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我便成魔!-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16章 我便成魔!

    “龙凰?”

    雅冰看着顾锦颜,冒出这么两个字。

    闻言,修鄞几人都是一脸懵逼,浑然不知龙凰是谁。

    而顾锦颜呢,则是轻松的笑了笑:“雅冰。”

    雅冰飘着来到顾锦颜的面前:“龙凰,你回来了。”

    当年一战,龙凰以身祭天,雅冰还为此神伤了许久,不过倒也没想到,今日还有再见的一天。

    顾锦颜点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雅冰问道。

    顾锦颜耸了耸肩表示无奈,而后将事情缘由告诉了雅冰。

    “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蚩冥竟然又重来了。”雅冰伤神道。

    顾锦颜轻松的笑笑:“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的它的。”

    雅冰点点头:“只不过,当年之后,神界无主,倒是出了好大一通乱子,不过现在好了,你回来了,那神界也应该稳定下来了。”

    “只是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回到众神之巅,还有些难度。”顾锦颜苦笑的说。

    她又何尝不想回去,可是以她现在的实力,连划虚空都很难做到。

    “以你的天赋,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的。”雅冰安慰。

    “对了,你为什么会……”顾锦颜有些迟疑的问道,雅冰一个上位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陨落了,这其中,是否还存在着她不知道的因素?

    可是雅冰偏偏不愿意提这件事,只是一句:“时候到了,自然就这样了。”

    见她这样,顾锦颜也不好再问。

    “你寄宿在了混沌冰莲上?”顾锦颜突然问道。

    雅冰看了看自己身后那朵冰冷的莲花,笑道:“也不是寄居,只是一抹神识恰好被得以保存罢了。”

    雅冰说的轻巧,可是顾锦颜仍在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中看到了一丝隐晦的伤感。

    当下不好再问。

    “如果我没猜错,混沌火莲应该在你身上?”雅冰笑着说。

    顾锦颜点了点头。

    “机缘巧合之下得到。”

    “既如此,那便也是一种缘分,只是我这混沌冰莲,倒是与你无用了。”

    混沌冰莲与混沌火莲本就是相生相克,如果顾锦颜没有吸收混沌火莲的话,雅冰或许还会将混沌冰莲交于顾锦颜,可是现在顾锦颜已经融合了混沌火莲,根本无法再吸收混沌冰莲。

    顾锦颜笑笑,贪心不足蛇吞象的的下场她还是懂得。

    两人旁若无人的‘聊着天’,后方一群人则一脸懵逼,什么也听不懂。

    唯有无尘,黑曜,苍龙几人,只不过他们也没有为几人解惑的打算。

    家常唠完了,接下来该说正事了。

    “雅冰,这里你知道怎么出去吗?”顾锦颜问道。

    雅冰皱了皱好看的眉:“这里是我的地方,自然由我掌管,想出去,并不难。”

    顾锦颜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突然注意到了她那句由她掌管,双眸一亮,而后迫不及待的问道:“既然这是你的地方那你应该也能知道,这里究竟与原来有什么不一样了!”

    雅冰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太好了!”顾锦颜瞬间心花怒放。

    “怎么了?”雅冰不解。

    当下顾锦颜将关于蚩冥连接点的事情告诉了她,她想,既然这是雅冰的世界,那么雅冰又是否可以发现蚩冥的连接点?毕竟蚩冥的连接点,和这个世界共通,而一旦共通,就会留下自己的气息,而掌控这里的雅冰,一定能够感受到那股不属于自己地盘的气息,届时,她们便可以找到这个空间与蚩冥的连接点究竟在哪儿了。

    雅冰点点头,当下,一股淡蓝色的光圈自雅冰的周围散发,那是她的神识,浩瀚的神识之力,一切异样都会显露出来。

    借着这个时间,顾锦颜几人便抓紧时间恢复了伤势,丹药一**一**的往嘴里喂,都不带心疼的。

    不过也是,论丹药的数量,顾锦颜还真没怕过谁,且不说她自己空间中有堆积如山的高级丹药,而且身边还有周浩然这个高级炼药师,怎么看,她也不会是缺丹药的人啊。

    “找到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雅冰微冷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顾锦颜眼神一凝,而后停止了炼化体内药力的动作,站起身,问道:“在哪儿?”

    “冰河之中。”雅冰声音冰冷。

    任凭谁的安息之地被有心人利用也会生气,更别说还是自己最讨厌的人,雅冰没有直接打过去,已经是她的好脾气在作祟了!

    当然,她现在也没有能力打过去,所以只能用态度和语气来表达自己的生气。

    “冰河?”

    顾锦颜喃喃道。

    突然想起宫殿之前的那一片结了冰的冰河,当时珈落还发现了异常,只不过他们看的不慎清晰,倒是没怎么当一回事,现在在想来,还真是大意了。

    顾锦颜朝着雅冰说道:“谢谢。”

    而后便准备推门离开。

    在她踏出大门的那一刻,雅冰带着微冷的声音传来。

    “尊主……”

    尽管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顾锦颜依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转过身,朝着她重重点头,而后径直踏了出去。

    她会成功的!

    顾锦颜紧紧握住拳头,不仅是为了小夜,也是为了世界,她都必须要胜利!

    一行人来到方才走过的那片看起来和湖泊差不多大小的冰河。

    走到河中央,低头看向河下的阴影。

    而后各自对视一眼,修鄞点了点头,而后拿出了他的锤子,一锤子砸向了冰河。

    “砰!”

    碎冰飞溅,原本平整的河中央被砸出一个大洞,可是却与冰河没有任何异样。

    “砰!”

    “砰!”

    “砰!”

    又是几锤子砸了下去,无数的碎冰四处飞散,整个冰中央的面已经变得满目疮痍,而后,一块黑色石头的菱角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果然在这里!”顾锦颜冷声道。

    雅冰素来喜爱纯洁之色,像这种黑色的东西,她是决计碰都不愿意碰的,又怎么会弄在自己的陵寝之中。

    “这东西有些眼熟啊。”无尘在一旁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那沙漠中,不也有几块儿这样的石头吗?只不过我当时没当一回事儿。”秋渊说道。

    顾锦颜手指闪过一道银色的雷电,而后朝着那几块黑石一指,“砰”的一声,整块石头,连着掩藏他们的冰层轰然炸开!

    而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原本在黑石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

    “快!这就是连接点的通道!”苍龙猛的一声大叫。

    那黑洞越变越小,顾锦颜率先踏了进去,而后一众人也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

    布满骸骨的屋内,魔姣坐在地上,身旁立着一把宽剑,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魔姣突然好心情的笑了。

    “顾锦颜,你终于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在他几米远处,一圈黑色的光晕出现。

    顾锦颜一行人踏出。

    顾锦颜刚踏出黑洞,便看见了这间阴森的屋子,还有坐在地上的那个邪魅又阴冷的男人。

    眸光闪了闪,顾锦颜自然认得这个男人,当时在空间战场的地宫中,不也就是这个男人带着魔域的人跟她抢混沌火莲吗?

    而目光向他身后扫去,一张小小的台子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中。

    “小夜!”顾锦颜惊声道。

    台子上那个小小的身影,不就是她的小夜吗?

    “混蛋!”

    顾锦颜怒吼道。

    “阿锦,冷静点,小夜还在等我们。”

    黑曜一句话让顾锦颜冷静了下来,只是那双眼还泛着猩红。

    她的小夜,竟然这这么对待!当真是!该死!

    “啪啪啪!”

    一串鼓掌声传来,坐在地上的魔姣站起身来,身边的巨剑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浮升,却一直在他手旁。

    魔姣笑笑:“顾锦颜,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

    顾锦颜冰冷的目光顿时放在魔姣的身上。

    “先别这么看我,那小子没什么事,只是体内的幽冥之力被抽了出来而已,还死不了。”

    魔姣阴狠的笑笑,他说这话,当然不是在宽顾锦颜的心,听了这小子体内的幽冥之力被抽取,顾锦颜只会恨!只会更怒!

    果然,顾锦颜提听了魔姣的话后,眼中的猩红似乎有更加浓重的趋势。

    果真是为了幽冥之力!

    “不过,现在他死不了,待会就不一定了。”魔姣说着舔了舔下唇,眼中的阴冷的戏谑令人毛骨悚然。

    顾锦颜皱眉,心中的杀意被无限放大。

    “顾锦颜,我等了你很久了,从你当上顾家少主的那一天就一直在等,呵呵,还好,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魔姣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奇怪,那副模样令顾锦颜觉得,她在他心中,似乎存在着不轻的位置。

    摇摇头,将这奇怪的想法甩了出去,永生永世,她都与魔域势不两立,一个魔域的人又怎么会将她一个神界的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就算是重要,那也是放在杀意最重的位置!

    看着顾锦颜那副模样,魔姣轻笑一声:“怎么?你忘了?”

    顾锦颜更加不明所以了。

    身后的秋渊和无尘一脸咬牙切齿!

    秋渊:丫的这丫的就是在调戏阿锦!混账!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无尘:这丑东西居然敢撬魔主的墙角!看老子待会一巴掌抽死他丫的!

    当然,若是顾锦颜知道这俩二货在想什么,绝逼会十分之不客气的翻一个大大的白眼,顺便道一句:骚年,你们真的想多了。

    “顾家少主大赛上那个顾旌你还记得吧。”魔姣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下面前的阶梯,在距离顾锦颜一米处站定。

    “顾旌?”顾锦颜一脸疑惑。

    突然她脸色一变:“你是顾旌?”

    当时顾旌被顾锦月的火焰吞噬之后,三长老的表现便令她十分诧异,那副模样,到不像是因为孙儿死了而伤心,反而是因为惧怕?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三长老那怕的整个人发抖的样子,当时她还觉得甚是奇怪,直到魔姣现在这个话,她才发现,原来三长老不是对自己孙子的死而伤心欲绝,而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因为是魔域的人,而且应该在魔域的地位还不低,所以他被顾锦月‘弄死’的时候,三长老才会如此惧怕,怕魔域的人会弄死他!

    而后三长老一直平安在顾家兴风作浪的原因,恐怕也只是这个男人当时的一举金蝉脱壳之计,假死离开。

    这么看来,倒是一切都说的通了。

    只是顾锦颜不知道,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魔姣挑眉道。

    顾锦颜面无表情,其实如果给她选择的话,她很想就这么直接开打,并不想听这个男人废话!

    可是,在不了解敌人的情况下,这个男人愿意把自己的底给抖出来,她也只能忍下去了。

    “因为,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像我如此,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好在意的,没有任何人为我诉过一丝不公,虽然,我并不在乎那些东西,可是偏偏你,却像是一个异类!你站在比赛台上,惋惜我的死,为我感到不公,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是不一样的,而也就那个时刻,你就注定是我的!”

    魔姣紫色的双眼中,晕染出一抹猩红,让他看起更加阴鸷,整个人犹如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界,似乎沉溺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而他所说的那些话,则是让顾锦颜犹如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你的?呵,就凭你,还没资格!”

    “还有,我口中的人,是顾旌,不是你,魔域的人!”

    顾锦颜毫不客气的说道。

    魔姣却不在意,摆了摆手:“顾旌就是我,我便是顾旌!”

    而顾锦颜已经不想再跟他废话了,双手涌起的火焰已经表达了她的意思。

    身后的人也早就被恶心的不行,纷纷开始了备战状态。

    “呵呵,你的实力,可不是我的对手!”

    魔姣笑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顾锦颜眸中冷光一闪而过。

    不管如何,今日,她一定要将小夜带出去!

    魔姣摆了摆手,身后顿时出现一大批魔域众人。

    “你们,去陪他们玩儿玩!”

    “而你,是我的!”魔姣指着顾锦颜道。

    场面顿时陷入混战之中!

    顾锦颜犹如一道电影闪到魔姣面前,双手成爪,便朝他抓去,手中的混沌之火熊熊燃烧。

    魔姣一个闪移,瞬间移到了顾锦颜的侧面,手中一股黑色的火焰瞬间腾起,顾锦颜一惊,迅速下腰,躲过了那致命一击。

    “这是幽冥火,不知道,跟你的混沌之火比起来,孰强孰弱?”

    魔姣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似乎对顾锦颜手上的混沌之火很感兴趣,毕竟,顾锦颜手中的混沌之火的来历,他可是一清二楚。

    “幽冥火!”顾锦颜皱眉。

    与混沌之火只差一阶,同样是洪荒的灵火,虽然混沌之火的威力更大,可是她的实力有限,对上眼前这个男人,却不一定会有胜算!

    魔姣瞬间退后数米,黑色的火焰犹如黑色的匹练一般,朝着顾锦颜席卷而去,顾锦颜猛的在空中一个倒翻,双手中的混沌之火犹如散开的流星,狠狠迎上了魔姣的幽冥火。

    两大火焰相互制衡,纯粹的黑逐渐吞噬了火之色,最后朝着顾锦颜席卷而来,顾锦颜一惊,而后迅速侧移,可是速度仍然是慢了半分,一丝幽冥火星沾染到她的肩上。

    顿时一阵刺痛传来,顾锦颜咬住唇,一抹混沌之火瞬间吞噬了肩上的幽冥火,火焰消失,肩膀之上的衣服已经被烧毁,露出了已经烧成焦黑的肩膀。

    顾锦颜忍着剧痛,果然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差了。

    “凤浅!”

    顾锦颜直接将凤浅唤出,青鸾出现,停立于她的上空。

    魔姣忍不住赞叹:“竟然连青鸾都出现了,你可真让我惊喜。”

    “青鸾,一起上!”

    顾锦颜说道。

    她可没有单打独斗的习惯!

    青鸾一声清戾,而后双翅挥舞,巨大的旋风席卷而去,魔姣忍不住微微闭了闭眼眸。

    “混沌之火!”

    “雷霆之怒!”

    两大招齐发,腾起的火龙和翻滚的雷电,带着势如破竹的的威势朝着魔姣的四面八方涌去。

    而青鸾也没闲着,三根羽箭划破虚空飞射而去。

    魔姣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凝重。

    他猛的拔出一直在自己左右的黑剑,嗜血的光芒顿时闪现。

    “弑神斩!”

    一道巨大的血色剑影出现,剑音阵阵,剑光渗人,而后朝着顾锦颜二人斩去。

    “砰——”

    “噗——”

    即便有些雷霆之怒和混沌之火的阻挡,仍有一小部分的剑威落在她身上,霎时间,身前一道剑痕出现,鲜血喷涌出来。

    而对面的魔姣也并没有好过,顾锦颜的雷霆之怒本就强大,再加上青鸾的羽箭,令他受了极重的伤,心脏的上方,一根羽箭深深插进,而他的面前,只看得到一点箭尾,整只羽箭甚至差点穿过了他的身体!

    “呵,阿锦,你可真让我惊喜!”

    以三花聚顶低阶的实力,竟然能和他这个三花聚顶的高阶的人拼的不相上下,呵,果然,能被魔上当成敌人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啊!

    身前和肩膀中的剧痛一点一点蚕食顾锦颜的理智,那双清明的眸子,也有了几分迷茫,而后,顾锦颜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舌尖的刺痛令她有几分清醒。

    她看着对面的魔姣,手中的雷神枪突然出现。

    “雷霆之怒!”

    沙哑着声音响起,而后一道惊雷炸响,漫天雷电直接朝着魔姣而去。

    面对如此强度的攻击,魔姣的眼中反而出现了一抹兴奋,无视伤口的剧痛,举起手中的剑,向着顾锦颜狠狠一斩!

    “轰!”

    “大小姐!”

    无尘看到这一幕心都快停了,手中的魔灵伞瞬间脱手,朝着顾锦颜而去。

    “砰——”

    巨大的威力冲击着魔灵伞,可是在那一瞬间,魔灵伞的伞布却慢慢裂开了缝隙,而后轰然炸开!

    顾锦颜一个下腰,躲过了余下的剑影。

    魔灵伞已毁,无尘因为将魔灵伞脱手,身后的攻击闭闪不及,被瞬间砸飞,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而魔姣呢,发出那一击之后,已经没有力量再来抵挡顾锦颜的攻击了,大量的雷电作用在他身上,“轰”的一声,魔姣被砸出了几米远,浑身鲜血弥漫,一身黑袍也是破破烂烂,露出里面满目疮痍的肌肤。

    一群黑衣人在黑曜几人的解决之下,也没剩几个,看到魔姣的惨相,一个二个脸色大变。

    “少魔君!”

    其中一个黑衣人惊慌不已,就想摆脱修鄞冲向魔姣的身边,不料却将自己的背后暴了出来,修鄞扛起锤子,猛的一砸,黑光闪过,那黑衣人竟被直接砸飞,落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其他魔域的人也都被黑曜给解决了,一切看似已经结束。

    魔姣躺在地上,眸光扫视着顾锦颜,兴味的光流连。

    顾锦颜厌恶死了他这种目光,一指混沌之火向着他的双眼飞射而去,便想要直接毁了他的眼睛,而后顾锦颜转身朝着小夜走去。

    灵力一闪,束缚小夜四肢的锁链瞬间断裂。

    “小夜!”顾锦颜将一颗丹药喂进了小夜嘴里,看着小夜苍白的脸,心中闪过一丝心疼。

    许是丹药的原因,小夜苍白的脸有了一丝颜色,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睁开。

    “小夜!”顾锦颜惊喜道。

    “姐姐!”小夜一睁开眼便看到顾锦颜放大的脸,顿时惊喜交加,而后看到顾锦颜一身伤,心中一急。

    “姐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小夜急道。

    顾锦颜摇摇头:“没事。”

    “阿锦!”

    黑曜突然惊声喊她,语气竟是从未有过的恐惧。

    顾锦颜心下一沉,拉着小夜飞快掠到下方。

    而后便看见他们正对的那面墙,一道黑色的光幕突然出现。

    蚩冥的脸瞬间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眼中。

    顾锦颜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果然啊,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蚩冥一出现,他们现在都受了伤,如何能与之对抗。

    黑曜几人的心中也是一片凝重。

    蚩冥阴鸷的双眼扫了顾锦颜几人一眼,突然笑了:“龙凰,黑曜,苍龙,还有萧煜身边那条小畜生,没想到你们今天都跑到我这魔域来了啊,怎么,是等不及想要来送死了吗?”

    顾锦颜眼神冰冷的看着蚩冥,一颗心简直沉到马里亚纳海沟。

    黑曜站在顾锦颜的身旁,苍龙盘旋齐上。

    还为等两人说话,顾锦颜便率先嗤笑一声:“手下败将而已,又有什么可猖狂的?蚩冥,看来千万年的囚禁,还是没让你记住教训!”

    蚩冥瞬间整张脸都阴沉下来。

    千万年的耻辱,千万年的封印,这是他这一生都不可洗去的污点,而眼前这个女人,当年的神界之主,现在不过是一个实力低下的蝼蚁,竟然还敢用这般高傲的口气跟他说话,简直是找死!

    蚩冥阴冷的看着顾锦颜:“龙凰,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神界之主吗?现在的你,只不过是连次神级都没达到的蝼蚁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尊横!”

    “蝼蚁?呵,你可别忘了,曾经的你,可是也败在我这个蝼蚁之下呢!”比嘴皮子?顾锦颜可也不是吃素的。

    “龙凰,本尊看你就是找死!”

    蚩冥直接一道旋风闪了过去。

    黑曜一惊,双手捏出指觉,一道光弧出现,将蚩冥的攻击挡在外面,只不过他们还是小瞧了蚩冥的力量,光弧在撑了没多久便破碎,黑曜也被逼出了一丝鲜血。

    “黑曜!”

    顾锦颜皱眉道。

    “无事。”黑曜头也不回的回到。

    “阿锦,蚩冥的力量被削弱了,看来他的伤并没有好,今天,恐怕只能拼一拼了!”

    黑曜说道。

    顾锦颜点点头,眼神坚定,她捏了捏小夜的手指低着头道:“小夜别怕,姐姐一定会带你离开这儿的。”

    小夜看着顾锦颜,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相信,他的姐姐,一定会带着他们所有人,都走出去!

    顾锦颜给众人打了一个手势,而后几乎是每个人,都直接发出了自己最强一招,唯有这样,才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一时间,整个屋子都被巨大的能量笼罩,恐怖的威力朝着蚩冥席卷而去。

    而几乎是攻击脱手的一瞬间,原本还站着的众人都忍受不住体内的虚弱,而倒地。

    面对这股恐怖的攻击,蚩冥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而后一片浓浓的黑雾出现,直接将顾锦颜几人的攻击全数吞噬。

    “怎么?……可能!”

    秋渊不敢置信道。

    他们这么多人的最强一击,竟然就这么轻飘飘的被吞噬了?

    “阿锦,是蚩冥的最强一招,看来,这家伙的伤比我们想象的要重!”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黑雾,黑曜却突然笑了。

    这可是蚩冥的报名绝招,竟然这么容易就使了出来,这只能说明,蚩冥的伤根本不足以支撑他接下他们这么强大的攻击!

    顾锦颜点点头,掏出一**丹药扔给了众人,自己吃了一颗之后,体内的灵力几乎是瞬间达到了充盈的地步。

    看到众人,蚩冥忍不住挑了挑眉,一抹算计从他眼底闪过。

    将目光放在顾锦颜身边的小夜身上:“龙凰,本尊到不记得你跟鬼界的人这么熟啊,为了他竟然舍得来送死?”

    顾锦颜面无表情的看他:“谁死!还不一定呢!”

    说完,一大片一大片的混沌之火从她身后涌出,手中的雷神枪突然出现,电闪雷鸣!

    黑曜手中也凝聚出了一股极为恐怖的两道光晕,苍龙从迷你龙变成了巨大的金龙,盘旋在半空。

    “轰!”

    一股比之方才强上数倍的力量朝着蚩冥席卷而去,看着这股令人颤抖的力量,蚩冥却突然咧开嘴笑了,他要的,不就是这股力量吗?

    “轰!”

    一股巨大的轰响声传来,顾锦颜瞪大了双眼看着蚩冥,一抹不敢置信从她眼底出现。

    “怎么?可能!”

    只见他们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蚩冥甚至连一丝伤都没有受。

    黑曜也震惊了,通过精神画面,他自然也知道蚩冥竟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这简直不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顾锦颜,本尊还真要谢谢你,帮本尊打破了封印,哈哈哈哈!”

    蚩冥突然大笑起来。

    而顾锦颜的脸色瞬间灰败了起来。

    打破了封印?

    “不!你的封印并没有被打破!”顾锦颜冷眼道。

    如果蚩冥的封印被打破,那么在瞬间这个时刻就会彻底崩溃,因为它根本承受不了蚩冥这么巨大的力量!

    “呵,虽然没有彻底打破,不过也快了,顾锦颜,本尊还真是要谢谢你,本尊尝试了千万年,也只不过打破了一点儿,没想到你们加起来的力量,竟然将封印打破了大半,看来要不了多久,本尊就能重返世间,到时候,三界,两境一冥府一鬼界,一个也跑不了!”

    蚩冥哈哈大笑道。

    顾锦颜与黑曜对视一眼,而后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坚定!

    必须将封印重新修复!

    两人飞身而上,苍龙与凤浅同时欺身而上,其他人也都纷纷释放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对抗蚩冥,一时间整个屋内的能量翻飞,一片狼藉。

    “啧啧啧,太弱了,太弱了!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吧!”

    蚩冥不屑嘲讽道。

    而后一阵极其恐怖的气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快退!”

    顾锦颜急道。

    可是那股黑芒却犹如刀锋一般,像他们切割而来。

    “轰——”

    “噗——”

    “噗!”

    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在这强大的一击中被掀飞,纷纷吐血倒地不起。

    顾锦颜被掀飞几米远,浑身痛到了极致,凤眸中的清明已然消失,眼前一片黑暗。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有谁在大声呼喊。

    而后,一阵温热的液体洒在她的脸上,伴随着一阵熟悉的“阿锦!”。

    顾锦颜猛的清醒过来,入目而见的是满地的鲜血,而她的面前,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躺在地上,胸膛狠狠起伏,气息却十分虚弱,而他的身体,已经被分成了两段,浓重的血腥味传入顾锦颜的鼻尖。

    顾锦颜双眸狠狠一缩,她颤抖着双手,摊开面前那人被黑发遮住的脸庞。

    一张被鲜血沾满的脸映入她的眼前。

    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在前一秒,他还在鬼精灵的哇哇大叫,各种吐槽,而下一秒,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早已干涩的双眼中划出,流过她脸上的血液,就像是血泪一般。

    她颤抖着双唇,似是不敢置信。

    “秋……秋渊!”

    地上的人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呼唤,微微咳了两声。

    秋渊艰难的将头撇向她,像他们这种实力的人,即便是被拦腰斩断,也不会立刻死去,可偏偏,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阿……阿锦。”

    “呵…你……你没事……就……就好……了。”他很痛苦,每说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极致的痛苦,可是他不敢停下,他知道,有些话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刚才他们被掀飞的那一刻,因为他的距离较远,受得伤势比其他人都要轻一些,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有动作,便看到那股诡异的黑芒朝着倒地的顾锦颜而去,他来不及想,也不想去想,似乎用尽了这一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顾锦颜的面前。

    “秋渊,你为什么这么傻!不值得,不值得的。”顾锦颜哭道,手中却不敢用力,现在的秋渊,看上去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让她觉得,她一碰他就会消失一般。

    “值得……”秋渊大口的喘着粗气。

    “阿锦……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话音刚落,秋渊眼中的光黯淡下来,而后无力的闭上,气息全无。

    至死,他都没有说出那句——我喜欢你很久了。

    不过,死前能看到她安好,便也瞑目。

    生方守护,这便是他的职责。

    “秋渊!”

    凄厉的叫声回荡在整个空间,顾锦颜泣血尖叫,满脸的绝望之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秋渊会彻底留在这里。

    “哈哈哈,龙凰,这就是你跟本尊作对的下场!”蚩冥阴狠的说道。

    顾锦颜低下头,将秋渊的尸体拼凑好,而后放进了自己的雷神空间。

    她站起身,双目已然变得赤红,一股森然之气从她身上弥漫而出,此时的顾锦颜,如同一个冰冷的机器,没有任何的情感。

    苍龙看着顾锦颜,又惊又怒:“丫头!清醒点,一旦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黑曜同样焦急,他没想到秋渊的死,竟然给顾锦颜带来了这么大的刺激,直接催生了她内心的黑暗因子,导致她直接入魔!

    蚩冥倒是好笑的看着这一切:“曾经的神界之主,竟然入魔了,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顾锦颜赤红的眸子看着黑曜,她说:“我曾经以为,神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他们拥有至高的力量,可以保护任何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从洪荒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履行着自己神的责任,我为了苍生而献祭,封印了蚩冥。”

    而后她看向蚩冥:“可是现在,我却发现,即便是神,也还是太过弱小,我这般努力,却仍然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邪恶的力量太强大,太强大了,即便是我耗尽一切,最终也不过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既然如此……”

    “我为何成神!”

    “从今日起,我便成魔!身为天下第一个,至尊神魔!”

    ------题外话------

    秋渊:没想到我这么快就领盒饭了

    老锦:待会记得多吃几碗,这次死的太惨了

    秋渊: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