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永存-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0章 永存

    虽然不知道冥骨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顾锦颜知道,自己和这个人之间,已经分不开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条无形的锁链,将他们互相吸引。

    拿到珍品宝丹之后,顾锦颜便快步赶回了城主府。

    小时一边看着神色忧愁的星月,一边看着吊儿郎当的魔夜,心中怀揣着不安,可是还是出口问道:“魔夜哥哥,姐姐她……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一旁的星月听到小时的话,心中也弥漫的担忧。

    而一旁的魔夜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仍然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神色之中非常轻松,时不时的端起一杯小茶,吃着一个小点心,惬意的很。

    而听到小时的问题后,也是颇为无所谓的偏了偏头,道:“放心吧,你姐姐那么凶残,像只母老虎一样,谁敢去招惹她啊,那不是找死吗?”

    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几乎令魔夜正准备拿葡萄的手瞬间僵住。

    “母老虎?你说的是谁?”顾锦颜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房间中,一双凤眸如同浸了寒冰一般,冷冷的看着魔夜。

    魔夜手一抖,快速的伸了回来,他怎么觉得,自己要是再慢一步,这女人绝逼会直接把他的手给废了啊!

    讪讪道:“没……没,那有什么母老虎?你听错了……”

    顾锦颜冷眼的看着他。

    一旁的小时虽然心中暗暗鄙视魔夜的怂包模样,但是在看到顾锦颜的那一瞬间,一双眼睛还是猛的亮了起来,埋着已经初具规模的大长腿跑到顾锦颜的身边,仰起头,唤道:“姐姐,你回来了。”

    顾锦颜低眉看着小时,嘴角晕染出一抹淡笑来,被冥骨的不明的态度给弄得有的心烦的心情顿时明朗了起来。

    冲着小时点点头,顾锦颜眼尾的冷光扫过魔夜,魔夜一僵,默默的站起来,走到了星罗城城主的床边,暗暗咬牙切齿!

    顾锦颜走到星月面前,将那个装有珍品宝丹的瓷**拿了出来。

    星月泪眼婆娑的看着顾锦颜,见她拿出那个瓷**眼中的泪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猛的跪下,连顾锦颜都没反应过来。

    待顾锦颜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伸手将她扶起。

    “姐姐……你……你的恩情,我……我真的无以为报。”

    顾锦颜笑笑:“别哭。”

    “去救你父亲吧。”

    星月点点头,紧紧握住那个瓷**,看着顾锦颜,点了点头。

    一旁的魔夜最看不得这种泪眼婆娑,痛哭流涕的场面了,当下恶寒的搓了搓手臂,十分嫌弃的说道:“你们两真是够了,又不是要死了,哭什么哭?”

    话音刚落,顾锦颜直接一个刀眼扫过去。

    魔夜顿时不说话了,抬头看头上的房梁。

    星月将手中的瓷**递给魔夜,魔夜拿过来,看了两眼,冷哼一声:“你们都出去,老子要放血了!”

    星月一愣,将目光放在顾锦颜身上。

    顾锦颜虽然皱眉不解,可是还是点了点头,她不知道魔夜究竟要怎么做,可是既然魔夜这么说了,那就说明,有些东西,他们最好别看。

    星月见顾锦颜点头,心中虽然不安,可还是出了房门。

    “小时。”顾锦颜唤道。

    小时应声,跑到顾锦颜面前:“姐姐。”

    “走吧。”顾锦颜说道,小时点点头。

    “他就交给你了。”顾锦颜看着魔夜,说道。

    魔夜耸了耸肩,道:“放心吧,有本大爷在,他死不了。”

    顾锦颜点点头,魔夜这人虽然痞,可是本事却还是在的,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

    牵着小时,顾锦颜离开了房间。

    魔夜的眸光闪了闪,而后将目光放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星锋身上,妖孽的笑道:“真是个好运气的人。”

    而后便将那颗莹白色的丹药,喂进了他的嘴里。

    魔夜深吸一口气,左手探出,一圈紫色的魔灵闪过,魔夜的左手臂的整个衣服瞬间爆掉,紫色的鳞片包裹住他整个手臂,抬起右手,在那坚硬的鳞片上狠狠一划,一圈紫色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

    如果顾锦颜在这儿就会惊讶的发现,从拍卖场将他买回来的时候,魔夜的身体明明覆盖的是黑色的鳞片,可是现在,他的鳞片,竟然变成了紫色!

    魔夜将血液牵引着进入星罗城城主的口中,而在这其中,一圈淡淡的紫弥漫在星罗城城主的全身。

    星月在门口望穿秋水,眼中的担忧简直要抑制不住,可是碍于魔夜的话,她却只能现在门口焦急的等待。

    顾锦颜见她这幅模样,走到她身边,笑了笑:“别担心,魔夜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既然他说你父亲会没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星月点点头,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为人子女的,谁又能在父亲中毒病危的情况下放松心情呢。

    顾锦颜知道她的心情,也不好说什么,便陪她等一等。

    她看着那扇紧闭的门,道:“你父亲和你的感情一定很好。”

    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这两父女的感情一定非常好,不然星月不会这么焦急。

    星月一愣,也不知道顾锦颜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点点头:“是啊,父亲待我一向很好,我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力的满足我,我虽然是星罗城的公主,可是却从来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我得童年,和别的普通孩子一样,不,是比普通孩子还要幸福的存在。”

    星月说的入迷,似乎是彻底陷入了诡异之中。

    而顾锦颜便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只不过,听着星月的话,顾锦颜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

    似乎不论是神界的时候,还是在青灵国,她都是没有童年的。

    从她一出世,便要撑起整个神界,其中的心酸,是任何人都无法体会的,而在青灵国的时候,因为姑姑,她十岁便成了守护灵女,而在此之前,她是青灵国的长公主,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青灵王室,无论在什么时候,各种仪态和礼仪都要十分到位,她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娃娃,要靠着自己的完美,呈现出青灵王室的高贵。

    看着星月的表情,顾锦颜突然觉得自己很羡慕很羡慕,这样平凡又幸福的生活,是她一辈子,不,几辈子都没有拥有过的。

    或许,这也是她尽量帮助星月的一个理由吧。

    顾锦颜微微笑了,一身的冰冷之意也在这一瞬间悄然散去,在她的身上,一抹暖意出现。

    小时若有所思的看着顾锦颜,他仿佛觉得,自己的姐姐,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几人各自想着不同的东西,而面前的门直接突然打开。

    三人一愣,就这么直愣愣的站在门口,只有顾锦颜回过神来,冲着两人说道:“看来你父亲的事已经结束了,走吧,进去。”

    话音刚落,只见原本还呆愣住的星月瞬间回神,犹如一阵风一样的飘了进去。

    顾锦颜:“……”

    这速度,简直可以和她的风掣雷行相比了。

    无奈的摇摇头,顾锦颜拉着小时走了进去。

    一进屋就看着魔夜一脸虚弱的模样,靠在一旁的椅子上。

    看着她进来之后,一双暗紫色的眸子,似乎泛着一丝委屈,似乎在控诉她的不人道。

    顾锦颜最抽了抽,觉得不想看这货,而后直接将头偏了过去,脚也朝着星月那边移动着。

    魔夜:“……”

    真的,他可以咬死这个女人吗?

    可以吗?

    可以吗?!

    “父亲。”星月跪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男人。

    此时的星锋已经不再像顾锦颜方才看到的那样,一脸灰败之色,而是充满了红润,一张脸看起来十分健康,若不是先前知道他中了毒,她还真看不出来…刚才他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父亲。”星月哭着喊道。

    顾锦颜皱眉,拉着她:“星月,你父亲的毒才刚解,没那么快醒来,你别担心。”

    星月点点头,冲着顾锦颜道:“姐姐,我知道,我就是……我就是高兴,谢谢……谢谢您,也谢谢……”

    星月悄悄的瞥了瞥一旁脸色铁青的魔夜,心中暗道,自己父亲的毒果然可怕,连这位尊者,解完毒之后都一脸菜色,想必是太过费神,失血过多。

    顾锦颜知道她想说什么,提醒道:“他叫魔夜。”

    “感谢魔夜尊者。”星月连忙说道。

    望着星月如此真挚的眼眸,魔夜老脸一红,颇为不自在的咳了两声,装模作样道:“咳……没事。”

    “那什么……他应该明天就能醒。”说完之后,便直接将头瞥了过去。

    顾锦颜不由得失笑。

    “既然如此,那就明天再看吧。”

    而后顾锦颜和小时,带着‘虚弱的’魔夜离开了房间,将时间留给就星月和她父亲。

    一出房门,魔夜便一脸控诉的看着顾锦颜,妖孽的脸上满是委屈:“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她?”

    这简直不像她的风格,这女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人啊,怎么对这个星月,就这么好?

    真是奇了怪了。

    面对他的疑问,顾锦颜只是淡笑,狭长的凤眸中有留恋一闪而过,似乎想到了那痛苦又快乐的回忆,她道:“我有时候再想,如果灭国那一天,有人愿意帮我们的话,是不是我的亲人也不会死。”

    魔夜眼神闪了闪,似乎有些不懂她的话。

    “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顾锦颜说道,在和王兄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她最快乐的时光,那段时光,她不是大长公主,也不是守护灵女,她就只是一个哥哥的妹妹,她会撒娇,也会玩闹,总之,就是和一个普通孩子一样跳脱,而王兄,也总是宠着她。

    “有些东西,看到了就不想让他失去,魔夜,你有这种感觉吗?”顾锦颜的目光突然落在他身上,悠长而深远。

    魔夜皱了皱眉,很不喜欢她的这种眼神,极致空洞,仿佛站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只是一个躯壳,又或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灵魂。

    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心慌。

    微微定了定神,魔夜冷静的说道:“不想让他失去,就夺过来,夺不过来,就毁了他!”

    魔夜眼中爆发出一股嗜血的紫光。

    顾锦颜摇摇头,说道:“魔夜,你看……你还是不懂。”

    “我所说的,不是毁灭,而是永存。”

    说完之后,顾锦颜便拉着小时往外走去。

    唯独魔夜站在原地,在繁花的映衬之下,一张妖孽的脸上泛着迷茫之色。

    永存?

    可是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无论他用什么代价,都永远无法在挽回,而那又要怎么办呢?

    魔夜失笑的摇摇头,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自己竟然还会因为顾锦颜的一席话,而想起那个令他疯狂绝望的过去。

    抬脚跟上前方慢走的身影。

    或许,他现在,也有了想要永存的对象。

    夜晚,风吹——

    一阵熟悉的清香出现在顾锦颜的鼻中。

    她皱了皱眉,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这股香味的来源。

    顾锦颜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拉开窗子,果不其然,冥骨那张放大的脸,正映在窗边。

    顾锦颜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男人,道:“这么晚了,阁下来我这小院,究竟有何贵干?”

    冥骨摇了摇手中的骨扇,说道:“阿锦,你这番话真当令我伤心,原以为,经过下午的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顾锦颜嘴角抽了抽,看着那张惊为天人的脸露出的委屈之色,顿时觉得三观尽毁。

    可是听到他话中的内容,顾锦颜不由得皱眉,道:“我给过你崆峒镜,可是你不要。”

    冥骨不由得脸一黑,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道情趣?

    无奈的说道:“阿锦,难道你不请我进去?”

    “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还有……别叫我阿锦,我们之间,还没有熟到这种地步。”顾锦颜冷哼道。

    冥骨也不介意,耸了耸肩:“不叫阿锦,那我叫阿颜吧。”

    顾锦颜翻了个白眼:“你究竟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冥骨笑眯眯道。

    顾锦颜深吸口气,压住内心的不耐烦,说道:“我明日还有事,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说完便想将窗户关上。

    而冥骨,却轻而易举的阻止了她的动作。

    顾锦颜心一惊,这人的实力……她竟然完全感受不到。

    “阿颜,你如此想要救星罗城城主,有什么目的?”冥骨问道。

    顾锦颜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当下便道:“与你无关。”

    “是为了传送通道?”冥骨笑道。

    顾锦颜瞳孔一缩,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看出了她的目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