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中毒-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8章 中毒

    魔夜饶有兴致看着顾锦颜的‘姘头’,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想的,若是顾锦颜知道他在想什么,恐怕又会忍不住握紧拳头朝他脸上招呼去了。

    不过魔夜看归看,可是这个人的实力他却是暗自心惊。

    好家伙,竟然连自己都看不出他的实力。

    魔夜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这星罗城内竟然还有实力能跟他比肩的人?

    毕竟以他的眼力,可不相信面前这个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既然他看不出这人的实力,那这个人的实力就必定是在他之上!

    而顾锦颜呢,现在可没去关注什么实力不实力的人,毕竟这个人的来历不明,她本以为,离开了拍卖场就不会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的联系了,可是在同一天,他们竟然遇到了两次,不能说这是孽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凤眸中的寒光一闪而过,而恰恰就被坐在他对面的骨爷给抓了个正着。

    心底暗笑:“小狐狸这是开始怀疑了?”

    几人的心思各不相同,没有多久,一阵噔噔蹬下楼的声音打破了三人之间那该死的尴尬。

    “姐姐。”小时噔噔蹬的跑到顾锦颜身边,一双大眼睛瞅啊瞅,却发现顾锦颜的两边都被两个男子给占了,心中一顿悲凉。

    他不过就晚了一会,怎么姐姐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

    哎——

    心好痛。

    顾锦颜摸了摸小时柔软的发,嘴角噙着笑。

    “嗯,果真洗干净了更帅。”

    小时顿时羞涩的脸红。

    顾锦颜朝着魔夜斜睨了一眼,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魔夜神色一僵,嘴角直抽,心中暗骂,身体却很诚实的站起,跑到一旁坐去了。

    小时捂着嘴吃笑,坐在了顾锦颜的身旁。

    骨爷看着这一幕,嘴角也不由得晕染出一抹笑来。

    小时看着骨爷,拉了拉顾锦颜的袖子,问道:“姐姐,这是……?”

    顾锦颜皱眉的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十分悠闲的男子,而后道:“拼桌的。”

    小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骨爷一挑眉,道:“我叫冥骨。”

    “那也是个拼桌的。”魔夜在一旁嚷嚷道。

    这时,小二将点的菜都端了上来,看着这一桌丰盛的饭菜,小时和魔夜顿时双眼一亮,口中更是不断蠕动。

    顾锦颜简直没眼看这两个二货。

    没等顾锦颜的动作,魔夜直接用手抄起一只烧鸡就啃了起来。

    小时动作慢,欲哭无泪的看着魔夜手中已经少了一半的烧鸡。

    只能转手去夹鸭腿儿。

    顾锦颜扶额,看着这两只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她是有多亏待他们?至于跟十年没吃到肉一样吗?

    倒是一旁的冥骨含笑的看着几人,道:“你身边的这两位,倒是有趣。”

    语气之熟稔,活像跟顾锦颜认识了许久一般。

    顾锦颜皱眉,却没有怎么说话。

    冥骨也不恼,十分优雅的往自己的杯中倒了一杯酒,酒香四溢,顾锦颜却没那心思去品味那其中的滋味。

    她现在已经不想去想自己究竟有没有被他发现身份了,如果他能发现,那炼药宫的人,是否也……

    虽然她已经决定和炼药宫为敌,可是并不想这么快的与炼药宫的人为敌啊,自己还未成长起来,若是直接跟炼药宫的人对上,恐怕……

    到时候她自己没什么,可是她的身边还有小时,她是绝对不会让小时陷入危险之中的,虽然她身边有魔夜这个大凶器,可是谁也不知道炼药宫的底蕴究竟有多么强大,毕竟能在魔神座下这么多年,必定也不会是什么等闲之辈。

    一系列的问题接踵而来,令顾锦颜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既然别人没有表达出其他的意思,那自己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顾锦颜心中暗暗警惕,拿起筷子,一桌子人,就这么诡异的吃了起来。

    饭后,冥骨站起身,看着顾锦颜:“多谢姑娘今日款待。”

    听到他如此说,魔夜瞬间不乐意了,只不过他刚想嚷嚷,便被顾锦颜一个刀子似的眼神给吓吞进了肚子里。

    魔夜:“……”

    顾锦颜看着冥骨,道:“既然这位公子饭也吃了,那我就不送了。”

    话语中,竟是毫不客气的赶人。

    冥骨轻笑:“姑娘还真是不客气。”

    顾锦颜耸了耸肩。

    “好吧,今日蹭了姑娘一顿饭,便算是盛了一个情,日后若是有事,来星光拍卖场找我便是。”而后手中掏出一个令牌,递给了顾锦颜。

    顾锦颜推辞:“不用了,一顿饭而已。”

    冥骨却不容许她拒绝:“给不给是我的事,而收不收,是你的事,只要我送出去了,就绝不会再拿回来。”

    顾锦颜皱眉,最后只好接过,盼望着他赶紧走人。

    见顾锦颜收下了令牌,冥骨才笑道:“后会有期。”

    “后会无期。”顾锦颜毫不留情的说道。

    冥骨不置可否,而后踏出了客栈。

    被冥骨这么一搅和,顾锦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魔夜和小时两个人,说道:“行了行了,回去休息,明早去一趟城主府。”

    说完之后,便在两人懵逼的眼神中上了楼。

    魔夜和小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明白顾锦颜究竟是怎么了,似乎自从那冥骨来了之后,顾锦颜整个人都怪怪的。

    魔夜摸着下巴,玩味道:“那小白脸不会真跟顾锦颜有关系吧。”

    小时在一旁道:“才不会,姐姐才不会认识那种只会蹭饭的小白脸。”

    魔夜:“……”

    这小子,还真是会现学现用!

    两人随即也上了楼,一夜好眠。

    而此时魔神殿,却弥漫着一股令人惊惧的风潮。

    “你说什么?苏秋死了?”炼药宫中,一位身穿紫色炼药师服饰的老者正大发雷霆。

    下方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在这股恐怖的威压下瑟瑟发抖,艰难的道:“禀青长老,苏秋大人已经几日没有传消息过来了,我们派去的人,传消息回来说,那小镇子上的镇长突然暴毙,而苏秋大人曾经传话过来,说是在小镇子上看到了孙行,而且已经将他关入了大牢,可是……我们派去的人却说,苏秋大人根本没在镇长府。”

    “苏秋这个废物!”青长老咬牙切齿道。

    “连一个魔灵被废的人都抓不到,死了也是活该!”

    “青长老,孙行虽然死了,可是剧我们打探的消息,他还有一个孙子,且对他十分疼爱,您说,药典和丹炉,会不会在他身上?”侍从小心翼翼道。

    而这一句话也将青长老的理智唤了回来。

    “很有可能!你现在,马上去查那孩子的下落,找到之后,马上带回炼药宫来见我!”青长老喝到。

    “是!”侍从慌忙的退了下去,心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这条命,是终于保住了!

    青长老不屑的看着侍从跑出去的身影,冷哼:“若不是看你还有用……哼!”

    “孙行啊孙行,你以为你跑了,本长老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呵,只是不知道你那孙子,能不能躲得过本长老的追杀了!”

    青长老阴狠的大笑。

    第二天,顾锦颜和魔夜还有小时几人便来到了城主府,看着面前高大的城墙,烫金的三个大字,顾锦颜才觉得魔族并不像典籍上写的,那么荒芜,至少,魔族坐拥的矿场和城池,都是一等一的。

    走到门口,守在城主府门前的侍卫拦住了他们。

    “这里是城主府,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魔夜听了之后面色一冷。

    为了避免这丫的闹事,顾锦颜直接站在了他前面,挡住了他那杀人的目光。

    顾锦颜看着两个侍卫,道:“还望通报星月公主一声,就说昨日故人来此。”

    两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谁也没有动,顾锦颜挑眉看着两人,突然从空间中掏出一小袋魔晶币,递给了两人:“小小心意,还望笑纳。”

    两人接过那袋魔晶币,脸上立马有了笑容。

    “等着,我进去通报。”而后其中的一个便推开门,跑了进去。

    而顾锦颜和魔夜则退了几步,在一旁等待。

    魔夜看着她的动作,啧了一声:“果然,不论是魔还是人,都改不了这贪心的毛病。”

    顾锦颜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说的就像你们这些魔兽高风亮节似的。”

    魔夜一噎,梗着脖子道:“就算魔兽中也有,可是那只有一小部分!很小的一部分!”

    顾锦颜懒得跟他吵。

    不一会,侍卫便跑了回来,身后还跟着顾锦颜熟悉的人——星罗城城主的女儿星月。

    “真的是你!”星月双眼一亮。

    昨日自从回来以后,她就一直想着顾锦颜,不为其他,而是顾锦颜走后那一手,真的惊艳了她,在不伤害她的同时,又能威慑她,不仅如此,她竟然将天晶箭徒手扔了回来。

    天晶箭可不比其他的箭,可以说,天晶箭离了天晶弓的话,一般的人根本就无法将它射出去,而顾锦颜竟然能在没有天晶弓的情况下,无比精准的将箭矢扔进了她的箭篓,这就让她不得不敬佩了。

    而她虽然留下那么一句话,可是心中却不觉得顾锦颜会来找她,毕竟在她心中,顾锦颜已经变成了某隐世世家的高人,这样的高人又岂会将这小小的星罗城看在眼中呢。

    其实如果顾锦颜知道星月在想什么的话,一定会告诉她:“骚年,她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牛逼,至于那根箭,其实很简单的,想当年她连雷神枪都能射出去,还射不出一根小小的箭咩?”

    看到星月那火辣的目光,顾锦颜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看着星月道:“星月公主。”

    星月摆摆手,直接说道:“姐姐,你叫我星月就好了,别那么见外。”

    顾锦颜懵逼了。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和星罗城的小公主这么亲近了,还有那声姐姐,顾锦颜觉得,她是真的当不起。

    虽然,如果按照以前来算,她也算是活了千万年的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妖怪了,那时候别说姐姐了,星月就算是叫她一声祖宗,都是把她喊年轻了的。

    可是现在了,她其实吧,才二十多岁,而魔族的成年礼都是在一万年,而眼前写姑娘,怎么也不像是才活了一万年的样子,所以,她那声姐姐,她真是觉得接的很惊悚。

    “咳——”顾锦颜轻咳一声。

    “对了,姐姐你今日来是?”星月将顾锦颜带入城主府之后,才问道顾锦颜此行的目的。

    顾锦颜问:“上次你说那个人害了你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一说到这个,星月的小脸上顿时浮现了一抹恨意。

    “我父亲,星罗城最伟大的城主,却被一个小人陷害,至今昏迷不醒,我找了很多魔医,可是他们什么都查不出来!”星月双拳紧握,看得出,她十分愤怒。

    顾锦颜眉头蹙起,昏迷不醒?这星罗城城主还活着?她还以为他死了,不过活着更好办事不是?

    当下便对着星月说道:“可否让我看看你父亲?”

    此话一出,星月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对起来。

    顾锦颜一看,暗道不好,这小妮子是把她当成和那人一伙儿的了?

    当下便解释道:“我懂一些医术,或许能帮上忙。”

    星月眼中的怀疑渐渐散去,她叹息一声:“其实现在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就让姐姐你看看,倒也没什么。”

    “姐姐,你跟我来。”而后星月便大步走上前。

    顾锦颜和魔夜几人跟在她身后,魔夜走到顾锦颜的旁边,问道:“女人,你真的会医术?”

    他怎么就那么不信?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说道:“不会。”

    魔夜瞬间炸毛,不过想到这是城主府,前面还有一个为父伤神的可怜孝女,只得压低了声音:“你不会医术,你逞什么能?”

    “啧,就算我不会医术,看看也好嘛,毕竟又不会少一块肉。”顾锦颜无所谓道。

    魔夜:“……”

    几人来到一个占地极大的院子,院子中十分朴素,花草遍布,刚走进门,便闻到一股清香,十分好闻。

    “没想到令城主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顾锦颜看着周围的景色说道。

    走在前面的星月顿时苦笑一声:“这些都是我母亲种的,父亲和母亲极为恩爱,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他就一直打理着这些花草,就像是母亲还在一样。”

    顾锦颜不说话了,心中也有一丝惆怅。

    母亲啊,这样的名字在她心中都是十分陌生的,不管是青灵国还是顾家,她都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母亲的感觉,她不知道,所以她不太能够理解,星月的感觉。

    可是下意识的,她还是再为她难过,也没有用再说什么。

    几人穿过花圃,而后走到门前。

    星月推开门,轻轻的走进去。

    几人紧跟而上,顾锦颜走到床前,星月的双眼突然红了,她转过身,告诉顾锦颜:“姐姐,这就是我父亲。”

    顾锦颜走到床边,看着那躺在床上的男子。

    他有着一张英挺的脸,壮硕的身材,如果不是那灰败的脸色,顾锦颜根本想象不到,这样的男人会如此不生不死的躺在这里。

    “姐姐,你能看出来我父亲中了什么毒吗?”星月泪眼婆娑问道。

    她的父亲,是搏击长空的鹰,却被迫折断翅膀,生不如死的躺在这里,星月整个人,都是十分崩溃的。

    顾锦颜紧皱了眉,即便她不懂医理,也知道星罗城城主这模样,显然是要死了的节奏,她能感觉到,他体内的生机正在逐渐流失。

    听了星月的疑问,顾锦颜摇了摇头,这样诡异的情况,她是真的没遇到过。

    看得出来,星罗城城主,也就是星锋的情况很不好,可是奇就奇怪的是,她能感觉到他体内的生机在消失,可是却找不到源头,即便她将精神力游走在他的身体中,也没看到任何不同的地方。

    听到顾锦颜的话,星月眼中的希望褪去,难道她的父亲,真的就只能这样了吗?

    苦笑一声,她可真是没用,不仅救不了父亲,连造成父亲这样的罪魁祸首她也没抓到。

    没错,顾锦颜走后,星月确实跟丢了那个男人,而诡异的是,就算她搜遍了整个星罗城,也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踪迹。

    可是顾锦颜却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她可是还要借用城主府的传送阵呢,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放弃呢?

    她看着星月,说道:“星月,你相信我吗。”

    星月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顾锦颜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告诉她:“其实你自己也知道,如果再没有想到办法,你父亲体内的生机只会被慢慢的吞噬,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星月浑身一震,一抹苦涩出现在她脸上,她点点头:“我知道。”

    “那么,现在或许有一个机会,可以挽救你父亲的生命,你愿不愿意试试?”顾锦颜问道。

    星月听闻双眼一亮:“什么机会?”

    对于她来说,顾锦颜的话就像是一抹希望,给了原本已经绝望的她一丝信心。

    “丹药。”顾锦颜说道。

    现在,星锋这模样,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所以除了丹药之外,顾锦颜真的没想到,还有什么办法了。

    “丹药?”星月愣了愣。

    随即摇摇头:“不,姐姐,我们什么丹药都试过了,可是……父亲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好转的迹象。”

    顾锦颜问道:“你们用的是什么丹药?”

    “中高级都用过。”星月答到。

    啧,这恐怕有些难过了。

    顾锦颜想到,但是随即她又放开了,反正这星罗城城主也快挂了,她就死马当成活马医,治治看咯。

    当下掏出一**儿高级解毒丹,递给星月。

    星月愣了愣,看着顾锦颜,不明所以:“这?……”

    “高级解毒丹。”顾锦颜说道。

    星月顿时激动的看着顾锦颜:“这……这真的是……”

    顾锦颜点了点头。

    “姐姐……”

    “道谢的话就别说了,给你父亲喂下去,我就不信了,这么一大**的高级丹药,还救不回他?”顾锦颜哼道。

    星月点点头,左右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原样,而顾锦颜竟然舍得将这么大一**高级解毒丹给她,这就不是简单的情谊了。

    “谢谢姐姐,若是以后有什么事,能用的上星月的,星月便是赴汤蹈火,也必万死不辞。”说完便想朝着顾锦颜跪下。

    顾锦颜连忙扶起她,道:“别跪,我一向不喜欢自己人跪我。”

    意思是她很享受别的人跪她。

    正准备走过来的魔夜听的她这一句,冷哼一声。

    星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含笑的朝着顾锦颜点点头,而后走到星锋的床前,正准备将丹药给她老子喂下去,结果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穿插过来,顿时就让星月停住了动作。

    “别白费力气了,那男人中的毒,可不是一**高级解毒丹可以解的了的。”

    魔夜刚走到顾锦颜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床上的男人。

    这一看,乐了。

    啧,这倒霉鬼,也真是够倒霉的。

    魔夜只一眼,就看出了这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男人中的是什么毒,毕竟这东西,当初他也有幸中过标,若不是自身血脉,还有服用了一株灵草的原因,恐怕这会他也得跟这东西一样的半死不活了。

    星月被迫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诧异的看着魔夜。

    一直以来这个男人都只是静静的跟在顾锦颜身后,安静的好像让人下意识的忘记了他的存在,而此时,若不是他出声,星月恐怕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房间中,还有这么一个男人。

    只不过,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莫非连这些高级丹药,也救不了她父亲吗?想着,星月心中便升起了一抹绝望。

    顾锦颜倒是没想到魔夜也会突然插一脚,怀疑的看着他:“你知道这是什么毒?!”

    顾锦颜一说道这个,原本还一脸淡然的魔夜瞬间炸了!

    “呵,老子不仅认识,老子还中过呢!”

    闻言,几人的目光顿时有些怪异了。

    “你也被下过这毒?”顾锦颜看着他说道。

    魔夜将当初的事告诉了她。

    还不是他那段占山为王的故事,那头大魔王实力的天魔蛟,被他撵走之后,不仅拉了自己的姘头来找回场子,还把一些实力高强的魔族给招来了,这就造成了一场天昏地暗,异常惨烈的大战!

    而大战其中,最让魔夜抓狂的,不是那些强者,而是那些可恶的!卑鄙的魔族!

    打不过他就用毒,他魔夜虽然是凶兽的后裔,可是并不是什么毒都不怕的,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怎么制作的那毒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直接给他来了一下,顿时他就觉得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消失,若不是自己自身血脉对毒药起了一些压制作用,延缓了生机消失的速度,否则,恐怕还没等他吃了那株灵草,自己就已经暴毙而亡了。

    听了魔夜的话,顾锦颜才知道,当初魔夜说他受伤的事,究竟参了多大的水分。

    不过有一点顾锦颜很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人,能够伤的了魔君境大圆满的魔夜,还能不知不觉的在他身上下毒?

    当然,顾锦颜也诚实的将自己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魔夜脸黑了黑:“本大爷怎么知道那些杂种是什么人,他们那群人,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什么消息都没说出来。”

    顾锦颜无语望天,敢情这货,竟然将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的人是谁都没搞清楚。

    果然,二货的智商,就是如此的令人捉急。

    “不过……”魔夜突然说道。

    “不过他们的气息本大爷可是记住了,若是再让本大爷碰让那群贱人,本大爷定要把他们剥皮抽筋,生不如死……”

    “够了够了……”见他的话越来越血腥,顾锦颜不由得出声制止。

    毕竟这里还站着小时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小正太呢,她可不想小时被魔夜这货给带的如此血腥。

    而一旁的星月却是双眼亮了亮,她看着魔夜,突然跪下:“求您救救我父亲。”

    星月这一跪把魔夜和顾锦颜都给惊住了,顾锦颜连忙扶起她:“放心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的。”

    魔夜:“!”

    他答应过了吗?

    这女人不要总是替他做决定好伐?虽然他是契约兽,可是契约兽也有自己的自由好伐?你这么独裁真的好吗?

    魔夜内心在嘶吼,在狂叫,在他看来,这个什么星罗城城主中毒关他屁事,就算死了也不关他的事啊,天知道他看到这毒内心有多么窝火,顾锦颜这个女人不谅解他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着他去给这男人解毒?

    擦!凭什么?!

    可是似乎他的心思已经被顾锦颜看出来了,顾锦颜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魔夜顿时就偃旗息鼓了。

    说不出来为什么,他总觉得,顾锦颜每次瞪他的时候,他总感觉有一股奇怪的情绪从内心传来,而这些情绪迫使他下意识的听从顾锦颜的话,若是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星月一双眼祈求的看着他,魔夜内心一梗,再看到顾锦颜那明显威胁的眼神,很没骨气的点了点头。

    星月笑了,眼中带泪:“谢谢,谢谢您,若是我父亲醒了,我星罗城必有重谢!”

    魔夜嘴抽了抽,很想说,其实图谋不轨的是顾锦颜,他根本就没觉得他们星罗城有什么他看得上的东西,可是,顾锦颜在这儿,他愣是一个字都没敢说出口。

    真是日了狗了。

    魔夜内心腹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这么怂的一面。

    “魔夜,如今要怎么做?”顾锦颜皱着眉问道。

    魔夜咳了一声:“当初我中这毒的时候,吃过一株灵草,我的血液中,含有灵草的药力,嗯,可以说,本大爷的身体,已经对这毒免疫了,只要给他喝点我得血,应该能够解毒。”

    “这么简单?”顾锦颜问道。

    魔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简单?她居然说这么简单?这个死女人知不知道他的血究竟有多珍贵?而且看这男人中毒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想要解毒,哪有那么简单?

    不喝他一罐子的血,他还真不能保证这男人能不能醒过来,毕竟他是吃过灵草没错,可是毕竟药力已经融入他的血液,根本就不能和一整株灵草的药力相比!

    当然如果他牺牲一下,抽点精血出来,倒不用费那么多功夫,可是可能吗?精血就是魔兽的命啊!如果抽了精血,不仅他的实力要倒退,连他的身体,恐怕都会度过很长一段虚弱期。

    “要是真这么简单的话,又好了!”魔夜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说?”顾锦颜问道。

    “我的血脉,你觉得这人类能够承受的住?”魔夜反问。

    顾锦颜沉默了,果真是自己太急了,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魔夜的血脉可是上古两头凶兽的结合,其霸道程度,绝对不是她们能够想象的到的,而就算星锋的实力再强,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族而已,别说承受魔夜的血脉之力了,恐怕自己的毒还没解,就被魔夜的血脉给撑爆了身体。

    “那要怎么办?”星月眼中的光黯淡下去。

    “当然有了。”魔夜笑眯眯道。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有话就说。”

    魔夜一噎,说道:“珍品宝丹!”

    “珍品宝丹?你要那东西?”顾锦颜问道。

    魔夜点点头:“若是想要解他的毒,又能让他不被我的血液之中蕴含的狂暴之力给撑爆,只有珍品宝丹能够做到。”

    “怎么说?”顾锦颜问道。

    “很简单啊,只有滤除我血脉之力的力量,然后在输送到他的身体中,可是滤除之后的血液,无论是药效还是力量都会大打折扣,对他体内的毒只会起到压制作用,而如果有珍品级别的解毒丹,再加上我得血液,就可以彻底根除他体内的毒了。”魔夜耸了耸肩道。

    可是他这一句话,却几乎将星月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珍品宝丹,这四个字,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存在,星罗城,就算是高级丹药也很罕见,更何况是更加珍贵的珍品宝丹,那可是距离神级丹药只差一步的存在。

    魔夜的要求,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

    顾锦颜却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她也没想到救治星罗城的城主需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如果是高级丹药,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珍品宝丹……却让她犯了难。

    见顾锦颜沉默,星月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

    她苦笑的说:“罢了,或许这就是命,珍品宝丹又岂是那么容易寻到的,姐姐,不管怎么样,还是感谢你,只是有的时候,时机不在,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看到星月这般模样,顾锦颜突然觉得内心堵堵的,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在她心中产生,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想让这个明明十分活泼的女孩,身上背负着仇恨的情绪,还有被迫长大的无奈。

    突然,顾锦颜手中出现了一个物事,正是冥骨交给她的那枚令牌。

    魔夜一看顾锦颜将这东西拿出来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他怀疑的说道:“你不会要去找那小白脸吧?”

    顾锦颜瞥了他一眼,什么小白脸!

    “除了他,我还真想不到,珍品宝丹在哪里可以弄到了。”

    顾锦颜如是说。

    既然那个男人能给她这个东西,还能说出那句话,就说明他在星光拍卖场的地位应该很高,只是就是不知道,这珍品宝丹,他有没有权限拿给她。

    “啧,你是不是疯了?那个小白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这一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再加上,那可是珍品宝丹,就算你去要,别人可不一定会给你啊,星光拍卖场的那些家伙,抠门儿的很!”魔夜哇哇嚷嚷道。

    很显然,这货对于那群人在他快死了的时候,只舍得给他喂一颗高级丹药的作为,表示很不满。

    从此以后,星光拍卖场在他心目中,已经变成了抠门儿的代言词。

    顾锦颜:“……”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谁能告诉她,这二货究竟是哪里蹦出来的。

    她有耐心的看着魔夜道:“谁说我是去要丹药的?难不成,我还不能买?”

    顾锦颜说道。

    魔夜嘁了一声:“你觉得你全身上下有什么东西能够换得到珍品宝丹的?”

    一旁的星月听到连忙说:“只要星光拍卖场需要,我什么都可以给。”

    顾锦颜皱眉:“有什么东西,你就不要操心了,反正我自有办法。”

    魔夜挑眉,看这女人胸有成竹的模样,莫非她身上还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好宝贝?

    一想到顾锦颜身上有什么未知的好宝贝,魔夜一双紫眸就暗暗的亮了起来。

    “姐姐……”星月在一旁诺诺的喊道。

    她是看出来了,顾锦颜是一心想要帮她,当下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行清泪就这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最后越哭越凶,顾锦颜慌了神。

    “怎么了?”

    “谢谢姐姐……”星月哭道。

    天知道自从父亲中毒以来,她承受了什么,可是她是星罗城的公主,她有她的责任,所以即便是再累,她也不敢露出一丝的疲惫,而顾锦颜的关怀,让她如同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柔,一直坚强的星月,终于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顾锦颜安慰道:“别哭,你父亲一定会好起来的。”

    星月点点头。

    顾锦颜放开她:“好好照顾你父亲,等我。”

    而后让魔夜和小时等在这里,顾锦颜大步离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