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冤家路窄?-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7章 冤家路窄?

    顾锦颜心中暗惊,她知道魔夜的实力定然不会太低,可是也没想到,竟然会高成这样。

    这简直跟差一步成神没什么区别了啊。

    没想到自己这次,还真是捡了个宝。

    看着顾锦颜脸上荡漾出的邪恶笑容,魔夜顶着那张犹如猪头一样的脸,抖了抖。

    “别笑了,怪吓人的。”

    顾锦颜眼神顿时一冷。

    “咳——”魔夜十分自觉的转移了话题。

    “接下来你打算什么办?”

    顾锦颜想了一会儿,出声道:“去洛尔城。”

    “去洛尔城干什么?”魔夜一头雾水。

    当下,顾锦颜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魔夜。

    魔夜抽了抽嘴角:“敢情你还对这感兴趣一个副城主而已,算个毛线。”

    顾锦颜忍着没有将拳头打在他脸上,说道:“副城主确实不算什么,可是它带来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却是真正的好处。”

    闻言,魔夜诧异的挑了挑眉。

    脸色也变得无比的正经,当然,配上他那犹如猪头一样的脸,着实有些……看不太出来。

    “你想做什么?”魔夜问道。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不用知道。”

    魔夜一噎,梗着脖子道:“我是你的契约兽,我不用知道,谁才用知道?”

    “有些事,知道与否,真的那么重要?”顾锦颜反问。

    魔夜冷笑:“当然重要,若是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若是你捅了什么篓子,本大爷补不上怎么办?”

    听了魔夜的话,顾锦颜一阵无语:“放心吧,就算捅了娄子,也不会让你去补的。”

    魔夜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可是顾锦颜却又接着说:“顶多让你去杀杀人。”

    魔夜:“……”

    敢情他认得这个主人,还特么是个专门惹祸的?惹的祸还不是一般的祸?是要杀人的祸?

    “怎么?做不到?还是……”顾锦颜戏谑的斜睨了他一眼,说道:“你不行?”

    魔夜瞬间炸毛:“本大爷不行?草,一夜十七次郎好吗?”

    这女人竟然质疑他的能力?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顾锦颜轻瞥了他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魔夜:“……”

    突然,魔夜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

    他看着顾锦颜说道:“魔族向来有规矩,四大主城的地位崇高,不论是城主,还是副城主,都有机会去魔川城接受魔神的洗礼,而你这么想要当这个副城主,莫非,你在打魔川城……亦或是,魔神殿的主意?”

    魔夜的话一出,顾锦颜的面色没有一丁点的变化,她看着魔夜,没有说话。

    可是就她这个态度,魔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当下便从软塌上跳了起来,指着顾锦颜,犹如看疯子一般:“你疯了?那可是魔神殿!你竟然想打魔神殿的主意?”

    魔神殿,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天地初开之时,魔界的第一人所在的地方!那是能和盘古,女娲比肩的存在!顾锦颜一个小魔,竟然敢打魔神殿的主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况且,已经有消息传出,失踪已久的魔神重新坐镇魔神殿,以血腥手段,将那些背叛他的人,杀了个精光,就顾锦颜这点实力,恐怕还没溜进魔神殿,就被人砍成几段儿了!

    魔夜觉得顾锦颜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

    当下,他小心翼翼的,试图转正一下顾锦颜疯狂的思想:“咳,要我说,你还是慢慢努力修炼算了,你想当副城主,就安心的当你的副城主,若是你想,就算是城主,我也能让你坐上去,所以……咱还是不要去魔神殿搞事情了好不好?”

    顾锦颜看着他,眼中氤氲出一股他看不懂的神情,她幽幽的说道:“我从不觉得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与你签订契约,只是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到达魔神殿的时候,你只是保护我的人,一旦进入魔神殿,我会与你解除契约。”

    魔夜千等万等,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登时脸色有些难看。

    “你以为我怕魔神殿那些人吗?”搞了半天,他还真就是个打手!而看她的模样,只是为了在她到达魔神殿的时候,替她解决掉一些麻烦,魔夜简直要气死了!他一头双凶兽的血脉,竟然只是被人当做一个犹如铲平挡在她路边石头的打手?

    顾锦颜皱眉:“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怕魔神殿的人了?”

    魔夜一梗,她确实没有明确的说过,可是她就是这个意思!!!

    “魔夜,我们只是契约与被契约的关系,你现在只不过是暂时跟在我身边,其实说白了,你的意思,就是为了报恩,魔神殿我是一定要去的,而当我进入魔神殿的那一刻,就是你自由的时候,到时候,我们两不相欠,你可以回沉睡森林继续当你的土霸王,而我,也要去追求我想要的东西,去找我想要找的人。”

    顾锦颜说道。

    魔夜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可是那一句想要撇清关系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惹怒了他。

    “跑到魔神殿就想甩了本大爷?你想得美!”魔夜喷到。

    顾锦颜无语,算了,这货就是个脑子有坑的,待到她进入了魔神殿,见到萧煜之后,便和他解除契约,还他自由。

    其实,魔夜的实力很强,若是以前,顾锦颜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解除契约,毕竟有蚩冥这个强劲的对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实力和保障,可是自从那一次之后,顾锦颜却再也不想将这些人拖进罪恶的深渊,失去的痛苦,她再也不想承受。

    顾锦颜眼神一瞬间变得空洞,魔夜皱紧了眉头,十分不喜欢她这种目光,仿佛,他一眨眼,她便会消失。

    当下便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洛尔城?”

    顾锦颜回过神,道:“你的翅膀恢复了没?”

    魔夜瞬间咬牙切齿:“什么叫我得翅膀恢复了没!我的翅膀本来就在好吗?”

    “咦?”顾锦颜的目光变得讶异。

    “那怎么我上次把你买回来的时候,你没有翅膀?”

    魔夜:“……”

    “我又不是神经病,天天把翅膀露在身上,酸与的翅膀是虚幻的!虚幻的你不知道吗?是靠意念支配的!”魔夜低吼。

    “哦。”顾锦颜点了点头。

    “说话就说话,别乱吼!”

    魔夜:“……”我特么!可以把她咬死吗?

    等等——

    魔夜瞬间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狐疑的看着顾锦颜,问道:“你问我翅膀干什么?莫非你想喊我载你去洛尔城?”

    见他这么问了,顾锦颜笑眯眯道:“你真聪明!”

    魔夜:“……”

    “不行!”

    “为什么?”

    “我……我伤还没好,不能过度劳累。”

    魔夜的双眼飘飘忽忽的,一副我很虚弱,我不能飞的模样。

    顾锦颜无语望天。

    “你不是说自己的伤好全了吗?怎么现在又没好了?”

    “我……我头晕,我乏力,我……”

    魔夜没有去接顾锦颜的话,而是直接犹如林黛玉一般,无比娇弱的倒在软塌上,摸着自己的头,哼哼唧唧。

    顾锦颜:“……”

    “别装了!没打算让你飞。”

    “我腿酸……我……你说什么?”魔夜瞬间精神的看着她。

    “我说,我没打算让你飞!”顾锦颜很有耐心的再说了一遍。

    “那就好。”

    “那你准备怎么去洛尔城?从星罗城到洛尔城,就算是魔族最快的角马,也需要一个多月,而凭现在的时间,你想要在大赛开始之前到达洛尔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魔夜无比正经的说道。

    实则是暗自欣喜,她最好是赶不到洛尔城,这样也就没机会去魔神殿搞事情了!

    顾锦颜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幽幽的说道:“谁说我要骑角马了?”

    魔夜一愣:“你不骑角马你还能骑什么?”

    顾锦颜神秘一笑:“你就别管这么多了,明日一早,我们便离开客栈。”

    魔夜:“……”

    看她这胸有成竹的模样,他内心突然暗觉不好。

    正胡思乱想着,顾锦颜突然扔过来一颗黑乎乎的小丸子,魔夜下意识的一接:“这什么东西?”

    “魔胶。”顾锦颜说道。

    魔夜一愣:“你就这么给我了?”

    “放心,这只是四分之一。”顾锦颜好心的提醒他。

    魔夜看着她,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谢谢二字,对两人来说,没有一点儿意义。

    暗暗握拳,魔夜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他看着顾锦颜,大声道:“既然你想去魔神殿搞事情,那老子就陪你走一遭!”

    去他妈的魔神殿,老子怕个卵!

    不过想到某个男人,魔夜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妈的,希望这女人去魔神殿的时候,魔神那怪物能跑到其他地方去溜达,千万别在魔神殿,不然,就是十个他,也不够魔神砍的!

    顾锦颜正准备修炼,冷不丁听到魔夜这么一句话,当即哭笑不得:“放心吧,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魔夜悻悻的坐在软塌上,一口吞了魔胶,运转魔灵,准备炼化药力。

    顾锦颜将出去买的魔灵石全都掏了出来,而后坐在床上,开始修炼起来。

    ——

    华夏,暗夜。

    尚野几人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听着对面无尘带来的消息,几人的神色十分凝重。

    “大小姐,真的……”无凡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无尘给打断。

    “没有,大小姐一定会平安无事!”

    “可是……”无凡还想说什么。

    一旁的无情却冷冷的打断他:“没有可是。”

    无凡只得悻悻闭嘴。

    他们因为华夏和武灵山的通路被封锁,一直待在暗夜,而武灵山的消息闭塞,他们一直不知道那天武灵山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无尘的归来。

    他们才知道,顾锦颜竟然自爆,封印了蚩冥,还救了他们所有人。

    尚野扯了扯领带,有些烦闷:“话是这么说,可是现在顾锦颜生不见人的,魔主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像她交代?”

    几人一愣,是啊,按照他们魔主对顾锦颜那宠得心尖尖儿的态度,若是知道了武灵山的事,那还不得把他们都给屠了?

    “黑曜说,大小姐,可能回了原世大陆。”无尘说道。

    “什么?”

    ……众人都大惊失色的看着他。

    “怎么可能?原世大陆,连我们都回不去,就算是魔主,也需要通过媒介才能回去,大小姐怎么可能回了原世大陆?” 无痕咋咋呼呼的问道。

    不是他们不愿意相信,而是这个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顾锦颜虽然已经到了三花聚顶的实力,可是想要撕开空间,回到原世大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无尘耸了耸肩:“就知道你们不相信。”

    半晌,才又说:“其实我也不太相信,可是总是有一个希望,希望大小姐回到了原世大陆,说不定,以魔主的本事,会找到她呢。”

    无尘的声音越来越低,他似乎也知道,这种可能是,微乎其微。

    “不,如果是鬼帝的话,顾锦颜,可能真的会回到原世大陆。”一旁安静的尚野突然说道。“怎么说?”无痕问道。

    尚野是他们之中跟随魔主最久的人,也是知道洪荒的事最多的人,连他都这么说,那说不定,顾锦颜真的回到了原世大陆。

    “你们忘了,鬼界和冥府的人,都有什么能力了?”尚野扫了他们一眼。

    众人一愣。

    “鬼界的鬼帝,冥府的冥王,都是掌管天下灵魂。不论是三界,还是妖境的人,只要死后,都会去这两个地方,而鬼帝和冥王也都有一个十分逆天的技能,那就是他们可以不用费任何力气,撕开时空裂缝,去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

    尚野淡淡解释,其他人才恍然大悟。

    “没错,黑曜也是这么说的。”无尘双眼一亮,说道。

    “你们的意思,那不就是大小姐真的有可能回了原世大陆?”无凡问道。

    无尘点点头。

    “如果说那小孩儿就是鬼帝的话,那么这一切都会成立。”尚野说道。

    “毕竟,顾锦颜不是龙凰转世吗?她要是死了,天地必生异像,可是都这么久了,没有一点动静,那就只能证明她还活着。”尚野靠在沙发上说道。

    无尘张牙舞爪道:“什么顾锦颜顾锦颜的,要叫大小姐,知不知道?”

    “去你的无尘,什么大小姐,应该叫魔后!”无凡一个抱枕扔了过去,正巧砸在他脸上。

    “好了,都别闹了!”无情冷冷道。

    “你们要怎么叫她,是你们的事,我要怎么叫她,是我的事。”尚野说道。

    虽然他也知道,就自家魔主那副冲媳妇儿的尿性,顾锦颜这个魔后,怕是当定了,可是他就是不想叫她,他可没有忘记,当初的神魔大战,是多么的惨烈。

    “呵,你有本事在魔主面前这么说试试?”无尘毫不留情的泼他冷水。

    尚野:“……”让他在魔主面前这么嚣张,他还真不敢,已魔主那性子,把他劈成蛇干儿,那都是轻的。

    “好了好了,别皮了你们。”无凡干吼道。

    尚野:“……”

    无尘:“……”

    谁皮了?

    “你们就是来吵架的?别忘了正事!”无凡说道。

    “人类城池的事还没搞定呢,你们先窝里反了!”无凡嚷嚷道。

    “哦,对了,那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无尘问道。

    “暂时不清楚,只知道一城的人都陷入了沉睡,究竟出了什么事,城池的防卫太严重,消息根本传不出来。”

    “有这么严重?”无尘问道。

    尚野瞥了他一眼:“这件事情已经在华夏引起了恐慌,一座城池,百万人口,就这么没有原因的全部陷入了沉睡,换个人,也会觉得惊悚。”

    几人都赞同的点点头。

    “现在没有消息,我们也进不去,只能慢慢等。”无痕说道。

    “不能等!若是不尽快解决这件事,武灵山与华夏的通道就一直不会打开,如果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那可就真的完了!”无尘说道。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尚野问道,不然他怎么会这么说?

    无尘皱紧了眉:“这次的事件或许只是一个前奏,如果一直不查清楚的话,若是在有城市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我敢打赌,就算是华夏政府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会把武灵山上的人全部弄死!”

    几人一顿,倒是没想过这些。

    他们也曾是上位者,管理着很大的城市,自然知道一个城池对于掌权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城中的子民,就相当于他们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无缘无故发生了这些事,若是他们,恐怕也会不顾一切代价,扼杀那些潜在的危险。“所以,我们必须得尽快的查清楚真相,不然等大小姐和魔主回来的时候,恐怕一切都晚了!”无尘说道。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无尘的话说的十分有道理。

    “我现在马上去灵异局跟那位接洽,但是如果他不同意的话……”

    “不同意,就另想办法,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进入那座城!”

    “等等等等……”一旁的无痕突然叫道。

    众人都一副嫌弃的看着他。

    无痕:“……”

    “你们有没有想过,就连那位都没看出什么所以然,你觉得你们真的能够查出什么来吗?”

    他们所说的那一位,不是什么其他人,正是那位坐镇灵异局的次神级高手。

    无痕说的没错,连次神级的高手都看不出来什么,凭他们,可能真的也看不出什么。

    就在大家脸色十分难看之际,一旁沉默了许久的无情说道:“也不一定。”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尚野皱眉道:“为什么这么说?”

    无情目光沉凝而深远,他看着几人,说道:“即便他是次神级的强者,可是他终究是个人类,而一个人类,又怎么能跟我们这种活了千千万万年的人比呢?”

    他们生于洪荒,长于洪荒,什么诡异的事情没见过,反之,那位灵异局的人,虽然是次神级的强者,可是见识阅历,在他们眼中,就如同一个婴孩一般。

    “无情说的没错,沉睡这种事可小可大,咱们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沉睡不醒的人,这一次,也只能亲眼看到,才能判断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整个城的悲剧。”尚野说道。

    几人纷纷赞同,而后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雷音城

    黑曜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拿着一个紫砂茶杯,缥缈的茶烟从杯中飘了出来,将他的脸氤氲出一股虚幻之意。

    缓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洛尘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漂亮的眼睛闪了闪。

    “龙尘。”黑曜知道他来了,当下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空洞的眸子落在他身上。

    洛尘,啊不,龙尘向他点头示意:“尊者!”

    黑曜是洪荒第一条神界腾蛇,又是跟随在神主身边的守护兽,这一声尊者,他当的起!

    “呵。”黑曜轻笑。

    “想不到,当初那个小小的少年,如今也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龙尘看着他道:“在姐姐面前,她喜欢什么样的我,我就变成什么样。”

    黑曜不置可否。

    “你知道我今日来干什么?”黑曜说道。

    毕竟这小子的预言之术,是整个神界都认可的。

    “不知道。”龙尘很干脆的说道。

    黑曜的双眸顿时危险的眯了起来。

    “姐姐她……”龙尘没有把话说完,但是黑曜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

    “她没事,我确定!”黑曜跟坚定的告诉了他。

    龙尘的心一瞬间轻松起来。

    他右手朝着空间轻轻一划,一柄黑色的锤子出现在半空之中。

    黑曜微微弯了弯唇,臭小子还是这么幼稚!

    “这是昊天宗的雷神锤。”龙尘说道。

    “啧,不是不知道我来干什么吗?”黑曜戏谑道。

    龙尘无比正经的告诉他:“方才是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

    黑曜:“……”

    “你真的决定好了?”龙尘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无头无里的话。

    黑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速度倒是快。”

    龙尘冷哼一声。

    “是啊,决定了。”黑曜说道,

    龙尘皱了皱眉:“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话风险有多大?”

    黑曜送耸了耸肩:“知道,不过这并不能改变我的决定。”

    龙尘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看着他道:“祭坛设在了哪里?”

    “暗夜的摘星台。”

    龙尘不赞同道:“你有把握?”

    “没有,不过我想,结果不至于太遭。”黑曜说道。

    龙尘深吸口气,说道:“将祭坛设在雷音城,有我的帮助,成功率会很大。”

    黑曜沉默了,的确,以龙尘的能力,如果将祭坛设在雷音城的话,他回去的可能性确实会很大,可是他没有忘记顾锦颜告诉过他的,龙尘的身体中封印着幽冥,如果真的要他的帮助的话,黑曜不敢确定,他会不会受到伤害。

    似乎是知道黑曜在担心什么,龙尘说道:“放心吧,只要在雷音城,我就不会有事。”

    “你……有把握吗?”黑曜有些迟疑的问道。

    龙尘笑了,如同春暖花开,驱散了冰寒。

    “没有把握的话,我从来不说。”

    “好。”黑曜说道。

    “一月之后,我会到雷音城。”黑曜站起身,说道。

    龙尘点点头:“我会布置好一切。”

    黑曜一笑:“当初的小家伙,果真长大了。”

    几乎是瞬间,龙尘的脸黑了一半。

    而黑曜呢,早已经扬长而去。

    龙尘无奈的摇了摇头,即便是过了千万年,这位尊主的性子,还是如此。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想着自己身体中封印的那个东西,龙尘的脸色又冷了冷,若不是因为幽冥,他又怎么会待在这个地方,一步也不能踏出去,连去找姐姐,他都做不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黑曜身上。

    龙尘低低的叹了一声,而后起身,离开。

    他要去准备黑曜需要的东西,确保一切能够顺利进行。

    ——

    客栈之中,顾锦颜结束修炼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一旁的魔夜早就将魔胶给炼化了,正窝在软塌上睡得正香,那张猪头脸也变成了正常的模样,露出了那张原本妖孽的容颜。

    顾锦颜走上前,踢了踢他那精瘦的小腰。

    魔夜腾地跳起来:“谁?”

    顾锦颜没好气道:“是我。”

    看清了是顾锦颜之后,魔夜不满道:“怎么是你,你踢我干什么?”

    知不知道他差点一巴掌呼了过去?

    “想踢就踢了。”顾锦颜耸了耸肩,说道。

    “你!……”魔夜炸毛道。

    “好了,你是个猪吗?这么能睡?”顾锦颜无语道。

    魔夜嘟囔:“我不睡我能干什么?”

    顾锦颜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她走出去,敲响了小时的房门。

    不一会,小时才走过来开门。

    顾锦颜看着小时那张花猫一样的脸,顿时笑了。

    “你在干什么?怎么弄了这么副模样?”

    “姐姐,我在炼丹呢。”小时说道。

    突然看到她身后的男人,诧异道:“姐姐,这是?”

    顾锦颜还没说话,魔夜便自我介绍起来了:“消小子,我叫魔夜,以后就跟着她了。”说完指了指顾锦颜。

    小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叫跟着姐姐了?

    顾锦颜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小时,这就是那条蛇。”

    小时顿时吃惊的捂住嘴巴:“他……他……他他他……他是拍卖场的那条蛇?

    顾锦颜点了点头。

    “你竟然能变成人?”小夜吃惊道,连让顾锦颜进门都忘了。

    啧,魔夜不满,这小子什么眼神儿,他能变成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魔夜抬头东看看西看看,忍住没有怼这小子

    顾锦颜这才将目光放在小时身上:“没错,他可以便成人。”

    还没等小时说话,顾锦颜又问道:“在这个地方炼丹?不会受什么影响吗?”

    这可是客栈,先不说清不清静的问题,如果没有把持好度,丹炉一炸,恐怕整个客栈都得变成灰灰。

    小时点点头:“姐姐,你放心吧,我炼制的都是低级丹药,以我现在的水平,是完全可以应付的。”

    顾锦颜点点头,她从未怀疑小时的天赋。

    只不过……顾锦颜忍住笑说道:“你炼制的不否都是低级丹药吗,那你这脸上是怎么回事?”

    小时的大眼睛飘飘忽忽的,他支支吾吾道:“我……我就是……就是炼制中级丹药的时候……没把握好力度,就……就糊了……”一说完,小时就尴尬的低下头。

    别人炼丹不是炸炉就是成丹,他倒好,竟然还能把丹药给炼糊了!真是丢死人了。

    “嘶——小时你已经开始炼制中级丹药了?”顾锦颜惊异道。

    他才这么小,竟然就已经是中级炼药师了吗?

    小时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只是试试,还……还没成功呢。”

    顾锦颜摸了摸小时的头:“姐姐相信你,小时一定会成为最强大的炼药师。”

    小时顿时咧开嘴笑了。

    “好了,小花猫,先去洗漱洗漱,然后下来吃饭。”顾锦颜笑道。

    小时羞涩的点点头,将门关上,顾锦颜便抬脚往楼下走去。

    “那小子是炼药师啊?”跟在他身后的魔夜目睹了全过程,问道。

    顾锦颜点了点头:“小时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炼药师,只要给他时间,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魔界最可怕的炼药师!”

    “评价这么高?”魔夜咂舌道。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走到下方的桌子旁,顾锦颜点了一大桌子菜,而后静静的等着小夜。

    魔夜咧开嘴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刚才他眼尖的看到,顾锦颜点的几乎都是肉食,什么鸡鸭鱼肉,海鲜鲍鱼的,都是他最爱的!

    顾锦颜嘁了他一声,无比认真道:“你真的想多了,这些,都是我和小时爱吃的。”

    魔夜:“……”

    怎么办?他觉得他快要控制不住体内想要弑主的**了!

    这女人真是太太太可恶了!

    魔夜的怨念那么大,顾锦颜怎么可能没感觉到,只不过,她一向不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放在眼里。

    在等待上菜的过程中,顾锦颜朝自己的杯中倒了一杯水,而后慢慢的喝了起来。

    一杯水下肚后,顾锦颜的目光放在了客栈门口,却让她发现了一个熟人。

    秀眉高高挑起,这算不算是狭路相逢,冤家路窄?

    竟然又遇到那个话痨了?

    可不是,这出现在她眼中的,不就是当初在拍卖场上的那个翩翩贵公子加——话痨嘛。

    顾锦颜又往杯中倒了一杯水,说实话,她还挺好奇这人的身份的,毕竟当初在星光拍卖场的时候,他口中说出的话,皆是对星光拍卖场十分熟悉,不仅如此,连她被炼药宫的人刁难时,这人的作风,似乎也并不把炼药宫放在眼里,这让顾锦颜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极其浓郁的好奇,不过,好奇归好奇,顾锦颜可没那心思去查探什么,毕竟在魔界之中,她所做的一切,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若不是和炼药宫的恩怨,顾锦颜根本不会很炼药宫的人对上,可是一听到炼药宫这三个字,她就忍不住体内的怒火,所以在拍卖场,她确实是冲动了,可是事后,她做的也很好,至少现在,炼药宫的人,还没发现她的身份。

    恐怕以后到了魔神殿,他们才有可能会发现吧,毕竟小时手中丹炉,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身份的东西。

    顾锦颜想着想着,思绪便有些飘远了,而那一双有些迷茫的凤眸,也一眨不眨的盯着——刚走进来的骨爷。

    魔夜看着顾锦颜这模样,挑了挑眉:“喂,你这女人不会是看上别人了吧?”

    魔夜的声音拉回了顾锦颜的思绪,她转过头,看到魔夜脸上的戏谑之色,面色清冷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看上了别人?”

    顾锦颜一头雾水:“你到底再说什么!”

    “嘁——”魔夜嘁了她一声。

    说道:“你若是对别人没有意思,那一直盯着人家看干什么?”

    顾锦颜恍然大悟,看着魔夜一脸‘别装了,我都看出来了的模样’,嘴角微微抽了抽:“我对他没意思。”

    “谁信?你看别人那眼神,那可叫一个缠缠绵绵,爱而不得……”

    魔夜边摇头边说道。

    顾锦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啧,你看,他还朝你走过来了。”魔夜轻声道。

    顾锦颜一愣,果然,那‘话痨’嘴角含笑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还说你们俩没奸情,谁信?”魔夜说道。

    “闭嘴!”顾锦颜低声说道。

    而这时,男子手摇着骨扇走到顾锦颜的对面,含笑的看着她。

    顾锦颜唇角微弯:“不知这位公子有什么事?”

    骨爷看着她,突然说道:“今日来的有些晚,竟没想到没有位置了,不知姑娘可否行个方便,让我与你们同桌?”

    骨爷直接将一旁的魔夜给忽视了,一双眼睛中只有顾锦颜。

    顾锦颜一愣,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要拼桌的话。

    “这……恐怕…”

    “行!可以!”顾锦颜拒绝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魔夜就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多谢。”骨爷轻笑道谢,而后在顾锦颜的身旁坐了下来。

    于是,这一桌的氛围顿时有些奇怪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