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 复活之阵!-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8 复活之阵!

    顾锦颜呢?

    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几个少年脑海中。

    顾锦颜明明和无尘一大早也摸上了婆罗门,可是到现在他们也没看到顾锦颜在哪儿。

    秋渊摸了摸鼻尖:“要不找人问问?”

    其他人都觉得可行,纷纷点头。

    “我记得,顾家在婆罗门有一个卧底,说不定,他知道。”

    几个少年眼睛同时一亮。

    这边某正在偷袭的弟子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差点被面前的怨灵给撕了。

    顾锦颜和无尘在搜查的过程中,却始终没有找到有任何密室的可能。

    一时间,顾锦颜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

    可是那股极致冰冷的气息,她不可能感觉错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无尘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什么线索,不由得纳闷。

    “大小姐,这里,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地道什么了。”

    顾锦颜紧皱着眉,凤眸中极快的划过一丝不解。

    怎么会这样呢?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低,绕是无尘,也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怎么这么冷?”无尘嘟囔了两句,双脚下意识的剁了剁。

    冷?

    顾锦颜双眼一亮,猛的看向无尘的脚下。

    无尘冷不丁的看向顾锦颜,却是浑身一抖,大小姐,这眼神太恐怖了。

    “无尘,我想我是知道为什么了!”顾锦颜狡黠的笑道。

    “?”无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顾锦颜指了指他脚下。

    无尘低头看去,可是这里除了黑乎乎的地板以外,还真没什么特别的啊?

    “一开始我们就陷入了误区,以为那些机关都会在可能隐蔽,但是又绝对会比较显眼的位置,因为这样通常可以迷惑视听,可是你方才那一句冷,再加上你的动作,却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一个可能。”

    顾锦颜体内有混沌之火,所以就算这里再冷,也不会对她产生什么影响,只会让她觉得很凉爽,却根本感受不到那刺骨的寒意,而无尘就不一样了,他体内没有混沌之火,自然容易被冷意影响。

    而人在冷时,会下意识的动动让自己十分冰冷的部位,而无尘方才动的是双脚,所以几乎是瞬间,顾锦颜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她要找的,婆罗门的秘密,很有可能就在地下!

    “无尘,逐一排查这里的地砖,一定有一块,和其他的不一样!”顾锦颜眼中爆发出兴奋的光。

    “对了,从角落中找!想要隐蔽,一定会在烛光照不到的地方。”顾锦颜又补充了一句。

    无尘点点头,两人就这么从屋内的四角处找了起来。

    “大小姐!找到了。”没过多久,无尘的声音传来。

    顾锦颜面上一喜,飞快的来到无尘身边。

    “大小姐,你看!”无尘指了指角落中的一块石砖。

    那一块石砖的颜色明显要比其他地方的颜色要浅一些,只不过隐藏在阴影中,如果不仔细去看,是绝对发展不了。

    顾锦颜点点头,刚想用手把石砖抛开,无尘却拦住了她。

    “别碰,有毒!”无尘说道。

    他一看便知道这颜色不对劲,上面颜色虽浅,可是那一层药味可瞒不过他的鼻子。

    顾锦颜收回手,不过下一秒,她就掏出一把匕首,在无尘犹如卧槽的表情下,手腕一翻,速度快如闪电的,将那块地砖给翘了起来。

    无尘:“……”

    脸色似乎有些骂娘!

    就这么简单?

    他还以为要经过多种工序?

    结果就这?

    撬开地砖的顾锦颜显然并不知道无尘那十分纠结的心思,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地砖下的一小块凸起中。

    伸出手,微微转动了几分。

    “轰隆隆——”

    一阵地动天摇,在顾锦颜和无尘吃惊的目光下,屋子的正中央,赫然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

    两人对视一眼,而后站在裂缝旁,跳了下去。

    顾锦颜和无尘在半空稳住身形,慢慢往下降,可是这根本就像个无底洞一样,他们虽然下降的速度不快,但却也不是很慢,可是将近十多分钟过去了,两人还没到达底部。

    无尘无语的抬头望天:“这洞到底有多深?”

    顾锦颜无奈的摇摇头,看这趋势,应该也不浅,只是,这里的温度越来越低,顾锦颜猜测,他们离底部也不远了。

    果然,没过几分钟,顾锦颜便看到下方有光闪过。

    “无尘,快到了!”

    无尘眼神一震,两人极速下降。

    当踩在厚实的地板上,顾锦颜和无尘才开始打量这个地下世界。

    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台,圆台周围立有八根长柱,上面刻画了十分奇怪的符文,而长柱的最高处,有着一个小圆台,周围的墙壁满是烛台,烛台上跳跃着鲛油灯。

    “大小姐,这里,好冷。”无尘皱着眉说道。

    顾锦颜点点头,没错,这里面的温度已经达到了极致的低温,若是普通人在这里,恐怕不出几分钟,就会被冻成冰块。

    两人走近一看,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冷了!

    因为那圆台与圆柱,皆是由万年寒冰打造,而那些圆台上,放着几十具黑色的棺材!

    “好大的手笔!好诡异的地方!”无尘冷哼道。

    他是魔界的人,自然感受的到在这冰冷之下,还隐藏着一些他熟悉的邪恶之气!

    “去看看!”

    顾锦颜抿了抿唇,说道。

    两人踏上圆台,从各个棺材中走过。

    “这些棺材摆的位置,倒挺有顺序的。”无尘说道。

    “不!”顾锦颜摇头。

    “你好好看看,它们摆的顺序!”顾锦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这个阵法?为什么会在这里?

    无尘看着顾锦颜,也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当下便仔细的观察了这些棺材摆放的顺序。

    突然,一抹惊愕从他眼底闪现,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锦颜:“复活之阵?”

    顾锦颜凝重的点了点头:“没错,应该就是复活之阵!”

    “怎么会?这里怎么会出现复活之阵?这玩意儿不是在洪荒之时就已经失传了吗?”

    无尘说道。

    顾锦颜也很奇怪,早已失传的复活之阵为什么会出现在婆罗门这么一个小宗门内?

    早在洪荒之时,复活之阵就因为其太过阴毒而被废除,当年记载复活之阵的相关资料也全都被销毁,为什么又会重新在这里出现?

    难道是魔域的人?

    顾锦颜心中骤然蹦出一个答案,可是魔域的人有那么大能耐吗,竟然能将早就失传的复活之阵找到又重新利用?

    “他们要复活的是谁?”就在顾锦颜冥思苦想之时,无尘疑惑的声音传来。

    顾锦颜看着这些棺木,突然说道:“复活之阵必须要七七四十九个强大亡灵在魂魄没有进入冥府时,将之封印在沉水棺木中,将他们还未消散的灵力和强大的亡魂之力汇聚,而后祭献给要复活的人,这样,才能使那人的灵魂复原,从而达到重生的目的!”

    “可是,想要重生,也并没有那么简单吧。”无尘凝重的说道。

    “没错,灵魂可以复原,可是神魂和神智却不能,想要彻底恢复,就必须要一味药引!”顾锦颜缓缓说道,而在说道那味药引之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而忧伤的光。

    “什么药引?”无尘追问道。

    他虽然也生于洪荒,但大多都呆在魔界,而这复活之阵传说是某个神界的家伙创造的,所以以顾锦颜龙凰的身份,应该知道的比他要更多。

    顾锦颜没有瞒着无尘,她微微闭了闭眼,艰难的说道:“那味药引,就是血菩提果!”

    无尘愣住,无比震惊:“你是说佛境之中的血菩提树上凝结的血菩提果?”

    顾锦颜点了点头,苦笑道:“除了佛境之中,三界哪里还有血菩提果!”

    三界唯人、神、魔三界,可实则不然,若按数量来说,这世间应该分为人界,神界,魔界,妖境,佛境,还有冥府和鬼界!可是妖境和佛境都处在三界之外的镜像世界之中,而冥府和鬼界,则是跳脱于三界之外,是以,人世间所说的,也就只有三界!

    而血菩提果,唯有佛境之中的血菩提树所有,可是,当年女娲神主祭天,神界大乱,佛陀慈悲,赐血菩提树一枝丫于神界,后来,神界便拥有了一株由佛境菩提树的枝丫化为的菩提树,而也正是因为这株血菩提树的灵气,才使得她成功将生。

    而青灵国的那株血菩提树,顾锦颜自重生之后,许多事想的也透彻了,她的重生是天道一手策划,而她会降生到青灵国,也自然是天道的意思,而那株菩提树,应该就是天道给送到青灵的,为的就是,青灵亡国的那一天,自己会将菩提果吃下去,从而引发的后续一些事!

    “如果没有那个东西,那这里面的人就不能复活了?”无尘问道。

    顾锦颜深吸一口气,回答:“不一定,菩提果只是一味药引,可是并不是必然,如果能够找到与菩提果相媲美的东西,一样能复活他!”

    无尘嗤笑:“只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又有什么宝物能够代替菩提果呢。”

    顾锦颜沉默,的确,以这个世界灵气匮乏的地步,确实不可能孕育出那等宝物,所以,就算他们这个复活之阵在过千万年,估计也是无法复活那人的。

    “只是,我很好奇,他们究竟要复活的是什么人呢?”无尘摸了摸下巴,突然说道。

    顾锦颜心底也涌起一抹好奇,二人对视一眼,而后纷纷提起身子,飞向了那最高的一个圆台。

    这些棺木摆放的位置,隐隐有朝着那圆台方向去的,所以,他们想要复活的人在哪里,自然是有目共睹!

    二人站在圆台上,被那豪华到无与伦比的棺木给震惊了。

    星空水晶打造的纯透明棺木,棺木的衔接处和下方镶嵌着一颗又一颗珍贵的宝石,以顾锦颜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那上面的宝石,就连在神界之中,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而这棺木的主人,竟然用来当棺材的装饰品,当真是奢华。

    而星空水晶,就算在三界之中也很难看到,只有在妖境之中,才有机会见到,可即便是在妖境,星空水晶也是极为昂贵,十分稀少,可是这人,竟然用来当做棺材!真是暴殄天物!

    顾锦颜嘴抽了抽,这究竟是什么土豪,连个棺材,都能打造的这么豪华?

    两个人微微走近了,透过星空水晶,看着那个沉睡在棺木中的人。

    而这一眼,却差点让无尘和顾锦颜窒息。

    因为,那是一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即便是顾锦颜,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也不由得一阵失神,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美,如浩瀚星河,又如灼热的太阳,如清冷的月光和冰山上纯洁的雪莲,仿佛世间最美好的词,用在他身上,都配不上他,而能在容貌上与他比肩的,恐怕只有萧煜那个邪魅男人了!

    而拥有这样一张绝丽的容颜,竟然是一个男子!

    他穿着雪白的铠甲,双手交握于腹间,一把漆黑的长剑被他窝在手里,虽不知过了多少年,却似乎依然凌厉。

    男子面容安详,若不是他睡在棺木之中,若不是这是复活之阵,顾锦颜真的要以为,他只是睡过去了,而不是已经死了。

    只不过,她怎么总觉得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顾锦颜仔细想了想,这么有辨识度的容颜,她若是见过,一定会记得,可是她想了许久,也还是想不起来。

    “无尘,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思考无果,顾锦颜只能转过身问道无尘。

    毕竟无尘也是从洪荒之中走过来的,若是这个人真的有些来头,无尘应该也是知道的。

    谁知道无尘摇了摇头,迷茫的说道:“我还真没印象。”

    虽然他也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可是,他真的想不起来了。

    “不过,虽然想不起来他是谁?可是他手中的剑我却觉得眼熟。”无尘说道。

    “哦?”顾锦颜眼神一亮,若是知道这把剑的来历,或许这个男人的来历也就清楚了。

    “说说看。”

    无尘拧着眉想了想,突然说道:“我的记忆曾经也出现过断层,可是记忆中,似乎在神魔大战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和这把剑一抹一样的剑。”

    “似乎?似乎……是你们神界的某一大将所拿的那把剑,只是因为当年我最主要的是在后方防御,所以对于这把剑的印象不是太熟悉,不过无痕无情他们应该知道,神魔大战之时,他们可是魔界的主力!”

    顾锦颜点点头,好吧,看来,无尘也是个二愣子,她将希望就寄托在他身上,真是大大的失策!

    “难道,我还得将这东西带回去?”顾锦颜无语道。

    她的雷神空间可不是用来装死人和棺材的。

    不过嘛~

    顾锦颜笑眯眯的看着无尘,无尘浑身一抖。

    “大小姐,每次你这么看我,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说完还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顾锦颜:“……”

    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东西就交给你了。”顾锦颜指了指那奢华的棺木。

    无尘:“……”

    嘤嘤嘤,他就知道,顾锦颜每次对他笑,绝逼不是因为他长得太可爱了,而是因为她又想奴役他了!

    就像这个棺材!

    无尘浑身一抖,真是的,虽然他吧,不怕死人,可是这种死了不知道几十万年的人,还是复活之阵的男主角的死人,他还真有点虚虚的。

    可是谁叫顾锦颜是他家魔主大人的媳妇儿呢?若是他敢不做,他保证,他家魔主日后若是知道了,恐怕得把他整到鬼界去天天看死人!

    他才不要,所以为了以后能够幸福的生活,无尘默默的妥协,收手腕一番,棺木在原地消失,被他收进了空间之中。

    “走吧!”完事儿了的顾锦颜拍了拍手,一个提身,便从上面的圆台跃了下去,无尘紧跟。

    “没想到婆罗门隐藏的秘密竟然就是这个。”顾锦颜摇摇头,虽然没有她想的那么复杂,不过若是能弄清楚这人的来历,也不失为一件收获。

    而她很确定,这个男人,一定是她神界之人!

    那浑身的浩然正气,即便是死了,也弥漫在他的周围,所以这个人一定不是魔域的人。

    顾锦颜有预感,这个男人的身份,一定能带给她极大的惊喜!

    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顾锦颜转过身看着这些由万年寒冰打造的圆台,眼底划过一抹笑意。

    嘿,万年寒冰啊,这可是好东西,不拿白不拿。

    于是几道劲风闪过,所有的棺木都被瞬间抬起,而顾锦颜呢,则将那些由万年寒冰制造的东西,全都收进了她的空间之中,而后一把混沌之火,将这处地域彻底烧光!

    火光映衬着她纤细的背影,无人会知道,在这深不见底的低下,一把大火,烧掉的,是整个婆罗门守护了很多年,很多年的秘密!

    “那小子说,阿锦不是来了后山吗?怎么我什么也没看到?”

    被顾锦颜烧的光秃秃的后山,一声疑惑的声音传出,接着便是一众脚步声。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松几人。

    秋渊到处看了看,发现这里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烧焦的山头和石板,还有一坨干枯枯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堆在那里,反正这里和秋渊所想的禁地,是完全不同的,不过顾家隐藏在婆罗门的卧底,确实说顾锦颜和无尘那家伙来了禁地,而他怎么就是没看到呢?

    “整个后山就这么大,阿锦她去哪儿了?”秋渊一路走来,这嘴巴就没停过,修鄞和周松有很多次都想直接封了他的嘴!

    周松看着被烧焦的地板,一抹精光从眼底闪过,他抿了抿唇,说道:“少主就在这里!”

    “什么?”秋渊以为自己幻听了,这里分明一个人都没有,莫非周松还以为顾锦颜在那堆乱石里?

    “能造成如此大破坏的,除了少主的混沌之火,再没有其他可能!”周松指了指周围被烧成一片的惨不忍睹的景象,说道。

    几人愣住,四处看了看,果然,除了顾锦颜的混沌之火,谁能造成这么大破坏力?

    “只是,现在她在哪里?”秋渊皱着眉说道,心底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里明显有过打斗的痕迹,莫不阿锦一来到这儿就遇到了强敌?

    那现在她没出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在场的几个人心都有些慌,可是却毫无头绪。

    修鄞走到悬崖边朝底望了望,除了半山腰的云雾以外,他什么也看不清。

    抿了抿唇,修鄞正准备退开。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火光闪过,只见那本来将半山腰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云雾,霎时被轰出一个两人通过的通道。

    修鄞一愣,下一秒就看到顾锦颜和无尘两个“唰——”的穿过云雾,站在他面前。

    几个少年瞬间僵化。

    顾锦颜和无尘刚刚飞上来,就看到修鄞站在涯边发呆,而当他们站在涯边的时候,却发现周松,秋渊这两人也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挑了挑眉,顾锦颜问道:“你们怎么在这儿?”

    周松瞬间回过神来:“少主,你没事吧。”

    顾锦颜摇摇头:“我没事,你们呢,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你们不去支援他们,跑这儿来干什么?”

    “嘁,你这女人莫不是太不把昊天宗放在眼里了,以他们的实力,哪里还需要我们的援助。”

    秋渊嘁了一声,朝着她走过来。

    顾锦颜不由得摸了摸鼻尖,她也就是那么一说,至于这么怼她吗?

    “对了,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那个卧底告诉你们的?”

    “是,我们一到婆罗门,发现你不见了之后,才找到那个小子,最后他告诉我们你来到这什么婆罗门的禁地,怎么?有什么收获没?”秋渊笑道。

    顾锦颜没好气看了他一眼:“有什么收获,这地方不是死人棺材就是怨鬼,这些如果能算收获的话,我还真想把那些东西送给你。”

    秋渊浑身一抖,而后跳开:“你这女人果然恶趣味,那东西还是给你自己留着吧,本少爷可消受不起。”

    顾锦颜摇摇头,颇为无奈:“那里面早就被我给毁了。”

    秋渊顿时眯了眯眼:“毁了?毁了好。”

    “走吧,既然这边事情快要结束了,我们去前方看看,战事怎么样了。”

    她也还有事,想要问婆罗门门主,只希望,他现在没有被昊圣给削了!

    几人说着说着便往前方赶去。

    而顾锦颜在这一路上,也将她在婆罗门涯底遇到的事都告诉了他们,听的秋渊几人是心惊胆战。

    几人很快来到婆罗门前,映入眼帘的是满地尸体,血流成河,站着的弟子基本上都是昊天宗和其他宗门联手的人,还有一些顾家派去的人。

    顾锦颜几人一出现在战场,立马就有人戒备起来,可是看到他们身边的周松和秋渊两人之时,戒备的动作才放下来。

    “少主!”

    看到顾锦颜的一瞬间,那些顾家弟子纷纷眼睛一亮,而后瞬间冲到顾锦颜面前,一副激动的模样。

    周松不着痕迹的站在顾锦颜身旁,看着那些双眼发凉的弟子们。

    “辛苦了。”顾锦颜微微笑道。

    “不辛苦!”一群少年得了顾锦颜的安慰,纷纷犹如打了鸡血一般,高声答到。

    顾锦颜微微点了点头,视线掠过他们,落在了半空中的两道人影身上。

    那两个人,正是昊圣和婆罗门门主唐镇!

    只不过昊圣还仿若闲庭散步一般的攻击,而唐镇却已经十分狼狈的躲来躲去,身上的衣袍多数破损,大量的鲜血涌出,那张泛着冷意的脸也是十分苍白。

    顾锦颜看的清楚,唐镇撑不了多久了。

    而昊圣这般做法,倒真像是在逗他玩儿。

    一来一去的,唐镇也火了,他婆罗门虽然完了,可是他还是有自身的骄傲的,被昊圣这么玩儿来玩儿去,即便是脾气再好的人,恐怕也得跳脚!

    “昊圣,你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本门主!”唐镇一张阴冷的脸看着昊圣说道。

    他体内的生机已经在快速流逝,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

    只不过昊圣却是冷冷一笑:“想死?哪儿那么容易?本宗主,会留你一条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宝贝孙女,就那么被凌虐致死,就这么轻易的杀了唐镇,实在难消他心头之恨!

    思及此,昊圣也不想在缠斗下去了,因为他看到,顾锦颜几人已经出现在这里,并且在下方看着他。

    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唐镇制服,废了他的筋脉,如同扔垃圾一样,扔在顾锦颜几人的面前,随后昊圣也落在他们面前。

    “顾少主。”昊圣示意道。

    “昊宗主。”顾锦颜也点点头。

    “顾家的情,我昊天宗记住了!”昊圣说道。

    顾锦颜点点头,她本就不只是为了帮昊天宗,而现在能让昊圣记下顾家的这个情,于她而言,也并没有什么坏处,顾锦颜心安理得的接受。

    只是目光瞥向犹如死狗一般模样的婆罗门门主,顾锦颜不动声色的问道:“昊宗主这是?”

    昊圣说着她的目光看去,看见唐镇狼狈的模样,冷哼一声:“本宗主岂会让这个畜生死的那么轻松,不将之千刀万剐,实在难消本宗主心头之恨!”

    “哦?”顾锦颜挑眉。

    “只是我现在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昊宗主答应。”顾锦颜说道,

    “这?”昊圣皱着眉看着顾锦颜,他没想到她竟然会开口要唐镇,这是为了什么?

    “宗主放心,我只是有一些事想要问婆罗门门主罢了,待事情弄清楚之后,你要杀要剐,我自不会插一点手!”

    顾锦颜说道。

    昊圣死死的皱着眉,他开口道:“不知,顾少主有什么问题想要问他的?”

    别怪他多心,而是他实在想不出来,顾锦颜究竟有什么事,要单独问唐镇的,而两人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呵。”顾锦颜低低的笑了一声。

    “看来宗主,这是不相信我了?”顾锦颜挑着眉看着昊圣,眼底是一片深意。

    “当然没有,只是顾少主也知道,这个畜生是我昊天宗最大的仇人,我自然要保证他不会就这么死了。”昊圣说道。

    “这个,昊宗主你大可放心,我保证,最后送到你手上的,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唐镇,而我想要问的,也不过是我顾家的人,他的灭门之仇罢了。”顾锦颜适时的将周松推了出来。

    昊圣顺着顾锦颜的动作将目光放在了面无表情,可是眼底却弥漫着深深恨意的周松身上。

    “怎么?就这个小小的要求,昊宗主也不答应?”顾锦颜问道。

    昊圣眼中的疑惑散去,周松眼底剧烈的仇恨是演不出来的,而顾锦颜想要要唐镇,说不定只是为了这个男人讨回公道。

    想着,昊圣十分爽快的放人了。

    两个顾家弟子瞬间将唐镇拖起来,站在一旁。

    “既如此,那就谢谢昊宗主了,你放心,我只是有几句话要问他而已,不会耽误昊宗主报仇的。”

    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

    而无尘几人和拖着唐镇的两人也跟上,一大群顾家弟子浩浩荡荡的跟在顾锦颜身后。

    顾锦颜不想浪费时间,直接找了个隐蔽的房间,让顾家弟子都在在守着,不许让任何人进来,才低头看着筋脉被废,痛不欲生的唐镇。

    “唐镇,你可有想过,今日的下场?”顾锦颜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想着那个被困在沼泽中的唐泽,眼神就愈发凌厉,连自己儿子都这样恶毒对待的人,当真无可救药!

    “呵呵呵呵。”趴在地上的唐镇出乎顾锦颜意料的,竟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顾锦颜……是你啊,你能出现在这里,看来这次的事件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吧,先是流言,再是与昊天宗合作,彻底抹杀我婆罗门,呵真是好计策!好谋略!”

    唐镇呵呵笑道。

    他就明白,武灵山上的留言怎么偏就突然传的这么快就,如果没有一些大势力,根本无法这么快左右流言传导的风向,而昊天宗杀了婆罗门满门,顾锦颜却突然到了,而是昊圣竟然还说出了那样一番话,几乎瞬间的,唐镇猜出了顾锦颜和昊圣之间的关系。

    而当初他们遍寻不到传播流言的人,就应该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而想着当初他们始终也查不到在落尘大森林外,究竟是谁杀了齐晋,恐怕最后的凶手,也是她吧。

    顾锦颜挑了挑眉,对他的话不置可否。

    唐镇的眸光瞬间变得凶狠:“为什么?为什么偏要给我们婆罗门作对!”

    婆罗门从建立到传到他手中,已经几千年了,可是最后却在他手里被葬送了!

    这让他如何甘心?

    他恨,他恨自己实力太弱,没办法和昊天宗对抗也恨顾锦颜,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还有齐晋,这个蠢货,若是当年将将昊灵儿的尸体处理干净了,今天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祸事?

    可是他最恨的,还是魔域那群人,他汲汲营营的为他们做了那么多,结果到头来,却落得个被抛弃的结局!

    他恨,可是于事无补!

    而听了他问题的顾锦颜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们婆罗门作恶多端,丧尽天良,竟然以灵魂为引,炼制怨魂,当着是罪无可赦!”

    顾锦颜冷冷道。

    她想着昊灵儿,想着唐泽,胸肺中的怒火就越来越高涨。

    她甚至就想,直接将唐镇灼烧而死算了。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心里的杀气给压住,愿意无他,只是有些事,她必须搞清楚。

    “本少主方才去了你们的禁地……”顾锦颜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唐镇脸色一变,心下了然,问道:“你们究竟要复活什么人?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唐镇怪笑一声,可是却丝毫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顾锦颜眼神一寒:“回答我的问题!”

    唐镇冷笑一声:“凭什么?你害本门主至此,却想从本门主口中套话,呵,天地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宁愿带着这些秘密下地狱,也不会说出来的。”

    顾锦颜抿了抿唇:“死到临头还不悔改,唐泽有你这样的父亲,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而听到唐泽二字之时,顾锦颜分明发现,婆罗门门主的身躯突破剧烈的抖动了一下,而后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从他眼底弥漫开来,而后,就在下一瞬,消失,冰冷的表情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顾锦颜心下诧异,突然想到,唐泽魂飞魄散前说的话,唐泽是因为魔域的人给他喂食了一种丹药,才性情大变的,那他的恨毒与改变,也与这丹药脱不了换一个,只不过顾锦颜现在并不知道这种丹药是什么,所以就算她想做些什么,也只是徒劳,所以顾锦颜也就不去操那份心了。

    她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那副棺木中的人,究竟是谁!

    ------题外话------

    哭唧唧,因为失误,所以章节后半部分出现了误差,现以改~求原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