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传送通道-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1章 传送通道

    “呵,别担心,我又不会做什么。”冥骨看着她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

    自己在她眼中,就是这样的形象吗?

    顾锦颜也只是愣怔了半秒,便放松下来,听了他的话,摇了摇头:“我不是担心这个,你不是这种人。”

    “哦?”冥骨扬眉。

    “我是什么人,你知道?”

    顾锦颜转身,往桌子边走去,冥骨挑了挑眉,唇边弥漫出一股微笑,而后身形一闪,再次出现,便已经到了顾锦颜的对面。

    顾锦颜双手撑着下巴,狭长的眸子注视着前方,空洞而又幽深。

    “你是什么人,我当然不知道,可是有些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的。”顾锦颜说道。

    冥骨的眼神闪了闪:“那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神秘,强大,你自身的一切,注定了你不会去做那些没品的事。”顾锦颜笑道,眼底闪过一丝狭促。

    “没品的事?你是说,去传送通道搞破坏的事?”冥骨只一想,就知道顾锦颜究竟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顾锦颜耸耸肩,不置可否。

    “你找我干什么?”直接跳过这个话题。

    冥骨摇了摇手中的骨扇,道:“闲来无事,随处逛逛。”

    顾锦颜冷笑:“既是随处逛逛,那便请回吧,毕竟我这里,也不是那随处之地。”

    冥骨摇头笑了:“果真是开不得玩笑的。”

    “好吧,我就是想知道,你费尽功夫,想要救星罗城城主,就是为了用传送通道,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这么急着用传送通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顾锦颜眼神一闪,这是要试探她了?

    慵懒的朝后一靠,顾锦颜看着他道:“想用传送通道,既然有我的道理。”

    冥骨点了点头,道:“阿颜不想告诉我吗?”

    “为什么要告诉你?”顾锦颜反问。

    冥骨:“……”

    无奈道:“阿颜……”

    “打住!别叫我阿颜。”顾锦颜嫌弃的说道。

    冥骨:“……”

    “阿锦。”

    顾锦颜:“……”

    其实他们真的没有这么熟,不是吗?

    顾锦颜翻了个白眼,既然他偏要做出跟她一副很熟悉的模样,那就随他去咯。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冥骨说道。

    顾锦颜沉凝了一会,才笑到:“朋友?如果你的意思是以给我的那一颗珍品宝丹为代价,我们确实可以算的上是朋友。”

    冥骨皱了皱眉,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想。

    他难道就是那种连做朋友都要强人所难,以利相逼的的人吗?

    他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又说不出来,因为他根本没有认清自己对顾锦颜究竟是个什么感觉,所以,他不敢确信,也无法解释。

    顾锦颜看到他迟疑的模样,笑容淡了几分,诚然,他能将一颗珍品宝丹这么轻易的送给了她,她心中感激,甚至已经隐隐有把他当成朋友的趋势。

    可是……面对他的神秘的身份,还有令人捉摸不透的实力,顾锦颜便又有些胆怯,身份不明,目的不明,敌我不分,顾锦颜实在不敢就这么把他当成朋友。

    “朋友,在我心中,是没有任何隐瞒,可以绝对相信的人,是可以在危难时刻,牺牲自己挽救对方的人,是在危险的时候,可以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的人,那么,冥骨,你是哪一类人呢?”顾锦颜靠在椅背上,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冥骨握着骨扇的手微微紧了紧,他没有说话,淡紫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顾锦颜。

    顾锦颜毫不示弱,一双暗红色的凤眸盯着他。

    两双眸子在空气中交锋,其中的冷厉与意思不言而喻。

    半晌,冥骨突然轻笑一声,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被瓦解。

    “阿锦你这是……好奇我的身份?”

    顾锦颜撇开头,不去看他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我只是……不想一个说是我朋友的人,是我什么都不清楚的。”

    顾锦颜吐出一口浊气,淡淡道。

    冥骨笑了,微冷的面容瞬间回春,仿佛春日融化的冰雪,温暖的气息流进了旁人的心里。

    “我的来历,如你所见,星光拍卖场的主人。”

    话音刚落,顾锦颜心中就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情绪,虽然心中早已经有了怀疑,可是当冥骨拼字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有些震惊,毕竟当时在拍卖场,她和炼药宫的人起冲突的时候,星光拍卖场的人曾经出来干涉,而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炼药宫的人,看着星光拍卖场的人,眼中竟然有一丝忌惮。

    虽然那丝忌惮很浅很浅,可是却被一直关注他们的顾锦颜给捕获了,从那时起,顾锦颜就已经在猜测星光拍卖场的来历了,能让炼药宫都忌惮的势力,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势力,说不定,星光拍卖场身后的人,也是魔川城的人,更说不定,是和炼药宫平起平坐,甚至是更胜一筹的人。

    可是顾锦颜对于魔川城的势力划分一概不知,所以对于星光拍卖场的来历根本无法有个大致的了解。

    而今日,冥骨竟然这么说了,那顾锦颜就从怀疑变成了确信,果然,能够如此拿出珍品宝丹的人,又岂会是一个拍卖场的小人物,冥骨,果然来历不小。

    “而我的实力……阿锦,我想你心中应该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了。”冥骨似笑非笑道。

    顾锦颜心神一禀,魔夜曾经告诉过她,他窥探不到冥骨的实力,而魔夜的实力已经是魔君境,虽然本源受伤,可是有了混沌之气的滋养,魔夜的本源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那一颗魔胶丹,魔夜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魔君境中期,而他却仍然看不透冥骨的实力,那么只能说明,冥骨的实力在他之上,毕竟,她可不相信,冥骨是没有一点儿实力的普通人。

    而在魔夜之上,就只有魔君境高阶和大圆满阶段,而冥骨不管在哪个实力阶别,对于顾锦颜来说,都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而今日冥骨这话,肯定是已经知道魔夜将他查探不到他实力的事情告诉她了,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顾锦颜点点头:“也许知道。”

    “呵。”冥骨轻笑一声。

    “你身边那条小蛇精实力不错。”冥骨说道

    顾锦颜不置可否:“魔夜的实力,确实不错。”

    冥骨煞有其事的点头:“可是这样的实力,在魔川城内,也不少。”

    顾锦颜心脏猛然一紧,一双眸子看着他,似有不敢置信闪过。

    他,猜到了?

    冥骨轻笑:“阿锦,别那么看我。”

    “你大概不知道,每一个中等城市中的传送通道,都是直接通向他们所属的主城的。”

    顾锦颜愣住,心下了然,难怪他会知道,原来星罗城的传送通道只能到达洛尔城。

    可是,既然他猜到了,又为什么要来问她?

    “我猜,你想要参加星罗城的副城主大选?”冥骨手中的骨扇摇了起来,笑眯眯道。

    顾锦颜:“……”

    “你既知道,又为何要来问我?”

    冥骨不在乎她突然变得冷淡的态度,道:“因为我想……亲口听你说出你的目的。”

    “现在知道了,可以滚了?”许是男人的态度激怒了她,顾锦颜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冥骨:“……”无奈。

    “阿锦,我不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洛尔城的副城主,还是另有其他,可是……”

    冥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注你,似乎你身上有一种我十分熟悉的气息,可是究竟是什么气息,我也窥探不到,索性,就懒得去查探,就这么随波逐流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自己心中弥漫的那股奇怪的感觉。”

    顾锦颜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而现在,呵,阿锦,你就是我冥骨的朋友,我冥骨千百万年来,第一个朋友。”冥骨突然站起,眸中的认真似乎要灼烧顾锦颜的双眼。

    “所以,阿锦,别总是将我摒弃在心房之外,试着相信我,或许……会得到不一样的惊喜呢。”冥骨淡淡说道。

    而顾锦颜,却被他那句千百万年给弄得有些失神。

    千百万年?

    怎么可能。

    “你究竟是什么人?”顾锦颜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千百万年,呵,如此久远的时间,冥骨怎么可能是魔界的一个简单人物。

    “嘘——”冥骨的食指放在唇边,轻轻一吹。

    他看着顾锦颜,眸中的复杂似乎要抑制不住。

    “阿锦,别问。”

    “有些事,不一定非要知道的明明白白,每个人,都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他含笑的看着顾锦颜,顾锦颜的内心,无名的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

    仿佛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只是一抹虚烟,风一吹,就散了。

    “我相信,你——”

    他在虚空中轻点了点她的胸前。

    “这里,也有秘密。”

    顾锦颜不说话,他说的没错,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秘密,他们就像是守着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一样,任何人,都窥探不得。

    她深吸口气,抬起眸子看着逆在烛光里的他。

    微点了头:“你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秘密。”

    “朋友这个东西,可以绝对忠诚,也可以充满虚伪,一切,都必须要时间来证明。”

    冥骨松了一口气,道:“当然。”

    “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目的确实不在洛尔城。”

    顾锦颜淡淡道,

    “至于究竟是什么,我想……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无法言语的秘密。”顾锦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冥骨一愣,随即摇摇头失笑,竟还学会用他的话来堵住他的嘴。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顾锦颜摆了他一道后,眸子斜睨着他,毫不客气道。

    冥骨脸僵了僵,在顾锦颜一脸‘你还不快滚’的表情下,默默的走到窗边,翻了出去。

    顾锦颜笑着看他。

    她知道,今晚之后,她和冥骨之间的气氛,又会变得不一样。

    而现在,她就只剩下萧煜没有找到了。

    微微叹息,按下心中的思念之情,吹息了烛灯,翻身上床。

    一夜好眠。

    第二天,晨光熹微之时,顾锦颜便翻身而起,坐在床上修炼起来。

    日头渐渐升高,顾锦颜结束修炼,吐出一口浊气。

    翻身下床,打开门,便走了出去。

    刚出门,便有一侍女模样的人来唤她:“顾小姐,公主请您去前厅用饭。”

    顾锦颜点点头,而后朝着前厅走去。

    还没走进前厅之中,便听的一阵欢笑声。

    其中一个是星月的声音,而另一个……声音低沉,可是却能听出其中的笑意。

    顾锦颜挑了挑眉,心中已经在有了一个答案。

    走进前厅,果然,坐在星月旁边的那个人,不是昨天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星锋,又是谁呢。

    两人见顾锦颜进来了,星罗城城主目光如炬看着顾锦颜,而星月,却已经起身来迎她。

    “姐姐,你来了,快坐。”

    随后拉着顾锦颜入座。

    顾锦颜笑笑,便在她的旁边落座。

    “姐姐,我已经派人去找小时和魔夜尊者了,应该很快就到了。”星月说道。

    顾锦颜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这时,一旁坐着的星锋开口了。

    “想必这位就是月儿所说的顾姑娘了。”

    顾锦颜点点头:“正是。”

    一双眼睛波澜不惊的看着星锋。

    “这次我能醒过来,还多亏了顾姑娘,多谢顾姑娘的相助,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我能办到的,就算拼尽一切,我也要报答顾姑娘的这份恩情。”

    星锋说道。

    顾锦颜摇摇头,道:“既然星月叫我一声姐姐,那城主也不要过多客气,叫我一声阿锦吧。”

    “好好好,那我就叫你一声阿锦了。”星锋哈哈大笑道,一点也也看不出昨日灰败的模样。

    顾锦颜笑着点头。

    而后她才说道:“实不相瞒,阿锦确实有一件事想要麻烦城主。”

    “哎,我叫你一声阿锦,你却叫我城主,这不是生疏了?若阿锦你不嫌弃,唤我一声叔叔可好?”星锋笑到。

    顾锦颜一愣,随即叫道:“星叔。”

    “好孩子,你方才,是想说什么事?”星锋问道。

    “我想借用星罗城中的传送通道一用。”顾锦颜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什么?”星锋愣了愣,完全没想到顾锦颜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题外话------

    夜留白文文《娇宠神医妃》2p,求支持!

    雾山小神医夜清婉,偷溜到山下浪,不小心救了个一肚子坏水的大灰狼。

    这只大灰狼某天突然吵着要娶她!

    某王爷,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当以身相许。

    某女,呵呵。

    片段一:

    “王爷,您的情敌组团杀上夜府了。”

    某王爷一阵风似的消失。

    某侍卫:追妻路漫漫,王爷心真累。

    片段二:

    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爬上某王爷的屋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某女赋诗。

    “何来三人?”某王爷不解。

    “杯中影,屋上娇……心上人。”

    “那夫人可不可以离狗泽,猫嗣,猪礼远点。”

    “……”这都是什么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