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他将入魔!-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95章 他将入魔!

    云雾缭绕的山尖,无数城堡林立,飞鸟千山飞尽,这里是整个武灵山最接近现代化的地方,也是昊天宗的首部,整个城堡,如同被遗忘的世外桃源,傲然耸立。

    厚重的米白色的帘幕倾泻而下,金光的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间隙落到纯宫廷风的大厅。

    高高的穹顶,巨大的水晶吊灯,无数宝石镶嵌在米白色的墙上,昂贵的波斯地毯铺在光洁的地板上。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地板上踏出一声声重力的声响。

    “宗主!查到了查到了!”

    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有些焦急的从门外进来,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老人。

    他看起来大约六七十岁,却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硬朗的身子,掩藏在花白睫羽下方的一双鹰眸熠熠生辉,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毫无表情,冷冷的看着从外面焦急走进来的人。

    “枞克。”老人不由得出声。

    身着西装的男人慢慢停下脚步,缓慢的走近。

    “宗主,小公主的事,有眉目了!”枞克激动的看着他,一张老脸上泛着红,眼底似乎有泪水闪过。

    “你说什么?!”老人瞬间从沙发上站起来,鹰眸死死的盯着他。

    枞克喘了口气,说道:“前些天,武灵山流出来的传言,说这两年武灵山无故死亡的修仙者都跟婆罗门和万剑宗有关!还有我们的小公主,也是……惨死在他们的手下!”

    枞克说着说着,一个老汉子竟然哭了出来。

    他们昊天宗疼着宠着的小公主,竟然被如此糟蹋,如果不抓到那贼子,他真是死都不会瞑目!

    “你……你说什么?”老人的唇有些颤抖,似乎是不敢置信。

    “宗主,我说,杀害小公主的凶手!找到了!”枞克咬牙切齿道。

    “查清楚了?”昊天宗宗主虽然怒极,可是也没失了理智,如果有人想利用他们昊天宗的仇恨,去打压这两个宗门,那他也不介意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

    “证据暂时还在查,只是过了这么多年,恐怕不太好查了,可是若是他们真的干净的话,这谣言也不会无缘无故的传到他们头上。”枞克似乎已经相信了,婆罗门和万剑宗的人就是杀害他们小公主的凶手,一张老脸上满是仇恨。

    昊天宗宗主昊圣已经冷静下来,自家孙女的仇,他肯定会报!可是他不想报复道无辜的人身上,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不会妄动。

    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你现在立刻去雷音城,趁着百年大比刚刚过去,城门还没关,立刻去城主府,找到洛尘,求问这件事的真假。”

    洛尘会预言之术虽然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对于他这种已经过了几百年的老妖怪来说,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如果洛尘肯帮忙,那事情的真假,岂不是立刻就见分晓?

    枞克皱着眉:“宗主,洛尘为人清高冰冷,当年我们也曾去雷音城求问过,可是连城门都进不去,如果这次,洛尘再不见我们怎么办?”

    昊圣冷静道:“不能将一切希望都压在洛尘身上,你去找霖儿,让他派人去武灵山探探消息的真实度,而你,立刻前往雷音城,一定要进入城主府,找到洛尘!”

    末了,又补充一句:“若是洛尘仍然不愿帮忙,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也不要跟城主府的人红脸,尽快退出雷音城!明白吗?”

    枞克的脾气从年轻时便十分易怒,这次若不是事情重大,他也不会派他去雷音城,若是其他势力,他们昊天宗倒也不怕,可是神秘如城主府,倒是令他十分忌惮。

    再加上,这次百年大比城主府的人竟然还爆出了有三花聚顶的强者,这让他更担心枞克会在城主府发难,如果城主府的人真的怪罪下来,恐怕连他们昊天宗,也保不住枞克,所以昊圣才会有此一提醒。

    枞克点点头,明白自己知道就,而后速度极快的离开大厅,去办事去了。

    昊圣坐在沙发上,口中念念道:“娇娇,你等着,爷爷很快就会帮你报仇了!”

    说完之后,那看起来本来还算硬朗的身子突然垮了下来,整个人都显出了一股颓态,眼中的光暗淡下来。

    两年了,谁知道他这两年是怎么度过的,世上最悲苦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更何况还是他一手宠大的小孙女。

    而现在,终于有了一丝消息,这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有生之年,若是能帮娇娇把仇报了,那他也真的就死而无憾了。

    ——

    顾家

    顾锦颜坐在藤椅上,眼眸微闭,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她的脸上,显露出一片片斑驳的碎影。

    “少主。”

    周松的身影突然出现,遮住了一大片的阳光。

    顾锦颜睁开眼,细碎的阳光撒进她的凤眸,如同浩瀚星空,深不见底。

    “什么事?”顾锦颜揉了揉眼,娇气的动作让她看起来没有平常的冷,多了几分人气。

    “昊天宗的探子传消息来了。”周松忽略自己心底升起的异样,淡淡说道,

    顾锦颜精神突然一震,直起身:“什么消息?”

    “昊天宗的人已经知道了传言,可是他们似乎并没有太过相信,而是派了两波人去查证了。”

    周松说道。

    “哦?哪两波人?”顾锦颜理了理自己耳边的发,问道。

    “昊天宗的少宗主昊霖,应该是去收集婆罗门和万剑宗的证据了,而管家枞克则是一个人往雷音城方向去了,具体是做什么,不清楚。”周松道。

    “哦?去雷音城了?”顾锦颜挑眉戏谑道。

    龙尘本就是掌司预言,昊天宗的人明明知道了流言,可是不是用尽所有力量去查证是否真实,反倒派了一波人去雷音城,这说明了什么?

    顾锦颜几乎是瞬间都知道了。

    昊天宗的人,知道龙尘有预知的能力!所以才会去求证。

    不过,这样到还是好办了。

    “周松,你现在马上赶往雷音城,务必要在昊天宗的人之前赶到城主府,然后把我的话告诉洛尘……”

    顾锦颜站起身,在他耳边低低说道。

    周松诧异的看着她,而后点了点头,立刻离开。

    在他离开后,顾锦颜好心情的笑了,昊天宗此举倒是替她省了不少事。

    而此时的周家,也突然大乱。

    残疾多年的周家二公子,站在的周家少主竟然站了起来,不仅如此,周家家主突然遇刺,而凶手却是周家的家主夫人,当时当着所有周家下人的面,周家夫人朱氏竟然趁着周家家主不备之时,一刀刺进了周家家主的要害,周家家主当场毙命!

    消息一出,整个武灵山一片哗然。

    在这个流言满天飞的现在,周家竟然又出了这档子事,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觉得这里面不简单。

    而顾锦颜呢,则是淡淡一笑,她就知道,周浩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周家活到现在,这个本事,一般人可真的没有。

    周家。

    周浩然端坐在家主之位上,一张俊逸的脸上满是悲伤,似乎是在为自己的父亲突然死亡而伤神。

    下方,朱氏一身狼狈的跪在大厅,等候宣判。

    周浩然憎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厉声道:“朱氏,父亲待你不薄,你……你怎么狠得下这个心!”

    朱氏身体狠狠一颤,她不知道怎么了,站在的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只知道,自己和周家家主在院子中谈事,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精神突然恍惚了一下,突然,整个院子的侍女都开始尖叫,而她清醒之后,却发现自己满手是血,而周家家主已经倒在地方,脖子上被划出好大一条伤口。

    站在,周家家主那死不瞑目的眼神还在她脑海中,朱氏不由得满脸惊慌。

    多年的运筹帷幄,她把家主夫人这个位置坐的很好,而她的本事,也只局限于内宅夫人争斗,一遇到这种事,朱氏就慌了神。

    “我……我没有…我没有杀家主。”朱氏慌乱的说道,身上早就没有当初的养尊处优,浑身狼狈。

    周浩然眼中闪过一丝快意,可是出口的语气却是更加冷厉:“你没有?难道整个周家的人都是瞎子吗?!”

    朱氏一抖,却再也说不出来话。

    毕竟整个周家的人是看着她杀了家主的,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以家主的本事,怎么可能在她动手的时候还没察觉出来呢?

    朱氏抬起头,看着周围人对她露出的不屑和恨毒之色,心底一颤。

    呵,从前的时候,这些人还像一条狗一样的蜷伏在她脚下,现在却高高在上的低眉看她,那眼中的不屑,像一把利刃,刺的她生疼。

    朱氏不明白,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她绝望的目光突然扫向坐在主位的周浩然,瞧得他眼底那一抹快意之后,突然清醒。

    “是你!是你是不是,是你陷害我!是你,你嫉妒我的晨儿比你优秀,所以你杀了他,你为了给你那贱人娘报仇,所以你杀了家主,报复我是不是!”

    朱氏状似疯癫,眼中弥漫的是深深的恨意。

    周浩然眉头一挑,呵,果然,要死的人,总是有几分聪明的。

    可是,再怎么样,他也不会承认。

    “哦?莫非朱氏你觉得,本少主有那个本事,支使你杀了家主吗?”周浩然讽刺的笑道。

    周围的人都点点头,如果周浩然真有这个本事,那在周家的这么多年,也不会被朱氏明着打压了。

    “少主,朱氏这情况,怕是疯了。”铁衣在下方,说道。

    果然众人一看,朱氏眼眸涣散,口中喃喃自语,精神恍惚,显然是疯了。

    “既然这样,本少主看,也没有再审下去的意义了,来人,朱氏谋害家主,罪无可赦,处以极刑,千刀万剐!”周浩然眼中骤然迸发出冷光。

    众人都是一震,没想到他会这么狠辣。

    将所有人的目光看在眼中,周浩然嘴角弯起一抹邪气的弧度:“怎么?大家有意见?”

    众人都摇了摇头,谋害家主,这样的罪名,足够处以极刑,只是大家许久没有听到这么重的惩罚,一时间有些愣住罢了

    周浩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挥了挥手,铁衣立即叫人将朱氏给脱了下去。

    周浩然坐在主位上,一双眸子懒散的看着下方的众人,此时的他,和在顾锦颜面前,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周家不可一日无主,众位长老觉得应如何?”周浩然眯着眼睛,看似笑道,可是那双眼中的冰冷,却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众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是要夺权了?

    其实也不算夺权,周浩然本就是周家家主的儿子,现在也身居少主之位,再加上,他的腿已经痊愈,他们似乎也没有理由可以阻止他坐上周家家主之位了。

    正当众位长老已经准备推崇周浩然坐上家主之位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闯了进来。

    “想要坐上周家家主的位置?小子,你怕还是有点嫩!”

    周浩然脸瞬间犹如变得很难看。

    那走进来的人,正和他想的一样,是他的叔叔,周家家主的庶弟——周正齐!

    周正齐走到家主位上,与周浩然对视。

    那双和周家家主一模一样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周浩然,仿佛在说,小子,这个位置,你不配!

    周浩然不冷不热的看着他,语气嘲讽:“怎么?小叔也有兴趣来掺上一脚?”

    周正齐怒道:“小子,我是你叔叔,你父亲死了,这个月位置本来就是我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坐上这个位置?”

    不了不说,周正齐这个人是十分的没有脑子了,周家家主在世的时候,对这个庶弟就是十分厌恶,可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才忍住没有杀他,只是将他当做周家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今天若不是闹这么一出,周浩然都快忘记周家还有这么一号人了。

    “这么说,叔叔是想坐上这个位置了?”周浩然双眸上挑,一抹浓重的杀意从他眼底闪过。

    可偏周齐正没有这个脑子,还想着跟周浩然争家主之位。

    “什么叫争?我是老家主的儿子,周齐膺他死了,自然是我来做这个家主,你一个庶子,有什么资格坐上这个位置?”周齐正嚷嚷道。

    浑然不觉,自己跟周浩然一样,也是庶子,而正在嚷嚷的他,也没看到周浩然脸上越来越阴狠的脸色。

    庶子!庶子!就是因为这个名头,他母亲才会惨烈而死,也是因为这个名头,他在周家如履薄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再小心,明明同样是家主的儿子,周晨逸和周晨逸活的犹如皇子公主,而他,却要像一条狗一样的匍匐在他们脚下,汲汲营生!

    若不是自己有炼药的天赋,为自己争到了一丝筹码,这个世间,还有他周浩然这个人吗?!

    周浩然眼中的阴鸷越来越重,偏的周齐正还看不清形式,一直喋喋不休。

    周浩然面上浮起一抹不耐,右手一伸。

    周齐正胸口一痛,不敢置信的低下头,只见周浩然那只抬起的右手,直直的插进他的胸口。

    鲜血说着他的手臂流下来,滴落在地,溅起一朵朵妖艳的血花。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铁衣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心中却是极度愤怒,自家的主子,天资横溢,这些垃圾有什么资格说他?同时也带着一丝高兴,公子,终于不用再隐藏自己的实力了。

    在周家想要活下去,除了要伏低做小,还有隐藏自己的实力,作为一个优秀的炼药师,周浩然的实力若真的低的话,又怎么可能炼制出中级丹药,而也因为有丹药的辅助,让周浩然的实力一直在增长,只是他从来没有将自己真正的实力显入人前。

    在空间战场的时候,公子和顾锦颜合作的时候,也不敢轻易将实力显露在旁人的面前,而现在,公子终于,不用再隐藏了。

    周齐正嘴唇开开合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胸口的剧痛提醒着他现在遭受了什么,他看着周浩然,眼中的恐惧似乎要喷发而出。

    周浩然缓慢的伸出手,一颗鲜红的心脏被他捏在手中。

    他嘴角弯起一抹嗜血的笑:“原来,如小叔这般心黑的人,心也是红色的啊。”

    周浩然忘不掉,周齐正以前是怎么欺负他们母子的。

    “砰——”周齐正的身体应声倒下,死不瞑目。

    众人发寒的看着他,周浩然面无表情的从他们面前走过。

    从今天起,他将入魔!

    嗜血,无心,无情。

    可是心中永远却都有一个角落,为她而留。

    只为那一晚的遇见,还有信任。

    阿锦——

    浅浅低喃,深入缱惓。

    即便她永远也不会属于他,他也愿意永远站在她身后,做她身后的剑!

    因为,这是她给他的信任!

    就算是不顾一切,他也不会辜负她对他的信任!

    ------题外话------

    今天更晚了~

    准五千字请笑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