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是龙凰尊主?-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28章 你是龙凰尊主?

    栖霞:“……”

    还没等她张牙舞爪的教训她,顾锦颜就抢先一步说。

    “混沌之火就是混沌火莲与光明之火的融合物。”

    栖霞顿时愣了,美丽的双眼突然瞪大,不敢置信道:“你说……混沌火莲被你给收服了?”

    顾锦颜点点头,微扬的唇角显示出她的好心情。

    栖霞:“……”

    这女人比以前更凶残了啊,竟然将混沌火莲都能收服,想当年火神祝融想尽办法可都没能将混沌火莲给收服,结果竟然被这小妮子给收服了。

    “好哇!”栖霞拍手叫好。

    “混沌火莲的威力就算我没见过,可是洪荒之时关于它的传说还是很多,到时候你上神界,就算实力不够,混沌火莲一出,谁还敢放个屁?”

    顾锦颜:“……”嘴角微抽。

    也对,你怎么也不能想象,一个浑身冒着仙气的美丽女人,会直接爆出屁这个字,那画面,是极其违和且辣眼睛的。

    “对了,你让我攻击你,发现了什么?”顾锦颜直接转移话题道。

    说道正事,栖霞的表情秒变严肃。

    “我让你攻击我,就是想要知道你的魔灵和灵力究竟是融合物还是单个体,可是就这么一次,是无法判断的,必须在你某一灵力亏空之时,再次转换到另一个灵力,才能看得出你体内的两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存在。”栖霞说道。

    顾锦颜皱眉:“我也有过这样的猜想,可是现在根本无法证实。”

    “谁说的?”栖霞狡黠一笑。

    顾锦颜一愣:“你有办法?”

    “刚才不是已经试过了吗?”栖霞卖着关子道。

    “你不是说看不出来吗?”顾锦颜走到椅子上坐下,倒了一杯白水,润了润喉。

    “虽然无法精确,可是却能证实一些猜想啊。”栖霞飘到她身边。

    “什么猜想?”顾锦颜歪着头问道。

    “你方才使用灵力之时,可有感受到丹田的力量?”栖霞问道。

    “丹田……”

    “你是说?”

    栖霞一指,顾锦颜便明白了。

    当初在小村子的时候,顾锦颜就觉得奇怪,自己虽然已经成魔,可是体内的丹田却并没有破碎,要知道,神魔两族各不相同,神族的丹田在小腹处,而魔族的……似乎在心脏旁,而顾锦颜的丹田并没有破碎,当时她还觉得奇怪,可是现在栖霞一说,顾锦颜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看你的样子,看来也是想到了什么。”栖霞飘到她对面,坐下。

    “我体内的丹田还在,而我有两个丹田,这说明了什么?”

    顾锦颜微微眯了眯眼,凤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

    “说明,我体内的两股力量很有可能是个体的存在。”

    栖霞也点了点头:“可以这么猜想,可是……现在还不能确定。”

    说着,栖霞沉凝了一声,而后道:“这样吧,明日起,你就动身前往沉睡森林,那里有许多魔兽,就在那里,你可以实验自己心中所想究竟是不是真的。”

    顾锦颜点点头,她也正有此意。

    这一个月内,她必须要想尽办法,突破小魔王境界!

    “你那个徒弟,还挺忠心的。”

    正事解决了,顾锦颜随嘴就提了一句奚风。

    “嗯,那孩子,是挺实诚的。”栖霞赞同的说道。

    顾锦颜:“……”

    “你这么些年寄居在龙凰剑内,就没想过出去见见她,别人可是守着你的遗言等了一千多年呢。”顾锦颜弯着唇道。

    栖霞摆摆手,说道:“当时肉身一死,为了等你,只能进入龙凰剑,而为了不让神界的那些人找到龙凰剑,只能将之封印,所以,如果不是你,我也没办法再重见天日啊。”

    “那为什么奚风说你魂飞魄散了?”顾锦颜好奇道。

    “只有不知道,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不是吗?”栖霞笑着道。

    顾锦颜愣怔,随即点头。

    她明白栖霞的意思。

    “好了,这么晚了,我困了,要睡觉。”说完栖霞身形一闪,便飘进了龙凰剑中。

    顾锦颜笑着摇头,知道栖霞是不想再说,所以才躲避,一个神魂,又怎么会知道累呢?

    不过,栖霞的仇,她记在心里了。

    夜,深沉如水,天边黑云遮幕,没有一颗星辰。

    ——

    “你真的想好了吗?”

    雷音城内,洛尘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坐着的人。

    黑曜唇边含着温润的笑,听了洛尘的话,点了点头:“我以为,我的坚定已经很明显了。”

    洛尘笑笑,却是十分清冷,他叹了一口气:“真是羡慕你,可以去到她的身边。”

    看着自己破败的身子,洛尘眼中划过一丝黯然。

    黑曜怎么会不知道洛尘在想什么,可是他却无法安慰洛尘,只有默默的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好了,祭台已经搭好,三天之后,准备仪式。”洛尘说道。

    黑曜点点头:“一切就交给你了。”

    “放心。”洛尘说道。

    ——

    “姐姐!”正直正午,小时跑到顾锦颜的门前,敲了起来。

    顾锦颜从床上坐起,一双眼睛还泛着迷茫,听到敲门声后,才慢悠悠如飘魂一般的去开门。

    揉了揉双眼,看着门口的小少年,顾锦颜说道:“小时,怎么了?这么一大早的叫醒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说着说着,顾锦颜就打了一个打哈欠。

    不怪她,实在是昨天晚上她熬夜太久了,而这么些天,为了修炼,一直没有睡个好觉,所以,昨晚一个放纵,早上就这么华丽丽的起晚了。

    “一大早?姐姐,现在都正午啦!”小时皱了皱鼻子,说道。

    “嗯?”顾锦颜眼中的睡意登时不见,盯着小时诧异道:“我睡了这么久?”

    “是啊,魔夜哥哥和奚风哥哥一直在等你呢。”小时说道。

    “他们俩等我干什么?”顾锦颜嘟囔道。

    而后对着小时说道:“小时,你先去吧,我马上就好。”

    小时点点头,而后往大厅跑去。

    顾锦颜伸了个懒腰,而后关门,洗漱。

    半个小时后,顾锦颜站在大厅,看着大厅内一个吊儿郎当,一个正襟危坐的的两个男人,嘴角微抽了抽。

    “哟,醒了?我还以为你变成猪了呢,这么能睡?”魔夜一看她出现,就挑了挑眉,戏谑道。

    顾锦颜:“……”

    “你是吃了翔?还是没刷牙,一大早的嘴巴这么臭?”

    魔夜:“……”

    我他妈!他怎么就忘了,顾锦颜这个毒舌女的厉害?

    竟然还好死不死的撞道枪口去了。

    “主人!”

    而奚风呢,一看到顾锦颜就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

    顾锦颜微笑的朝着他点点头,道:“奚风,栖霞是我的朋友,你别叫我主人,怪奇怪的。”

    奚风摇摇头:“师父说过,奉你为主,奚风不能够违背师命!”

    顾锦颜抽了抽嘴角,这家伙,还挺执着的。

    当下在龙凰剑上敲了敲,道:“喂,该出来了,你还想躲多久?”

    奚风和魔夜不明所以的看着顾锦颜,眼中是浓浓的疑惑。

    “催催催,催命啊!”

    顾锦颜话音刚落,一声没好气的骂声从龙凰剑中传出。

    魔夜张大了嘴巴,挑着眉,疑惑又吃惊的眼神在龙凰剑上扫来扫去。

    而奚风,这是犹如被人定住了一般,满是不敢置信。

    “师……师父……”

    目光希冀的看着龙凰剑。

    没让他失望,一抹熟悉的倩影从龙凰剑中飘了出来。

    奚风刹那间一双眼变的通红,双腿跪地:“师父!”

    这女子,不是栖霞又是谁?

    栖霞看着自己这个心血来潮时收的徒弟,叹了一口气,道:“起来吧,你做的很好。”

    奚风眼眶中含着泪:“师父,为何……为何要骗我?”

    明明一直在我身边,却从来不出来,任由他守着那么一个命令,孤独千年,却不出来,为什么?

    栖霞无奈的摇摇头:“为师有为师的不得已,奚风,你要理解,若是可以,为师又怎么会丢下你?”

    奚风一愣,是啊,师父怎会是那般人?

    当下,奚风涨红了脸,脸上满是懊悔:“对不起,师父,奚风不应该……”

    “好了好了,起来吧,为师又不怪你!”栖霞笑着道。

    顾锦颜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啧,你这个徒弟,还挺可爱的。”

    栖霞颇为傲娇的飘到一旁的椅子上座下,说道:“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的徒弟。”

    奚风羞涩一笑。

    顾锦颜:“……”

    怎么办?突然觉得这两师徒好碍眼,可不可以将她们给扔出去。

    魔夜的目光在几人身边扫来扫去,最后停格在顾锦颜的身上。

    顾锦颜感受着身上那如同针尖一般尖锐的目光,将目光放在魔夜身上,摊了摊手道:“想问什么,问吧。”

    “啧,你是什么人?”魔夜重重的说道。

    顾锦颜一双凤眸氤氲出奇异的色彩,红唇微扬,上挑的眼睑带着致命的魅惑,听了魔夜的话,她突然轻笑一声:“我的身份多的是,只是不知道,你想知道,我的哪一个身份呢?”

    顾锦颜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自己腰带上垂落的流苏带子,细长洁白的手指捻起带子,将它们玩弄成各种模样。

    魔夜嗤笑:“当然是你真正的身份了,或者说,你身上的神圣之力,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你真的这么想知道?”顾锦颜挑眉反问。

    “废话,老子若是不想知道,会问你吗?我可不想,连自己的契约人的身份都搞不清楚!”魔夜低咒道,很显然,他对顾锦颜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还有,好奇!

    “好吧。”顾锦颜耸了耸肩。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告诉你又何妨?”

    “小凰!”栖霞突然淡淡出声,语气中满是不赞同!

    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男人是魔族的人,如果知道顾锦颜真正的身份,有了什么不应该有的心思,那可怎么办?现在的她说的好听了还是上位神,可是也不过是一道神魂,力量所剩无几,而这个男人的实力如此之强,万一出了事,她可没把握能赢得了这个男人。

    顾锦颜看了她一眼,道:“没事。”

    栖霞咬牙!

    “其实我相信你心中应该已经有答案了才是。”顾锦颜托着下巴,认真的看着魔夜,道,

    魔夜微微移开了眼,顾锦颜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他竟然不敢跟她对视,仿佛那双凤眸中闪着的光,会牵引着他,说出她想知道的话,所以,魔夜移开了眼。

    “你是想说,你就神界的人吗?我一个魔族的凶兽,竟然与一个神族缔结了契约吗?”魔夜压抑着声音道。

    魔族和神族从洪荒之初就是敌人,而身为土生土长的魔族,魔夜自然对神族不感冒。

    虽然没有一般魔族那般对神界的人恨得入骨,可是心中也怎么怎么的不得劲儿。

    “你在在意什么?”顾锦颜突然反问。

    魔夜一僵,却发现自己答不出话来。

    似乎,他好像也没有介意什么,只是心中对她的隐瞒有些不舒服罢了。

    “既然不在意,那真相又有什么重要的?反正,现在在你眼前的我,是一只魔,一只纯正的魔,不是吗?”顾锦颜紧紧看着他,红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魔夜:“……”

    为什么他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

    她现在是一只魔,不是吗?自己为什么还要去纠结她到底是神还是魔?

    他……

    我擦!一不小心就被这女人给带歪了啊!

    魔夜一个回神,才发现自己差点被顾锦颜这女人给带沟里去了,差点就觉得这事儿没什么了。

    登时吼道:“你别顾左右而言他!现在说的是你身份的事儿!别想转移注意力!”

    顾锦颜挑眉:“哟,脑子变聪明了啊。”

    魔夜:“……”

    我不生气!我真的不生气!

    可是心中快要气炸了!

    “好吧,不逗你了。”顾锦颜看着魔夜快要暴走的模样,终于大发慈悲的不在逗他了。

    直接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知道神界的龙凰吗?”

    顾锦颜问道。

    “龙凰?那不是神界的尊主吗?几万年前祭天的那个,怎么你和她有关……”系字还没说出口,魔夜突然一脸惊恐的看着顾锦颜。

    一只手如同抽风一般的抖个不停:“你…你你你……”

    顾锦颜只是含笑的看着他。

    “你……你不会是龙凰尊主吧?”魔夜终于将自己口中的话给说了出来。

    顾锦颜耸了耸肩,道:“如你所见。”

    魔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