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我来还债!-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1章我来还债!

    武灵山最近风起云涌,大量的宗门都纷纷躁动起来,而这一切的原有便是婆罗门和万剑宗狼狈为奸,残害武灵山同门,抽取他们的灵魂,修炼邪功!

    而本来隐世的昊天宗放出话来,与婆罗门不死不休,更是令得武灵山上的风向一变再变。

    许多宗门都处于观望态度,不知道这场争斗究竟会爆发出怎样的风波。

    一时间,整个武灵山风声鹤唳,婆罗门和万剑宗的人甚至不在让弟子下山,就怕遭到其他宗门的灭杀。

    婆罗门门主在大厅中怒目踱步,站在的情况对他们婆罗门越来越不利,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扭转这些。

    “到底是谁?偏要跟我婆罗门作对!”

    婆罗门门主怒吼一声,一双眼气的泛红,可是查了这么久,连个蛛丝马迹都没查到!

    而他与万剑宗宗主的见面不知道被谁给捅了出去,站在整个武灵山的人都以为他们狼狈为奸。

    “万剑宗的那个老匹夫一定是被人设计了,不然他派人来我婆罗门的人,不会被人突然弄死,弄死了也就算了,偏偏还在其中搜到了和本门主互相来往的书信,呵呵,要说这他妈不是栽赃陷害,本门主都他妈的不相信!”

    婆罗门的门主气急,胸膛狠狠起伏。

    “门主,现在我们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昊天宗已经放出话来,与我们婆罗门不死不休,您看?是不是要同那边说一下,不然,这一劫我们怕是,躲不过去了。”

    一位长老忧心忡忡的说道。

    “若是那边有那么好说话,本门主又何必如此忧心。”

    魔域的人本就心狠手辣,若是像他们求助的话,不仅可能得不到相助,恐怕还会被奚落一番。

    “可是?这些年我们收集的怨灵,大半部分都是给……”

    “闭嘴!”长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婆罗门门主恶狠狠打断。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否则传到那边,倒霉的只是我们,记住!以后别再说这样的话,那些怨灵,全都是给我们自己用的!明白吗?”

    婆罗门门主凝重道。

    他知道魔域现在处于隐世,不敢显露于人前,如果因为经过他们的口而暴露,那等待他的,便是生不如死!

    那位长老被吓得喃喃保证。

    婆罗门门主看的心烦,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本门主在想想办法。”

    那位长老连连称是,迅速退了下去。

    转身的一瞬间,眼中的卑微与惊慌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意。

    迅速跑回自己的房间,撕开脸上的**,露出一张年轻的俊脸,掏出藏在枕头下的手机,按了几个号码。

    “少主,您猜的没错,婆罗门果然和魔域的人有勾结!他们收集的怨灵大部分都送去了魔域,暂时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只是,婆罗门门主似乎对这个组织很是惧怕,属下才只不过提了一句,那婆罗门门主就像是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就怒了。”

    “是!属下明白了!”

    关上手机,男子将手机又扔到了枕头底下,贴上面具,又变回了方才那副老者的模样。

    这边,顾锦颜放下手机,眸中一片寒意。

    “婆罗门果然和魔域的人有勾结!”

    “怎么?说什么了?”周浩然替她倒了一杯茶,问道。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自从拿日让他过来给妞妞诊治之后,这人就以妞妞的情况很不稳定为由留了下来,还是怎么赶都赶不走的那种!

    不过秉着有用之人不用会遭天谴的真理,顾锦颜将方才卧底告诉她的话告诉了周浩然。

    周浩然沉默了几秒钟,而后问道:“然后呢,你想怎么做?继续玩儿下去吗?”

    顾锦颜摇摇头:“本来还想在跟他们玩儿玩儿的,可是现在嘛,我改变主意了。”

    “哦?洗耳恭听!”周浩然笑眯眯道。

    “我要,一招致命!”顾锦颜眼中骤然爆发出一股血光,凡是跟魔域有关的,她都要全部杀光!

    “来人,去昊天宗,就说本少主,有事要和昊天宗宗主相商!”

    “看来你是要行动了。”周浩然笑道。

    而后起身看着她,眸中闪着她看不懂的光:“既然这样,我也该回周家,为你的进攻,早做准备了。”

    说完,便离开了。

    顾锦颜凤眸闪了闪,那一瞬间,她似乎在周浩然的眸中,看到了什么东西,可是她不能确定。

    站起身,她还有很多事,要去处理。

    无尽深渊之下,奇异的怪石遍布,浓郁的魔气四散开来。

    黑袍男人站在深渊之中,看着自己面前漂浮的那颗鲜红色的心脏。

    一股风吹来,撩起他绣着金色龙纹的衣摆,带着一股微不可闻的血腥之气。

    “魔主,剩下的叛将都以浮诛!”符临出现在他身后,半跪着行礼。

    萧煜血红的眸子波澜不惊,似乎这样的结果他早已预料。

    他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已经知道。

    符临退了下去,眼中依稀可见狂热之色。

    过了多少年了?他们终于回到了这个属于他们的土地,即便是它变得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即便它已经满目疮痍,可是只要回到这里,他们就如同海鱼回到了大海,如鱼得水!

    鲜血的洗礼会洗去这片大地的脏污,而他们丢失的东西,也会被他们一一的拿回来!

    萧煜站在深渊下,看着自己面前的那颗鲜红色的心脏,它还在微微跳动,可是却少了那抹悸动。

    他慢慢走上前,绯红的唇撩起一抹极淡的微笑。

    这是他的心脏!属于他的,魔神之心!

    等待千年,他仍是回了这里。

    他有着一颗普通人的心,这一千年,他学会了很多,不管是善良,邪恶,还是**,亦或是背叛,他都一一的经历了,也借由那颗不属于他的心脏一一感受到了不同的情绪,他心底是欢喜的,这是以往的他,感受不到的情绪。

    还有她,还有那个在那里等着他的她。

    萧煜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阿锦,你可还好?”

    不知道岁月变迁,不知道朝夕流逝,不知道花开花落,日月升落,偏记得她一颦一笑,她的温柔,她的暴躁,还有她的羞涩,他通通都记得。

    看着眼前的心脏,萧煜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身体,轻轻一搅,一颗正在跳动的血红色心脏被他从胸腔中挖了出来,至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淡笑,似乎这挖心之痛他感受不到一样。

    他手掌微微使劲,原本还在手中跳动的心脏瞬间爆开,鲜血流了一地,他擦了擦手,将手放在漂浮在他面前的那颗心脏上,微微一动,那本来漂浮在空中的心脏被他拿在手里。

    他的魔神之心!今日,终于回到了他的身体里。

    萧煜将魔神之心放入自己的胸腔,黑色灵力一闪,那本来破了个窟篓的胸膛,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瓷白色的如玉肌肤。

    “阿锦,再等等,我很快就回来了。”

    萧煜喃喃道,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唰——”

    顾锦颜猛然睁开眼,她似乎很惊慌,脸上惊慌失措,冷汗直流,一张美得令人黯然失色的绝色容颜满是苍白之色。

    她死死的捏紧手下的床单。

    “萧煜!”

    她梦见了一地的血,还有一颗被碾碎的心脏,萧煜就站在那滩血迹之上,淡淡的微笑,却是刹那风华。

    她满心欢喜的跑过去想要抱住他,可是她的身体却直直的穿过了他,他像是一道不可触碰的灵魂,在她面前慢慢的消失,直至虚无。

    夜还很长,顾锦颜却再没了睡意,她起身走到桌子前,替自己倒了一杯水,水已冰凉,一股冷意从顾锦颜的喉咙顺滑而下。

    她放下茶杯,走到窗前,看着头顶皎洁的明月。

    过不了多久,武灵山上的月亮,恐怕要被鲜血染红了吧。

    她突然有些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觉得,没有萧煜在身边,她心中无欲无求,却只剩毁灭。

    若不是……若不是那信念支撑着她,若不是那群朋友始终站在她的身边,她恐怕,早已真正入魔。

    “萧煜,等我……等我把这边的事解决了,我就去找你。”

    以后,无论这天下如何,是战争纷乱,还是血流成河,他们都要一起面对,再也不分开!

    南山城内,一个身影缓步走着。

    他身穿着一件灰白色的僧衣,脸上泛着纠结之色。

    迦遖觉得十分苦恼,因为他已经被那股说不清楚的梦境给折磨的快要发疯了,可是不管他怎么回忆,也想不出自己与顾锦颜究竟有什么恩怨。

    本来很早之前,他便已经上了南山,想要找顾锦颜问清楚,可是没想到顾锦颜竟然去参加百年大比了。

    他一去就扑了个空,而后等了这么久,他才再次踏入这个地方,这一次,他一定要见到顾锦颜,他一定要弄清楚,那个梦境究竟是不是真的。

    他看了看天色,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走到顾家大宅前,静静的站着,等着天亮。

    当黎明的第一缕光撒进南山城,迦遖扣响了顾家的大门。

    大门应声而开,一位弟子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看到迦遖,问:“你是谁?来顾家干什么?”

    迦遖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施主,小僧有要事想要求见顾家少主。”

    弟子闻言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等着,我去通报。”说完便转身进去,还不忘将大门关上。

    迦遖站在门前,默默的等待。

    顾锦颜正和修烨几人用着早饭,突然一个弟子走过来:“少主,门外有个和尚要见您。”

    顾锦颜一愣:“和尚?”

    “是,是个和尚,他说有要事要见您。”弟子说道。

    顾锦颜莫名其妙,什么和尚。

    “让他在大厅等着,我随后就来。”顾锦颜淡淡道。

    “是。”弟子说完便离开了。

    “怎么,阿锦?又出了什么事?你什么时候又认识了什么和尚?”修烨将筷子放下,笑吟吟的问。

    这丫头,一天秘密倒是不少。

    顾锦颜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舅舅你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修烨不置可否。

    “我还真不认识什么和……”话还没说完,顾锦颜突然一愣。

    想到了什么,和尚?不会是那个人吧。

    顾锦颜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似乎除了迦遖这个和尚以外,她还真不认识什么和尚。

    “怎么?想到了什么?”修烨问道。

    看着顾锦颜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修烨也知道顾锦颜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而这些事,必定有可能和外面那个和尚有关。

    “呵,找到这儿来了,是来送死的吗?”顾锦颜冷哼一声。

    顾锦颜将筷子放下,站起身,慢慢往大厅方向走去。

    修武和无尘几人一看,便想要跟去。

    修烨淡淡道:“我若是你们,就不会现在去烦她。”

    一句话,令得几人都愣住了。

    “她的恩怨,她不会想要别人插手的。”修烨喝了口水,擦了擦嘴角,说道。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坐下了。

    大厅之中,迦遖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淡,面无表情。

    直到那一抹身影出现在大厅之中,他才猛然站起来。

    顾锦颜走到大厅,看着迦遖,突然冷笑:“师傅这是做什么?这般姿态,倒让本少主觉得,我顾家招待不周。”

    迦遖失神的看着顾锦颜,那张脸,那张脸,就是整日出现在他梦中的那张脸,只是和现在的嘲讽不同,那张脸上晕染的是兄长被害的绝望和家国被灭的嗜血。

    迦遖的脸一瞬间变得苍白,心中的侥幸在看到顾锦颜的脸后荡然无存,他知道,事情一定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巧的。

    顾锦颜诧异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貌似自己也没说什么吧?怎么就这么一脸受了打击的模样。

    不过顾锦颜心中对他的恨意还是一点没少,虽然她知道迦遖当初是迫不得已,而现在她也找到了王兄的转世,可是当年那惨烈的一幕,还是永久的存在了她的脑海中,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顾锦颜紧紧抿着唇,走到主位之上,坐下。

    看着迦遖一脸失神。

    “怎么?师傅莫不是被本少主的美貌给迷住了?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可是顾锦颜一看到迦遖,就忍不住想要开启毒舌模式。

    迦遖身形晃了晃,清醒过来。

    “阿弥陀佛,小僧今日来,实在是有事想要请教顾少主。”

    “哦?”顾锦颜挑眉。

    “说说看。”端起身旁侍女刚刚砌好的热茶,吹了吹上方腾起的热气,说道。

    迦遖看着那张带着有些嘲讽的脸,抿了抿唇,说道:“少主可知道青灵国这么一个国家?”

    “砰!”

    顾锦颜原本端在手中的茶杯被她硬生生的捏碎,原本波澜无惊瞬间腾起一抹杀意。

    浓重的杀气弥漫在整个大厅,几乎是压迫性的,迦遖心一紧,顾锦颜的实力!

    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这才多久!他的实力,在顾锦颜面前已经不能看了?

    迦遖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巨大的压力和杀气逼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没资格提这个名字!”顾锦颜森冷的说道。

    青灵国,在她心中,就是一个禁忌,一个谁也不能触碰的禁忌!

    她在那里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失去了自己的姑姑,失去了自己的王兄,失去了一切,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跟眼前这个人,脱不了干系!从他口中听到青灵两个字,她觉得被亵渎,被侮辱!

    顾锦颜的双眼霎时变得通红,那些被压在心底深处的惨痛经历,在迦遖不禁意的话语中,再一次,被引爆!而这一次,对她来说,仇人就在眼前,若是不杀了她,她心中的怨气就得不到疏解。

    顾锦颜双手成掌,一道雷电之箭从她掌心中射出,直直射向迦遖的心脏。

    迦遖大惊,没想到顾锦颜说出手就出手,连忙运起灵力去挡,可是太慢了,他的实力,已经不足以看清楚顾锦颜的攻击,险险避过致命一击,那道由雷电幻化出的箭影仍是刺中了他的左肩,鲜血瞬间爆射开来。

    迦遖苍白着脸,压抑着声音道:“我……对不起。”

    顾锦颜冷笑一声:“一声对不起就可以让我王兄活过来吗?一声对不起就能让青灵复国吗?迦遖,你想的太好了,唯有你的命,才能洗刷我心中的怨恨!”

    迦遖默,苦笑,她果然就是梦中的那个长公主,不然不会在听到青灵二字,会对他产生那么大的杀意!

    “长公主,不管你相不相信,当年之事,非我本愿。”

    “非你本愿,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顾锦颜眼中趟着泪水。

    她知道,这一切,不应该怪迦遖,怪只怪顾成安狼子野心,怪只怪她技不如人,迦遖又有何错?他只是报恩而已,且没伤她青灵一子一民,可是她如何能过得去心中那道坎,若是当初没有迦遖,或许青灵不会亡国,而她也一定会救回王兄的。”

    顾锦颜收回眼中的泪水,大厅之中的杀意一瞬间消失。

    迦遖浑身轻松了不少。

    “今日本公主不杀你,以后别再让本公主看到你,否则,本宫也不确定,会不会想起你当年的助纣为虐!”

    顾锦颜闭了闭眼,冷声说道。

    迦遖抿了抿唇:“今日我来,便是还债!”

    ------题外话------

    锦爷:迦遖啊,果然是孺子可教,知道改过自新。

    迦遖:我心里苦。

    顾锦颜:呵呵

    迦遖:……

    锦爷:老锦你就别那么苛刻嘛,迦迦以后能帮你不少忙呢。

    迦遖:猛点头,是啊是啊,长公主,小僧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打得了小怪暖的了……

    阿锦:闭嘴!

    萧煜:阴测测,呵,暖的了什么?

    迦遖:暖……暖的了茶水!

    众人:……

    迦遖:作者你这样是求不到月票的。

    锦爷:呵呵,萧煜,有人觊觎你媳……

    迦遖:别!别……别乱说!作者大大你一定求得到月票的。

    锦爷:满意的笑

    妞儿们快来投票票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