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锦色容颜-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9章 锦色容颜

    “这女人!真是!”魔夜看着顾锦颜大步流星的身影,眉头紧皱。

    就算不用传送阵,他也可以送他们去洛尔城,为什么偏要去找那什么珍品宝丹,平白欠了别人人情。

    此时发牢骚的魔夜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当初严词拒绝的人飞行的人,就是他!

    不过,顾锦颜说让他和那小萝卜头儿在这里等他,那他就在这儿等她咯,反正以她的聪明和实力,这小小的星罗城,不会成为她的阻碍。

    这边,顾锦颜站在星光拍卖场的门口,抬起头,看着上面的烫金打字,微微凝眉,走到门口,两个侍卫将她拦住。

    顾锦颜面无表情的拿出那枚令牌。

    两个侍卫的神情顿时变得恭敬起来,其中一个弯着腰替她指路,顾锦颜点了点头,而后走了进去。

    入目的金壁辉煌在她眼中犹如云烟,此时一位侍女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这位客人,不知您是……?”

    顾锦颜将令牌在她面前摇了摇,说道:“我找冥骨。”

    侍女一愣,神情变得恭敬,而后低着头引领顾锦颜,走到一座房间前,侍女恭敬的说道:“姑娘,骨爷的房间便是这儿,奴婢没有资格进入,姑娘可自行进去。”

    而后微微朝着顾锦颜弯了弯腰,便离开了。

    顾锦颜敲了敲门,一个年轻的侍卫走了出来。

    看着顾锦颜,愣了愣,而后弯腰:“姑娘。”

    顾锦颜看着他,他面上的诧异虽然很快消失,可是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人知道她。

    “请您稍等,属下这便去禀报骨爷。”

    而后便关门进去了。

    顾锦颜微微挑了挑眉,骨爷?啧,莫非就是冥骨那家伙?没想到在这星光拍卖场还挺威风的。

    冷笑两声。

    房门突然再次被打开,方才那男子走了出来:“骨爷请您进去。”

    而后便站在了门边。

    顾锦颜心下一顿,看了他一眼,而后走了进去,

    入目可见的,无一不是金碧辉煌,豪气冲天。

    嘴角微微抽了抽,没想到这人外表看起来淡淡的一副什么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私下竟是……如此的土豪……土的,十分的大气!

    “站在那儿做什么?”一声含笑传来。

    顾锦颜回过神,朝着里面走去。

    一眼便看到了半靠在榻椅上的冥骨。

    眸光闪了闪,顾锦颜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没想到,才分开没多久,我们又见面了。”冥骨含笑的看着她。

    “我这次找你,是有事要……”

    “嘘——别说,我什么都知道。”冥骨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

    “你想要珍品宝丹?”

    顾锦颜的神情十分为难,可是还是点了点头。

    见冥骨看着她不说话,顾锦颜连忙道:“我可以用等同的东西来换!”

    “哦?”冥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等同的东西?”

    顾锦颜点点头。

    “你觉得,以珍品宝丹的价值,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它?”冥骨笑道,只是那笑,却是不达眼底。

    顾锦颜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说的不对了,怎么这人的眼神一瞬间就变了,现在她坐在他对面,都感觉像是面对了一座冰山,还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

    不过对于他这句话,顾锦颜表示……珍品宝丹,虽然珍贵,可是它能珍贵到,和神器比肩的地步?

    顾锦颜右手一扬,一抹蓝色闪过,而后冥骨面前的桌子上出现了一个物事。

    一块蓝色的,不规则形状的镜子,镜子的镜面犹如水纹一般,轻轻荡漾,漂亮的蓝色,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是?……”冥骨皱眉,他怎么觉得这东西的感觉有些……熟悉?

    “崆峒镜。”顾锦颜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一听到顾锦颜这么说,方才还一脸淡漠的冥骨瞬间坐起,看着顾锦颜,淡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

    “崆峒镜,货真价实!”顾锦颜说道。

    原本以为这种神界的神器,在魔界应该不怎么有辨识度才是,可是看到冥骨的表情,顾锦颜才发现自己错了。

    冥骨这吃惊的表情,分明是知道崆峒镜是个什么东西才对。

    而这个崆峒镜,也是当初在落尘大森林的时候,婆罗门的弟子追杀她,结果被她全部弄死后,给拿到手的,这么久了,这东西放在她的雷神空间中,都快要发霉了,若不是要换取珍品宝丹,她恐怕还真想不起来自己的雷神空间中,还有这么一个东西。

    原本以为冥骨知道崆峒镜的价值,会很好说话的将珍品宝丹同她交换,毕竟一颗珍品宝丹再珍贵,也根本不急一个神器,可是接下来冥骨的动作,却让顾锦颜有你的看不透他心中在想什么了。

    只见冥骨本来坐起的身子,又慢慢的靠了回去,恢复了那原来慵懒的模样,他斜着眼睛看他,狭长的丹凤眼划着凌厉的光。

    他说:“小家伙,我真的有点好奇你的身份了。”

    顾锦颜脸色一变。

    “呵。”冥骨轻笑一声。

    “原本我以为你只是某个大家族的嫡女,毕竟你那通身的气度和可观的实力,都可以看出你不是个普通人,而现在……”

    他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说道:“神界的神物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拿了出来,这就让我不得不好奇你的身份了。”

    听了他的话,顾锦颜奇怪的看着桌上的崆峒镜,似乎是难以置信,她道:“你说……这是神界的神物?”

    顾锦颜吃惊的表情让冥骨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多么珍贵,可是下一秒,冥骨就暗自摇了摇头,这小家伙的鬼点子太多,又太会装,一不小心,可能还真的会被她给骗过去。

    其实冥骨真的是误会了,顾锦颜这次,是真没装。

    虽然崆峒镜是神器,可是却远远达不到神界神物的地步啊,因为,崆峒镜只是崆峒印衍生出来的一个神器罢了,崆峒镜和崆峒印,简直就是萤火之光与日月之辉的差距。

    为什么这货会认为……崆峒镜是神界的神物?

    顾锦颜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你真的……觉得,这是神界的神物?”顾锦颜挑眉问道。

    似乎,她觉得,如果这个人将这东西给认成神界的神物的话,或许……自己的筹码会更大,所以狡猾如顾锦颜,开始了她的忽悠之术。

    “怎么,你觉得我会认错?”冥骨摇着手中的骨扇,斜睨了她一眼,道。

    顾锦颜摇摇头,长长的睫羽挡住了她眼底划过的那一丝好笑的光。

    而后无比正经的看着冥骨:“既然是神界的神物,你也就别管它是怎么在这我手上的了,只要你把珍品宝丹给我,这崆峒镜就是你的了。”

    闻言,冥骨眉头一挑,戏谑道:“这么好的东西,你真当愿意舍了换珍品宝丹去救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星罗城城主?”

    顾锦颜脸色一变,彻底黑了下来。

    “你跟踪我?”

    冥骨摇摇头:“非也。”

    “而是那城主的毒,我曾经去看过,刚巧,知道怎么解。”冥骨耸了耸肩,说道。

    虽然他确实派人跟踪过顾锦颜,可是自从知道她身边那个男人的实力之后,便将那些人给调了回来,毕竟在一个魔君境的高手面前,他们根本无所遁形。

    既然没用,那他也就不用再多费心思。

    索性,就放任算了,反正,只要她不离开星罗城内,就避不开他的耳目。

    当然,就算她离开了星罗城,他也相信,自己有把握能够找到她。

    至于为什么他会对她这么感兴趣,他也不知道。

    有些人,似乎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感觉,就可以知道对方是朋友,亦或是敌人。

    或许他对顾锦颜就是这种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知道怎么解?那你为什么不帮星罗城城主解毒?”顾锦颜皱眉问道。

    反之,冥骨挑眉无辜道:“我为什么要救他?救了他于我有什么好处?不救他,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坏处?”

    顾锦颜沉默,对啊,他有什么义务去救星锋?还是她太过急躁了,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有些人,一生来就注定了我行我素的性格,年前这人,自由而又洒脱,恐怕也就是这种人吧。

    身居高位,却不胜寒,他们只为自己而活,别人的生死,在他们看来,与蝼蚁没什么两样。

    她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究竟是因为什么?

    顾锦颜心中默问自己,房间中的气氛就这么冰冷下来。

    冥骨不知道顾锦颜在想什么,可是大约想想,或许便是那星罗城城主中毒一事吧。

    “其实……”

    “就算给他吃了珍品宝丹,星罗城城主也醒不过来,珍品宝丹只能压制他的毒性,让他不会那么快的爆发,没有解毒圣花,是根本无法救他的。”冥骨淡淡道。

    顾锦颜瞥向他,问:“解毒圣花?”

    冥骨点点头:“没错,就是解毒圣花,又俗称翩翩草,这种花长得像草,可是它却是一朵花,因为它的每一根草叶,都如同一片片花瓣一样,如果能找到翩翩草,即便是不用珍品宝丹,那个人身上的毒,也可以完全解掉。”

    听了冥骨的话,顾锦颜陷入沉思。

    魔夜说他当时就是吃了一种草,莫非就是冥骨口中的翩翩草。

    顾锦颜想着,觉得这可能性很大,而现在翩翩草的药力已经融合在了魔夜的血液中,只有靠着珍品宝丹,才能解星锋身上的毒。

    “翩翩草的事,我会想办法,只是这珍品宝丹,我必须得到,因为没了它,星锋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顾锦颜说到。

    想着星月那红肿的眸子,和隐藏的希望,顾锦颜的心就一阵不好受。

    “为什么?”冥骨抿了抿唇,看着她道。

    “什么?”顾锦颜还陷入回忆中,根本没有听到冥骨究竟在说什么,随即反问了一句。

    “我说,星罗城城主一家应该与你素不相识才对,你为什么要费尽心力帮他们,还……毫不肉痛的将崆峒镜给拿了出来,就为了换一颗不值钱的丹药?”冥骨说道。

    而听了他的话,顾锦颜的唇角似乎有些僵硬。

    她刚才没听错吧?这货确实说的是一颗不值钱的丹药?

    既然这么不值钱,那为什么还不换她的神器,而且刚才是谁说的这丹药珍贵的?真是嫌自己的脸太光滑了?忍不住要在上面打个红印出来是吧?

    顾锦颜深吸一口气,她只觉得这货不是脑子有坑就是脑子有病。

    “你就当我作孽太多,想要做做好事积点阴德可以吗?”顾锦颜说道。

    冥骨深深的看着她,那双淡紫色的眸子中,明显弥漫着深深的不信。

    顾锦颜吸气吸气再吸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一看到这个人,一股无形的怒火就突然涌了出来,而他们之间的对话,也由一开始的淡然正经到后面的奇怪无奈。

    突然,顾锦颜挤出一抹僵硬的笑,道:“昨儿你蹭饭没给钱来着,说只要有事就来星光拍卖场找你,我今日找你,就是想让你把昨儿的饭钱给我一半儿,毕竟这几天挥霍太多,拮据的很……”

    顾锦颜一副你懂的表情。

    冥骨:“……”

    他怎么不觉得这女人说的是真的?

    刚才还一脸霸气甩出一个神器说要和他交换珍品宝丹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无比辛酸加怂气的找他要饭钱的人,这他妈真的是一个人?

    “但是呢,考虑到种种因素,所以这饭钱我就不要了,你只要把那珍品宝丹抵给我就行,如何?”顾锦颜说道。

    冥骨简直要被她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人,可是这么光明正大不要脸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可偏偏人还说的是事实,他还真就蹭了她一顿饭了,还真就将令牌给她并说了那么一句有事就找他的话,他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顾锦颜说完之后,淡然的看着他。

    她心底已经想的非常好了,如果这货再不同意,她就是偷!也要将这丹药给偷回去!

    先把毒给星锋解了,到时候她和魔夜他们远走高飞,他还能把她们怎么样?而星罗城城主也不是吃素的,他要是真想做什么,也得顾忌整个星罗城的实力才行。

    顾锦颜这边想的好,那边的冥骨看着她咕噜咕噜转动的眼珠子,又怎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当下将骨扇收起,淡淡道:“好。”

    顾锦颜一愣:“你答应了?”

    怎么回事,刚才给他开出那么好的条件,死活不同意,结果拿出这事儿,一下就同意了?

    啧,这些有权有势的人,还真是好面子。

    “那就多谢了。”顾锦颜站起身,说道。

    桌子上的崆峒镜飞到顾锦颜的手上,顾锦颜将之接住,不解的看着他。

    他笑:“你说的没错,我欠你一顿饭钱,既如此,就将那颗珍品宝丹送与你,就当是我抵债的了。”

    “而这个……”

    冥骨神色晦明的看着她手中的崆峒镜,说道:“于我无用的东西,就算给我,也只会在尘埃中埋没它的作用。”

    顾锦颜一愣,他这话,不就是当初她在拍卖场说的话,是一个意思吗?

    冥骨冲着顾锦颜笑笑,道:“不知现在,你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顾锦颜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说道:“顾锦颜。”

    而后便踏出了屋子。

    冥骨靠在榻椅上,目光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红唇轻喃:“顾锦颜。”

    “呵,锦色容颜,果真当的起这锦颜二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