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风云突变(三)-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三章 风云突变(三)

    钟夜所谓的硬,不过是硬拼罢了,他们能够进入这里本是借了上一代守护灵女的血,如今没有血脉指引,在这青铜小世界里,自然会脱离原本的轨道,既然没有血脉,那便只能打出去了!

    顾成安怎么样,顾锦颜并不关心,她现在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菩提树。

    巨大的树干,高耸入云,青翠的枝叶,弥漫的是浓厚的生命气息,顾锦颜深吸一口气,清爽的感觉顺着喉咙直直向下,瞬间感觉整个人都通透了般,连受了重伤的五脏六腑都舒服了一些。

    “果然是天生天养的神树,不说菩提果是如何珍贵,就说这菩提枝叶和树干,都是世上难得的好东西!”

    顾锦颜正沉浸在菩提古树带来的生机中,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声响。

    “终于到了,本王终于见到菩提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得这得意的声音,顾锦颜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猛的向后看去。

    顾成安狼狈站在十尺开外的地方,一身华服像是被无情摧残了般,破烂不堪,他的身边,一个苍老的道士狠狠喘着粗气,一身藏青色道袍上满是污渍,手中的拂尘沾满了鲜血。

    “怎么会?”顾锦颜不敢相信,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呵,顾锦颜,你以为你进来了,本王就能进不来了么?你真是,太小看本王了!”看到顾锦颜的那一瞬间,顾成安狠狠松了一口气,虽然过程麻烦了点,但是,总算来得及时。

    顾锦颜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的道士身上。

    “你是谁?”顾锦颜问道,不知为何,她看着钟夜,总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我?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不足挂齿,”钟夜笑到,心中却是划过一丝异样。

    “哼,本公主可不信,一个无名之辈能够打开青铜之门的禁制,毫发无伤的来到这里!”顾锦颜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青灵禁地的情况她很清楚,青铜门后,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古树的生存地,而是一个小世界,若是没有守护女血脉的指引,常人是根本无法来到古树真正的所在地的。

    而钟夜竟然能做到这一点,那便令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思及此,顾锦颜浑身一震,疑惑的目光盯着他,冷声问道:“你跟上一代守护灵女是什么关系!”

    能够打开青铜巨门的除了这一代的守护灵女,就只有上一代的守护灵女的血有作用,契约一般缔结的是两代,每一代守护灵女死后,即便是有新的守护灵女上任,她们的血依然管用,为的就是防止意外情况,万一新的守护灵女早夭,上一代灵女的血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钟夜既然能够打开这门,那便是拥有上一代守护灵女的心头血才行!

    只有心头血才能在灵女死后,依然与青铜小世界保持契约关系,但是,钟夜是怎么得到姑姑的心头血的?

    “果然不愧是青灵王国的大长公主,心思之聪颖,令本道佩服。”钟夜将拂尘夹在右臂,拍了拍双手,脸上一片欣慰之色。

    顾锦颜厌恶的皱了皱眉:“收起你那副恶心的嘴脸,本公主只问你,你与上一代守护灵女是什么关系!”

    姑姑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恶心的人身上!

    “看来,过了十几年,你们把我都忘了啊。”钟夜抬头望了望天,面上惆怅一闪而过。

    “十八年前的事,不用我细说了吧,我相信,你们应该都还记得,记得清清楚楚!”钟夜面目变得狰狞起来,眼眶中慢慢弥漫出一抹妖冶的红,看起来如同疯子一般。

    “十八年前?你是……”顾锦颜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状似疯狂的人。

    不可能,当年他明明和姑姑一起死了,不可能还活着,她亲眼看见他被父王斩杀在刀下,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看来公主是想起来了啊。”钟夜怪笑一声。

    “没错,我就是当年那个被你父王像杀狗一般斩杀的人,钟夜!”

    还没等顾锦颜说些什么,顾成安却像见了鬼似的指着钟夜大叫:“什么?你是钟夜!你竟然是那个贱民钟夜!”

    “呵,怎么,王叔连同你合做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么?”顾锦颜嗤笑一声,像顾成安这么没脑子的人,还想得到菩提果,君临这天下?

    顾成安一噎,却没有与顾锦颜逞口舌之力。

    “钟夜,当年你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还帮着这个乱臣贼子灭我青灵!你可知道,若是姑姑泉下有知,一定会死不瞑目!”顾锦颜没有想到,当初本该死了的人,今天竟然站在了她的面前,还是导致青灵灭国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他,顾成安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攻克青灵城门。

    “呵呵呵呵”钟夜突然苍凉的笑了起来,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顾锦颜,眼中浓重的艳红如同炽热的岩浆,充斥着浓浓的恨意,似是要将人屠戮殆尽。

    “完好无损,哈哈哈哈,完好无损,顾锦颜,你可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看看,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完好无损的样子吗?啊?!”钟夜疯狂的朝着顾锦颜大叫,如同濒临崩溃。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你知不知道,每次我看到我这张脸,有多么的厌恶,厌恶的想吐,可是,我却不得不顶着这张脸,因为我记得,记得报仇,我要让你们青灵国通通为我,为双儿陪葬!”

    “够了!这些都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就算姑姑有多么讨厌这个地方,我相信,如果她还活着,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侵虐和毁灭他!枉你为姑姑最爱的人,却反过来帮助奸人毁灭她的家乡,杀害她的亲人,你根本不配得到姑姑的爱!”顾锦颜紧紧握住拳头,心中阵阵悔意,若是当初,她能够好好查探,也不会让这个人有金蝉脱壳的机会,如今,倒是给自己,给青灵惹来一个心腹大患!

    “不!双儿如果活着,一定会支持我!一定会!”钟夜红着一双眼,为自己做着辩解,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知道,若是顾成双还活着,一定不会允许别人如此羞辱她的亲人,摧残她的家乡,只是,他的心中早已经被复仇的种子所掩盖,曾经柔弱的书生,现在只有满腔戾气,那双被仇恨蒙住的双眼,早已看不清世事。

    “哼,冥顽不灵!”顾锦颜冷哼一声。

    钟夜似乎被刺激了般,扬起拂尘便向顾锦颜打来:“双儿一定会支持我的!”

    被挥出的拂尘猛的变成十丈宽,拂尘上黑团袅绕,带着阵阵嘶吼之音,气势汹汹的对着顾锦颜打来。

    顾锦颜也没想到钟夜一言不合就动手,好在,她自钟夜道出身份后便小心应对,现在倒不至于慌了手脚。

    飞身蹿起,双臂打开,橙红色的灵力勃发,最后汇于一指,最后朝那拂尘狠狠压下——

    “轰”

    巨大的气流翻升,顾锦颜首当其冲,被残流击中,一口逆血喷出。

    钟夜也没讨到什么便宜,被瞬间掀飞数丈。

    “你…你的实力…”钟夜捂着受了重伤的胸口,眉目间满是不可置信,不过几刻钟的时间,她的实力竟然能和我的怨灵拂尘相媲美,这怎么可能?

    顾锦颜站起身,拿过一旁的长枪,慢慢靠近钟夜,即便她现在五脏六腑剧痛,口中的鲜血如同溪流般往嘴角外流淌,她也要趁着钟夜重伤的机会,彻底把他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