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战神帝沉!-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9章 战神帝沉!

    顾锦颜冷笑一声:“唐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们究竟有什么秘密?”

    唐镇直接低下头,无视顾锦颜的问题。

    顾锦颜眉头一挑,你以为这样我就对你没办法了吗。

    呵,简直天真!

    顾锦颜指尖腾地出现一抹火花,而无尘几人在看到那抹十分熟悉的火光之后,纷纷下意识的抖了抖。

    就是傻子都知道顾锦颜想要干什么了。

    果然啊,顾锦颜眼底的冷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既然你这么坚定,本少主就成全你了!”

    而后一抹火焰飘到唐镇的身上,无尘他们屏住呼吸,准备迎接唐镇惨不忍睹的惨叫之时,却看到那抹明明落在唐镇身上的火焰,瞬间消失了。

    “咦?怎么了?”无尘转过头去,问道,

    一边的周松和秋渊也是一脸懵逼,顾锦颜的混沌之火怎么不管用了?

    可是真的不管用了吗?

    很快,他们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唐镇突然凄厉惨叫起来,头上似乎有黑烟飘出,而他则是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不断打滚。

    “这是怎么了?”秋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神这一切。

    他身上没一点火焰,怎么比那些浑身着火的人还痛苦?

    顾锦颜站起身,慢慢走到唐镇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来,本少主也是太过高估了门主啊,才这么点痛,就受不了了?”

    唐镇此时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了,听见顾锦颜嘲讽道语气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痛苦,顾锦颜都是笑吟吟的。

    “神魂灼烧的滋味不好受吧。”

    顾锦颜问道。

    无尘几人恍然大悟,原来阿锦这次是换招儿了啊。

    “再怎么说,本少主也答应了昊天宗宗主,留你一命的,所以,怎么会轻易杀了你呢?可是你太固执了,让我很不高兴。”顾锦颜摇摇头,说道。

    唐镇觉得整个人都在被大火灼烧,可是这股灼热的疼痛,却是从神魂深处传来,简直令人痛不欲生!

    门外守着的顾家弟子,听到这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不由得浑身一抖。

    弟子甲:也不知道少主在里面对唐镇用什么大刑了,叫得这么惨?

    弟子已:谁知道呢,不过也怪唐镇活该,老老实实交代不就好了?偏偏要逼得少主用出杀手锏!

    弟子丙:去你的,就这么一个小贱人,还值得少主用出杀手锏?你脑子秀逗了吧!

    弟子丁:一群二货,守好门吧,话这么多。

    众多弟子:“……”

    屋内的唐镇已经痛到极致,脸色苍白的跟鬼一样,豆大的冷汗从他脸上滑下,极致的疼痛令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一身玄色衣衫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被汗水湿透,由此可见,这神魂灼烧之痛,有多恐怖。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唐镇终于受不了了,虚弱道:“我说!”

    顾锦颜挑了挑眉:“哦?是吗?可是本少主现在又不想知道了,比起事实,本少主更喜欢欣赏门主你痛苦惨叫的模样。”

    这话说的在场的人齐齐一抖,眼神怪异的看着顾锦颜,这丫头不会是心理有什么问题吧?

    此时唐镇心里犹如哔了狗一样,可是神魂中的剧痛已经使他无法在分出心来再去反驳顾锦颜什么,只能狼狈的在地上打滚惨叫。

    昔日高高在上的婆罗门门主,此时就如同一只狗一样,在地上痛苦翻滚,被所有人漠视。

    这种极致的羞辱简直令唐镇想要立刻死去!

    而顾锦颜呢,则是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无比痛苦的唐镇,那脸上的笑容,似乎真的并不在乎婆罗门地下的秘密一般。

    “够了,够了!”

    唐镇忍不住大叫,头上的黑烟冒得也越来越多。

    几人都漠视的看着他,没有一个人同情。

    这样的人,即便是死了,也难以洗刷他的罪恶!

    门外,周浩然走到众位顾家弟子面前,听着里面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问道:“怎么了?你们少主呢?”

    其中一个弟子抱拳道:“少主正在里面审问婆罗门门主,吩咐不许让任何人进去!”

    顾家的弟子知道周家家主和他们少主的关系不错,可是顾锦颜的命令才是他们应该执行的,所以就算周浩然来了,他们也不能就这么放他进去。

    听了顾家弟子的话,周浩然也不恼,微笑道:“进去通报吧,她会见我的。”

    周浩然十分笃定的态度令所有弟子都有些为难,最后还是方才那说话的弟子反应过来,道:“那就请周家主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少主!”

    周浩然点了点头,站在原处,默默等待。

    屋内,顾锦颜正觉得欣赏够了唐镇的惨样,正准备收手时,一个弟子却推门进来,抱拳道:“少主,周家家主到了。”

    顾锦颜挑眉:“请他进来。”

    没想到周浩然的速度也不慢啊。

    “是!”弟子关上门出去。

    “周家主,我家少主请您进去!”

    周浩然点了点头,抬脚便走了过去,推开门,就看到唐镇一脸虚脱的倒在地上。

    “阿锦倒是好兴致!”周浩然笑道。

    顾锦颜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怎么?没问出来?”周浩然一看这屋内的情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谁知道这一句问出来,顾锦颜却是笑眯眯的看着他:“本少主可不管问不问得出来,左右那地方已经被我给毁了,就算不知道,也没关系了。”

    顾锦颜说道。

    她这句话落在别人的耳朵中倒是没什么,可是偏偏落在了唐镇耳朵里,只见唐镇霎时间眼睛就红了,他阴鸷的看着顾锦颜说道:“你!你竟然毁了那个地方!你竟然!毁了他!”

    说完浑身筋脉就有爆裂的趋势,顾锦颜眉头一皱,没想到他反应竟然这么大?

    而周浩然注意的却是他头上冒出的黑烟,皱眉道:“阿锦,这人以前似乎吃过什么毒?”

    顾锦颜还没说话,一旁的秋渊就接话道:“这个人,岂止是吃过毒药,他一身都是毒!”

    顾锦颜却是眸光闪了闪,看着周浩然:“怎么?你看出什么了?”

    “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曾经似乎在某本书中看到过,有一种毒若是沾染会直接进入神魂,覆在神魂之上,而沾染这种毒的人,则会心智全失,如同变了一个人般,而想要剔除这种毒药的办法,只能用灵魂之火侵入他们的神魂,将之覆在神魂上的毒药一点一点的剔除,只不过神魂灼烧的痛苦十分可怕,甚至一个不好还会将神魂烧毁,是以,也没有人敢轻易尝试。”周浩然说道。

    “他这情况,倒是和那书上说的有些相似。”

    “不,或许,他真的就是沾染了那东西也不说不定。”顾锦颜高深莫测的说道。

    而后将唐泽告诉她的话告诉了周浩然。

    “哦?既然是这样,那倒是有些巧了。”周浩然笑笑。

    随着唐镇头上的黑烟越来越多,唐镇口中的惨叫声也越来越低,眼中的猩红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苦之色。

    “阿锦,看来,他神魂上的毒,已经被剔除的差不多了。”

    周浩然说道。

    顾锦颜点了点头,手指一点,收回了在他体内搞着破坏的混沌之火。

    唐镇躺在地上,瑟瑟发抖,那张苍白的脸,布满了冷汗与恐惧。

    顾锦颜坐在椅子上,抿了抿唇,说道:“怎么?现在清醒了?”

    唐镇犹如一句行尸走肉一般看着顾锦颜,眼珠微微转动,他忍着浑身剧痛,站起身,佝偻着身子,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说出:“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这话问的无头无脑,偏偏顾锦颜却听的清楚。

    他就是想问,婆罗门做的一切,他做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顾锦颜点了点头。

    唐镇瞬间倒在地上,眼底弥漫着是浓浓的悔意和绝望,最后,这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捂着眼睛失声痛哭起来。

    哭声之凄厉,令在场人无不动容。

    “唐泽呢?我的儿子呢?”唐镇哭着道。

    “死了,死在你自己手里。”顾锦颜无情的拆穿了这一切,将唐泽魂飞魄散的遭遇告诉了唐镇。

    唐镇呆愣愣的看着她,眸中的光瞬间消失,整个人呈现出一股死寂。

    “他不恨你,他亲口说的。”许是觉得这个人也挺可怜的,他所做的都不是因为自己的意愿,只是因为魔域的原因,才让他落得这么个家破人亡的局面,顾锦颜也并不是冷心冷情的人,在这种时候,心中也闪过一丝叹息。

    唐镇短暂的愣了半分,而后嚎啕大哭起来。

    “啊!”他绝望的吼叫,可是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不管他如何弥补,也无法换回他的儿子,还有婆罗门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你们禁地下面究竟有什么呢秘密了。”眼看着唐镇已经清醒,顾锦颜便知道机会来了。

    唐镇瞬间如同老了数十岁,一双眼睛失了神的看着顾锦颜,突然他苦笑一声:“既然你已经将它毁了,那就算告诉你们也没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里面的人究竟是什么,只是,从婆罗门建立之初,那个地方就已经存在了。我们婆罗门的责任,就是守护那镇魂棺中的人,等待他有一天归来!”

    顾锦颜浑身一震,诧异的看着他,婆罗门的建立可以追溯到原世大陆,少说也有几千年的历史,而那个阵法却早已出现在婆罗门,究竟是什么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复活那里面的人?而那镇魂棺中的人,又究竟是谁。

    镇魂棺?

    没错!镇魂棺!

    顾锦颜突然想到了什么,镇魂棺这种东西,也算是一个至宝,但是没有什么人会用它来做自己死后的棺木,只因为它独特的制作材料和上面的符文,会让死者的灵魂永生永世困在棺木中,永世无法挣脱。

    而那个棺木的主人,竟然选择了镇魂棺作为自己的棺木,这究竟是被人陷害,还是他本身想要复活?

    顾锦颜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了,只能凭借本能去猜测。

    “我不知道,那里面的人存在了多久,只知道,婆罗门的历史中,我们的第一代宗主是个女人,而那里面的阵法和棺木都是她一一放进去的。”

    “而她死前,嘱咐我们,不管过了多少年,都要等着那个人,等着那个人回来!我虽是婆罗门的门主,可是关于那段历史实在太少,有很多事都不清楚。”

    唐镇说道。

    顾锦颜点了点头,知道他也没什么必要说谎了。

    当下,便让顾家弟子将他架起,送回了昊天宗宗主的手上。

    虽然同情,可是他欠下的债,还得由他自己来还!

    “走吧,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我们回去吧。”顾锦颜说道,而后迎着火红的夕阳,踏出了这片曾经的地狱。

    一把大火,将婆罗门烧的干干净净,连同那隐藏在罪恶下的丑恶,也都化为灰烬。

    ——

    顾家,小夜小小的身子趴在妞妞的床上,一双大眼睛中闪着泪光。

    伸出小手摸了摸妞妞苍白的小脸,小夜心中一痛。

    “妞妞,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他努力的扬起笑脸:“从今天起,哥哥就要离开你了,只有这样,你才能健康的活下去。”

    “妞妞,我真是个灾星,若不是我,可能爹娘也不会死,你也不会变成这样,若是你知道真相,会不会讨厌我?”

    “妞妞,不要讨厌我好不好,我会很难过的。”

    ……

    小夜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话,红彤彤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床上的妞妞。

    “妞妞,只要我走了,你就可以好起来,姐姐她是个好人,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妞妞,你一定要好起来啊!”

    小夜站起身,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而后毅然决然的踏出了屋子,小小的身子离开顾家大门。

    门口的弟子已经习以为常,小夜经常会出去乱转,等到时间就会自己回来了。

    小夜站在门口,看着高高的门匾上烫金的两个大字,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姐姐,再见了。”

    “妞妞,再见了。”

    而后小小的身子迅速闪进了人群中。

    离开的小夜,没有看到,妞妞紧闭的双眼,那流下的一滴泪珠。

    顾锦颜回顾家之后,处理了一些事之后,才发现修烨修武还有小夜都不见了。

    心下奇怪,招来一个侍女询问。

    侍女道:“两位大人都已经回修灵宗了,让少主您不要担心,至于小夜,恐怕出去玩儿了吧,这几天,他经常出去呢。”

    顾锦颜点点头,摆了摆手,侍女退下。

    修烨修武回了修灵宗,恐怕也是有要事,可是小夜这个孩子,平时只会呆在妞妞的房间,怎么会整天出去玩呢?

    顾锦颜皱着眉,却没有多想,或许小夜正是出去玩儿吧,当下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没有在管。

    而到了傍晚之时,小夜却仍没有回来。

    顾锦颜心中终于有了一丝不安。

    “马上派人出去找!一定要把小夜找回来!”

    顾锦颜心中担忧,生怕小夜出什么事,经过那么多天的相处,顾锦颜早已经将小夜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如今小夜突然失踪,她心中自然是十分担忧。

    深夜,顾锦颜却没有一丝睡意,心中充斥着不安,她正想推门出去,却透过纱窗见黑曜朝着她的屋子走来。

    推开门,顾锦颜倚在门上,看着黑曜。

    “怎么?睡不着?”似乎是感受到她焦灼的情绪,黑曜笑着说。

    “小夜还没找到,我怎么可能睡得着?”顾锦颜说道。

    黑曜摇摇头,掏出一张纸:“那孩子给你的。”

    顾锦颜快速的接过,眉头紧皱,最后将纸死死扭住:“小夜那孩子……”

    “那孩子恐怕是知道些什么了,否则不会丢下他妹妹就这么走了的。”黑曜说道。

    顾锦颜沉重的点了点头,很有可能,从小夜的书信来看,他已经不打算再回顾家了。

    可是小夜太天真了,作为他的精魄,就算他不在妞妞身边,最后的结局也不会变,顶多将妞妞的死期变得慢了一些而已。

    “哎。”顾锦颜叹了一口气,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无措。

    “小夜只是个孩子,而现在武灵山和俗世的交界已经封锁,所以他只有可能在武灵山,而不可能在华夏,而且,最有可能就在四大家族的主城中,因为那里人流量最多,是他隐蔽的最好地点。”黑曜分析道。

    顾锦颜何尝不知道,可是如果一个人铁了心要躲,就算她把整个武灵山翻过来,也不一定能找得到他。

    “还找吗?”黑曜问道。

    “算了。”顾锦颜挥了挥手。

    “既然他想躲,就让他躲吧,总比以后亲眼见到现实的好。”至少他不会亲眼看到妞妞的死亡,这样他的痛苦也许会少一些。

    顾锦颜无力的回房:“你去休息吧。”

    “阿锦,俗世那件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黑曜的声音传来。

    顾锦颜顿住,随后说道:“在等两条吧,等我把顾家的事安排好了,我就去。”

    而后将门关上。

    黑曜在外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突然,顾锦颜打开门:“等等,我有事要问你。”

    就在她关上门的一瞬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黑曜是从天地初开之时就跟在女娲大神身边的,洪荒的事情他一定很了解,所以如果婆罗门地底那个镇魂棺中的人是神魔之战时期的人的话,那黑曜也一定清楚他的来历,几乎是瞬间,顾锦颜推开门,又叫住了黑曜。

    黑曜微微诧异,转过身:“怎么?还有事?”

    顾锦颜抿了抿唇,说道:“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可能会知道。”

    “哦?”黑曜挑眉,那双明明失明的双眼,却让顾锦颜总有一种,戏谑的笑意。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顾锦颜说道:“先进来,我去找无尘,东西在他那儿。”

    黑曜听话的走进去,坐在了椅子上,顾锦颜看了一眼,而后身形一闪,便飞快的掠到了无尘的房门外。

    前后不过一息的时间,顾锦颜扣响了无尘的房门。

    无尘推开门,看到敲他门的竟然是顾锦颜,诧异道:“大小姐?”

    顾锦颜点了点头:“是我。”

    “出什么事儿了?”无尘问道。

    莫非是小夜的事,他也已经知道小夜失踪的事儿了,那顾锦颜此时来找他,莫非是小夜出事了?

    “跟我来。”顾锦颜回了一句,身影便消失了。

    无尘:“……”

    能给口喘气的时间吗?我的大小姐!

    可是无尘还是极快的跟在她身后,最后发现目的地竟然是他家大小姐的闺房。

    无尘顿时风中凌乱。

    走进去,却发现黑曜却一脸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杯茶悠闲的品着。

    无尘嘴角抽了抽,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却听到顾锦颜说:“无尘,将镇魂棺拿出来。”

    无尘脸色一秉,已经知道顾锦颜的用意。

    当下点了点头,伸手一挥,那由星空水晶打造的镇魂棺便出现在房中。

    “咦?这是个什么东西?”黑曜走到棺前,伸手摸了摸。

    “啧,星空水晶,极致之冰,真够奢侈的。”感受到那上面的东西之后,黑曜挑眉说道。

    “极致之冰?”顾锦颜问道。

    “就是同你的太阳火差不过级别的元素,只不过它这个是极致的冰元素,而你是极致的火元素,没想到这个世界好东西还不少,先是出现了混沌火莲,现在令人连混沌冰莲也出现了。”黑曜咋舌道。

    天道还真是把所有好东西,都弄到他这个世界里来了啊。

    “极致冰莲?在这里?”顾锦颜惊呼一声。

    冰火双生,世间既然能产生一朵混沌火莲,自然也会有混沌冰莲,只是混沌冰莲似乎从未在世间出现过,所以许多人已经忘了混沌火莲的背后,还有一朵混沌冰莲!

    “你在接近这个棺木的时候,是不是也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冷意?”黑曜问道。

    顾锦颜点点头:“是。”

    “那就对了,以你的光明之火,再融合混沌火莲,这世间,能让你感觉到冷的东西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可是你却依然感受到了冷意,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混沌火莲和混沌冰莲相互制约,而若不是你的混沌火莲中还融合了太阳火,就算你站在混沌冰莲前,也会冷的受不了。”

    黑曜说道。

    而现在,他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刺骨的寒意。

    “不过,还好,那人倒还是有点门路,知道将混沌冰莲放至星空水晶之中,能大幅度抑制混沌冰莲的冰冷之气,否则,恐怕不出几分钟,你这个屋子,就得变成冰雕了!”黑曜摇摇头,顾锦颜的记忆还未能全部恢复,否则这些东西,她不会不认得。

    “婆罗门的第一代门主究竟是什么来历?能得到镇魂棺这种宝物,还能得到混沌冰莲,甚至连复活之阵都知道!”顾锦颜皱眉思索,她总觉得,婆罗门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可是除了第一代门主,恐怕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

    “不,这并不是完整的混沌冰莲。”黑曜摇头,说道。

    “?什么?”顾锦颜愣住?不是完整的?

    “我从洪荒之中出生,曾经看到过混沌冰莲和混沌火莲,也感受过它们身上那股极致的气息,我敢说,若是完整的混沌冰莲出现在这里,就算是有星空水晶的制约,整个武灵山也会在瞬息之间,化为冰雕!”

    “嘶——”

    一旁安静听着的无尘,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听着黑曜如此解释,他才觉得自己和顾锦颜究竟有多幸运,若是真的混沌冰莲,恐怕他们还没接近地底呢,就已经变成一座冰雕了。

    顾锦颜皱了皱眉,显然她也才意识到,混沌冰莲的极致之冰这么恐怖。

    她是在神魔大战之后数千年才出世,只从典籍上看到过关于混沌冰莲和火莲的记载,虽然知道二者的恐怖,可是顾锦颜不知道,真正的混沌冰莲竟然这么恐怖,想来他们也算幸运,否则,现在恐怕还真的就是一座冰雕了。

    “这里面最多存在着混沌冰莲的一瓣莲花,你们看看,究竟有没有?”黑曜问道。

    顾锦颜两人看了看,却发现并没有什么莲花。

    黑曜皱起眉,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是好奇。

    “算了,混沌冰莲什么的,我并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这里面躺着的人是谁?黑曜,你生于洪荒,对于洪荒中的事比我更了解。”顾锦颜问道。

    黑曜却是挑眉,戏谑道:“你大概,忘了我是一个瞎子!”

    话毕,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

    顾锦颜:“……”

    无尘:“……”

    呵呵,你特么见过有那个瞎子走路连拐杖都用不上,却走的比正常人都快的吗?你见过有哪个瞎子感觉比一个正常人还灵敏的吗?你见过有哪个瞎子每次说话眼神都十分精确的落在那个人身上的吗?呵呵,你特么是在逗我?

    黑曜对于顾锦颜和无尘如何在心里诽谤自己感到毫不介意,此时的他活脱脱的就是一副,我是瞎子的表情。

    “好了,别装了!虽然我知道你眼睛瞎了,可是谁不知道,像你们这种实力到达了一种境界的人,是不用眼睛看,也能通过精神力将画面呈现在自己脑海中的。”

    顾锦颜翻了一个白眼,在她面前装?至于吗?不就是准备好被拆穿的吗?

    黑曜无奈,这丫头还是这么犀利。

    当下无法,只得通过精神力将画面倒影在他的脑海中,这一看不得了,黑曜直接愣在了原地。

    “怎么是他?”

    “是谁?是谁?”顾锦颜一看黑曜这样,便知道他心里已经有眉目了,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是黑曜认识的人,真是,太巧了!

    黑曜的眉头越皱越紧,很显然,镇魂棺中的人给了他极大的震惊。

    黑曜艰难的将目光移开,落到顾锦颜脸上。

    “阿锦,你知道他是谁吗?你难道没想起来吗?”

    顾锦颜一愣,随后摇摇头,虽然觉得他有些熟悉,可是她翻遍了整个脑海中的记忆,可是丝毫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黑曜艰难的吐出几个字,直接将顾锦颜和无尘劈的外焦里嫩,不敢相信。

    “洪荒战神!帝沉!”

    “什么?”

    顾锦颜猛的将头偏向棺木之上,看着男人俊美的容颜,眉头死死的皱着,帝沉?怎么可能是帝沉?

    帝沉不是早就消失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经过黑曜这么一说,她突然想起来,当年她接手神界之时,万朝来贺,可偏偏,这位洪荒战神一直呆在战神宫,连影子都没出现一个,当时她知这位战神的性子,便也觉得无甚所谓,而在今后的千百年内,她也没见过这位战神离开过战神宫!

    唯有那一次,不知道是多久了,他从腾云之上落下,从她面前走过,一身白色战铠上带着几滴血迹,脸上一块银色面具遮住了他的容颜,可是那股气势,那股如剑锋一般的气势,却让顾锦颜过目不忘!

    原来是他?

    顾锦颜心中诧异,难怪她会觉得他眼熟,他竟是神界的洪荒战神,只是,他不是早就身归归墟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婆罗门?还被封在了镇魂棺中?而那复活之阵,又是给为他而做?

    顾锦颜紧紧的抿着唇,没想到,她这一去,竟然真的在婆罗门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抬手一闪,一道青光闪过,凤浅的身影出现在屋内。

    “怎么了?”凤浅一脸迷茫的看着屋内的几人。

    “凤浅……”顾锦颜指着那个棺木,说道。

    凤浅不明所以,眼神扫过镇魂棺,眉头一皱:“镇魂棺?阿锦,你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

    “你认识?”顾锦颜诧异了。

    “嗯。”凤浅点点头。

    “以前,见过。”凤浅解释道。

    而后走到镇魂棺前,刚想说些什么,可是浑身突然一僵,脸色大变。

    一抹不敢置信出现在她的眼底,她颤抖着手,慢慢抚上了棺木,映衬着男人俊美如太阳般的容颜。

    “师……师……师父。”

    她颤抖着声音,不敢置信的叫道。

    棺木中的男人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已经刻进了她的骨血。

    凤浅双眸通红一片,两滴清泪滴落在镇魂棺上,溅起两滴小小的水花。

    “阿锦,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得到他的……”

    尸体,这两个字凤浅说不出口。

    即便他曾经放弃了她,即便他曾经将她封印,可是刻在骨血中爱情,又岂是那么容易消磨的?

    当下,顾锦颜将在婆罗门中发生的事,悉数告诉了凤浅。

    凤浅身形一动:“复活之阵?”

    “没错,当时,他就躺在复活之阵的阵心,可以看出,那个弄出复活之阵的人,就是想要复活他,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他仍是这般模样。”

    顾锦颜说道。

    凤浅沉默了,她看着帝沉,心底一抹悲伤划过。

    “呵。”一声讽刺的笑从她口中笑出。

    “她还真是爱你,爱到了这个地步,连早就已经消失的复活之阵,都能替你再次创造出来,呵……”

    凤浅讽刺道,绝美的小脸上,划过一丝隐晦的光,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顾锦颜却是皱眉:“凤浅,你知道是谁想要复活他?”

    凤浅点点头:“除了那个女人,我实在想不到谁会为了他,费这么大的功夫。”

    凤浅看了一眼顾锦颜,才将她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帝沉贵为战神,他的手下也是能人百出,其中令人熟知的便是他坐下的四位大将,而其中一位,精通阵法,可以说,她对阵法的了解,三界之中,无人能比。”

    凤浅淡淡说道。

    顾锦颜几人却是心惊,三界之中,无人能比,那个女人的阵法,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而她也一直爱恋着帝沉,可是帝沉天生冷心冷情,在说,她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属下,是以,帝沉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属下,会在有一天,对自己悄悄动了心。”

    “而当年帝沉收我为徒,我也一度被她当成眼中钉,可笑,她却不自知,我和她都是一样的,在帝沉眼中,我们是属下,是弟子,却永远不可能变成爱人。”

    “除了绯画,我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如此精通阵法,又能为他做到这个地步了。”

    凤浅脸色虽淡,可是顾锦颜仍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丝痛楚。

    她走过去,伸手抱了抱凤浅,轻声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凤浅的泪流下来:“过去了,都过去了。”

    可是,真的能过去吗?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现在帝沉的神魂在这儿?若是找到菩提果,他兴许能够复活。”

    顾锦颜说道。

    果然,凤浅眼神一亮。

    顾锦颜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嘴上说是过去了,可是心底却还是没有忘记吧。

    黑曜也点点头:“说的倒是没错,以菩提果的力量,在加上镇魂棺的锁魂,帝沉确实有可能被复活,可是,那也仅仅只是有可能罢了。”

    “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顾锦颜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