,洛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修烨几人当然不知道顾锦颜和洛尘的异样,早在他握上顾锦颜的手时,顾锦颜就已经给他暗示表明自己并没有受伤,修烨这才放下心来,可是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修烨将顾锦颜抱起,冷声对着众人说道:“我家的少主身受重伤,先走一步!”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而顾锦颜呢,还十分配合的头一歪,‘晕了过去。’

    而其他势力的人看着顾锦颜虚弱的模样,十分默契的让开,因为从他们的查探来看,顾锦颜的身体极度虚弱,恐怕离死也不远了。

    不远处同样身受重伤的几人,望着顾锦颜娴熟的演技,都不由得嘴抽了抽。

    装!可劲的装!

    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都冲着自己的长老使着眼色,一个个的像是马上就要不行了似的,虚弱的靠在自家长老身上,一副雨打娇花的可怜样儿。

    所有人:“……”

    众位长老简直没眼看自家少主,早在他们将灵力输入他们体内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们少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柔弱如林黛玉,可是体内那股生气,可是一点儿没少,甚至灵力还比以前强了不少。

    至于为什么他们要装出这幅快死了的模样,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原因。

    于是,他们一个二个的也都以同样的理由,带着自家快要‘死了’的少主,快速离开了空间战场外面。

    洛尘看着顾锦颜被抱走的背影,心中一顿,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