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合作-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2章 合作

    哦?”顾锦颜讽刺的看着他。

    “还债?你想怎么还?”

    “只要你想,我便去做。”迦遖淡淡说道。

    “我欠顾成安一条命,早在青灵那天已经还清,而现在,我欠你一个执念,今后,只要你想,我便去做。”迦遖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仿佛一尊端坐在寺庙中的佛像一般。

    顾锦颜脸上的讽刺渐渐收起,她歪着头,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迦遖的实力可圈可点,如果有他的帮助,或许她扳倒魔域的筹码又会多一分,可是那曾经受过的伤害,她也不是那么轻易能放下的。

    “我让你杀人,你也愿杀?”顾锦颜冷哼。

    “我说过,只要你想,我便做,你让我杀谁,我自然也只能照做。”迦遖说道。

    顾锦颜站起身:“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没想到师傅倒是一再让本少主刮目相看。”

    迦遖双手合十:“我心无喜,无悲,无善,亦无恶,这才是乃佛道。”

    “无情无欲吗?”顾锦颜抬眸看他。

    “这便是你追求的佛道?”顾锦颜问。

    “佛道有千万种,或许小僧恰恰就选了其中的杀道。”

    “灵山有杀生佛,如他可以,为何小僧不可以?”

    “欠人尔,尔终要还!”

    迦遖闭着眼说道。

    如有选择,他又何必选择这一条路。

    “好。”顾锦颜双手拍了拍。

    “既如此,师傅可愿告诉本少主,当初本少主自爆之后,发生了什么?”

    顾锦颜对于她自爆之后,顾成安还能活下来,感到十分疑惑。

    迦遖的表情有些为难:“我能推断出这些,都是因为一些好无厘头的梦境,真正的记忆,我并未能想起,只是,当初公主自爆之后,确实引起了十分大的威力。”

    迦遖缓缓说道,依着他在梦境中看到的东西,细细道来。

    “可是公主却忘了,公主利用菩提果才能得到那么强大的力量,可是那个世界却是在菩提世界,菩提果就是菩提树的孩子,而有哪个孩子,会忍心杀了自己的母亲呢?”

    “菩提果的威力虽然巨大,可是它却仍然动不了菩提树,只要站在菩提树下,公主的攻击便会被减免一半,可是顾成安是个普通人,即使减免了一半的攻击,他也是受不了的,所以……”

    “所以,你就用你的命,换了顾成安的命?”顾锦颜冷哼道。

    迦遖沉默不语,在梦境之中,他看到的,确实是这样。

    “呵,师傅还真是慈悲为怀。”顾锦颜冷嘲。

    “可是按道理,顾成安不可能活的这么久才是,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他拥有这么长久的生命力?”

    顾锦颜喃喃自语。

    在炎帝墓中,顾成安虽然已经是白发之年,可是按照时间来算,青灵国的时间不仅和华夏的时间差了整整一千年,而且两个时空的位置也各不相同,顾成安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从青灵国跨界到这里,还活了这么久的?

    “菩提果和菩提树生生相惜,菩提果尚且能有那么大的功效,菩提树自然也不会简单,以顾成安的为人,在丢失了菩提果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再放过菩提树。”

    “而我曾经从典籍中查到过,菩提果有的功效,菩提树都有,只不过,力量却是减半,简单来说,使用了菩提果的普通人,可以长生,却不能不老,可以修炼,却不能一瞬成神!”

    “所以,你想说的是,顾成安当初就是利用了菩提树,才活到了现在?”顾锦颜皱着眉说。

    迦遖点点头:“很有可能,而且以他一个普通人的实力,是根本无法做到将菩提树炼化的,而这其中,必然有其他人的帮忙。”

    话音刚落,顾锦颜便是一阵冷笑:“帮忙?呵,除了魔域中的那个人,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本少主不懂的事,顾成安这么一个废物,蚩冥为什么会想要帮他?”

    迦遖沉默不语,这些事并不是他应该管的。

    顾锦颜走到大厅门口,慢慢说道:“这几天你就留在顾家,其他的事你不要管。”

    说完便离开了。

    迦遖站在原地,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顾锦颜走出大厅,有弟子便走过来:“少主,昊天宗的话已经带到,您看?”

    顾锦颜抿了抿唇,有些事她不想在等,冷声说道:“去安排,立即启程,去昊天宗!”

    “是!”弟子说道,便立刻去准备。

    昊天宗

    “宗主,顾家这是什么意思?”

    昊圣端坐在沙发上,两条浓眉紧紧皱着:“暂时不清楚,不过,可以猜到的是,顾家也坐不住了。”

    “可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枞克站在一边,任凭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顾家此举是为了什么。

    婆罗门并不算什么大宗,能给顾家带来多大的好处?而顾家这么明面的支持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不管如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枞克,去准备一下,如果本宗主猜的没错,顾家少主,应该快到了。”昊圣说道。

    枞克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此时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推门进来,枞克行了一礼,少年微微点头,而后便越过枞克,走到昊圣面前,坐下。

    “爷爷。”少年叫道。

    看着眼前优秀的孙子,即便是昊圣,脸上也不由得泛起一抹笑来。

    “霖儿。”

    “爷爷,妹妹的事,你们究竟考虑好了没?我已经等不太急要为妹妹报仇了。”少年眼中骤然爆发出两抹狼光,带着嗜血的味道。

    “霖儿,稍安勿躁,灵儿的仇我们一定会报,可是这得在布局全面的情况下。”昊圣说道。

    昊霖不耐烦道:“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婆罗门,值得我们全面部署吗?”

    昊霖的话也没说错,婆罗门在武灵山上确实全部的一级宗门,顶多算一个中级以上,而他们昊天宗在武灵山上都是排的上号的,需要攻打一个二级宗门还要进行全面部署吗?

    昊圣摇摇头:“霖儿,你还是年轻气盛,如果婆罗门真的只是一个中级宗门,为什么他们这么多年却还没有被其他宗门给吞了,要知道,在武灵山上,小宗门之间的争斗远非我们的想像,婆罗门能屹立这么多年不倒,自然是有他们的本事。”

    见昊霖还是不以为然,昊圣不由得叹了口气。

    “武灵山这两年死了那么多弟子,却没有一个人查到婆罗门头上,你真以为,婆罗门是个简单的人物吗?”

    昊霖脸上闪过思索。

    没错,为什么武灵山上死了这么多弟子,众多宗门查了这么多年,也没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如果婆罗门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宗门,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与整个武灵山为敌?

    “难道说,婆罗门背后还有人,且还是比我们强大不少的人,所以他们才有这么大的底气,敢跟武灵山对上?”昊霖皱眉道。

    昊圣摇摇头:“跟整个武灵山为敌,他们可没那么笨,其实我更倾向于,他们只是某一个势力的一个分支,而他们所做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他们的本部提供一些东西,比如说,怨魂!”

    “所以,爷爷你这么久没有行动,就是为了让他们不得已求助本家,而后将之一网打尽?”昊霖说道。

    昊圣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只是不知道,那站在婆罗门身后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妹妹的仇!我一定要要报!”昊霖眼中涌起凶光,两个拳头握得咯吱作响!

    “对了,爷爷,我听枞叔说,顾家想要跟我们合作?”冷静下来的昊霖突然想到这件事,问道。

    昊圣点点头:“没错,顾家那个丫头确实派人来过昊天宗,话里话外想要表达合作的意思,只是我还没弄清楚,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爷爷,你不会真的要跟她合作吧,虽然顾家是四大家族没错,可是顾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罪了一些强者,家族早已不像从前那样强横,再加上顾家家主已经废了,顾锦颜一个女人,能有什么作为?”昊霖很是不屑,在他看来,顾家虽然占据了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还不是因为他们藏宝塔里面的那个东西。

    如果真的按实力来划分的话,顾家在一千年前或许真的有占据四大家族之首的资本,可是千年过去,顾家一代不如一代,若不是忌惮那个流言,这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轮得到谁来做,可还不一定。

    “霖儿,你可别小瞧顾锦颜这个女人。”昊圣笑笑。

    “怎么?爷爷,你真的觉得顾锦颜有那本事可以与我们合作?可别到了最后变成累赘!”昊霖俊美的脸上满是冷嘲。

    “你以为,顾锦颜以前的名声如何?”昊圣摇摇头,说道。

    昊霖皱了皱眉:“自然是极度不堪,废物,白痴,丑女,似乎整个世间最不堪的名词,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说着,昊霖也有些同情顾锦颜,一个女人,却成为顾家的耻辱和整个武灵山的笑柄,她能走到顾家少主之位,实在是不容易,可是这并不能证明她就有和他们昊天宗合作的实力。

    毕竟宗门和家族相比,不管怎样,宗门的底蕴都是顾家这种才绵延一千多年的家族可以相比的。

    “可是现在呢?整个武灵山的人可再敢说她一句废物?白痴?丑女?”昊圣笑道。

    昊霖的生命中只有修炼和强大,对于武灵山上的这些事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这两年,顾家发生的改变,他都不甚清楚,当然也就不太清楚顾家那丫头的改变,顾锦颜能够坐上顾家少主之位,绝对不仅仅是靠运气。

    就冲着这次她趁热打铁要和他们昊天宗合作的态度,就知道这个丫头的心思,绝对不会像传言中说的那般。

    当然,这是建立在昊圣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顾锦颜弄出来的,如果他知道了,恐怕会怒骂一句华夏最新网络用语心机girl!

    昊霖仍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就这么几年,顾锦颜能到达什么高度?

    要知道,她以前可是被武灵山盛传的废物,就算这几年有点长进,又能长进到什么地步?

    昊圣摇摇头,他这个孙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高傲,一般人入不得他的眼,他不知道,以顾锦颜往日的名声,想要继承顾家少主之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要是想要登上少主之位,恐怕只等等顾家的人都死完了才有可能!

    “顾锦颜啊,你可别小看她,你可知道,她背后,可不仅仅只有一个顾家,还有一个修灵宗,不仅如此,你知道这次的百年大比,所有世家和宗门派进去的弟子,无一生还,可是,以顾锦颜为首的四大家族还有修灵宗的人,虽然也受了重伤,可是却没有生命危险,你以为,这仅仅是一个运气就可以解释的吗?”

    昊圣耐心的解释。

    昊霖却是陷入深思,这次大比他们昊天宗并没有派弟子去,在他们看来,这个所谓的百年大比就是一个没用的东西,就算没有进去,他们昊天宗的排名,也没有人敢超越,可是以往,虽然在空间战场中也会有人死在里面,可是像今年的全军覆没,那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可是这次,如果顾锦颜真的只是一个靠着运气坐上顾家少主的废物的话,那她有什么本事能在所有高手都死了的情况下,安全的离开了空间战场的?

    昊霖突然有些遗憾没有去空间战场了,至少他还能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实怎样,还有待斟酌,爷爷。”昊霖不再对顾锦颜有轻视之心,可是要让他完全相信她的本事,还得让他亲眼看见才是。

    听到昊霖这样说,昊圣也不点破,而是说道:“你就好好看着吧,等不到多久,她一定会登门。”

    正说着,门被推开,一个弟子走进来。

    昊圣看着笑着说:“看,说翻到就到。”

    “宗主,顾家少主求见。”那弟子低着头,说道。

    “快请!”昊圣点点头说道。

    弟子下去传话,不一会,顾锦颜和无尘两人便走进了大厅。

    看着里面豪华的布置,顾锦颜不由得嘴抽了抽,都说这昊天宗家大业大,富得流油,这一看果真如此,恐怕整个武灵山,也没人将土豪二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毕竟像顾家这种传承千年的家族,更注重的是内里的涵养,就算是如何喜爱这种奢华的东西,也会压在心底,面上还是会做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

    “顾少主。”

    看见顾锦颜,昊圣坐在沙发上,就这么坐着,看着她。

    无尘看着眼里闪过一丝愠怒,顾锦颜却是毫不介意的模样。

    她知道像这种隐世的大宗门,一向不把人放在眼里,更何况原主以前的风评实在太差,无论她现在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他们也只会一笑而过,甚至会觉得,她如今所获得的一切,都是依靠运气得来的。

    顾锦颜无所谓一笑,她要得,从来都不是别人的看法。

    “昊宗主,久仰大名。”顾锦颜站在原地,不卑不亢道。

    昊圣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眼前的女人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感到愤怒,反而一直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在这一方面,昊霖做的,就没有顾锦颜的好。

    昊圣看着对面像个冰块的昊霖,在心底叹了口气,这小子,还有的磨。

    “顾少主远道而来,请坐,来人,上茶!”昊圣笑道,而后吩咐侍女倒茶。

    顾锦颜点了点头,坐在那名贵的沙发上。

    刚坐下,顾锦颜便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俊美的少年:“恐怕这位就是昊天宗的少宗主了吧,果真是年少英才。”

    这般年纪,实力却已经达到了炼气化神巅峰,就算再武灵山,也是顶尖的存在,难怪这般目中无人。

    顾锦颜笑笑,对于这种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一点兴趣都没有,她感兴趣的,只是昊圣的态度,或许说,对昊灵儿报仇的态度。

    昊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昊圣点点头:“没错,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孙子,昊霖。”

    昊圣观察着顾锦颜,却没有看出她的实力,这让他不由得诧异,一般这个情况,只能说明对方毫无灵力,又或者是实力比他高出许多。

    可是,没有灵力,这可能吗?他可不相信,掌控了整个顾家,又完好的从空间战场活着出来的人,会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实力比他高?这让他更不敢相信,她才多大?他活了几百年了,实力仅在炼虚合道巅峰,如果她真的比他高,那不都已经三花聚顶了?昊圣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顾锦颜点点头,却是直接将昊霖给晾在了一边,没有再问关于昊霖的事。

    昊霖也在打量她,从她进门,他就看到,顾锦颜那完美无缺的容颜,绝美的犹如九天神女,他虽没说话。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

    这个女人,真的是武灵山上盛传的废物丑女吗?他问道自己。

    她的实力,他完全感知不到,可是他和昊圣一样,都不相信顾锦颜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自己却感知不到她的实力,只可能是因为她的实力比他高出太多,可是这可能吗?

    顾锦颜向昊圣问到他时,他还好奇她会问什么,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顾锦颜只是问了一句,目光就彻底从他身上移开。

    这让他有些不满,以他的实力,还有相貌,在整个武灵山上都是顶尖的存在,那个女人看到他,不是眼中带着爱慕,偏偏在顾锦颜面前,他就只引起了顾锦颜的一丝丝注意,然后,就没了。

    一向高傲的昊霖少宗主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在几分钟前,他还对顾锦颜十分不屑,而现在却在因为顾锦颜没有被他吸引而不满。

    若是顾锦颜知道他心中的想法,恐怕只会说一句:骗少年,你太天真了,姐姐对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少年,没有一点兴趣。

    而昊圣若是知道自家孙子的想法,恐怕会感叹一声:这真是个看脸的时代!

    顾锦颜不知道昊霖那辗转反侧的想法,她坐在沙发上,丝毫不想浪费一点时间,先发制人:“不知道昊宗主对本少主的提议有什么看法?”

    昊圣看着她:“不知道顾少主是以如何实力来跟我们昊天宗合作的?”

    顾锦颜歪着头:“昊宗主这是在担心我顾家的实力?”

    “非也,只是这次行动可不简单,我们依然有必要确定盟友的实力,才好决定有没有合作的资本了。”昊圣笑的犹如一个老护理。

    顾锦颜就知道是这样。

    “不过一个婆罗门和万剑宗,值得昊宗主如此小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

    “唔~既然这样,恐怕本少主要重新斟酌一下和昊宗主合作的决定了。”顾锦颜笑着说,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老狐狸,想要借机摸清她顾家的实力,呵,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哦?顾少主这是何意?”昊圣挑了挑眉,没想到顾锦颜竟然竟然弯曲拒绝。

    顾锦颜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我想,我的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顾家并没有一定要和昊天宗合作,毕竟,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顾家实在不愿意去做。”

    “哦?可是顾少主里里外外要和我们昊天宗联手的意思,莫非只是闹着玩儿的?”昊圣脸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意。

    “呵,本少主只是看不惯昊宗主畏手畏脚不敢行动的样子,还以为昊天宗没那个能力正面对上婆罗门有点担心罢了,本想尽一些绵薄之力,毕竟顾家看婆罗门,也许久不爽了。”顾锦颜偏着头,嘴角笑意不变,可是那双凤眸,却已经凌厉。

    “放肆!”昊圣怒吼一声。

    身为昊天宗的宗主,他要是真的任由顾锦颜如此羞辱昊天宗,那可真的就在往他老脸上扇巴掌了,还是生疼生疼的那种。

    随着昊圣的怒吼,大厅之中涌起一股极其强大的威压,即便是昊圣已经收敛了不少,可是对于昊霖来说,还是十分恐怖,一张俊脸已经没了方才的冰冷之色,白嫩的脸上两抹红,呼吸也渐渐深重了起来。

    可是在看顾锦颜和无尘,两人站在原地,一点感觉都没有,似乎昊圣的威压并没有给他们起到任何作用。

    当然,昊圣的威压也确实没有对他们起到作用,昊圣一边释放威压,一边注视着顾锦颜的脸色,这一看却让他暗自心惊,虽然他只释放了十之**的威压,可是这对一般人来说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了,没看到一边昊霖已经快撑不住了吗?可是顾锦颜却能淡定自若的看着他,甚至连脸色都没变一下。

    这让昊圣暗自心惊顾锦颜的实力。

    “唰——”

    威压散去,顾锦颜戏谑的撇了昊圣一眼:“怎么?昊宗主不继续试探了?”

    这本就是她设的一个局,以言语激怒昊圣,昊圣一定会忍不住想要用威压压制她这个狂妄的人,到时候便可借机羞辱,而如果他发现自己在他的威压下竟然没有一丝变化,那他就会好好考虑与顾家合作的事,因为这是一个筹码,一个实力的筹码!

    她相信,昊圣是个聪明人,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

    果然,昊圣在短暂的愣怔之后,才又挂起了那副笑容:“顾少主果然是天资过人,小小年纪,竟然能达到如此高度,真是让昊某刮目相看。”

    顾锦颜又坐回沙发上,客气道:“昊宗主谬赞,少宗主也不差,如此年纪,却已经是炼气化神巅峰,果然是少年英才。”

    昊霖震惊的看了她一眼,她的实力果真比自己高,不然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实力!

    昊圣将昊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今日一见,顾锦颜可算是将自己这孙子的高傲给击了个粉碎,不过这对他来说,也并不算什么坏事。

    昊圣笑着打着哈哈。

    “顾少主方才所说,要合作的事,不知道顾少主是想怎么个合作法?”

    顾锦颜眉头一挑:“真正有血仇的是你们昊天宗不是吗?”

    所以,要怎么打,不应该你们昊天宗去办吗?

    昊圣:“……”

    这丫头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难缠!

    “我们顾家虽然愿意和昊天宗合作,可是却不愿将所有事都揽在自己身上,简单来说,就是有了顾家的帮助,昊天宗可以在这场争斗中,再多一个筹码,而且,结束的时间至少会增快十倍以上!”

    “可是我顾家也不是傻的,该怎么打还是你昊天宗说了算,顾家只会起一个辅助作用,相当于,帮你们解决身后的敌人。”

    顾锦颜弯了弯唇,笑道。

    “哦?看来顾少主是知道婆罗门身后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了?”在场的都是人精,顾锦颜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在昊天宗对婆罗门出手的时候,婆罗门身后的人可能会忍不住对他们昊天宗出手,而顾锦颜他们的任务,就是帮昊天宗解决那些暗处的敌人。

    顾锦颜双腿交叠,看起明明有些不雅的动作,却硬生生被她做出了几分风华。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顾家对婆罗门也是厌恶至极,可是毕竟没有像昊天宗那样的血仇,所以不管婆罗门最后的下场怎么样,都跟我们顾家没有关系,本少主关心的,是婆罗门身后的人,而本少主要得是,婆罗门上下,连同他背后的人,鸡犬不留!”

    顾锦颜眼中骤然爆发出一股浓郁的杀意。

    看的昊圣和昊霖暗暗心惊。

    “不知顾少主和婆罗门身后的人有什么恩怨?”昊圣小心问道。

    顾锦颜邪笑的睨了他一眼:“自然是……不可说的恩怨了。”

    昊圣:“……”

    昊霖:“……”

    无尘在一旁抹嘴偷笑,大小姐这套路,真是越来越气人了。

    昊圣有没有被气死顾锦颜不知道,她只知道经过今天,昊天宗一定不会在忍下去,这个武灵山将会如她想的那样,彻底乱起来!

    “好,既然如此,昊某就和顾少主合作这一次又如何!”昊圣大掌一拍,板上钉钉!

    顾锦颜满意的笑了:“合作愉快。”

    昊圣同样笑道:“合作愉快!”

    就这样,两个狐狸在你欺我诈外加一系列的威胁下,终于达成了他们的合作。

    达成目的之后,顾锦颜没有多留,同昊圣告退之后,便返回了顾家。

    昊圣送走顾锦颜之后,看着沙发上失神的昊霖,摇摇头:“霖儿,你看到了吧,顾锦颜,绝不是你口中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看她和他谈判时的从容不迫,甚至是狡猾的,昊圣就不由得感到奇怪,明明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小姑娘罢了,怎么心眼儿那么多,且实力,还挺恐怖的。

    昊霖失神的看着昊圣,艰难的说道:“爷爷,顾锦颜,她的实力,比你还强吗?”

    昊圣走到他身边,坐下:“她的实力,我摸不清楚,可是能在我的威压下脸色不变的,又岂是一个简单角色,恐怕,顾锦颜的实力,早就超过了我。”

    昊圣的声音有些凝重,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怪才,二十几岁的三花聚顶的强者,这是他根本就不敢想的事,可是顾锦颜的态度,却刷新了他对强者的看法!

    昊霖心一跳,比昊圣的实力还强,那岂不是……

    “霖儿,别灰心,有些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的,而有些境界,也不是你想就达到就能达到的,可是只要你敢想,并且,为之付出极大的努力,那么,你所想的,就一定会实现!”昊圣说道。

    昊霖的眼神瞬间变得坚定,他看着昊圣,重重的点了点头:“爷爷,我一定会!达到我想要的高度!”

    昊圣满意的点了点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