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等你坦白-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二十五章 我等你坦白

    “砰!”寂静许久的屋子里,一声砰响炸然响起,惊得窗外休憩的鸟儿扑棱着翅膀纷纷飞起。

    萧煜无辜的看着一脸怒气的顾锦颜,刚才还柔情蜜意的,怎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顾锦颜愤怒盯着他,高耸随着她的动作一起一伏,看得萧煜眼睛都直了。

    顾锦颜慌张的将散乱的浴袍系上,这该死的妖孽,竟然趁着她情迷意乱之时,解了她的衣服,占尽了便宜,简直无耻。

    无耻的萧煜仍盯着她,一脸迷茫。

    顾锦颜退开他一米开外,坐在一旁的黄檀木座椅上,看着状似无辜的他,没好气道:“你今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忘了?”

    “啊?哦。”萧煜恍然大悟,啧啧,这情迷之时,确实很容易让人乱了心智,忘了初衷啊。

    萧煜懒懒的往床上一靠,戏谑的看着她:“怎么?你愿意说?”

    顾锦颜冷嗤:“我不说你就会罢休了吗?”

    “当然不会。”萧煜嗤道。

    “那你废什么话!”顾锦颜冷笑。

    萧煜一噎,心底暗然刮起一阵风暴,女人果然是不能宠,一宠就恃宠而骄了。

    若是顾锦颜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肯定会不屑的翻个白眼,可是她不知道,所以当下便慢慢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其实我对魔域这个组织也不甚了解,只是…早年间与他们有过摩擦。”顾锦颜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这是一个非常善于隐藏的组织,就像是躲在地洞中的老鼠,只要它不露头,旁边就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只是,十几年前这群老鼠却露了头!”顾锦颜似是嘲讽,陷入往事回忆的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话语中已经显示出的漏洞。

    萧煜眯了眯眼,没有打断她,心中却炸起波澜。

    “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世界上有一个重宝,叫血菩提果,这种果子生长在菩提树上,以天地灵气为养料,八百年一开花,八百年一结果,每次结果只有一颗,却是集齐了天地之精华,常人一颗可长生不老,容颜永驻,修仙之人一颗,却能一瞬成神!”

    顾锦颜说完,便抬起眼去看他,见他眼底没有贪婪,只有清明,且,暗含淡淡不屑,心下诧异的同时,也便放下心来。

    血菩提果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修仙者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他不心动倒也罢了,竟还有点嫌弃么?

    顾锦颜压下心底的疑惑,继续说道:“因为菩提果的原因,魔域的人曾经试图抢夺,但是,被一个名为顾成双的女子拦了下来,后来,也许是因为菩提树无法移动的原因,他们便没有出现,只等到菩提果成熟之后,才来抢夺。”

    “而我知道的,便是魔域的人各各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们行事诡异,喜于游走各种黑暗之中,而且…他们组织内高手如云,修炼的功法都是异常邪恶的。”

    顾锦颜想了想,当初钟夜引得魔域的人前来夺取菩提树,后来失败之后,就消失无踪,而顾成安攻打王城之时,那座死灵机弩,以怨魂为箭,如此行事,必定与魔域之人脱不了关系!

    萧煜听完后微微挑了挑唇,邪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站起身,没有说任何话,走到顾锦颜身前,抬手拢了拢她额前的碎发。

    而后慢慢朝着门口走去,在快要踏出去之时,他听不清语气的声音淡淡响起:“阿锦,我等你,对我彻底坦白的那一天!”

    顾锦颜怔住,心中似乎有什么堵着,感觉闷闷的。

    她自嘲的摇摇头:“我也想跟你坦白,但你知道吗?我不敢。”

    重生这种事,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接受的,若是他知道自己只是个亡魂而已,又会怎么看她?不知为何,她就是担心自己会被他厌恶,嫌弃,所以她死守着这个秘密,根本不敢透露一星半点。

    她走到床前,拿起那个刚才被萧煜抱在怀里的枕头,愣了半晌,才盘起双腿,进入冥想。

    萧煜,若是有一天,我能不再仰望你,有能力站在你身旁之时,我便将一切都告诉你,到时候,是走是留,是喜欢还是厌恶,都由你做主。

    一轮弯月静挂天穹,清冷的月光凉透了多少人热烈的心脏。

    ——

    时光不会停滞不前,晨昏更替,日月如梭,每一天都有新的太阳升起,又有新的月亮落下,每一天好像都一样,但又好像不一样。

    顾锦颜仍重复的修炼着,自从那晚,她和萧煜就在也没有见过,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的将那晚的旖旎压在心底,死死的压住。

    可是他们不知道,压的越紧,反弹的也就越疯狂,如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他们心底的火种开始燃烧,将会呈现出火山崩发的恐怖趋势。

    “呼~”顾锦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经过半个月的修炼,她已经成功凝结元婴,且实力达到了出窍前期,雷霄一式也修炼至大成。

    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掌:“这下,我便也有一些成功的资本了!”

    灼灼的目光紧紧盯着南边山峰的方向,樱红的唇瓣亲启,淡不可闻的声音响起:“顾锦月,等着我!”

    “姑娘,姑娘。”沉水的呼声骤然响起,顾锦颜朝后一看,沉水飞快的向她奔来。

    “沉水,什么事这么急?”顾锦颜皱着眉问道。

    沉水不断喘着粗气,指着魔主殿的方向:“主…主上叫您过去…一趟。”

    顾锦颜一愣,随即眨了眨眼:“我知道了。”

    说完朝慢悠悠的朝着魔主殿走去。

    身后火红的蔷薇,随风摇曳,映着女人完美的身姿,勾勒出一副最美的图画。

    ------题外话------

    艾玛死赶紧赶终于赶上了。

    各位妞们,猜猜萧煜为什么要用枕头挡住自己啊?嘻嘻>0<

    猜对了明天二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