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危机!小夜出事!-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10章 危机!小夜出事!

    不管是为了她能够战蚩冥而多一分力量,还是凤浅心头的夙愿,她都要一试,哪怕,最后的结果并不尽人意。

    黑曜眉头紧紧皱起:“菩提果有多难寻,你又不是不知道,神界之中那一株早就消失,而佛境的人早已隐匿于大虚空之中,你要往何处去寻?”

    “待以后我回神界之时,便是菩提果树重现之日!”顾锦颜扬眉说道。

    “呵,你倒有自信。”黑曜摇摇头,笑说。

    顾锦颜不置可否。

    因的已经搞清楚了这棺中人,所以顾锦颜只能将帝沉给收回了她的雷神空间了,凤浅也化作一道流光飞了进去。

    突然想起自己空间中还有着一大块的万年寒冰,顾锦颜想了想,发现顾家的人,似乎除了伊凡以外,并没有谁是水系属性的,所以想了想,还是将那些万年寒冰送给伊凡算了,相信有了这么庞大的水元素,伊凡的实力一定会很快突破。

    到时候,自己又多了一个帮手,哈哈哈。

    几人将事情搞定后,便直接回到自己的屋子中。

    夜,深沉如水,万籁俱寂。

    漆黑的夜色之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冷风从那单薄的衣衫中灌入,吹的那影子忍不住打了一个抖。

    没错,那道身影正是小夜。

    自从离开了顾家之后,小夜知道,以顾锦颜的能力和聪明,若是他还留在南山城,就必然会被她找到,所以,他只能离开南城。

    而现在,他到的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宫家的所属领地。

    东山城!

    小夜大大的眼睛中有着一抹泪光,也不知道妞妞现在怎么样了。

    黑曜叔叔应该已经将自己的书信给姐姐了,不知道姐姐看了会不会生气。

    小夜抿了抿唇,心头一片苦涩,为了妞妞,即便知道姐姐会生气,会伤心,他还是必须离开。

    小夜漫无目的的在城中乱转,希望找到一个小破庙或者是乞丐窝,暂时栖身,待天亮以后,他在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事做。

    就在小夜往拐角中跑去之时,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在街道上。

    看着小夜那个小小的身子,几个人纷纷对视一眼,知道了他们的任务就是眼前这个小子之后,几人便快速追了上去。

    小夜感知到身后有人跟着,心下奇怪,他一个小孩,要钱没钱,要东西没东西,怎么会被人跟着呢。

    只是当下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挑小巷子四处乱窜,试图将身后的人给甩掉。

    可是身后的人的实力似乎很强,始终黏在他身后,一时间,小夜也有点慌了。

    “首领,那小子恐怕是发现我们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小声道,小夜的手段实在是不够看,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漫无目的的到处乱窜绝对是想要甩掉某些人。

    为首的一个点了点头,他们之所以没有一见面就动手,就是怕这小子身后会有跟着,毕竟这小子可是顾家那个变态女人的弟弟,万一他身后有顾锦颜派的人保护,那他们不就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螳螂了嘛。

    不过跟了这么久,也没看到这小子身后有什么强者出现,这几个人才放下心来。

    不想在跟小夜玩捉迷藏的游戏,轻轻一个飞掠,便到了小夜的面前。

    小夜猛的后退一步,睁大双眼看着这群不速之客。

    小小的身子猛的抖了起来,一双大眼睛双目含泪,一副弱不禁风害怕的样子:“你……你们想干什么?”

    黑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说错台词了吧?还是这一个假男孩?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一副小娘子的模样来?

    不过不管黑衣人心中有多腹诽,该做的还是要做。

    当下便道:“小子,乖乖跟叔叔们走一趟,不然可别怪叔叔们对你不客气。”

    小夜眨着眼睛:“去哪儿?”

    “让你走你就走,哪儿那么多废话?”黑衣人们不耐烦了,吼道。

    小夜似乎被吓怕了,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看见这个模样的小夜,黑衣人才彻底放下心来,啧,不过是一个小鬼,不知道少君怎么这么重视,还让他们这么多人前来抓捕?这不是杀鸡用牛刀吗?

    自大的黑衣人没有发现,小夜那瑟缩的表情之下,那双原本湿漉漉的眼睛,已经悄然变成了通体漆黑。

    正在黑衣人准备朝着小夜抓过去之时,变故丛生,只是一瞬间,所有黑衣人的目光都对上了小夜的眸子,刹那间,眼中的光芒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的迷茫。

    小夜头上有冷汗落下,第一次对如此多强者动用鬼眼,对他的消耗是十分可怕的,只是现在,他也别无他法。

    “杀了他们!”

    小夜冷冷的下令,只见方才还是一个队伍的黑衣人们,看到‘自己’身边的人,毫不犹豫的大杀出手,一时间,惨叫和血腥笼罩在这个幽深的小巷。

    当最后一个黑衣人倒下的时候,小夜才松了一口气,擦掉头上的汗水,小夜刚准备抬脚离开,突然,身后的空间传来一阵波动。

    随之而来的,是一抹嗤笑声:“小子,果然有些本事。”

    一道身着黑色锦衣的男人从空间中踏出,宽大的袖袍在半空划过一道黑色的痕迹,一张俊美,却有些阴冷的面容出现在小夜的眼中。

    男人颇为不屑的看了看地上的一众尸体,而后将目光放回到小夜身上。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小夜冷声道。

    男人拍了拍手掌,戏谑道:“没想到曾经令叱咤风云,令万鬼颤抖的鬼帝,竟然会变成这个模样,啧,当真是可惜。”

    男人虽然口中说着可惜,可是小夜却没有在他脸上看到有半分可惜的神色。

    “我不是什么鬼帝,你认错人了!”

    小夜抿了抿唇,开口道。

    心中却是疑惑,为什么所有人都说自己是什么鬼帝,莫非,自己真的就是什么鬼帝吗?还有,为什么自己前脚刚离开顾家,后脚就有人想要抓他?

    难道,顾家有卧底?

    不得不说,小夜十分聪明,仅仅凭借这些,便已经想到了这些,只不过,眼下的情况,对他来说,实在有些不乐观了。

    “嗯。”谁知道男子同意的点了点头。

    “你现在这样,确实不算是真正的鬼帝,只有融合你的精魄,恐怕你才会成为真正的鬼帝!”

    小夜脸色一变。

    男人挑着眉笑着看他:“怎么?看来是想起什么了?”

    “比如说,那个女孩?”

    小夜的脸一瞬间变得煞白,他怎么会知道?

    “不过,也亏得你没有融合精魄,不然,今天恐怕本君也抓不到你,所以了,只能怪你命不好,如果你没有离开顾家,恐怕,还真的遇不到我们了。”

    男人的出手成爪就想要朝小夜抓去,小夜脸色一变,就想要逃开,可是在这个男人太强大,是以,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为了避免你耍花招,所以,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男子笑眯眯道。

    一记手刀劈到小夜的颈后,小夜顿时像断了线的娃娃,瞬间失去了意识。

    男子将昏迷的小夜提起,幽冷的目光望着南方,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

    “顾锦颜啊顾锦颜,不知道你知道了这小子在我手里,会不会急得马上杀过来啊?呵呵,真是期待。”

    男人单手一抓,一道空间裂缝出现,男子走进去,身影缓缓消失,原地只余一地尸体和鲜血告诉世人,这个夜晚,是何等的惨烈。

    天刚放亮,整个东山城开始忙碌起来,一副安宁的模样,直到,某个小巷子中突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众人都将目光放过去,有些胆大的汉子朝着巷子中走去,待看到那满地的尸体之后,那些汉子才恐惧的抖了抖身子,有些甚至直接腿软倒在了地上,而后双脚并用的爬了出去。

    “死人啦!死人啦!”

    一声声惊慌的喊叫声从小巷子中传来,随后大家都看到方才进去的汉子惊慌失措的跑出来嘴里还十分惊慌的大叫道:“死人啦,死人啦!”

    死人了?

    所有人纷纷停下自己手中的活,看着那群汉子惊慌失措的汉子跑出来。

    一时间,街道上的人都作鸟兽散。

    街上的异动很快惊动了上宫本家,一大群弟子纷纷赶到现场,在看到地上血腥的场面之后,皱眉道:“少主,这些人怎么看着像自相残杀?”

    上宫锦寒的眉头狠狠的皱起,在上宫家的地盘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偏偏他们上宫家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收到,当真是无用!

    “将这些人带回去!”上宫锦寒冷声道。

    身后的弟子纷纷动手,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抬走小巷中的血迹也洗刷干净,很快,街道恢复了宁静,只是方才那副恐怖的情景,还徘徊在众人的脑海中,久久不去。

    顾家。

    顾锦颜刚刚推开房门,便收到了东山出的事,眉头一挑:“究竟发生了什么?”

    来人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顾锦颜。

    顾锦颜点点头,东山的事自有上宫锦寒做主,她不会插手,更何况,这些事在她眼中,是很正常的,武灵山,从来都不是一个宁静祥和的地方,会有如此血腥之事,当属正常。

    用过早饭之后,有侍女匆匆来报:“少主,妞妞,妞妞醒了。”

    顾锦颜眼神一亮,妞妞醒了,那小夜的下落,应该也能找到了,毕竟精魄与肉身之间,是存在一定必定的联系的,而小夜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她心中着实担心,只是不知道,小夜现在究竟是否安好,又在哪里?

    顾锦颜匆匆走到妞妞的院子,果然,自从小夜离开之后,妞妞的脸色果然比以前好很多了,只是仍然苍白的毫无血色。

    看着顾锦颜开来了,妞妞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顾姐姐。”

    顾锦颜按下心中的激动,慢慢的走到床边,摸了摸妞妞柔软的发,点点头道:“妞妞,今天感觉好一点没有?”

    妞妞点了点头,小脸上挂着虚弱的笑容:“我好很多了。”

    “顾姐姐,哥哥呢?我睡着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哥哥说话,哥哥他在哪儿?”妞妞问道。

    顾锦颜一怔,没有想到妞妞醒来第一句话竟然就是问小夜,可是她要怎么回答她?

    当下,她只有笑着回应他:“小夜他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等他回来了,第一时间就来看妞妞了好不好?”

    没有顾锦颜想象中的轻松,妞妞听到顾锦颜的话后,脸色渐渐难看起来,小小的眉头皱着,眼中似乎有泪水闪过。

    “妞妞,怎么了?”

    顾锦颜一看,一颗心不由得沉下来:“妞妞怎么了?”

    妞妞幽幽的说道:“顾姐姐,你是不是在骗我?”

    顾锦颜一怔,随即露出一抹笑来:“怎么会?等到小夜回来了,你就知道,姐姐有没有骗你了。”

    妞妞低下头,显得十分不安,半晌,她抬起头,苦笑道:“顾姐姐,你不用在骗我了,我知道,哥哥他走了,原来,那些话都不是梦,哥哥他是真的不要妞妞了。”

    妞妞突然的哭泣令得顾锦颜很是头疼,没办法,只能笨拙的小心哄着她。

    突然,妞妞抓住顾锦颜的手,哽咽道:“顾姐姐,我心里很不安,似乎要出什么事了,一定是哥哥,哥哥一定是出事了!”

    妞妞的话好无厘头,可是那副担惊受怕的模样,倒是让顾锦颜的心提了起来。

    “妞妞?你……怎么会这么说?”顾锦颜问道。

    妞妞摇摇头:“不知道,就是心跳的好快,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有一种像是蚂蚁在心上爬一样。”

    妞妞笨拙的描述着自己的感受。

    顾锦颜的心中却是瞬间泛起滔天巨浪。

    妞妞本就是小夜的精魄,若是小夜真的出事,妞妞不可能感觉不到,而妞妞此时出现这样的情况,莫非?小夜真的出事了?

    这一认知,几乎让顾锦颜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一颗心也紧紧的提了起来。

    “顾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妞妞小声道,虚弱的脸上透着一抹病弱的白,令她看起来十分奇怪。

    顾锦颜抿了抿唇,看着妞妞道:“什么问题?”

    “顾姐姐,你能告诉我?哥哥为什么要离开我吗?”妞妞哭道。

    一直以来,小夜都陪在她身边,无论有多么困难,却始终没有抛弃自己这个累赘,可是现在,哥哥竟然离开了,妞妞想不到,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锦颜不说话了,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妞妞解释,她只是小夜的一个精魄而已,从根本上来说,她根本就算不得是一个正常的人,只要时间到了,她就会消失,变成小夜的一颗精魄。

    妞妞一看到顾锦颜为难的脸色,当下便有些明白了什么,只不过,她知道,小夜离开她一定是有原因的,而那个原因,也许就在于她,或者小夜,不然小夜不会这么久离开。

    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妞妞不得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她看着顾锦颜,说道:“顾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已经不是什么不喑世事的小女孩了,有些事,我能承受的。”

    经历过家破人亡,生活潦倒,人情冷暖,已经让这个本来天真单纯的小女孩认识到了许多事,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残酷,而正是因为这样,才促使她快速的成长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太弱,她想,自己也不会如此拖累小夜,还得装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模样,为了不让小夜担心,她只能将自己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不让小夜窥见一丝一毫,而现在,小夜已经离开,妞妞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再隐藏下去了。

    毕竟,顾姐姐是这么精明的一个人。

    而只有彻底撕开那道不喑世事的伪装,她恐怕才会将所有事实都告诉她。

    顾锦颜看着这个不及她腰高的小女孩,眼底一抹怜惜闪过,在小夜的面前伪装了这么久,也十分辛苦吧,只是,顾锦颜十分担心,她知道了事实之后,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

    妞妞伸出手,握住顾锦颜的手指,圆圆的小脸上,闪烁着的是令顾锦颜晃神的坚定!

    顾锦颜闭了闭眼,而后睁开:“妞妞,姐姐告诉你,可是,你要冷静,相信姐姐,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妞妞点了点头。

    当下,顾锦颜把她和小夜之间的问题,全都告诉了她。

    她亲眼看到,妞妞的眼神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最后的茫目,再到最后的苦涩。

    “妞妞……”

    顾锦颜酸涩的叫道。

    “呵,原来是这样……”妞妞苦涩一笑。

    难怪她和小夜明明不是亲兄妹,却总感觉有一种无形的默契笼罩着他们,每次挨着小夜,她都会觉得浑身虚弱,可是那股亲切的感觉却让她根本离不开小夜。

    现在,听到顾锦颜这么说,妞妞才知道,原来这都是因为自己只是小夜的精魄而已,而在顾锦颜的解释之下,她也知道了精魄就相当于是一个人的灵魂,而她,就是小夜的灵魂罢了。

    呵,真是苍天弄人,她想过很多原因,可是却没想到,真正的原因竟然这样令人难以接受,她的存在,竟然只是小夜的一个倒影,甚至,她根本就算不得是一个人!

    妞妞哭着,脸上的苍白映衬着她的悲伤。

    顾锦颜心中一痛,将她拢进怀里,安慰道:“妞妞,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有办法的。”

    妞妞摇摇头,哽咽道:“姐姐,我知道的,没有办法,否则哥哥也不会离开我。”

    顾锦颜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妞妞,只能拍着她的背,不知道该说什么。

    “姐姐,我知道,哥哥没有我不行的,既然不管哥哥是否在我身边,我最后的结局都会消失,何不让哥哥回到我身边,这样,我也能用剩余的时间,多跟他在一起,这样,以后就算我消失了,也没有遗憾了。”

    妞妞说道。

    顾锦颜心中酸涩的不行,可是现在小夜的下落不明,她就算有心要找,没有线索,也是白搭。

    “唔——”

    被顾锦颜抱在怀里的妞妞突然抽搐起来,她痛苦的拧着眉,一双娇唇被雪白的皓齿死死咬着,不一会便血迹斑斑,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顾锦颜浑身一震,眼中透着惊慌:“妞妞,你怎么了?”

    “来人!快找医师!”

    顾锦颜慌乱道。

    妞妞的气息越发微弱,这让她极度不安。

    小夜还未找到,妞妞若是出事,以后找到小夜,她该如何跟他解释?

    妞妞双手使劲抓着顾锦颜的右手,极致的痛苦令她忍不住掐进了顾锦颜的肉中,一丝血迹顿时从顾锦颜的手臂溢出。

    顾锦颜直接忽略了手中的痛,担忧的看着妞妞。

    “姐姐,哥哥,哥哥出事了,我感觉到了,他现在,很痛苦,姐姐,救救哥哥,救救哥哥!”

    妞妞痛苦的压抑着声音说道,最后头一歪,晕倒了顾锦颜的怀里。

    房门被推开,无尘手中抓着医师极速跑来,直到现在,那个医师似乎也没回过神来,待看到顾锦颜之后,正准备行礼,顾锦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过来,给妞妞看看,她究竟是怎么了?”

    医师连连点头,走到妞妞的身边,捏起脉搏便查看了起来。

    这时,周松和黑曜也走了进来。

    “怎么了?”黑曜的眼神准确的落在顾锦颜的身上,问道。

    顾锦颜摇摇头:“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

    “而且,妞妞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黑曜,我担心小夜出事了。”

    “哦?怎么说?”黑曜微微诧异,问道。

    当下,顾锦颜把妞妞说过的话,告诉了黑曜。

    黑曜不语,脑中却思考起来。

    后来,他说道:“妞妞的感觉,可能是对的。”

    顾锦颜猛的睁大了双眼,心头一阵不安。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不安的情绪,黑曜不由得出声安抚:“你先别担心,现在事情尚不明朗,一切还得妞妞醒来之后再问。”

    “可是小夜。”顾锦颜闭了闭眼,遮住眼中的水光。

    “你先别急,马上派人去其他三城,让他们协助寻找,一切等结婚出来之后再说。”黑曜冷静道。

    “不……不,我想起来了。”

    顾锦颜突然看着黑曜,说道。

    “东山!上宫家,今天出了命案,会不会,会不会是小夜?”顾锦颜瞳孔剧烈颤抖着,急剧不安。

    “你别自己吓自己,小夜不会出事,你别忘了,妞妞是小夜的精魄,若是小夜的肉身以死,妞妞必定消亡,而妞妞现在还在,小夜就不会死。”黑曜拧着眉安慰道。

    顾锦颜这才冷静下来。

    看着周松:“周松,你马上去一趟东山,查清楚东山发生的事,然后汇报给我。”

    周松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这时,医师检查完后,走过来,对着顾锦颜摇了摇头:“少主,这个小姑娘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

    顾锦颜怒道:“你看看她的脸色,这是没有问题的模样吗?”

    那医师吓得一抖。

    “少主赎罪,属下学医不精,着实……着实没有查出来,这个小姑娘有什么疾病。”

    医师颤巍巍道,他是真的没查出来啊。

    他已经用尽所有的办法,查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个小姑娘除了身体虚弱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疾病,至于她为何会突然晕倒,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看着这医师,顾锦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下去。”

    “是……是。”那医师说完,便直接退了出去。

    “何必这么大火气?”黑曜安抚道。

    “黑曜,我害怕,害怕小夜会出事。”顾锦颜不安的说道。

    黑曜叹了一口气,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别怕,不会出事的,相信周松那边会很快传出消息来的。”

    顾锦颜点点头,一颗心仍然提起。

    顾家某个角落中,两个身影左顾右盼,发现没人之后,才闪进一个房间。

    “大师兄,怎么样了?”何逵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急道。

    顾齐之看了一眼何逵,道:“计划很成功,那小子已经被魔域的人抓走了。”

    得了这样的消息,何逵嘴边终于露出一抹笑意:“呵,活该!谁让她是顾锦颜那个贱人的弟弟,呵,祖爷爷死在顾锦颜的手中,我们没法拿顾锦颜怎么样,那个小子现在出事,顾锦颜肯定痛不欲生,也算是为祖爷爷出了一口气!”

    顾齐之的脸色虽然一直淡淡的,但是那眼底的狠辣,却是实实在在的。

    顾锦颜没出现以前,他还是顾家少主之位最热门的人选,可是顾锦颜一出现,他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两个嫡女的身份,比他这个长老之孙的身份更加尊贵,是以,顾锦颜的出现,直接打破了他心中的梦想,而现在,他祖爷爷竟然还死在了她的手中,顾擎一死,他们在顾家的靠山也就断了,而顾擎与魔域勾结的事也被人捅了出来,于是几乎顾家的所有人,都来他们头上踩一脚,冷嘲热讽,看不起他们。

    不过这短短的一两个月,顾齐之却像是过了一年一般,那份掩埋在心底的仇恨,终于让他忍不住踏上了和他祖爷爷一样的老路,与魔域的人狼狈为奸,只是他很聪明,善于隐藏自己,而顾锦颜也没心情去打击顾家的小透明,是以,两人除了被顾家弟子所不齿以外,顾锦颜倒没注意他们的存在。

    也是这一斩草不除根的态度,才种下了如今的祸事。

    小夜的失踪,也跟他们有关。

    顾锦颜从空间战场出来,回到顾家之后,魔域的人就开始接触他们这两颗埋在顾家的旗子,虽然顾齐之不知道魔域的人要一个普通的小孩干什么,可是为了让顾锦颜绝望痛苦,顾齐之也乐意做这件事。

    是以,小夜前脚刚离开顾家,后脚他便通知了魔域的人。

    再后来,小夜的失踪,便水到渠成。

    “何逵,这几天小心点,那小子失踪了,顾家肯定处于戒严之中,以那个女人的头脑,必定会猜到顾家内有卧底,所以,这几天我们还是少联系,别让人抓住把柄。”

    顾齐之说道。

    何逵点点头,他脑子没有顾齐之灵光,自然是顾齐之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可是他却完美错过了,顾齐之眼底那一丝淡淡的不屑。

    呵,蠢货。

    两个人见外面没人,便直接离开。

    而他们身后,一道影子突然出现,望着那两人的离开的身影,修鄞眉头紧皱,没想到刚来顾家,就让他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好奇之下,修鄞跟着两人,却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小夜失踪了?还跟这两个人有关。

    还有魔域。

    修鄞眼神闪了闪,一阵风吹过,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魔域。

    遍地的骷髅堆在地上,黑黝黝的墙壁上跳跃着幽蓝色的鬼火,一只蛟龙雕像立在骷髅之中,深紫色的眸子,仿佛带着冷光,屋子的中间,一张铁床上,小夜被绑着双手双脚,昏迷不醒。

    “啪——”

    脚步声传来,随即是骷髅被踩碎的声音。

    那是一个俊美的男人,紫色的眸子闪着幽森的冷光,他一身玄色锦袍,脸上满是冷意,浅紫色的薄唇紧紧闭着,整个人犹如陷进了黑暗之中。

    “咔嚓——”

    “咔嚓——”

    无数的白骨被他踩碎,在幽静的屋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走到小夜的身边,眉梢轻佻,暗紫色的眸子流连着令人不敢直视的冷光。

    “呵,你那个姐姐,可真没用,竟然到现在还没找到你。”

    话音刚落,屋内最里的墙壁上,一道黑色的光闪过,屋内的鬼火瞬间熄灭,鲛人泪制作的烛光亮起,伴随着一道沙哑的声音。

    “姣儿。”

    男子转过身,看到那墙壁上出现的一抹光幕,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出现在墙壁上,那张脸上极致的俊美,不同于萧煜的邪魅,也不同于黑曜那般阳刚之美,这个男人脸上阴冷的神色硬生生的破坏了他那张俊美的脸。

    无端令人觉得有些诡异。

    魔姣皱了皱眉,似是有些不满,可是还是走到光幕面前,慢慢跪下。

    “魔上!”

    “那个男孩儿就是鬼帝?”

    “是。”魔姣冷声道。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十分男人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女性化的名字,这大概是魔姣这一生中永远无法洗刷的污点!毕竟不是他不想洗刷,而是他不能洗刷!

    这个名字,是魔上赐给他的,他不能丢,也不敢丢。

    “好,真是太好了!”蚩冥笑道。

    “你出手,果然比那些废物好的多。”

    魔姣不答话,只是静静的跪着。

    “炎帝墓中的那些战魂的滋味儿确实不错,可是想要修复本尊的伤势,还差了很多。”蚩冥冷声道。

    想到在炎帝墓,自己本来能在顾锦颜成长起来之前将之灭杀,可是没想到她手上竟然有女娲石,而他封印未解,实力大减,在女娲石的作用下,竟然直接被打回了封印,还受了不轻的伤,若不是顾成安那个废物出的点子,让他吸收了炎帝墓那些战魂,恐怕他现在想要凝聚身形,都十分困难。

    蚩冥将目光放在了小夜身上,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贪婪的模样,让人觉得他会一口吞了小夜。

    “鬼帝的真身,想想就是个好东西。”

    “只要本尊将你体内的幽冥之力吸收,恐怕整个鬼界,以后都会是本尊的。”

    蚩冥贪婪道。

    “只不过,可惜了,本尊现在实力大减,只能一点一点的吸收你体内的幽冥之力,想必,吸收完你的幽冥之力,本尊的伤就会彻底恢复吧!”

    “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大笑从蚩冥口中发出,回答在整个屋内。

    仍然跪着的魔姣却并不在意蚩冥的态度,他在意的是,顾锦颜,究竟能不能找到这个地方,

    当时在空间战场,在熔岩世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能力被大幅度削弱,最后败给了顾锦颜,而现在,在魔域,属于他的地方,不知道,顾锦颜是否还会有当时的好运气,能够战胜他?

    强烈的战斗因子从他的身体中迸发,他已经很久没有找到这么一个有趣的对手了,顾锦颜的强大,令他觉得兴奋,也只有顾锦颜,才有资格与他一战!

    他知道,顾锦颜的身上,一定有很多底牌,他一定!一定要将顾锦颜的底牌全都逼出来!

    魔姣的双手紧紧握着,嗜血的兴奋令他想要毁灭!极致的毁灭!

    顾锦颜!我在等你,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魔姣的异样蚩冥当然不会感觉不到,只是魔姣的性子他很明白,能让他露出这样嗜血的目光和兴奋的感觉,除了遇到了使他感兴趣的对手以外,蚩冥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会让魔姣露出这幅模样。

    只是不知道,这次这个,让魔姣这么感兴趣的人,是谁呢?

    脑海中陡然出现一个人的模样。

    蚩冥弯起唇,诡异的笑了。

    他也想知道,顾锦颜会不会为了这个小子,走到这儿来?

    ------题外话------

    阿锦现在都是将四个章节的字数合成一个章节的。

    若是有仙女觉得这样不妥,请在评论处提出意见噶~

    阿锦会改正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