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暗生情愫 (二更求收)-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二十四章 暗生情愫 (二更求收)

    “你!”顾锦颜腾地一声站起来,怒目而视。

    萧煜对眼前看到的非常满意,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顾锦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羞恼的想要晕过去。

    在萧煜的狼爪下,顾锦颜的外袍裂成了两半,由于余力的缘故,使得里面本就单薄的浴袍微微散开,大片瓷白的肌肤露了出来,两团阴影显露,配上她此时惊慌无措的表情,竟让萧煜觉得有点——可口。

    “呀!”顾锦颜匆忙将衣领系好,美好的风光被衣服挡住,萧煜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眼神中满是可惜。

    再抬头看到萧煜那满含遗憾的眼神,顾锦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找我什么事?”

    萧煜收回目光,眼神在她脸上游走,薄唇亲启:“关于魔域的事,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顾锦颜皱了皱眉,没想到他竟是来问这个,当下便有些为难起来。

    若是告诉他魔域的事,势必要将自己的身份给斗出来,就算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以这个妖孽的聪明,必定会怀疑到她身上,届时,若是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游魂,不知道会不会对她不利。

    “怎么?很为难么?”萧煜看着她的脸色愈发难看,当下便出声询问。

    顾锦颜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他眼中的强势没有半分遮掩,今晚,他一定会逼着自己说出有关于魔域的一切。

    顾锦颜知道,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一个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秘密组织,这是任何一个王者都不能忍受的事情。

    萧煜,自然也不例外。

    在她还没有想好怎么说的时候,萧煜却站起身走向她,她面上一惊,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可萧煜似乎早已料到她的动作,先一步将她困锁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妖孽邪魅的脸庞贴近她,鼻尖呼吸的热气打在顾锦颜的脸上,熏得她一阵臊红。

    “阿锦。”长长的低哑声音盘旋在她的耳边,顾锦颜刹那间便怔住了。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听到别人这么亲切的叫她了?

    明明没有多久的,为什么,她好像感觉已经过了千百年。

    顾锦颜眨了眨眼,将眼中的泪水隐了下去,她竟是不知道,自己居然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时候。

    “嗯。”低低应了一声,却没有在挣扎下去。

    萧煜面上喜色一闪而过,闻着她身体上清雅的淡香,刚刚压下去的火瞬间又有起来的趋势。

    萧煜自嘲的笑笑,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不受控制的一天。

    使劲捏了捏她的肩膀,声音紧绷:“阿锦,你应当知道,从落辰森林里你做出的决定开始,你便已经是我的人了。”

    顾锦颜身体抖了抖,为什么她觉得这话听着这么奇怪?

    “你的保镖!”顾锦颜出声纠正。

    “呵。”萧煜轻笑一声。

    “你还真是傻的可爱,保镖,我可不缺,为什么偏要用你这个金丹中期的菜鸟?”

    当时的顾锦颜不过才金丹前期的实力,在萧煜的眼里,不是个菜鸟是什么。

    顾锦颜恼羞成怒之下,使劲推了推他:“菜鸟怎么了?你看不起菜鸟的话,当初就不应该勾引我!”

    这下萧煜错愕的挑了挑眉,看来小妮子看着电视学了不少东西呢。

    “我选你,是有原因的。”萧煜放开她,双手负立,背靠着她,一双深邃的眸眺望窗外,仿佛透过时空,看向什么地方。

    顾锦颜抿了抿唇,下意识道:“什么原因?”

    “熟悉。”萧煜淡淡说道。

    “在看到你那一眼,眼神警惕中带着一抹忧伤,迷茫中带着一抹坚强。”

    “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促使我靠近你,所以最后,我才不惜将你留在身边。”

    而萧煜没有告诉她的是,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那颗似乎已经沉寂了许久的心又重新跳动了起来,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到了鲜活。

    “熟悉?我们可从来没见过。”顾锦颜嗤道,显然是把某人的话当成了调戏姑娘的把戏。

    萧煜无奈的摇摇头:“你以为我是那种心善的人?看到你一个女子在落辰森林孤苦无援的,所以善心大发,才将你带出去?不仅带了出去,还留在了身边?还将顶级的天阶功法给你?你当本主蠢得?”

    越说越气,最后连本主都飚出来了。

    顾锦颜默了,萧煜确实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在暗夜的这些天,有些消息他也没有瞒过她,t市青影帮一夜之间全帮被灭,连条狗都没留下,她也是知道的,如此之人,又怎么会是良善之人。

    “可是,我真的没有见过你。”顾锦颜皱眉,她是真不知道自己见过他,如此强大的实力,完美的面孔,与生俱来的尊贵,这样的人,即便是一眼,也足以让人永记于心。

    而自己的记忆中,分明没有这个人。

    萧煜转过身,凤眸紧紧的盯着她:“你没有记忆,不代表我们没有见过,或许——”

    微微拉长了声线,竟让顾锦颜心中有些忐忑。

    “前生今世,谁又能说得清楚?说不定前生,我们见过呢。”

    随着萧煜的话音落下,顾锦颜似乎再也站不住了,猛的做到椅子上,因为低着头,萧煜没有发现她眼眶中不断闪现得慌张。

    “前生,前生我们也没见过!”平复了自己激荡的心情,顾锦颜声音有些冷,但更多的是担忧。

    “你倒是很肯定。”萧煜轻嗤。

    “算了,总有一天,我相信你会告诉我的,你的秘密,本主,也一定会全都挖出来!”萧煜右手成掌,在虚空中狠狠一握!

    顾锦颜浑身僵硬,心脏好像被人揪住了般。

    “阿锦,不管你承不承认,你这辈子,从和我缔结契约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你是我的!现在是,以后也是!如果你想要逃,本主不介意将你的羽翼全部折断,让你永远只能待在我身边,亦或是,本主跟着你一起逃!但总归来说,你最后,一定是属于我的!”

    萧煜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肃穆,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灼灼的眼眸盯着顾锦颜,似乎要透过她故作轻松的脸庞射进她早已慌张不已的心。

    萧煜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爱,但是,自己想要把她锢在身边的心思,却是实打实的,至于这种心思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不是个矫情的人,心中有了就一定要表达出来,畏首畏尾,不是他的风格。

    顾锦颜低着头想了许久,她是守护灵女,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心动,只觉得萧煜今日一番话却犹如清晨的阳光射进自己布满阴霾的心里,让她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慢慢的复合,那一抹温暖就像一株幼苗,在自己的心里扎根生长,终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巨树。

    她颤颤的伸出手,拉住他宽大的手掌,她不讨厌他,甚至有一点淡淡的喜欢,但也只限于一点心动罢了。

    她身上的任务太重了,整个南山顾家都是她的敌人,她没有心情来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但是,她可以试试,毕竟,这种感觉,并不赖。

    萧煜愣了愣,忽而眼底爆发出巨大的惊喜,这种感觉是他千百年来从来未有过的,但是,就像冬日里的暖阳,将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烘烤的暖洋洋的。

    看着眼前双颊带羞的人儿,萧煜将她往怀里一拉,俯下身子,薄唇狠狠压上她的红唇。

    顾锦颜一颤,吓得一动也不动。

    柔顺的姿态彻底取悦了他,压着她的唇,反复的允吸,舔咬,极致暧昧。

    窗外明月高悬,霓灯璀璨,屋内两个影子交缠,久久不分。

    ------题外话------

    爷:阿锦,(猥琐的笑)那个嗯嗯感觉怎么样?

    顾锦颜:还行吧,跟小黑的感觉差不多。

    萧煜:(乂`д′黑脸)小黑是谁?

    顾锦颜:以前养的一条小~奶狗╯0╰

    萧煜:(`д′)!你居然把本主和狗比!

    “……”

    爷:原来在阿锦的心里,魔主你和一条狗差不多。

    萧煜:“……”妹子们,快来点花花收藏砸死这个可恶的老铁。

    爷:对啊对啊,快快快,快来点收藏花花砸死我吧

    求砸啊!

    (谈恋爱快到飞起。吼吼吼>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