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幻化之境!-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14章 幻化之境!

    顾锦颜转过身看着身后密密麻麻的黑袍人,眼神凌冽如寒冰,不为其他,只因为那群黑衣人中的带头人,正是顾锦月和陈静烟母子!

    不只是顾锦颜,无尘几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刚才还在讨论的陈静烟母子,现在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了他们面前,这也着实……有些冤家路窄了。

    可不就是冤家路窄吗?顾锦月看到顾锦颜之后,一双水眸像是沾了毒液一般,阴狠狰狞的让人不寒而栗。

    顾锦颜高挑着眉,双手背负于身后,看到顾锦月两人,虽然令她有些吃惊,但是也在意料之中。

    不过,看到顾锦月那副恨不得撕了她的表情,顾锦颜表示,比狠?谁不会,可是她似乎忘了,实力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本。

    “顾锦颜,没想到吧。”

    两方对立,势如水火,顾锦月讽刺的朝顾锦颜笑笑。

    顾锦颜耸了耸肩,道:“确实没想到,没想到曾经的顾大小姐,竟然会这么……做别人的走狗。”

    顾锦月被踩到痛脚,当下怒极,一双美目简直喷了火,状似泼妇道:“我有今天,还不是你这个贱人害的!”

    想她顾锦月,原本有大好的前途,顾家嫡母,顾家少主,甚至是顾家家主,以后都有可能是是她的,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抢了她的一切,现在她为了活命,只能栖身在魔域,做一个下人!她以为她愿意吗?

    这都是顾锦颜害的!

    “啧,我这个贱人都能害了你,那你岂不是连贱人还不如?连贱人还不如,那是什么?贱种?还是贱什么?”

    顾锦颜挑眉戏谑的看着她,想激怒她?还是回去在练几年吧。

    顾锦月一个娇纵大小姐,论嘴皮子怎么能比得过顾锦颜这个深受萧煜这个毒舌熏陶的人呢?对上她,估计也只能吐血的份儿。

    果然,顾锦月听了顾锦颜的话之后,气的浑身发抖,可她偏偏说不过她。

    而一旁的陈静烟似乎脱离了原来那种沉静如水的气质,整个人都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她制止快要暴走的顾锦月道:“呵,月儿,现在跟她扯什么嘴皮子?等我们抓到这个贱人,最后还不是任我们揉搓捏扁!”

    而后她的目光放在顾锦颜的身上,嘲讽道:“当年本夫人能将修嫣那个贱人弄死,今日,你这个贱人也别想跑掉!”

    做一个贱人,又一个贱人,顾锦颜的脸终于冷了下来。

    在她心里,虽然原主的母亲在生下原主之后就去世了,可是她心中仍然感激,感激这么一个母亲,怀胎十月将她生下来,面对丈夫的背叛和变心,仍然将她这个女儿生了下来,在顾锦颜的心中,修嫣无异是伟大的,可是陈静烟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羞辱她,她若是真能忍,她就不是顾锦颜了!

    当下顾锦颜抬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光影从她手中挥出。

    “啪——”的一声响。

    伴随着陈静烟的尖叫声,在两方对峙的阵营中显得异常突兀。

    几乎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在陈静烟的身上,只见方才还一脸傲气的陈静烟,此时整个人都狼狈不堪,一张曾经还算美艳的脸上,右脸颊正高高的肿起,一摊血水从她的右脸上弥漫开来。

    “啊!啊!啊!”

    陈静烟不住的尖叫,像她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最在乎的,就是自己这张脸!

    “我的脸!我的脸!”

    她惶恐的摸着自己高高肿起的脸颊,右眼眯成一道缝,看起来尤为丑陋。

    “母亲。”顾锦月连忙在旁边安慰。

    顾锦颜一众人双手环抱于胸前,站在原地看起好戏来。

    “顾锦颜,你竟敢伤我母亲!”顾锦月怒道。

    “嗤——”

    秋渊忍不住发出一道嗤笑来。

    无比嘲讽的说道:“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明明都打了,还在问别人怎么敢?啧,没想到这顾家小姐失踪了几个月,把脑子都给丢掉了。”

    “哈哈哈。”

    无尘几人颇为默契的大笑起来,连一直冰山脸的修鄞,也忍不住弯了弯唇。

    而那边,顾锦月简直要气的浑身冒烟。

    突然,她双眼一眯,笑道:“顾锦颜,你也不用激怒我,我知道,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顾锦颜双眼一凝,浑身的气势也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顾锦月看着顾锦颜的变化,得意的笑了笑:“是为了那个小子吧,那个叫小夜的?呵,听说你认了他做弟弟,对待那小子比亲弟弟还好呢。”

    “小夜在哪儿?”顾锦颜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恐怖嗜血,那副样子看的顾锦月浑身都僵硬了,整个人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惧怕。

    顾锦月将心底的惧怕压下,心中对自己居然惧怕顾锦颜而感到奇怪,不过看到顾锦颜这个模样,她自是开心的,顾锦颜不好,她便好,顾锦颜伤心,她便开心,反正,顾锦颜越绝望,她就越想笑!

    “那小子啊?”顾锦月拉长了声线,不屑的看着顾锦颜。

    “恐怕早就化为了魔域的一抹养料了吧,哈哈哈!”

    顾锦月疯狂大笑。

    而顾锦颜呢?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的双眼像是失去了光芒,一片漆黑,幽森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哈哈大笑的顾锦月,如同暗夜中的勾魂使者,杀戮镰刀,只一眼,则血流成河。

    顾锦月和陈静烟被这充满血腥之气的一眼吓了一跳,可是很快,她们又清醒过来,她们怕什么?魔域的人,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反观顾锦颜,只有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是她们的对手?

    带着这么一个想法,顾锦月和陈静烟又放下心来。

    “顾锦颜,要怪就怪那小子是你的人!是你害死了他!”

    顾锦月阴狠的说道。

    顾锦颜的眼中一片迷茫,是自己害死了小夜?

    不!不是,是她们!是她们!

    “轰!”

    顾锦颜的身后冒出大片大片的火花,炙热的高温席卷了整个空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像是站在了火山口一般,只一个引子,顾锦颜就会砰的一声,彻底爆发!毁灭一切!

    顾锦月在这巨大的威压下不由得浑身颤抖,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锦颜,使劲的摇头,不,不可能,顾锦颜这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不!她不信!

    曾经的顾锦颜还是一个无法修炼灵力的废物,这才几年?她竟然就比自己强大了?顾锦月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可事实当前,也容不得她不相信!

    “阿锦,冷静点!”

    黑曜沉声说道,顾锦颜现在明显处在了暴走状态,若是她不清醒,这里的所有人都会丧生在她的火焰之下,毕竟混沌火焰有多可怕,他是知道的。

    顾锦颜转过头看着黑曜,一双黑眸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瞳孔之中跳跃着两抹火花。

    她看着黑曜,嘴角挑起一抹哂笑:“黑曜,我很清醒,我现在,只想把她们全都杀光!”

    黑曜心中顿时产生一股不安,这么大的杀气,会给顾锦颜带来巨大的影响,可是她似乎,并不能控制住自己了。

    “阿锦,你别被她们蛊惑了,也许小夜并没有死,她们只是想激怒你,阿锦,你清醒一点!”

    秋渊和上宫锦寒几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顾锦颜的不对劲,连忙开口道。

    可是顾锦颜回答他们的,只是越来越恐怖的高温。

    偏偏顾锦月在一旁不知死活的说到:“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那小子早就死了,啧啧,那死的叫一个惨啊,整个人都被吸成了干尸。”

    无尘几人暗道不好,蚩冥掳走小夜,不就是为了他体内的幽冥之力吗?顾锦月说的这些,不都是正好符合吗?

    在看顾锦颜,浑身的气势已经增长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那一抹红色的火焰,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空气中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不但是顾锦月那边已经受不了了,连黑曜几人都快在这个恐怖的高温中给热的受不了。

    “啊……阿锦!”

    秋渊艰难的开口,这其中他的实力最低,所受的冲击也最大,当下有些收不住的开了口。

    顾锦颜眼神闪了闪,而后直接双手一推,原本在她身后摇曳的火花瞬间冲向了顾锦月的方向。

    火凤炫舞,璀璨之色涌入,映衬着顾锦月和陈静烟惊恐的面容,而后整个世界突然安静。

    熊熊大火燃烧,火中人影翻腾,无尘几人似乎听的到被困在里面的灵魂凄惨哀嚎,最后直接泯灭成灰烬!

    “嘶——”

    秋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知道顾锦颜的混沌之火的厉害,可是他没有想到,顾锦颜的混沌之火,竟然可怕到了这么恐怖的地步。

    就刚才那些人,粗粗扫去,大约也有上百人,其中不乏有炼虚合道巅峰的高手,可是顾锦颜一把火,竟然将之全部烧掉,一个不留!

    这该是如何可怕?

    当最后一抹火焰散去,顾锦颜眼中的猩红慢慢消失,跳跃的火焰重归沉静。

    待她冷静下来之后,黑曜才松了一口气:“阿锦,你太冲动了。”

    顾锦颜摇摇头:“不,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跟她们浪费时间。”

    她的时间那么宝贵,怎么能让这些垃圾浪费掉。

    至于小夜,她自然知道小夜暂时是没有事的,不仅是因为妞妞,还有蚩冥,在炎帝墓中,蚩冥被女娲石所伤,伤势绝对不会那么快便好,再加上,蚩冥如今尚在封印中,想要直接将小夜体内的幽冥之力吸食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知道顾锦月在撒谎,可是仍然不想多说废话,直接用最强的混沌之火,将她们烧成了灰烬。

    折腾了这么久,这两个人才终于被她杀掉了,顾锦颜心中陡然划过一丝轻松,她也算是为原主做了一些事了。

    当下,只有快点找到小夜,她才能彻底安心。

    “走吧。”

    “既然陈静烟她们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我们的行踪早就被魔域的人给掌握了,接下来,要一切小心!”

    顾锦颜嘱咐道。

    几人都点点头,正准备离开,眼前的景象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方才还是白骨堆积成山的空间,此时竟然变成了黄沙遍地的沙漠。

    顾锦颜几人站在细软的沙子上,身旁地上有着几块黑色的石头,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干燥刺骨的风沙,绕是他们这般心志的人,也不由得愣住了。

    “这?怎么回事?”

    周浩然忍不住问道。

    顾锦颜摇摇头,她也不清楚。

    倒是一旁的黑曜脸色凝重。

    “阿锦,你忘了蚩冥的本体是什么了吗?”

    顾锦颜一愣,突然出声道:“混沌兽!”

    “没错。”黑曜点点头。

    “混沌兽生于混沌,在天地还没分离之时,混沌兽就已经存在了,可以说,混沌兽比女娲,盘古,魔神这些洪荒众神出现的时间还要早,可是他还有一个名称,那就是空间之兽!”

    “空间之兽?”

    几人好奇道。

    “空间之兽,顾名思义,蚩冥可以根据自己所想,随意创造空间,不管是什么,只要他想,就能创造,在另一方面,蚩冥也可被称为创造兽,可是蚩冥的创造,却是创造邪恶!所以当年才会被神界驱逐至魔界。”

    顾锦颜也想起了蚩冥的一些事,皱着眉解释道。

    秋渊几人点点头。

    “想要破掉蚩冥的空间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能找到它与空间的一个连接点,这样才能通过打破空间,而给予蚩冥一击!只是这连接点,也不好找,它可能是一阵风,也可能是一滩水,就想这漫漫黄沙,这里的每一粒沙子,都有可能是蚩冥与空间的连接点。”

    顾锦颜说着说着便有些泄气,这满地黄沙,谁知道哪一个才蚩冥与空间的连接点?

    “不仅如此。”

    这时,苍龙突然从顾锦颜的手腕上脱离,飞到空中。

    “只要找到了那个连接点,不仅能给蚩冥一击,还能够在蚩冥未能及时关闭空间通道之时,通过两个空间的连接点,直接到达蚩冥的所在地,据我所知,当年女娲大神追缴蚩冥的时候,就是这样给蚩冥重创的。”

    苍龙说道。

    “没错,当年女娲大神确实是因为找到那个连接点,不仅打破了空间,还在蚩冥没能及时关闭空间通道之时,通过两处的连接通道,直接到了蚩冥的所在地,这才成功将蚩冥驱逐到了魔族,永生永世不能离开,不过蚩冥受女娲大神强力一击之后,身受重伤,倒是千万年没有在惹事了,直到……”

    说到这儿,黑曜突然住口,而后看了一眼顾锦颜。

    顾锦颜转头看着他,笑了笑,而后摇头:“当年之事,早已过去。”

    黑曜见顾锦颜没有被其他情绪影响之后,松了一口气,毕竟当年之事,对于顾锦颜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秋渊指着这遍地黄沙。

    在这里面找连接点?开什么国际玩笑?就算找到死,他们也估计找不到那个地方。

    “找连接点这种东西,是要靠运气的,运气好,说不定你下一秒就踩在了那个连接点上,被直接传送到蚩冥那里了。”

    无尘看了他一眼,笑道。

    秋渊顿时心中一抖,默默的退了两步。

    结果,脚下一陷,吓得他猛的一跳,而后换来了一众人无情的嘲笑。

    秋渊:“……”

    “好了,走吧,既然我们会到这里,这其中就不会那么简单。”

    “只有弄死了蚩冥空间中的空间物,它这个空间没了支撑的东西,才会消失。”

    顾锦颜说道。

    而后一行人便朝着前方走去。

    满地的黄沙,顾锦颜几人还没走几米远,就快被这讨厌的风沙给折磨的快要发疯了。

    秋渊哀怨的摸着自己的脸,感觉在这鬼地方吹了吹,自己娇嫩的肌肤都变得粗糙了。

    正当他哀怨的时候,突然踩到一块硬物。

    低下头看了看,一个巴掌大的小蝎子在他脚下,被踩得几天腿儿都瞪了起来。

    “蝎子?啧,这蝎子怎么看起来跟标本儿不太一样呢?”

    “真的是很大了。”说完还摊开巴掌比了比,恰好和他手掌一般大。

    这蝎子通体漆黑,可是蝎子身后的倒钩却是血一般的红色!

    “秋渊,你干什么?”周浩然见秋渊迟迟没跟上来,不由得唤道。

    秋渊转过身答应了一声:“来了。”

    “嘶——”

    还没等他转过身,就发出了一声痛呼。

    而那只蝎子,竟然咬了他一口,便逃之夭夭。

    秋渊忍着脚底传来的剧痛,来不及去找那只蝎子,便快步跟上了顾锦颜他们。

    “怎么了?没事吧?”方才秋渊发出的那一声痛呼,他们自然听见了。

    “没事,被一只鞋子咬了一口。”秋渊摇摇头,不在乎道。

    他一个炼虚合道的强者,一个蝎子而已,对他产生不了什么伤害。

    周浩然点点头,刚想离开,突然发现了什么,猛的转过身看着秋渊。

    “你……”

    “我?我怎么了?”秋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周浩然眼中的秋渊,原本白白嫩嫩俊逸的的脸已然不见,一抹抹恐怖的红色正在从他的脖颈中慢慢往脸上爬。

    “该死!”周浩然低咒一声,捏起秋渊的脉搏,便诊治了起来。

    “怎么了?”见两人迟迟没有跟上,顾锦颜几人也只能返回。

    “秋渊,你的脸怎么了?”顾锦颜刚走近,就看到秋渊脸上的红线。

    “他中了毒!”周浩然放下他的手,说道。

    “毒?什么毒?”顾锦颜还没说话,秋渊倒是直接炸道。

    他怎么就,突然中毒了呢?

    “红蝎毒!”

    周浩然说道,而后快速从空间中掏出一颗高级解毒丹给秋渊服下。

    “红蝎是生活在沙漠中的一种剧毒蝎子,属于中级魔兽,可是红蝎能修炼到千年级别的十分困难,可是这样,红蝎却仍然跻身中级魔兽的地位,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几人摇摇头。

    “因为,红蝎不仅是群居动物,更可怕的,是它们自身带的毒!红蝎毒十分诡异,它不会让中毒者前期感受到什么痛苦,甚至是毫无感觉,可是一旦被红蝎咬中,毒素会极快的传遍全身,等到中毒者感受到疼痛的时候,那即便是神仙,也无力回天!”

    周浩然解释道。

    秋渊顿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死他了,没想到就被这小蝎子咬了一口,竟然差点就把命给丢了。

    “幸好,我这次带的高级丹药很多,红蝎虽毒,可是高级丹药足以化解它们的毒素,所以,你的小命儿保住了。”说到最后,周浩然也忍不住打趣了一下秋渊。

    果然,吃下解毒丹的秋渊,没有等多久,脸上的红印便已经完全消失了。

    “啧,这沙漠中,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东西。”秋渊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小心点,秋渊经历过,恐怕只是开胃菜罢了。”

    顾锦颜说道。

    几人都点点头,有了秋渊这个悲催的例子,大家谁还敢掉以轻心。

    正往前走,四周突然传来了‘沙沙沙’的声音。

    顾锦颜停下脚步,凤眸闪过一丝冰冷的光。

    其他人自然也听见了这不寻常的声音,

    黑曜笑道:“大头来了。”

    果然,黑曜话音刚落下,只见顾锦颜一行人的四周,密密麻麻的爬出了大量的蝎子,和秋渊被咬的那只蝎子一模一样,沙漠红蝎!

    密密麻麻的蝎子从沙漠低下钻出,不断的沙沙声,简直是在折磨人的神经。

    最后,沙地突然震动,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

    一只巨大的红蝎从地底之中钻出,巨大的身躯犹如犹如一个大沙丘一般,将顾锦颜几人笼罩在了阴影之下。

    “嘶——千年红蝎!”

    周浩然不敢置信的叫道,竟然是千年红蝎,那他的解毒丹对于千年红蝎的毒作用就没有那么强了!

    而顾锦颜呢,她也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还有着一只千年魔兽!

    密密麻麻的红蝎包围着他们,一眼望去,看起来似乎有千万只,密密麻麻的令人看到忍不住想要发疯。

    红蝎还在不停的朝着他们移动,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群东西是不会罢休的了,为今之计,只能一战!

    顾锦颜身上的混沌之火刚有燃烧的苗头,就被一旁黑曜给制止了:“在沙漠之中用你的混沌之火,是想把我们都弄死吗?”

    顾锦颜一愣,突然想道,沙漠之中本来温度就高,若是她在用混沌之火,这些人恐怕就会被烤成人干了,到时候,恐怕魔兽还没被弄死,他们到是先死了。

    想到了这些,顾锦颜腾地将身上冒出的火焰给压了下去,并且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众人卒!

    你一句忘了差点要了我们的命啊!

    “无尘,这些小家伙交给你们,修鄞,那个少年的大家伙,就交给我们了。”

    顾锦颜说道。

    修鄞,无尘几人点了点头,各自找上了自己的对手。

    顾锦颜掏出雷神枪,一个起跳便飞身而上,修鄞自然也不甘落后,足尖一点,顿时犹如一颗炮弹轰射而出,原地顿时出现一个巨深巨深的沙坑!

    秋渊瞠目结舌的看着飞身而上的修鄞,吃惊的张大了嘴。

    啧,没找到修鄞平时看起来一副小白脸的模样,没想到燥起来这么恐怖!

    真是可怕!

    秋渊抖了抖,而后加入了无尘几人的消灭红蝎大军!

    顾锦颜身后一丈火翼张开,立于半空,修鄞站在她身后,背上也是一丈黑翼。

    “修鄞,我记得你的武器上锤子,对吧。”顾锦颜转过身,朝着修鄞说道。

    修鄞点点头。

    “好,待会我用雷霆之怒和雷电之囚束缚住它,你先用锤子狠狠砸他的倒钩,蝎子的毒液都在那倒钩上,明白了?”

    顾锦颜说道。

    修鄞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后顾锦颜便直接行动了,蝎子是陆地动物,这给了他们极大的便利。

    顾锦颜这一边刚刚行动,那前面红蝎便感受到了危险,它一抬头,却看到两个人类飞在它的上方,在商讨着什么,登时感觉不妙,千年魔兽,已经差不多有了人类的智慧,所以,顾锦颜和修鄞的动作,让它下意识的感受到了危险。

    尾巴的倒钩竖起,一团毒液被它喷了出来,直直额朝着顾锦颜飞射而去。

    顾锦颜挑了挑眉,在空中无比优雅的做了一个向上飞跃的姿势,完美的避开了前面红蝎那一击,而后凤眸冷光一闪,瞬间向下俯冲。

    手中的雷神枪直直朝着它的头刺下。

    “雷霆之怒!”

    “轰!”清冷的声音被轰隆的雷神掩盖,一根根粗壮的雷电顿时出现在千年红蝎周围。

    “雷电之囚!”

    一个由雷电组成的雷电囚牢瞬间将红蝎包裹在内,红蝎在里面横冲直撞,可是根本突破不了束缚,而顾锦颜的雷霆之怒还在不断的击打在它身上,绿色的血液顿时乱飞,顾锦颜在空中快速闪避,才堪堪躲过那些恶心的毒液。

    修鄞此时也没闲着,一把通体漆黑的锤子出现在他手中,而后,如一抹流光,飞速俯冲而下,双手举起巨锤,狠狠朝着红蝎那露在雷电之囚之外的尾巴砸去。

    “轰!”

    整个世界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那只千年红蝎的尾巴已经已经彻底扁了下去,毒液洒了一滴,红蝎身下的沙漠,已经被染成了绿色,可想而知,这蝎子的毒液,有多么恐怖。

    红蝎遭受这致命的一击,顿时整个气息已经萎靡下来,而顾锦颜呢,本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将雷神枪狠狠刺在了红蝎歇身两旁没有背甲的地方,两块软肉顿时凹陷下去,两股绿色的血液飚了出来。

    没过几息,这只千年红蝎的气息便全部消失。

    巨大的蝎身,在顾锦颜和修鄞的眼神下,慢慢变成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而整个空间中的蝎子,也都化为了一片黑烟,消失在了沙漠之中。

    顾锦颜和修鄞走到无尘他们身边,微微喘了口气。

    虽然过程简单,可是任何一点都要计划精细,否则,带给他们的,可能就是更多的消耗,而现在他们正在敌人土地上,消耗太多显然是不理智的,所以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取得胜利,才能给她们以后和蚩冥对上创造资本。

    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景象却是再次变化。

    这一次,他们到了一个冰雪森林,前一秒还热浪滔天,下一秒就冰冷刺骨,即便他们已经是人类屈指可数的高手,在这种快速变化的自然环境下,也有些吃不消了。

    “我说,这怎么感觉像是在打怪闯关一样,胜了就进入下一关了。”

    秋渊适时的开口,也不怪他话多,而是眼神这种情况像极了他小时候打游戏的情况。

    顾锦颜也是皱眉,必须要尽快找到蚩冥与空间的连接点,在这么打下去,恐怕他们还没找到蚩冥,就已经先被无休止的争斗给累死了。

    “走吧。”顾锦颜说道,而后率先走在了前面。

    连接点,顾名思义,就是现实与虚幻的一个交界点,蚩冥可以利用外界的环境来创造一个虚幻的世界,那么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中,就一定会有什么破绽?一个不属于这个空间的破绽!

    而这个破绽也应该是显而易见的才是,毕竟虚幻世界中的物品与现实世界中的东西,差别应该会很大。

    而这次他们面前出现的是冰雪世界,在整个晶莹剔透的世界中,想要找到现实与虚幻之间的连接点,要比其他地方容易的多。

    顾锦颜使劲握了握拳头,这一次,是她们最后的机会!

    这一次,将会是她们最后的机会。

    因为像这样容易找到破绽的幻境不多,他们运气很好,一定要好好把握。

    顾锦颜转过身对众人说道:“虚幻空间与现实空间最大的不同,是再于他们本身有着巨大的区别,魔域喜欢黑色阴冷的事物,可以说与这片冰雪世界极为不符,而这也是我们最容易找到破绽的一个幻境,一切与冰雪世界不符的东西,都有可能会是连接点!”

    顾锦颜说道。

    几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一行人开始向冰霜森林的深处进行,穿过冰霜森林,顾锦颜一行人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巨大冰湖,整个冰湖非常宽广,上面凝结的是厚厚的冰层,在这个世界显得十分纯洁,而冰湖的对面,一座冰雪城堡屹立。

    “小心点。”顾锦颜嘱咐道。

    对面的城堡带给了她一丝不安,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绪,但是显而易见的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退路,唯有前进,方能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几人慢慢踏上冰湖,脚下滑溜溜的感觉令顾锦颜很不舒服,走到冰湖中央,珈落突然说道:“咦?这冰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众人听了他的话,纷纷停下,顺着他的指尖看去,却发现除了一团冰层,什么也没有。

    “没有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秋渊忍不住说道,虽然他的实力比他强了太多太多,可是,他确实没有看出什么东西啊。

    “没有吗?”珈落挠了挠头,他明明感觉这块冰层有什么不一样啊。

    顾锦颜此时也走了过来,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当下也摇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不同。

    “哦,那可能是我看错了。”珈落不好意思道。

    珈楼拍可怕他的肩:“没事,小心点总是好的。”

    虽然,他也感觉不对劲,不过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倒也算了。

    顾锦颜点点头:“没错,小心点,总是好的。”

    “大家走吧。”

    而后一行人很快将这个插曲抛在了脑后,开始朝着那座冰雪城堡走去。

    唯有珈落,转过身,又看了看那块冰层,疑惑道:“真的是我看错了?可是那快冰层和其他冰层的颜色有些不一样啊?”

    摇摇头,因为所有人都没有看出什么东西的洗脑下,珈落也不由得认为自己看错了。

    顾锦颜几人从冰湖上踏上岸之后,才发现这座冰雪宫殿有多么的雄伟和巨大。

    整个宫殿呈现出的是欧洲古世纪的皇庭宫殿的风格,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雍容华贵的黄,只有一片晶莹剔透的冰色,透明的颜色。

    冰冷的空气从顾锦颜的口鼻中灌入,她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冷意。

    深吸了一口气,一股冷意瞬间从口腔中席卷到肺部,令她差点打了个哈欠!

    望着这座宏伟又晶莹的宫殿,让上宫锦寒和秋渊这种从小看了不少奇珍异宝的人也不由得赞叹,这座宫殿,确实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巅峰。

    唯有黑曜站在一旁,一条金龙趴在他的肩膀上。

    苍龙看着这群一副没见过世面样子的人,鼻孔中不由得发出轻嗤。

    这有什么好的!本尊的龙殿比这华贵一百倍!

    不过以龙族那种喜欢黄金和宝石的嗜好来说,苍龙的龙殿确实要比这个华贵一百倍!

    “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黑曜歪着头,小声的问道肩上的苍龙。

    苍龙哼哼道:“这么庞大的冰雪之气,除了那个人,还有谁有?”

    “只是没想到,蚩冥倒还是有些本事,竟然连这个也能幻化出来。”苍龙哼哼道。

    黑曜的眼中闪过凝重。

    “你知不知道,蚩冥能幻化出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黑曜提醒道。

    苍龙瞬间抬起头,不敢置信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你是说……”

    ------题外话------

    累死累活的九千字我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