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细思极恐-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97章 细思极恐

    昊圣和枞克都摒声看着。

    光幕中,一个年纪尚显稚嫩的少女出现。

    看房这个人,枞克不禁老泪纵横,连昊圣眼中也闪着悲痛,那不就是他们昊天宗宠了十多年的小孙女吗?

    昊灵儿走在涪陵溪边,身后跟着两个护卫,本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可是突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

    昊圣瞳孔一缩。

    紧接着便是足以令人疯狂的画面,两个护卫实力虽高,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而被包围的他们也抽不出身去保护昊灵儿,结果似乎已经注定。

    护卫被杀死,昊灵儿受了轻伤,被人拿下。

    而后昊灵儿惊惧的看着那几个为保护她而死的护卫,被那个黑衣人用什么东西,给牵引出了魂魄。

    昊灵儿血色尽退,无助的挣扎。

    本来他们的任务就是采集魂魄,练成怨灵,越是怨气重的怨鬼,越符合他们的要求。

    如果昊灵儿是个男人也便罢了,可是她偏偏是个女人,还是个貌美的女人,这样一下,那些黑衣男人的心思便有些不纯了。

    他们将昊灵儿推在地上,一拥而上的去撕扯她的衣服,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

    昊灵儿凄厉的泣血嘶吼,可是得到的,却是更加可怕的对待!

    两个护卫的灵魂被迫看着这眼前的一幕,一股滔天的怨气从他们身上发出,浓重的黑色气流弥漫了整个光幕。

    洛尘皱了皱眉,一道灵力闪过,光幕中的黑气被破开。

    两个护卫身上的煞气越浓郁,他们就越兴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成了怨鬼,却仍然无法挣脱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昊灵儿被欺辱,虐待而死。

    昊灵儿眼中的光褪去,昊圣和枞克早已不忍心在看,他们的小公主,竟然在死前受到如此恐怖的折磨。

    昊圣眼中流下血泪,他最宠的,便是这个小孙女,可是现在,却让他犹如万箭穿心!

    “看。”

    阿南平淡的声音传来。

    昊圣和枞克将目光又放到了光幕上,而此时光幕中的人,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几个男人提了提裤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为首的一个用一个如同倒钩一般模样的东西,在昊灵儿身上轻轻一刺。

    一股弥漫着血色的滔天怨气从昊灵儿的身体中涌出,几个黑衣人的脸色终于有些凝重,为首的一个给他旁边的一个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点点头,掏出一个血红的圈子。

    拿着倒钩的手轻轻一钩,昊灵儿的灵魂被硬生生的拉了出来,而此时,她的脸上再无从前的笑意和温和,无尽的血气萦绕在她的周围,带着浓重的腥气和怨气,狰狞的脸上,两颗巨大的眼珠流下两条的血泪,无端令人恐怖。

    “啊!”

    她凄厉的尖叫,滔天怨气诉说着她受到了怎样不公平的待遇。

    唰——

    一道劲风闪过,昊灵儿的灵魂竟然硬生生的从那人手中的倒钩中逃脱。

    所有人脸色大变,甚至是惧怕的,从昊灵儿先前的模样就知道她的怨气有多大,若是有拘魂钩的束缚,或许他们还能不把这种怨气的怨灵放在眼里,可是,她竟然挣脱了拘魂钩,这怎么可能?

    “噗——”

    刀剑入肉的声音传来,众人震惊一看,只见昊灵儿的怨灵正停在他们其中一个弟子的面前,尖利的五指戳进了对方的心脏,溅起一大摊的血迹。

    那人眼中弥漫着不敢置信,可是仍是慢慢倒下。

    一个透明的魂魄从他身上飘了出来,带着惊恐看着怨气冲天的昊灵儿。

    昊灵儿双手一撕,那道刚刚飘出来的灵魂,竟被她撕成了两半,灰飞烟灭。

    剩下的人都惊惧的看着她,接下来自然是一番恶战。

    再杀了不少弟子的昊灵儿后,终于一个不小心,被一个小圈子套进了脖子。

    她疯狂的撕扯着那个圈子,却是毫无作用。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抹去嘴角的鲜血,一抹狞笑出现在他的眼底。

    “任你是多强大的怨鬼,在锁灵圈中,你也别想再动一下!”

    说完便掏出一道番布,念了念咒语,所有怨魂消失不见。

    “就凭你们小小的怨鬼,也敢跟我横!我可是婆罗门大弟子,呵,等到了门主那里,把你彻底炼化,我看你还怎么横!”

    黑衣人冷哼一声,若是顾锦颜在这里,定能看到光幕中的男人,就是她在落辰森林杀了的那个婆罗门大弟子,齐晋!

    看了看满地尸体,齐晋用化尸水将婆罗门弟子的尸体化成尸水之后,看了看昊灵儿的,一抹阴毒从他眼底闪过。

    “呵,杀了我们那么多弟子,让你暴尸荒野似乎也不过分吧,说不定还有人愿意跟你来个人尸大战呢,哈哈哈哈。”淫荡的笑声从齐晋的口中爆出。

    而后他身形一闪,原地只剩昊灵儿浑身赤果的尸体。

    光幕消失,洛尘将崆峒印收回。

    而后坐在主位上,看着下方失魂落魄外加极度愤怒的男人。

    而远在昊天宗的昊圣,双手死死的握着拳头,一双鹰眸泛着血光。

    “婆!罗!门!”

    若是之前昊圣还觉得怕调查错了伤及无辜的话,站在他的心中已经被杀意占满。

    “来人!”他怒声道。

    很快有弟子推门进来。

    “让少宗主立刻回来!”这一次,他一定要让婆罗门,血债血偿!

    “是!”弟子领命下去。

    昊圣站在大厅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一想到他的孙女曾经被那样对待,昊圣就忍不住想要毁灭,婆罗门,这次是在劫难逃!

    城主府

    枞克得了答案,便迅速赶往昊天宗。

    阿南看着他离开后,眼光便落在大厅一角的屏风后。

    周松的身影慢慢出现,他站在大厅中间,看着阿南和洛尘。

    自从他告诉顾锦颜枞克已经前往雷音城的时候,顾锦颜让他立刻赶往城主府,并将她的话带给洛尘,她说:“告诉洛尘,无论最后凶手是不是婆罗门,她要枞克他们看到的,必须是婆罗门!”

    他本来还奇怪,顾锦颜似乎与雷音城的城主并无多大联系,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可是当他进入城主府,将顾锦颜的话告诉了洛尘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洛尘的态度,让他知道,他跟顾锦颜之间,并不是一点联系也无。

    他没有丝毫犹豫便答应下来,不仅如此,还做的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如果是让枞克一个人看到,昊圣的怒气或许还没有那么大,毕竟昊灵儿已经死了这么久了,没了死亡惨状的冲击,昊圣应该还要好接受一些。

    可是他竟然让昊圣和枞克一起看到了昊灵儿被害的全过程,这就让昊圣再一次经历失去孙女的痛一般,昊圣的怒气自然是非常大,就算是拼尽整个昊天宗,昊圣也一定会将婆罗门杀个鸡犬不留!

    细思极恐,好深沉的心思。

    周松盯着洛尘,心中却是疑惑,他为什么要帮顾锦颜?

    “这位兄弟,可还满意?”阿南似乎是看不到他的怀疑,笑吟吟的说道。

    周松抿了抿嘴唇:“为什么?”

    “什么?”阿南不明所以。

    他看着洛尘,再一次问道:“为什么?”

    洛尘终于抬起头看他,冷冷的说道:“与你何干?”

    周松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毕竟他说的是事实,他们之间的事确实与他无关。

    “只要是她的事,就与我有关!”周松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同样冷声道。

    洛尘皱了皱眉:“你喜欢她?”

    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吧?

    周松没有回答他,只是那双眼,却早已泄露了他的心思。

    洛尘的脸一瞬间变得很难看,阿南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情绪。

    果然,一阵强大的威压落在周松身上,几乎是瞬间的,周松闷哼一声,吐了口血,可绕是这样,他的表情也未变。

    “你不配喜欢她!”洛尘心底涌起一抹杀意,他的尊主姐姐那么尊贵,那么美好,这个人,竟然敢亵渎她!

    周松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威压越来越大,他能感受到从洛尘身上传来的森然杀意,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神秘的雷音城城主,实力竟然高的可怕。

    要看周松快要撑不住了,阿南皱了皱眉,说道:“城主,他是顾家的人。”

    意思就是,他是你尊主姐姐的人!

    洛尘一愣,是啊,他是尊主姐姐的人,若是他杀了他,尊主姐姐一定会生气的!

    洛尘收回威压,冷冷的看了周松一眼:“回去告诉尊主姐姐,她想做的事,我都会帮她做到。”

    周松看了他一眼,而后离开了城主府。

    他知道,若是没有那个老人说的那句话,今天他是出不了城主府的。

    周松抿了抿唇,站在城主府前,眼中闪过一丝晦明莫测的光。

    ——

    “到底是谁传出的流言!”婆罗门中,婆罗门主一脸阴鸷的看着下方一众弟子和长老。

    下方的弟子忍不住窃窃私语,最近关于婆罗门肆意残杀武灵山的修仙者,还将其魂魄抽了出来,炼制什么邪功,还有昊天宗的小孙女那件事,也被传出是婆罗门的人所为。

    虽然这些跟他们婆罗门有关没错,可是若是在暗中,到还好,谁也查不出,可现在婆罗门被推到了人前,这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整个武灵山这两年无辜惨死的人了不少,这若是真的都扣在婆罗门的头上,就相当于与整个武灵山为敌,这可不是他们婆罗门可以承受的。

    这不,门主大发雷霆,认为门中出现了叛徒,这几天都在四处调查,可偏偏什么都没查到。

    婆罗门门主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模样,一张脸看起来十分普通,可是脸上那阴鸷的表情硬生生的让他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门主,依我看,这次的流言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其中一个长老站出来,凝重的说道。

    “哦?说说看?”出来的正是门中一个比较有地位的长老,所以婆罗门门主暂时熄了怒气,给了他一个面子。

    “我们宗内即便是采集怨灵,也是秘密进行,且这么多年都没我家被人发现,为什么就是这一次,在武灵山上竟然传出这样的流言,看来,是有人特意要针对我婆罗门了。”

    长老细细剖析。

    另一个长老突然站出来说:“昊天宗的那个小孙女的事,不是齐晋做的吗?那个蠢货可没有毁尸灭迹,或许是他不小心露出了什么马脚也不一定。”

    婆罗门门主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跟难看,当初齐晋找到一个怨气极大的厉鬼,他本来心中十分高兴,可是知道齐晋竟然没有毁尸灭迹,他虽惩罚了他,但是在他保证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把柄之后,才饶了他一条命,而如今的流言正是从昊天宗小孙女的身上传出来的,莫不是齐晋当初真的遗漏了什么东西,让别人抓到了把柄?

    可是这也不对啊,若是真的抓到了什么证据,昊天宗的人不可能会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啊,可若是齐晋真的没有留下什么暴露身份的东西的话,为什么这次的流言偏从昊天宗宗主小孙女的身上传出来,还直指他们婆罗门?

    婆罗门门主总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可是却始终想不起来,究竟遗漏了什么?

    这个长老一说出齐晋的事,立马又有人站出来反驳,一时间,整个大厅吵得不可开交。

    “都给本门主闭嘴!”

    婆罗门门主突然暴怒。

    众人都屏气凝神看着他,不敢再多说一句。

    “不知门主可还记得一件事?”方才站出来的长老突然问道。

    婆罗门门主的脸色很难看,语气冰冷:“什么事?”

    “那块被封印的铁片!”那位长老皱着眉,说道。

    婆罗门门主身形一震,突然想起了什么。

    当初他也是无意中得到了那块铁片,铁片上有些一些极度复杂的图案,像是咒语,又像是密纹,而那些密纹之中,刻着一头似凤又不像凤的东西,铁片上有极为强大的精神力和灵力,可能是年岁太久,导致上面的封印弱了些许。

    他一直没有搞清楚里面封印的到底是什么,可是有一天,那块铁片竟然出现了异动。

    一道青色的光芒包裹了整个铁片,铁片剧烈震动,仿佛是里面的东西在冲击封印,想要逃出来,可是不管里面的东西有多凶悍,最后却仍然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能用如此强大精神力和灵力封印的东西,必定不是平常的东西,那一瞬间,他心动了,若是能将里面的东西炼化,他的实力必定会达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可是没过多久,他却发现,那块铁片竟然失踪了!

    怒极的他让齐晋拿着崆峒镜去找,最后不仅没有将铁片给他带回来,反而将崆峒镜都弄丢了!

    虽然他死了,可是他的怒气却仍然没有消失,一时间损失了两个宝贝,他的怒气可想而知,只是他用灵力想要找到齐晋的灵魂之时,却始终找不到,而出现这种情况,除了灵魂已经进入轮回之外,就是已经灰飞烟灭了!

    齐晋消失的很彻底,两大宝贝也失踪了,他大动肝火,却是丢了夫人又折兵!

    而现在,长老突然又提出这个,又是因为原因?

    “你想说些什么?”想到这些,婆罗门门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

    “门主,一直以来我们都陷入了一个误区,齐晋的死,我们只想到寻找他的灵魂查找蛛丝马迹,可是一查到他的灵魂不见了,我们就没有在继续追查了,而现在,流言一件一件爆出,却全都是跟齐晋有关,我猜想,或许这次爆出流言的人,就是当初杀了齐晋的人!”

    长老说道!

    婆罗门门主一震:“你是说,有人故意针对我们婆罗门,有可能是因为齐晋得罪了对方?”

    “有这个可能性,可是门主你却忘了,当初失踪的铁片和崆峒镜,说不定就在此人手上!”

    “查!给本门主查!马上派人去洛尘大森林的交易市场,沿着当时的蛛丝马迹,一点一点的给本门主查!本门主倒要看看,是谁敢跟我婆罗门作对!等本门主找到了你,必定要让你尝尝炼狱的滋味!”

    婆罗门门主阴鸷的说道。

    很快有大批弟子快速离开,大厅一瞬间空了下来。

    其他的长老们却是忧心,就算是找到了那人又如何,站在他们婆罗门正处在风口浪尖,若是再不想办法,只怕过不了多久,武灵山集结的万千修仙者,就要站在他们山门前了!

    “呵,你们担心什么,他们想攻打婆罗门,还得要足够的证据,否则,武灵山中避世的那些老妖怪,可不会袖手旁观!”婆罗门门主狞笑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