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禁地-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4章 禁地

    所以,顾锦颜不知道,该怎么去评判凤浅这段爱情。

    只不过对于帝沉留在战神宫中的东西,她倒是有些好奇。

    不知道这位洪荒战神,在临死之际,究竟留下了什么。

    一天的时光就这么过去,当第二天的阳光洒落,战争的号角也开始吹响。

    和顾锦颜想的没错,在她明确表示了和昊天宗合作的时候,昊天宗就坐不住了,不仅如此,还联合了其他曾经也有弟子受过婆罗门残害的宗门。

    大战,开始拉开帷幕。

    “门主,不……不好了,昊天宗的人,冲上来了。”

    婆罗门门主还在大厅焦急踱步,却冷不丁听到弟子这样传话,顿时吓得坐在椅子上。

    “怎么……怎么会,这么快。”

    婆罗门门主两条腿都打着抖,他确实已经派人去魔域求救,可是那边尚未传出消息来,昊天宗这几天不是应该正在观望吗?怎么会突然就发动进攻?

    同样遭遇的,还有万剑宗。

    只不过,万剑宗是由周松带队,悄无声息的进了他们的老巢。

    以周松现在的实力,在加上修鄞,秋渊几人,几乎在万剑宗是处于横扫的状态,再加上几人悄无声息的偷袭,天刚放亮,整个万剑宗长老以上级别的强者,无一人活着。

    接下来,便是修灵宗的弟子大举杀入万剑宗,所过之处,无不血流成河,哀鸿遍野,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单方面的虐杀!

    解决掉整个万剑宗,几乎没有耗费周松他们几人多大的实力,而这边的事一解决,周松几人立马赶去了婆罗门。

    婆罗门前,大批大批的修仙者汇聚于此,他们之中,有昊天宗的弟子,也有顾家的弟子,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宗门弟子。

    此时他们都围在婆罗门前,一脸煞气。

    “冲!”

    昊霖冷冷的下令,这次的战斗的指挥者正是昊天宗的少宗主,昊霖!

    顾锦颜站在队伍后方,看着前方多如潮水的弟子朝着婆罗门涌去,挑了挑眉,冲着身后的无尘道。

    “走!”

    对于婆罗门中的秘密,她已经好奇很久了。

    而今天,正是一个好机会,只是不知道魔域那群人会不会来了。

    两人悄悄的顺着众多弟子联合大军中溜了进去,在此之前,顾锦颜早就将自己那绝色的容颜给遮住,此时的她,就是放到人堆中,也是毫不起眼的那种。

    两人避开了大军的扫荡,直接和之前派在婆罗门中的弟子卧底取得了联系。

    那弟子早已经褪去了卧底长老的面容,露出了一张俊脸,看着十分平凡的顾锦颜,眼底微微诧异。

    若不是顾锦颜拿出顾家的家主令牌,他还真的无法将眼前这个平凡普通的家伙当成他们天资绝色的少主。

    “这几天在婆罗门中可有查到什么?”

    几个人暗戳戳的躲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交头接耳道。

    那少年点了点头:“少主之前的猜测都没错,婆罗门确实十分古怪,且宗内弟子大多都是会操控怨灵的,可是却甚少有强大者,除了他们的门主和长老以外,其他弟子手上的怨灵,根本就是个垃圾。”

    顾锦颜嘴抽了抽,垃圾?倒是个好的形容词。

    “而且据这些天的观察,属下倒是更倾向,婆罗门搜集出来的怨灵并不是给他们自己使用,而是全都给了一个叫魔域的组织,不然,以婆罗门收集的怨灵数量,他们的弟子不会那么弱。”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婆罗门,就相当于魔域培养出来的一个怨魂补给场?”

    顾锦颜摸了摸下巴,说道。

    “很有可能。”少年点点头。

    “哦,对了,婆罗门还有一个禁地,只是除了婆罗门的门主,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去,属下有一次想要摸进去,却始终没有找到入口,还差点被婆罗门门主发现,而那里面似乎藏着什么东西,可是因为没有进去,所以属下也不敢确定。”

    少年说道。

    “哦?”顾锦颜来了兴致。

    “那禁地在哪儿?”顾锦颜问道。

    “就在后山之中,只是入口……”少年有些为难。

    顾锦颜挥了挥手,不在乎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们地址,其他的你不用管!”

    那少年点了点头:“是否需要属下带少主前去?”

    “不用,现在前面正打得火热呢,你刚好可以以你‘长老’的身份,来个背后偷袭,那效果,肯定是杠杠的!”

    顾锦颜丝毫不觉得这种背后敲别人闷棍的办法有什么不妥,左右要打,将损失降到最低,那不是更好?

    “只是,只有少主你们两个人,会不会……”少年还是为难,那禁地看起来十分凶险,虽然他家少主的实力已经到了令人仰望的地步,可是难保里面不会出现什么强敌之类的,若是顾锦颜在里面受到了一丝一毫的伤害,他可不确定,自己回到顾家,会不会被少主的盲目崇拜粉给撕碎!

    “放心吧,如果你们真的有什么,你少主我打不过,还不知道跑吗?要知道,现在在这世间,想要跑过你少主我的,恐怕没有几个。”顾锦颜笑眯眯道。

    她说这话也不是夸大其实,毕竟这世间的速度堪比雷电的,恐怕就只有雷电本身了,顾锦颜还真不怕有谁能够跑得过她,再说了,以她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凤浅和无尘,恐怕在这个世界,除了蚩冥亲临,还真没有谁能将她逼得掉头就跑了。

    看顾锦颜这么有信心,即便是少年心中有多担心,也不由得点头同意,当然就算他打死不同意,也拿顾锦颜没办法!

    少年走后,顾锦颜和无尘才从角落中溜出来,而后,直接往少年说的禁地方向走去。

    婆罗门依山而建,后靠万丈深渊,易守难攻,虽然隐秘,可是弊端也十分显著,若是被人一旦包围,除了硬拼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突围出去。

    前方打的热血沸腾,顾锦颜和无尘却悄悄来到少年所说的禁地。

    禁地的背面就是那万丈深渊,而后就是一座光秃秃的山峰,普通的石板上全是枯萎的叶子,依山而靠的下方,一片小型的沼泽上方,黏答答的泥浆覆在上面,上面漂浮着几片枯萎的叶子,别的什么也没有。

    “没说错吧?这就是那什么禁地吧?”顾锦颜四处看了看,这里简直可以用荒凉来描述!

    那什么禁地真的在这么个鬼地方,那少年,确定没记错?

    无尘摇摇头:“应该没错,只是很有可能有什么东西被我们忽略了。”

    两人接下来便分工查找,顾锦颜四处走了走,发现这里除了枯叶子还是枯叶子,唯一不同的就是那里有着一片沼泽,可是这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吧,毕竟,在她心中,也许婆罗门的人口味就是这么独特呢?

    走到那处万丈深渊的断崖处,顾锦颜往下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大片大片的浓雾笼罩在山腰处,什么都看不清,顾锦颜收回视线,转身往回走。

    “砰——”

    一角踩在了某个已经松动的石板上,顾锦颜身子一滑,差点摔倒。

    无尘听到这边的动静,连忙转身查看,却看到顾锦颜石化的看着他身后,似乎是不敢置信。

    顾锦颜嘴角抽了抽,抬起手指了指无尘的身后。

    无尘僵硬着身子转过身。

    “唰——”

    一张不人不鬼的东西突然出现在无尘眼前,无尘吓了一跳,蹦的老丈高,瞬间来到顾锦颜的身旁。

    无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喘,惊吓道:“妈呀,那丑东西是什么鬼,真恶心!”

    无尘的话没说错,那突然出现的东西,确实是十分的丑~兼恶心。

    绕是顾锦颜这般心志的人,在见到那个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也不由得抖了抖,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东西不是旁的,正是从那沼泽泥浆中蹦出来的,看身形的话呢,他确实可以称之为一个人,可是看着那张脸和他身上的情形,顾锦颜和无尘就觉得十分辣眼睛加恶寒。

    因为那一坨成为之泥浆人的浑身上下全都布满了泥浆,外加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骨头,当然其中还包括了一些人骨,整个身躯呈现的是囫囵状,满是泥浆身上被各式各样的‘垃圾’充满,更加恐怖的是那张脸!

    明明满身都是泥浆,可偏偏那张脸,却是一张人脸,一张十分普通的人脸,当然,说他是人脸也有些牵强了些,因为那张人脸上已经布满了各种各样,横七竖八的‘伤痕’,像是被尖刀一道一道的划开肌肤,而每一道被划开的‘伤口’中,都有一条条恶心的泥浆流过,并且,顾锦颜还眼尖的看到,那一条条流出来的东西,不只是泥浆,还有一丝鲜红色的东西,像是血液一般。

    “嘶——”

    顾锦颜抽了一口凉气,这是要杀多少人,才能将这黑乎乎的泥浆给染上一丝血色?

    而那‘人脸’,估计也是这怪物从某个人的脸上给硬撕下来的吧!

    如此恶毒的东西,竟然被婆罗门圈养着,当着是罪无可恕,就婆罗门此举,哪怕将他们的灵魂永镇幽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都不为过!

    “大小姐,那东西,恐怕已经开了神智!”无尘从方才那东西没有直接朝他发动攻击,反而很有“兴致的”来吓他一吓的举动来看,这东西恐怕已经有了神智,而这些已经开了神智的东西恰恰是最难对付的。

    因为他们的智慧已经与一般人无异。

    听了无尘的话,顾锦颜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很显然,依着这个东西竟然会想要贴上一张人脸的态度来看,他渴望总有一个人的身份,又或者说他喜欢上了人的脸,对于人脸这个东西有些好奇,毕竟他自己没有,所以才对和他不一样的生物产生了好奇。

    “吼!”

    那怪物见无尘和顾锦颜两个奇怪的东西竟然交谈起来,而把他晾在了一边,突然发出一声怒吼!

    而这一声吼,也彻底将顾锦颜和无尘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看着那泥浆人,顾锦颜看着无尘,眼中弥漫出一股狡黠:“无尘~”

    声音九转八回,听的无尘直接一抖。

    “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叫我?”怪渗人的!

    无尘搓了搓两天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有一句他没有说出来的是,见顾锦颜以前的模样,估计也没用这么‘温温柔柔的撒娇一般’的声音叫过他们魔主吧,这若是让他们魔主知道了,他还不得被剥下一层皮?

    想着想着,无尘瞬间一抖,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离着顾锦颜远了一些。

    顾锦颜:“……”

    无奈:“你想什么呢~”

    无尘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她,仿佛再说,他没想什么啊?

    顾锦颜耸了耸肩,突然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看着无尘:“无尘啊,你看这东西,看着实力也不是很强对吧。”

    无尘不知道她心里卖的什么葫芦药,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确实,这东西虽然长得奇怪,可是那实力,在顾锦颜面前,确实有些不够看,只是,她问自己这个做什么?

    无尘疑惑的看着她。

    顾锦颜笑了,如同一只狡诈的护理一般:“无尘,你的实力经过在空间战场中,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所以,你要不现在试试,自己和以前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无尘:“……”

    这么明目张胆目的明确且直白的将这个恶心的东西推给他,大小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失去我的!

    可能会失去无尘的顾锦颜一点也没看到无尘脸上那一青又一白的脸色,仍是笑眯眯的。

    无尘咬咬牙:“大小姐,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能历练你的机会吗?”

    顾锦颜眉头一挑:“虽然我也觉得这是一个非常能历练我的机会,可是为了你,我愿意将这个机会让出来,毕竟你家魔主曾经可是因为你的实力狠狠吐槽过啊!”

    顾锦颜笑眯眯道。

    无尘却是一脸疑惑,魔主吐槽他?不会吧,虽然他的实力在四大魔君中上最弱的,可是比起这个世界的修仙者来说,他也是很厉害的吧!是吧!

    可是看着顾锦颜一脸笑面虎的模样,无尘笑不出来了。

    “魔主说了我什么?”

    顾锦颜十分有责任心的将萧煜曾经说的话告诉了无尘:“你家魔主说啊,你的实力不仅低下,而且随便来一个修仙者都能干掉你哦。”

    无尘:“……”

    他觉得世界玄幻了。

    整个脑海中都循环着顾锦颜方才那句话。

    “你家魔主说,你的实力不仅低下,而且随便来一个修仙者都能干掉他……”

    干掉他……

    干掉……

    他……

    无尘欲哭无泪的看着顾锦颜,没想到自己在自家魔主的眼里,竟然是这么一个没用的人。

    还随便来一个修仙者都能干掉他?

    他好歹也是洪荒魔君之一吧!若是真没点实力,他能站稳四大魔君之一的脚跟吗?

    无尘咬牙切齿,如果萧煜现在站在他面前!

    他绝对!

    他绝对猛的扑上去,抱住他家魔主的大腿,嘤嘤嘤的哭泣,像个小娘子一样哭诉。

    “魔主,我在你心里,难道真的就这么没用吗?”

    啧,顾锦颜看着无尘眼前这模样。

    突然想到了一句歌词——

    小拳拳捶你胸口~

    那副委屈的模样,叫她这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发酸~

    啧。

    在顾锦颜强烈要求的眼神下,无尘苦逼的接受了他的任务,弄死这沼泽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顾锦颜给刺激了,反正无尘今日的战斗模式,那是异常的凶狠!

    那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沼泽怪,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惨叫,那声音,听的顾锦颜都觉得心酸。

    不过,顾锦颜也知道,萧煜当初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恐怕无尘之前受过一些伤,而到现在都没好全,所以以前才不能发挥出他原本的实力,毕竟这个世界炼药师已经灭绝了,而当初在空间战场,以神农的丹池为辅,说不定借助丹池的力量,无尘体内的伤,好了大半,所以,才这么凶残!

    顾锦颜不知道的是,她误打误撞的猜测下,竟然还真的猜对了,一千年前的二次大战,无尘曾经不知道原弹的厉害,在大战打的如火如荼之时,他没有听萧煜的劝告,跑到了主战场,而那一次,他却差点为他的莽撞,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而如果没有萧煜,恐怕现在这世上已经没有无尘了,而就算萧煜出手了,且无尘还没有太过接近主战场,而是在主战场靠外的位置,可绕是这样,无尘还是被原弹巨大的威力所伤,一千年的时光,也没能让他修复好自己的伤势!

    可想而知,这原弹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那边,无尘已经和沼泽怪对上了,顾锦颜却在四处走着,不时的踏了踏脚下的地板,希望找到什么不希望的地方,或者是机关暗道,可是找了许久,什么也没发现。

    这让顾锦颜不由得大为泄气!

    而那边,无尘还没解决掉那沼泽怪,一人一怪打的火热,顾锦颜索性就这么站在原地,双手环胸,观赏战局起来。

    无尘这厢打的如火如荼,眼角一瞥,却发现顾锦颜已经悠闲的观赏了起来,还时不时的摇了摇头,仿佛再说:啧,不行啊,无尘,不行啊!

    无尘眼中似乎冒了火,绕是脾气再好的人,也被这无穷无尽打不死的东西给气到发疯!

    “轰!”

    一道魔气猛的轰在沼泽怪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几乎是瞬间就将沼泽怪完整的身体给打了个粉碎!

    无尘喘了口气,明明打散了沼泽怪,可是他却没松一口气。

    果然,在无尘无奈又抓狂和顾锦颜诧异的眼神下,只见那原本已经被打散的沼泽怪,竟然又慢慢的出现,且与刚才一般无二。

    “我擦!”

    忍无可忍下,无尘终于报了一句粗口。

    妈的,这东西简直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不,踏马的比小强还顽强!他都打‘死’他多少次了,结果这丫的只要一散到沼泽池中,没过多久,又立马恢复了原状!

    气得他简直蛋疼!

    “唔。”顾锦颜唔了一声,看了这么一会,顾锦颜终于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了。

    沼泽怪就是沼泽的一部分,只要沼泽还在,沼泽怪就不会消失!

    只是这么一片沼泽,她要怎么把它弄没呢?

    顾锦颜摸着下巴,思考着。

    突然,她眼神一亮,对了,她的混沌之火不是天下最强的火焰吗?既然连灵魂都能煅烧,那这一片小小的沼泽,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说干就干,顾锦颜让无尘退到一旁,自己撸起了袖子准备上。

    指觉捏起,唰的一声,一团洪荒之火顿时燃烧起来。

    温度逐渐升高,地上的枯叶逐渐燃烧起来,整个后山,不一会,就成了一片火海。

    无尘和顾锦颜站在火中,面色冷淡,顾锦颜本就是混沌之火的拥有者,自然不用害怕这恐怖的高温,而有混沌之火的领域,何尝不是顾锦颜的领域!既然是自己的领域,顾锦颜又怎么会放任它伤害自己人。

    可是对面的那个家伙就没那么好受了。

    几乎在顾锦颜放出混沌之火的瞬间,对面的沼泽池便发出一阵阵被烧干的蒸汽,而沼泽怪的本体就是沼泽,沼泽的变化,自然也影响着它,不一会,整个后山传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声音之大,覆盖了整个婆罗门地域。

    而某个正在与昊天宗宗主苦战的婆罗门门主,听的这声惨叫时,面色猛的一变,挡开昊天宗宗主手中的锤子就想离开。

    可是昊圣又岂会让他如愿?

    冷哼一声,如同一道流星闪过,挡在了婆罗门门主面前。

    “呵,门主这是想逃到哪儿去?”

    婆罗门门主怒火中烧,后山的东西是他最后的依据,如果被人……他不敢想下去,而昊圣的攻击已经到了面前,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再次与昊圣缠斗起来。

    而顾锦颜和无尘呢,看着沼泽怪的惨相,一脸果真如此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还在不断继续。

    可是顾锦颜似乎却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唰——”

    她抬起右手,所有的混沌之火瞬间消失不见,连一点火星儿也不见,而如果不是地上已经烧成灰灰枯叶子还有那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地板,还真看不出来,这地方曾经被如此‘丧心病狂’的烧过。

    “怎么了?”正欣赏着沼泽怪惨状的无尘看见顾锦颜收了神通,不由得出声问道。

    顾锦颜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

    指着对面已经变成了一座泥雕的沼泽怪说道:“你看。”

    无尘不明所以,不过还是朝着顾锦颜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咦?”这一看不要紧,无尘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怎么会这样?”

    按道理说,这东西混沌之火的灼烧下,这东西竟然没有碎掉,反而变成了一座雕塑?

    变成了雕塑也就算了?只不过那雕塑中若隐若现的一道白飘飘的东西是什么?而且那东西看起来,似乎……似乎在流泪?

    无尘顿时觉得风中凌乱,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沼泽怪在顾锦颜混沌之火的灼烧下不仅没有彻底挂掉,反而修炼成精?连魂魄都有了?

    没错,两人再定睛一看,那在泥浆雕塑中若影若现的东西,不正是一个魂魄吗?

    顾锦颜抿了抿唇,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小姐?这?这怎么办?”

    顾锦颜翻了个白眼:“我要是知道怎么办,还会愣在这儿吗?”

    正在顾锦颜一筹莫展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传出凤浅的声音:“打碎它!”

    “什么?”顾锦颜复问道。

    生怕自己听错了,打碎那东西,恐怕里面那东西,就彻底灰飞烟灭了吧。

    “打碎它!”凤浅再一次出声。

    “它已经没救了,这是一种古老的咒术,将人的灵魂融进某一物体中,让那种被融入的物体有了灵魂,这样便会易于操控!且威力也会更大,只不过这种阴毒的咒术,早在千万年前便被废除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还能遇见,而且看他的模样,应该只是咒术中最低等的存在!否则,你们今日不会取胜的这么容易!”

    凤浅的声音传到顾锦颜的脑海中,顾锦颜点了点头,一道天雷劈了过去。

    “轰!”

    “砰!”

    一阵碎石的声音响起,大片大片的沼泽突然落下,最后露出了那灵魂原本的一面。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子,长相不算俊美,却十分清秀,只是那双眼睛却让顾锦颜微微失了神。

    那双眼,十分的漂亮,十分明亮,像是漫天星河一般,让人看一眼,就想要沉沦其中。

    只是现在那双眼中,却泛着极度的悲伤,两滴透明的眼泪从他眼中划下。

    顾锦颜心头一颤。

    “你……”

    “谢谢你!”

    顾锦颜话还没说完,那道灵魂便出口道,他的声音十分好听,像是翠鸣,却又带着点男子应有的低沉。

    他弯下腰,朝着顾锦颜二人行了一个大礼,十分庄重的道谢!

    顾锦颜抿了抿唇,问道:“你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男子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十分悲伤,带着失落,绝望,多种情绪在他漂亮的眼中一一闪现,将他的情绪表达的一清二楚。

    “我是婆罗门的少门主,我叫唐泽。”

    顾锦颜身躯狠狠一震,不敢置信道:“你是婆罗门的少门主?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唐泽无奈的苦笑,他的灵魂受到重创,已经十分虚弱,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彻底消散在这个世间了吧。

    不过他很开心,因为在即将消失的时候,他还能清醒,还能有人同自己说说话。

    “其实,以前的婆罗门,不是这样的。”

    唐泽似乎陷入了回忆,将当年那可怕的,恐怖的回忆,娓娓道来。

    以前的婆罗门并不像现在这样,他们和普通的修仙者一样,都是依靠很正常的修炼方式修炼,并没有像如今这样依靠怨灵变得强大,而门内的弟子也十分和谐,大家过着十分平静的生活。

    可是在有一天,这种平静却被硬生生的给打破。

    几个黑袍人突然出现,在婆罗门中大肆屠杀,他们实力之强,令整个婆罗门陷入了灭顶之灾!

    原本他们以为他们就这样完了的时候,那群黑衣人却给了他们一些东西,作为交换!

    他们告诉他们利用怨灵修炼的方法,可以变得更加强大,而是收服怨灵,和同级别的对手战斗的时候,就相当于有两个你在战斗,也大大增加了获胜的几率。

    原本整个婆罗门的人,包括他的父亲,唐镇也不同意,因为这东西实在太过阴毒,若是真的用这种修炼方法,他们自身的孽障会十分可怕,这对他们以后想要追逐更加强大的境界,会产生极大的副作用!

    可是正是他们的拒绝惹怒了他们,他们见唐镇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就将一颗丹药喂进了唐镇的嘴里,逼迫他就范。

    唐泽的眼神变得十分的恨:“我不知道他们给我父亲吃了什么,可是自从那之后,他就变了,变得残暴,变得阴狠,变得,不再像我认识的那个父亲了。”

    “婆罗门的延续可以追逐到原世大陆时期,虽然婆罗门手中的事不见得干净,可是却从来没有像这样,直接和邪恶挂钩!”

    “我挣扎过,拒绝过,可是一点用都有,反而,我的父亲,似乎忘记了我,他不在慈爱,反而觉得我是背叛了他,不瞒你们说,如今我变成这个模样,跟我父亲,也脱不了关系!”

    无尘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悚,这得要多狠的心,才能将自己的儿子弄成这么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其实我不怪他。”

    似乎是看到了无尘惊悚的眼神,唐泽突然出声道。

    顾锦颜挑了挑眉,似乎对他的话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没有一个儿子,在受到父亲如此对待之时,还能淡定的跟他们说,他不恨他。

    似乎是感觉到了两人的不信任,唐泽虚弱一笑:“我知道,这些都并非他所愿,他只是,他只是被迷惑了心智,他只是忘了,忘了自己曾经坚持过的,爱过的东西。”

    “所以,我不恨他,我只希望,他能醒过来,不再被控制,重新变成以前那个虽然强势却依然带着些善良的父亲。”

    看着唐泽快要消失了,顾锦颜突然出声道:“这里有一个进入某个地方的入口,你可知道?”

    唐泽疑惑的看了看她,突然说道:“确实是有的,就在那片悬崖之下,只是那下面究竟有什么,我却是不知道的。”

    顾锦颜点了点头,看着他愈发虚幻的身影,皱眉道:“你……”

    唐泽淡淡一笑:“要消失了吗?其实,不瞒你说,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谢谢,谢谢你,给了我解脱!”

    话音刚落,只见刚才还有些虚幻的唐泽,彻底化为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顾锦颜心情有些沉重。

    “没想到婆罗门中,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历史。”无尘感叹道。

    “不用猜了,那什么黑衣人,就是魔域的人了,呵,魔域的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顾锦颜眼中骤然爆发出一股寒光,总有一天,她会将魔域那群杂碎,一一撕碎!

    “对了,刚才你怎么不说他父亲已经得罪了整个武灵山的人,现在正忙着逃命呢,而且,整个婆罗门恐怕也要彻底灭亡了吧。”

    无尘挑了挑眉,问道。

    顾锦颜叹息一声:“死者为大,他都已经快要消失了,我没必要让他走的也带着怨恨。”

    “况且,他还不算太差。”

    顾锦颜说完便朝着那悬崖处走去。

    无尘在她身后,微微诧异,随后一笑。

    唔~如果按整个婆罗门的人来说,他确实是不差的。

    无尘笑眯眯的想。

    两人走到悬崖处,望着下方一眼望不到底的景色,顾锦颜默默的吞了吞唾沫:“咳,你说他的话能信吗?”

    这下面,真的是那什么禁地的入口。

    听了她的话,无尘不由得眉头一挑,戏谑道:“大小姐,怎么?刚才不还觉得他人不错吗?怎么,现在倒不信人家了?”

    顾锦颜:“……”

    突然义正言辞:“那什么,天下的乌鸦一般黑,谁知道他是不是临死前撒谎,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呢!”

    无尘,嘴抽了抽,没想到自家大小姐这么无耻,竟然能将黑的说成白的,呵呵,方才还一副力挺别人,觉得别人不错的人,现在竟然就看着这极度高的悬崖,就立马改口了?

    “好了,别皮了,都已经到了这里了,怎么着,也得下去看看吧。”顾锦颜眯着眼,看着下方深不见底的涯底说道。

    殊不知无尘听了她的话,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他皮?到底是谁皮啊啊啊啊?

    顾锦颜却完全没有理会身旁某个人的哀怨,她的眼里,只有下方那一层层的云雾。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云雾,并不像她看到的那么简单!

    ------题外话------

    最近因为太忙,所以更新的一直有点晚,可是阿锦一直在万更的路上从没有停下脚步过~

    咳咳,今天这一章是九千多字,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没法分章了,还请各位小仙女谅解啊~

    然后,阿锦又来求票了啊~

    求票票~可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