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魔域(二更)-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二十二章 魔域(二更)

    幽暗的禁室内,微弱的蜡烛在黑暗的空间跳跃,一旁一人多高的巨大雕塑伫立在门前,那是一条暗紫色的蛟龙。

    雕塑栩栩如生,连蛟龙上的鳞片也巧如天公,红色的龙眸盯着内室,让这本就阴暗的房间更是增添了一分诡异。

    “吱呀——”

    门被推开的声音打破了这处诡异与寂静,一个黑衣男子走了进来。

    “军师。”低哑的声音响起。

    男人单膝朝着东南方向跪下。

    “怎么?事情办成了吗?”苍老无力的声音回答,微弱的让人几乎要觉得他马上要断气了般。

    “禀军师,顾锦颜已经坠入雷渊,想来,已是死无葬身之地!”男人低声道,唯恐惊扰了那隐在黑暗之中的神秘老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断断续续的笑声突兀的响起在空间内,狰狞诡异的笑声令得男子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这个军师一向神秘,从来没有在人前露过面,是以,恐怕除了魔君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知道了,下去吧。”笑够之后,便开口让他下去。

    男子起身微微弯了弯腰便退了出去。

    “顾锦颜…呵呵…真不是个好名字。”微弱的声音慢慢消失,最后终归沉寂。

    ——

    “沉水,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回到自己的房间,顾锦颜便让沉水退了出去,自己盘坐在床上,拿出那本雷霄功法。

    翻开第三页,赫然几个大字出现在眼前——雷霄法决第一式:电闪雷鸣。

    顾锦颜看了半晌,方才照着功法上的灵力运转的方式运转起来。

    要想习得一门功法,首先就要精通这门功法的灵力运转的线路以及心法,只有熟悉心法和灵力运转的线路,方才能将功法的要诀彻底掌握。

    顾锦颜运转灵力慢慢游走在身体的各处筋脉,与以前相比,现在的她,因为筋脉被扩大的缘故,使得灵力运转十分顺畅,不过短短几分钟,便在体内游走了一个小周天。

    “嗯?”顾锦颜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十分吃惊,使得刹那间身体陡然颤动。

    只见靠近她丹田的位置,有一个虚幻的人影,顾锦颜凝聚神识,慢慢靠近那个幻影。

    “咦?”虚幻的灵体似乎是有意识般,竟然主动朝她靠近,显得异常亲切。

    “难道这就是元婴吗?”金丹后期之后,只有凝聚元婴方才能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不过顾锦颜知道,即便昨晚的雷电扩宽了自己的筋脉,也小幅度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但绝不可能使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进入金丹后期,还凝聚了元婴。

    “看来,这只是个虚影。”顾锦颜想到,她现在本身的实力已经到了金丹中期,或者是由于昨晚上的雷电出了什么变故,又或是这具身体原本就有什么奇异的地方,所以才会出现元婴虚影的情况。

    而现在她要做的,便是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至金丹后期,将元婴彻底凝结成型!

    思及此,顾锦颜不再多想,聚精会神修炼,心无旁骛。

    淡淡的橙红色灵力盘绕在周围,将本就绝美的她渲染出了一种神圣之感。

    ——

    “主上,无情有话要说。”魔主殿内,长年面无表情的无情面上竟有两分凝重。

    “什么事?”萧煜懒散的斜椅在黑金龙椅上,歪着头看着他。

    “刚才那位姑娘所说的魔域,属下其实有所耳闻。”无情低着头说。

    “哦?”萧煜挑眉。

    “说来听听。”

    “其实属下对这个组织也不甚了解,只是两年前去追杀一位叫魔刹的杀手,在武灵山的最深处的一座小山峰的在发现了一些关于他们的踪迹。”

    “那时,魔刹已经身受重伤,却不惜耗费大量的灵力逃到武灵山的深处,而那里看似简单,却暗布大量的阵法,甚至于我们魔界的一些古老杀阵都在其中,当属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冲出一些阵法后,却发现了一道天堑。”

    无情拧着眉,当年即便他再怎么无心无情,冰冷如雪,面对那些东西都忍不住跳脚。

    “而魔刹,就死在了那里,被人一掌毙命!而属下在他的衣服中,发现了一块令牌。”无情将那块令牌拿出来,用灵力将之浮到萧煜面前。

    萧煜眯了眯眼,伸手将令牌握在手里。

    黑曜石的材质,令牌通体呈黑色,正面雕着一个蛟龙,紫色的身躯,却有一双血红的眼睛,看起来好不诡异。

    翻过来,背面则是两个如同鬼画符一般的字符。

    “或许常人看不懂,但魔主您知道的,这是魔界的文字!”无情凝声说道。

    尽管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用过魔界的文字,但是,谁会忘记自己家乡的字?

    这看似鬼画符的字体,实际上就是魔界文字中的——魔域二字。

    “且,他们似乎还和鬼界有关!”无情想到魔刹左肩上的纹身,抬头望着萧煜。

    “鬼界?他们不是跳脱于三界之外吗?怎么会与这些人勾搭上?还参与了俗世之事。”萧煜皱了皱眉,这件事太过奇怪,令他也不由得多想。

    “我在魔刹的左肩上看到了只有鬼界冥府的灵花——彼岸。”

    此话一出,连萧煜都忍不住震了震。

    彼岸花一向是鬼界的象征,他可不信,一个俗世的小组织会对鬼界的东西如此敬重。

    除非,他们与鬼界有什么关系。

    萧煜眉头紧锁,这个从来没有在世界上显过名的组织,似乎太过神秘了一些。

    “魔域?也许顾锦颜知道些什么。”回想顾锦颜提到魔域的模样,萧煜嘴角浮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冷笑。

    看来,他这个新保镖,着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东西。

    将手中的令牌随手扔在角落,萧煜问道:“你查到了什么?”

    无情将头低了低,似是羞愧:“属下,什么都没查到,当初发现那座山峰后,属下便在那里呆了一年有余,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连天堑属下都下过了,也没有发现什么。”

    无情此时的心情其实是崩溃的,他花了那无么多精力和时间,却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这无疑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质疑。

    向来冷心冷情的他,在想到此事,也不禁对这魔域的组织恨透了。

    “呵,乌龟若是想要缩头,你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就把他弄出来。”萧煜嗤笑道。

    “这件事本主知道了,你先下去。”萧煜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无情点点头,便退下了。

    独留萧煜一人在大殿内,望着角落的令牌喃喃自语:“魔域么?本主倒要看看你们这群乌龟什么时候伸出头来!”

    不过,待你们伸出头那日,也便是你们消失的日子!

    身为魔界之主,怎么能够容忍得了一个来历不明且还与魔界有关的组织存在。

    ------题外话------

    爷:煜啊,想喝汤不?

    萧煜:本主不喝汤,只吃肉!

    爷:不行!明天只能喝汤!

    萧煜:姑娘们,快收藏啊,争取让本主早日吃到肉!

    爷:(欣慰的笑′nn`)孺子可教!

    姑娘们快收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