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龙血草-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48章 龙血草

    沉睡森林中,一小队人马正坐在一旁的空地上休憩,几名弟子站在四周巡逻,以免发生被魔兽攻击的情况。

    “少主,喝口水吧。”

    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老人将水壶中的水倒在白瓷的杯子上,递给坐在对面的男子。

    男子接过,一饮而尽,而后将杯子递给了老人。

    “灰老,还有多久到达龙骨谷?”男子皱着眉,问道。

    名为灰老的老人将男子递来的杯子接过,而后才道:“少主,这里已经是龙骨谷的边缘,按照我们现在的脚程,不出一日,便可到达龙骨谷。”

    男子点了点头,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血红色的眸子衬着那如雪一般的肤色,着实有些诡异,但是这丝毫无法影响他身上那一股妖冶的美,就像是暗夜中行走的吸血鬼,妖冶却也致命。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若是再找不到龙血草,恐怕,我们魔巫一族就真的得灭绝了。”

    男子叹气,妖冶的脸庞,弥漫着落寞之色。

    灰老端着杯子的手颤了颤,清水从杯中溢出了些许,滴落在地。

    灰老敛了敛心神,说道:“少主不必太过担忧,既然卦象上显示,龙血草就在龙骨谷,那么,我们就一定能找到的,魔神庇佑,我们魔巫一族,绝不会覆灭的。”

    男子点点头,血红色的眸子望着远方的天边,道:“希望如此吧。”

    一年前,他们魔巫一族遭逢大难,所有出生的婴幼儿体内的魔巫血脉尽数被污染,在族内引起了巨大的恐慌,而没过多久,他们就惊恐的发现,这种情况就像是传染病一般,逐渐出现在了女人,老人还有小孩儿的身上,而没过多久,族中的一些青壮年体内的魔巫血脉也遭到了污染。

    魔巫一族的血脉至关重要,只有拥有魔巫一族的血脉之力,才可窥天机,卜卦象,修魔灵,一旦血脉被污染,就相当于消失了属于魔巫一族的一切能力,这对他们魔巫一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一个可能会引起灭族的打击!

    而前不久,他的父亲,魔巫一族的族长,也不知为何,沾染上了这种病毒,体内的魔灵尽数消失,身体也迅速衰老下去,现在甚至于只能整天躺在床上,靠着丹药续命,而他在倒下之前,曾卜一卦,告知只有龙血草方能解决他们一族的威机,而龙血草,就在龙骨谷!

    所以,他们才带着族中还未被沾染病毒的高手,前来沉睡森林,寻找龙血草。

    在此之前,息恒也在典籍中找到了有关龙血草的介绍,剔除杂质,说不定,真的能解决他们血脉病变的问题,只是,他这心中总是有些不踏实,总感觉要出什么事。

    或许是他多心了,息恒,也就是魔巫一族的少主,想到。

    “走吧,别耽误时间了,明日,一定要到达龙骨谷!”息恒站起身,红眸中闪过一道厉光。

    龙血草,他一定得找到!

    周围的族人应声而起,便直接往前走。

    息恒步子迈的很大,而他忽略了,身后灰老那暗含复杂之色的眸子。

    将水壶和被子收进纳戒,灰老叹了一口气,才慢慢起身跟上队伍。

    ——

    “嘶——”

    虫鸟和鸣的森林,突兀的传来男人的一声抽凉气的声音。

    魔夜状似惊恐的看着顾锦颜徒手撕碎了一只魔狐的身体,身体不断的往后退,那模样,真是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啧啧啧,女人,你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这可不好,你这么凶残,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哟。”

    魔夜啧啧说道,如果忽略他眼中跳跃的兴味光芒,恐怕顾锦颜还真的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凶残了,

    听了魔夜的调笑,顾锦颜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就算我在暴力,也已经是有男人的人了,而你,呵,你温柔,怎么没见有女人喜欢你?”

    魔夜:“……”

    这是歧视吗?

    单身歧视?

    他单身怎么了?看不起单身狗?啊呸!单身蛇?

    不过……等等,这女人说什么?男人?她什么时候有男人的?

    这么一想,魔夜不淡定了,抽风似的跑到顾锦颜的面前,一脸八卦道:“女人,你有男人了?是谁?”

    魔夜双眼亮晶晶的,一脸求告知的模样。

    顾锦颜:“……”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翻了个白眼,顾锦颜微微退开了两步,从空间中掏出了个水壶,便唰唰的往自己的手上倒着。

    “阿锦……阿锦,快说说,你的男人是谁?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他现在在哪儿啊?怎么一直没见他?”魔夜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大有不问出顾锦颜‘奸夫’是谁决不罢休的架势。

    而魔夜心中也打着小九九,当年四海八荒谁不知道龙凰和魔神之间的那点事儿,神族之主爱上了魔界魔神,那可是一大稀奇事儿,就这事儿,在四海八荒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而如今,魔夜已经知道了顾锦颜是龙凰尊主的转世,而他们魔界的魔神也已经归来,只是不知道……顾锦颜口中的男人,究竟是不是他们魔界的魔神。

    虽然魔夜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可是顾锦颜不说,他这心里总是不踏实,所以,在顾锦颜一露馅儿,魔夜便不依不饶的问了起来。

    殊不知,魔夜这一问,倒是让顾锦颜心中如针扎一般的疼。

    她有多久没见他了?久的连她自己都不记得,久的,沧海都变成了桑田,久的四海八荒都变了模样,而如今,她就站在他的土地上,而他却不知道。

    顾锦颜皱了皱有些酸涩的鼻尖,故作镇定的说道:“他离我很近很近,总有一天,我会抓到他!”

    听着这么模棱两可的答案,魔夜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半儿,不过看着顾锦颜这有些不好的面色,魔夜倒是住了口,没有在往她心里插刀子。

    毕竟,这女人一看,就是和自己男人分离了。

    不过,离她很近,啧,那肯定是在魔界了,而在魔界,除了那一位,谁还能让这一位如此牵肠挂肚?

    暗暗猜到的魔夜心中一喜,哈哈哈哈,果真是个粗大腿!这下在魔界,哦不,是神魔两界,他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魔夜心中想的十分美好,连带着脸上的笑也十分灿烂。

    顾锦颜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魔夜一眼,而后摇了摇头,将魔狐的尸体用混沌之火烧了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