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雷霄一式-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二十三章 雷霄一式

    雷为本,电为辅,雷电齐发,达电闪雷鸣之威。

    “喝!”观星台上,一道瘦小的身影伫立,墨发飞扬,暗红色的长裙裙摆在风流中卷了一道又一道的卷儿。

    顾锦颜捏起指决,眉目间满是凝重之色,身体轻旋,一掌向前轰出——

    “砰!”平地一声炸响,观星台上的黑晶石板竟被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大坑。

    “呼~”顾锦颜一个收力,便退回原处。

    “看来还是自己灵力太弱了的原因。”

    看着自己的成果,顾锦颜有些无力,三天的修炼,竟然只能到这个地步,连电闪雷鸣的真正威力都没发挥出来。

    尽管自己自己成功达到了金丹后期,却总是有一层隔膜阻止自己在进一步,怕是已经到了临界点,如果突破不了,那么,自己也就无法凝结元婴。

    顾锦颜盘膝坐地,慢慢恢复自己的灵力。

    ……

    萧煜站在观星台的大柱子后,一双凤眸紧紧的盯着她。

    “三天时间就掌握了雷霄一式的法决要领,这样的天赋,怎么也不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废物啊?莫不是她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如果真是这样,那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萧煜自然知道她没有发挥雷霄一式的真正威力是因为灵力太弱,所以对她如此快就掌握了要领还是很惊叹的。

    看了半晌,便离去了。

    本来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想来问关于魔域之事,但眼下,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好时候。

    ——

    夜色如水,万千霓灯,骤然亮起,整座城市被渲染得五光十色,对普通人来说,丰富的夜生活已然开启,而对于顾锦颜来说,则是修炼的最好时机。

    当她结束一天的修炼回到房间之后,拿起浴衣便走进了奢华的巨大浴室之中。

    雾气氤氲,环绕其中,顾锦颜半躺在浴缸中,手指若有若无的搅动着洒满了玫瑰花瓣的清水。

    这是她的习惯,即使是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身份,这种印在骨子里的习惯却是怎么也改不了。

    修长的脖颈,瓷白的肌肤,艳美的脸孔,被热气蒸腾出一抹嫣红,犹如天边的红霞,美艳的不可方物。

    “唰——”一道水声响起,顾锦颜从浴缸中站起来,修长笔直的双腿,莹白小巧的玉足踏出浴缸,粒粒水珠顺着优雅的颈子慢慢划过全身,无端添了几分令人口燥舌干之感。

    拿过一旁雪白的大毛巾,匆匆擦了擦身子,便穿上白色的浴袍走了出去。

    “嗯?”刚踏出浴室的顾锦颜看得那一袭黑影微愣了愣。

    萧煜听得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看到略显慵懒的顾锦颜,眸子中极快的闪过一丝惊艳。

    顺直的黑发凌乱的披在身后,发丝上水珠滴落,将本就单薄的浴袍浸染得略微透明,显示出姣好的曲线。

    萧煜嘴角挑笑,一双黑眸极致兴味,正当他向前一步之时,顾锦颜突然惊慌的转过身去,并快速朝内室走去。

    萧煜眉头紧紧蹙了蹙,露出些许不满,大步追上她,一个拧手便将她的肩膀按住,无视她的挣扎,便将她扭过身来。

    “你做什么?干什么见到本主就跑?”萧煜声音暗含冷峭,显然是对她刚才避之不及的动作生气了。

    “你…你先放开!”顾锦颜继续挣扎,声音满含羞愤。

    “别动了!再动,后果就不是你能承担得了!”萧煜的声音愈发低哑,身体也紧绷了起来。

    可顾锦颜虽然前世贵为公主,也是十八岁的年纪,在那个时候,十八岁的姑娘,孩子都好几个了,可由于是守护灵女的原因,顾锦颜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自然也不会清楚萧煜的话有多么危险。

    见她不管不顾的挣扎,萧煜终于忍不住身体的紧绷,按着她朝自己的下腹狠狠压下,同时自己往上一顶——

    “嘎。”身体的扭动戛然而止,顾锦颜就算在不懂,这时候也应该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当下便吓得不敢动了。

    萧煜很满意她的识趣,低哑的声音也不禁染上了几分笑意:“怎么?不动了?”

    “你!”顾锦颜怒视着他,眼中熊熊怒火正在燃烧。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萧煜此时恐怕已经成了筛子。

    许是羞愤的关系,顾锦颜的脸颊通红,犹如三月桃花艳丽无双,连同那修长凝白的脖颈,此时也是通红一片,令得萧煜不禁想要掀开她的浴袍,看看里面诱人的娇躯是不是也如表面上布满了桃红。

    好在,他自制力惊人,狠狠压下心头的绮念,若无其事的轻咳一声:“走吧,我有事找你。”

    此时萧煜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她的称呼已经从上下级的‘本主’变成了一个平等地位的‘我’。

    而当他真正意识到的那天,却已经甘之如饴的接受了自己早已心动的感觉。

    “哦。”顾锦颜低低应到,见他朝着内室走去,立马将搭在暖榻上的黑色的巨大外袍披在了身上,挡住了那被水浸湿的浴袍,也挡住了令人遐想的优美曲线。

    快步进入内室,便看见萧煜无比自在的坐在自己的大床上,身前还横着拿着自己每晚睡着的枕头。

    这幅情景,顾锦颜怎么看怎么诡异。

    在萧煜**裸的眼神下,顾锦颜远远的坐在真皮沙发上,还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袍使劲的裹了裹。

    瞧着她那防狼似的动作,萧煜嘴抽了抽,随即就有些不满了。

    那如菜牙的小身板,身无二两肉的,前不凸后不翘……本主会看得上吗?

    在心中暗暗腹诽的萧煜已然忘记刚才是谁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刚才是谁抱着别人不撒手的,又是谁恬不知耻的耍流氓,现在身上的火还没消下去呢,就开始犯贱了。

    顾锦颜被他那阴测测的眼神盯得毛毛的,随即又紧紧裹了裹身上的袍子,不料这一动作让萧煜本就不好的脸色瞬间变得如锅底一样黑。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顾锦颜本来裹得好好的袍子‘唰’的一声,碎成了两半——

    ------题外话------

    爷:啧啧,看起来人模狗样清心寡欲的,没想到居然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流氓。(¬_¬)

    萧煜:(冷笑¬д¬。)呵呵,人模狗样清心寡欲能让本主讨到媳妇儿吗?

    爷:你还要脸吗?

    萧煜:脸是什么东西,能吃吗?能用吗?能卖钱吗?

    爷:……

    妹子们,这么不要脸的魔主赶紧来点花花收藏砸死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