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原世大陆-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章 原世大陆

    “爷爷,她什么时候才会醒啊?”

    简陋的屋子中,少年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问道。

    这个女人是前些天他们出去采草药的时候发现的,那时候的她气息虚弱的快要死了,可是偏偏那股求生**却十分强烈。

    爷爷善良,便将她带了回来。

    可是等了这么久,也没见她醒过来。

    少年不由得有些担忧,这个姐姐是不是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再也醒不过来了?

    正在捣药的佝偻老人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一双红色的眸子慈祥的看着少年。

    “放心吧,等不到多久,她就会醒过来的。”

    老人笑道。

    “那就好。”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他还真就担心这个姐姐醒不过来了呢。

    痛!

    好痛!

    浑身都痛!仿佛整个人正在被凌迟一般。

    爷孙俩刚踏出房间的一瞬间,床上的女人长长的睫羽抖了抖,而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浅蓝色的蚊帐,上面打着各种补丁,身上盖着同色的薄被,不过和蚊帐一样的是,薄被上也是打着各种各样的补丁。

    而后女人的目光在屋内四处扫了扫,心中微微诧异,不为其他,而是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破了。

    整个屋子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了,连个像样的摆设都没有,一个小小的桌子‘站在’屋内的角落,只不过一只桌腿儿已经断了一截,而桌子的旁边,则是一个泥堆,支架上面掉着一个药罐,药罐儿上还在飘着青烟,一股浓郁的药味儿飘向她的鼻尖。

    眼前的女人,正是顾锦颜。

    她慢慢的撑起身体,可是轻轻一动,整个身体便传来剧烈的疼痛。

    感受到吃力,顾锦颜不由得苦笑一声:“这代价,还真是大啊。”

    用神识查探自己的身体,这一看,顾锦颜的表情更无奈了。

    因为是自爆的真身,所以属于顾锦颜的这幅身体倒是没收什么大的伤害。

    只是那体内的虚空和脱力,却让她十分不好受,而更让她绝望的是,自己的灵力!自己三花聚顶的灵力!竟然一丁点都不见了!

    顾锦颜简直想仰天哭泣!

    自己不过是自爆了一个真身,竟然连灵力都没了!她辛辛苦苦修炼那么久,竟然就这么一招回到了解放前!

    欲哭无泪的顾锦颜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接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废物’的事实!

    “咦?”

    正在扫荡自己体内情况的顾锦颜,被自己那诡异的丹田给吓住了。

    只见她的整个丹田已经变成了犹如有了实质一般,而正常的丹田则是一种奇怪的姿态存在于体内,而她的,却看起来像一颗金色的蛋一样,静静的悬浮在她的心脏处,而那颗金色的‘蛋’上,还不时的流着一道道黑红色的纹路。

    心脏?哎等等,心脏?

    顾锦颜一愣,丹田不是在小腹处吗?怎么跑到心脏去了。

    顾锦颜瞬间又朝着小腹处探去,那一片温暖的感觉没有消失,她的丹田并没有移动,那她心脏的那颗‘蛋’,是怎么回事?

    顾锦颜顿时觉得风中凌乱了,她现在真的是无比后悔当初在神界没有多看一点文献,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抿了抿唇,暂时将这个放在脑后,而后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就想要下床。

    “砰——”的一声,伴随着女人的痛呼。

    顾锦颜跌在地上,看着自己变得无比孱弱的身躯,顿时苦笑不得。

    果然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

    几乎是几息时间,一阵脚步声传来,似乎很急。

    顾锦颜眯起眼睛,听脚步的声音,他便知道,那人是往自己这边来的。

    果然,没有几秒,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那是一个清秀的少年,身材匀称,可是却有些矮小,苍白的脸色和瘦弱的身体告诉顾锦颜,这个孩子营养不足,而让顾锦颜惊奇的是,这孩子的眼睛竟然是深蓝色的!

    顾锦颜愣住。

    少年跑过来,用尽全力扶起了她,担心道:“姐姐,你怎么下床了,你现在还很虚弱,要在床上静养才行。”

    将顾锦颜扶上床之后,少年又说道:“爷爷果然没有说错,姐姐你真的醒了。”

    顾锦颜皱了皱眉,看着少年:“你是?”

    少年顿时拍了拍头:“你看我,姐姐,我叫时萧,你叫我小时就好了。”

    看着少年充满活力的脸庞,顾锦颜不由得想起了小夜,小夜看着和这少年一般大,也是这么可爱。

    想着,顾锦颜便有些叹气,也不知道小夜他们怎么样了,在她自爆的时候,就已经在屋内切割出了一个小空间,相信以黑曜的本事,应该可以将他们安全带回去。

    只是秋渊……

    顾锦颜心中涌起一股伤神,不过很快,她又释然了,秋渊身以死,但魂未灭,以后只能去冥府找找,或许还能找到他。

    想着,顾锦颜又打起了精神。

    只不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顾锦颜看着这家徒四壁的模样,还有眼前这个异色瞳孔的孩子。

    黑曜他们肯定已经急疯了,自己没死的消息一定得传回去才行,顾锦颜想到,而后对着在床边坐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小时说道:“小时,姐姐拜托你一件事好不好。”

    小时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他拍了拍胸膛:“姐姐你说吧,小时一定帮姐姐办好!”

    “谢谢小时。”顾锦颜笑道,心中也不由得轻松起来。

    “你能不能帮姐姐去顾家传一句话,就说姐姐现在在你这里,让他们别担心。”

    顾锦颜说道。

    而小时则是特别天真的说道:“姐姐,你是顾家的人吗?顾家在哪里啊?”

    顾锦颜一愣,难道小时不是武灵山的人,不然怎么不知道顾家?

    “就是武灵山的那个顾家啊,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小时,你不知道吗?”顾锦颜问道。

    小夜的双眼更加迷茫了,什么武灵山?什么顾家?这个姐姐究竟再说什么?

    “姐姐,这里没有武灵山,也没有顾家。”小时摇摇头,说道。

    什么!顾锦颜心中在呐喊!在呼啸!

    她又跑到什么山旮旯中了?小时竟然连武灵山和顾家都不知道!

    可怜顾锦颜,还在还坚信自己仍然在华夏大陆的土地上并且一直忽悠着眼前懵懵懂懂的小盆友。

    “小时,那你能告诉姐姐,这里是哪里吗?”

    小时点点头:“姐姐,这里是洛尔城边的一个小村子,我和爷爷就住在这里。”

    小时笑到,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顾锦颜顿时风中凌乱了,洛尔城?什么鬼?华夏有这么一个城吗?

    “姐姐,你不知道洛尔城吗?”小时看到顾锦颜的模样,顿时小心的问道。

    顾锦颜看着小时,说道:“小时,你给姐姐说说洛尔城好不好。”

    “好!”

    小时笑着说道。

    “洛尔城是魔界四大主城之一,不仅城池华丽,而且还很繁华,而且,姐姐,你知道吗?洛尔城的城主是一个大魔王级别的高手呢,那可是除了魔君之下,最很强大的人了。”

    顾锦颜:“……”

    她刚才是没听错?她的耳朵没出问题?

    这小子说这儿是哪儿?魔界?

    是她想的那个魔界?

    怎么可能?

    想着,顾锦颜又继续问道:“小时,这是什么大陆?”

    小时顿时像看智障一样看着顾锦颜,说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脑子摔坏啦,这里是原世大陆的北荒大地呀!”

    北荒大地……

    北荒……

    大地……

    如果她没记错,三界分离,神界占东荒大泽,人界占中东地区,而魔界,就是瓜分了整个北荒大地。

    所以,她是真的回到了原世大陆了?而且还跑到了魔界的地方?

    呵呵!

    呵呵!

    真他妈呵呵!

    顾锦颜觉得自己不想说话,虽然说她的目的之一也是去魔界,可是并不是在这个时候啊!

    先不说华夏城池的事她还没有搞定,而且她就这么突然失踪了,黑曜他们决计会担心的不得了啊,在加上,她现在一丝灵力都没有,就这么跑到北荒这是要闹哪样?

    自杀吗?

    魔界和神界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年两年了,那可是自洪荒初始就一直争斗不停的两个战斗种族啊,她就这么孱弱的来到了魔界,要是被别人察觉到她体内的神圣之力,那她还要不要活了?

    第一次,顾锦颜觉得,老天这么迎合自己的心意,真他妈操蛋!

    顾锦颜就差仰天怒吼了!

    小时看着顾锦颜这幅模样,愈发相信她是脑子摔坏了,噔噔蹬的就赶紧跑出去找自己爷爷来给顾锦颜看看!

    顾锦颜已经不想去管小时究竟是什么心理了,现在她正在为自己漆黑的未来默默流泪。

    太惨了有木有啊!

    曾经带领神界大军与魔界开战的她,竟然如此孱弱的跑到了曾经敌对的阵营,加上萧煜还不在自己身边,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她的心里就更加悲哀了。

    苍天啊!你这是要玩儿死我啊。

    本来我计划的好好的,等到我查清楚了华夏城市中的诡异现象,实力达到次神级的时候,就直接利用神器划破虚空,来到魔界,直接去找萧煜的,现在好了,萧煜没找着,自己却先变成了这幅模样。

    顾锦颜默默躺尸。

    没过一会,两道脚步声便快速的传入她的耳中。

    “爷爷,爷爷,姐姐醒了,可是我看她似乎脑子不太好,你给她看看好不好。”

    小时‘童言无忌’的话语传到顾锦颜耳中。

    顾锦颜:“……”

    骚年,真的,你从哪里看到我脑子有问题的。

    正腹诽着,小时便拉着一个佝偻的老人走进来。

    顾锦颜看着老人那一双红色的眼眸,眉头高挑。

    那双眼中的打量之色,还有这老头儿身上隐隐泛出的气势,她可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儿。

    “姑娘。”老人看着顾锦颜,一双精明的眼中含着打量。

    顾锦颜点点头:“多谢老人家的救命之恩!”

    老头儿慈祥的笑道:“姑娘可别这么说,姑娘福泽深厚,即便没有小老儿,也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顾锦颜笑笑。

    “方才小时说姑娘的脑子似乎是撞到了,不如让小老儿看看?小老儿虽没什么大本事,可也懂一点歧黄之术。”老头儿看着顾锦颜笑道。

    顾锦颜笑着说:“我没什么事,老先生不用麻烦了。”

    “只是听小时说这里是洛尔城外,不知道,魔界的最大的主城在什么地方?魔主又在何处?”

    顾锦颜问道,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变成了废物的事实,也接受了自己突然跑到魔界的事实,也不想再去纠结自己究竟怎么跑到这个地方的,她现在就想知道,萧煜在什么地方。

    老头儿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有些诧异:“洛尔城是四大主城之一,而魔主帝君的宫殿却是在最大的主城——魔川城的最深处,姑娘若是想要去魔川城,就必须在洛尔城中的传送阵,缴纳足够的魔晶之后,才能到魔川城。”

    听了老人的话,顾锦颜不禁陷入沉思。

    魔川城距离洛尔城甚远,而她现在不仅身无分文且还实力低弱,要想通过传送阵去到魔川城,简直就是不太可能的事,可是找到萧煜她势在必得,可是一时间,她还想不到什么办法,只有等一等在看了。

    “多谢。”顾锦颜道了一声谢,而后感受到无力的四肢,不由得问道:“不知道老先生可否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下地行走?”

    老头儿说道:“姑娘的身体似乎是受过重创,即便是小老儿用药草为姑娘治疗,也需要一月有余姑娘才能下地行走。”

    顾锦颜点点头,一个月,比她预计的时间已经好很多了。

    她的身体伤的有多重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而这个老人竟然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将她治愈,顾锦颜看了看老人满是沟壑的脸,不由得在心中猜测这人的身份。

    她可不信,一个医术如此了得的魔,会是这么一个穷到不知道是什么山旮旯里的一个普通的农夫。

    只不过没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顾锦颜也不会特意去扒开人家的秘密。

    爷孙俩走后,顾锦颜就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心脏旁的那颗‘蛋’上。

    这种未知的异样令得顾锦颜有些不安,可是她却不知道着究竟是怎么回事,唯一只能找到萧煜,她也许才会知道自己的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

    想着,顾锦颜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酸涩,透过破烂的窗,看着外面暗红的夕阳,不由得轻叹。

    “萧煜,我来了,你在哪里?”

    ——

    魔川殿

    萧煜半靠在紫金王座之上,狭长的眸子微眯,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沉睡。

    突然他猛的睁开眼,暗红色的双眸闪过一丝慌乱,朝着大厅四处望了望,突然苦笑一声。

    “竟是个梦么?”

    方才他梦见顾锦颜竟然站在他的面前,同他微笑,他不可抑制的跑到她面前,刚想抱住她,可是她却消失了,他一惊,猛的惊醒过来。

    却发现斯人未在,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萧煜半靠在王座上,红眸闪过一丝怀念。

    “再等等,阿锦,等我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我就回来找你。”

    想着,萧煜突然冷声道。

    “通知下去,大选尽快开始,本主已经要等不及了!”

    空气中微微动了动,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

    “是,魔主!”

    ——

    接下来的一个月,顾锦颜都处于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可怜样,除了还可以坐起来之外,顾锦颜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不过这一个月,她倒也发现了自己体内那颗神秘的蛋的作用。

    这一个月,她尝试着修炼,却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竟然比以前快了十倍不止!

    这一认知,让她惊喜不止。

    以这样的速度,她几乎是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修炼到她原来的实力。

    仅仅一个月,顾锦颜就已经到了大乘巅峰的实力,这简直让她惊喜若狂!

    老人端着药碗从门外走进,看着床上的顾锦颜,脸上露出一副慈祥的笑:“阿锦今日精神不错。”

    认识到这个好处,顾锦颜当然心情很好,于是笑道:“是啊,还要多谢爷爷的帮助了。”

    这一个月,顾锦颜已经和这个老人以爷孙相称了。

    老人将药碗短给她,笑说:“你的天赋倒是不错,刚醒的那天我见你还只是一个小魔灵,一丝魔气也无,现在竟然已经修炼到魔灵大乘了。”

    魔界的修炼阶别和神界没什么区别,只是不一样的是,魔族修炼的是魔灵,而人族神界修炼的则是灵力。

    不过老人的一席话,倒是令顾锦颜愣住了。

    她体内修炼的,竟然是魔灵?!

    这不就是说明,她真的入魔了!

    想通了这一点,顾锦颜不由得苦笑,不过她心中也不后悔,魔族也好,神族也罢,只要她还是她,一切都没有变。

    只是对于老人看出她实力的这件事,顾锦颜还是有些诧异。

    以她现在的实力,当然看得出老人本身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可是他竟然能看穿她,这让她如何不震惊?

    顾锦颜不由得抿了抿唇,看着老人,有些迟疑道:“爷爷,你为何会……”

    老人诧异的看着她。

    顾锦颜轻笑一声:“爷爷,以你的本事,恐怕不会只是一个普通人才对。”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机灵,只不过,阿锦,爷爷的事,你不知道的最好,爷爷现在在这个小村庄中,过得很幸福,是以往从来没有体会到的幸福,所以以前的一切,爷爷都已经抛下了,所以,你也就别问了。”

    老人摇摇头,并不打算告诉她什么。

    顾锦颜倒是没有想到,老人会这么坚决。

    不过,看着老人眼中的神色,顾锦颜可不会轻易相信,这个老者,真的就这么忘了过去。

    只不过她倒也不说破,有些事没必要理的太清楚。

    顾锦颜点了点头,没在追问。

    “看你的样子,也好的差不多了,有时间,就多出去走走吧,这里虽然没有洛尔城繁华,可倒也算的上山清水秀。”

    老人接过她的空碗,而后慢慢走了出去。

    顾锦颜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而后慢慢的下床,经过一月的调理,她已经行动自如,可是顾锦颜并不打算就这么离开,一是因为她的实力还很低下,贸然出去,如果遇到什么超出她估计的事,会很麻烦,而在这种时期,她并不想遇到什么麻烦。

    不过在这村庄周围走走,倒也没有什么。

    想着,顾锦颜便下了床,走出了那扇她看了一月的大门。

    站在门外,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受到阳光的温暖,顾锦颜才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朝着屋子周围慢慢走着,老人说的不错,这里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山清水秀,湛蓝的天空,翠绿的青草,充满了生命的气息,让她几乎忘了这是在魔界。

    她记得,华夏的天总是被一股灰蒙蒙的东西所遮盖,白天阳光照不进来,夜晚天空看不见星星,无数的暗潮汹涌隐藏在平静的表面下。

    而这里,一切是那么的祥和,那么干净,一丝清风吹来,擦过顾锦颜的耳边,令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整个人处于非常宁静的状态中。

    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伴随着小孩的哭声。

    顾锦颜皱了皱眉,朝着声源处走去。

    只见,那边的竹林中,一群小子围着中间一个单薄的身影打骂。

    “时萧,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有脸呆在我们村子,你和你爷爷两个人,都是废物!”

    他们村子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魔灵的人,可是只有时萧这个废物和他爷爷,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连一丝魔灵都没有,竟然还赖在他们村子中,无端的拉低了他们村子。

    “闭嘴!我不是废物!爷爷也不是!”小时被打趴在地上,嫩白的脸上还带着泪,可是那双眼睛却充满了坚定之色。

    他不是废物!他不是!

    “哈哈哈哈!你不是废物?谁是?”

    听了他的话,周围的少年们笑的更起劲了。

    其中一个小胖墩儿踩在小时的背上,嚣张道:“既然你说你不是废物!那你站起来啊!站起来打我!哈哈哈!”

    边说,下脚的力气还愈发重了起来。

    时萧一张脸都被踩在了地上,一片青紫色。

    周围的少年还在耻笑:“废物就是废物,不管怎么样,都是废物!永远都不能跟老大你相提并论!”

    “不不不!那是给老大提鞋都不配好吗?!”

    “哈哈哈!”

    一众少年的嗤笑令得时萧双目赤红,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心中升起一抹绝望。

    他真的是废物吗?怎么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砰!”

    “砰!”

    “砰!”接二连三的砰砰声想起,伴随着一众少年的痛呼声。

    与此同时,时萧身上的重量一轻,站起身来。

    看着方才还一脸高傲的少年们此时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倒在地上瑟瑟发抖,不住的捂着膝盖或者手臂痛呼。

    时萧不由得感到诧异,而后转身一看,顾锦颜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时萧双目一亮,顿时撒了欢儿的跑到顾锦颜面前:“姐姐,姐姐!”

    顾锦颜冲着他笑笑:“没事儿吧?”

    时萧摇摇头:“没事儿,姐姐,你别担心,小时一点都不痛的!”

    看着这般懂事的小时,顾锦颜心中突然升起一抹安慰,看着小时,就像是看到了小夜一样,让她不自觉的,便有一种吾家少男的感觉。

    只不过,自己的人竟然被一群小毛孩儿给欺负了。这口气,顾锦颜还真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题外话------

    锦妹儿终于去找小煜煜了

    开心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