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你们在干什么?-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89章 你们在干什么?

    萧煜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好听的似乎能让人的耳朵怀孕,顾锦颜听他说着那千年前的故事,眼中似乎有些散漫之色,但是很快,又被他的话语给拉回了现实。

    “也许是自己还有一点慈悲之心,见了那惨绝人寰的一幕倒也有点不忍心,所以最后我还是无可避免的出手了。”萧煜说道,看似很正常的一个理由,可是萧煜自己却知道,自己当时根本就是漠视着那片生灵被屠杀的模样。

    至于最后为什么还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保住了那个空间,萧煜发现自己根本说不清楚,也许是一时冲动,也是是为了其他,才会让自己不顾后果的出手,但是现在,萧煜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顾锦颜,会心的笑了笑。

    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因为天地规则的原因,我不敢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所以只能抽出自己的魔神之心,魔神之心的消失,我修为大减,伙同当时的一百位修仙者共同撕开了一个空间,将所有的玄兽都赶了进去,至于那什么合约,也只不过是玄兽与修仙者之间调和矛盾的一个保障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实用,而那个空间你也知道,就是虚战空间,整个空间都是我将原世大陆的星辰大森林的三分之一给挪了进去,所以那里虽说是虚战空间,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世界。”萧煜缓缓说道,却不知顾锦颜听着有多震惊。

    一个森林,竟然被萧煜直接搬到了另一个世界,虽说这只有三分之一,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就连她,曾经的神界之主,也根本没法再不用尽全部实力的情况下将一个森林从一个世界移到另一个世界,难怪·····尚野总说他受了极重的伤,原来,竟是这般缘故!

    “也是因为这样,我才会一直停在那个世界,回不来,没有魔神之心,又身受重伤修为大减,别说回来了,就连撕破空间,都需要极大的力气。”

    “而不知道为什么,华夏那个小世界的空间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竟然能将我的气息全部消除,在魔界的人,没有人能够查到我的行踪,甚至于,连一丝气息也查不到,就连曾经进行过魔神洗礼的人,都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也就是因为这样,在等了千年之后,有些人便有些按耐不住了。”萧煜说这话之时,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厉光,不过千年的时光,竟然能让那群人不顾性命的起了反叛之心,若是自己再不回来的话,恐怕这魔神殿上坐着的,还不知道是谁!

    “那这跟你选举副城主有什么关系?”顾锦颜知道魔界叛乱的事,不止魔界,就连神界,现在都是一个烂摊子。

    萧煜轻笑了笑,说道:“原本四大主城的城主,其中除了魔川城,其他三城全部叛乱,连同各主城之下的各级副城,都发生了叛乱,平息叛乱之后,各城的城主之位基本上悬空,迫不得已之下,现在任命三大主城的,都是十二魔将中的人,但是阿锦,你知道的,我会回华夏,而回去之后,或许会有一场恶战,他们自然不会留在魔界,但是如果他们也随我一起离开的话,那各城没有了领导者,又会发生一些不必要的乱子。

    “所以····你就想选出副城主,但是实际上,城主才是没实权的那个,因为你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十二魔将变成三大主城的城主,而如果选出了副城主,那将来你回去的时候,十二魔将跟着你而去,副城主便可直接顶上城主之位,到时候会避免不必要的动乱,是吗?”顾锦颜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萧煜的想法,也只有这样,萧煜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离开魔界,去往华夏。

    萧煜点点头:“没错,城主一位事关重大,本应该细细挑选,可是我实在懒得等,便用了最粗暴的方法。”

    “不过·····”萧煜眼眸含笑的看她。

    接着道:“幸亏我这个粗暴的方法,不然你我还真要错过了。”

    顾锦颜顿时噗嗤一笑道:“是啊,还多亏了你!不然你就得自己一个人回华夏了。”

    “不过华夏现在应当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我自爆之时,将蚩冥的封印加固了,他想要再次挣脱,恐怕也没那么容易了。”顾锦颜想了想,说道。

    萧煜面上闪过一丝心疼,可是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他的姑娘不需要一些没用的安慰。

    “不过,我这心里,却总是有些心慌,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顾锦颜叹了口气,说道。

    萧煜环抱着她娇软身子的手紧了紧,说道:“该来的躲不掉,现在心慌也没有什么用。”

    顾锦颜点点头:“是啊,该来的,躲不掉。”

    华夏的这一劫,究竟能不能躲过去?

    顾锦颜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顾锦颜靠在萧煜怀里,心却飘进了华夏那个遥远的空间,那里有她的朋友,有她的家人,他们现在,恐怕已经认为她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心底泛出无尽的苦涩,她多希望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然后回到华夏啊。

    还有a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没有查出原因?武灵山和华夏的通道是不是还被封着?

    在心底沉沉了口气,现在想这些似乎也没什么用,现在她的实力不足,就算是回去,也不能解决蚩冥,而这里的灵气要比华夏充足的多,她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足够的高度,才能回华夏去迎接最后的战争!

    “萧煜,等三界大平之后,我们放下神魔两界的事,一起去游历山川,观赏四海好不好,我们春煮茶,秋酿酒,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谢,可好?”顾锦颜倒在萧煜怀里,眼神向往的看着窗外。

    天边的弯月勾出一抹清冷的弧度,萧煜紧紧抱着他,眼中晕满了柔情,半晌他才道:“好,等三里河大平,我们一起游历山川,阅尽四海。”

    顾锦颜满足的闭上了眼,她真的很累了。

    萧煜低下头,在那光洁的额头吻了吻,将她抱了起来,走向床边,一夜安好。

    第二天,天以大亮,顾锦颜和萧煜才慢吞吞的起床。

    “魔主魔后。”走到大厅,泯凤就忙不丁的跑过来行礼。

    萧煜看了她一眼,而后就直接越过了她。

    泯凤尴尬的站在原地,心中咬牙切齿,却是什么表情也不敢露出来,好在顾锦颜笑了一声,拉了拉她道:“走吧。”

    泯凤顿时喜笑颜开的跑进去。

    萧煜替顾锦颜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自己则慢条斯理的坐下享用早餐。

    “泯凤?”顾锦颜迟迟不见泯凤坐过来,不由得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泯凤摆摆手,道:“魔后您别管属下,礼不可废,这尊卑之分也是不可废的。”

    顾锦颜了然,便没有在强求。

    “魔主,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泯凤将目光放在萧煜的身上,问道。

    萧煜优雅的用纸巾擦了擦嘴,冷声道:“当然是离开,莫非还在你这穷乡僻壤中留着?”

    泯凤:“……”

    穷乡僻壤?

    泯凤气的嘴都歪了,她这洛尔城虽然比不上魔川城繁华,可是也构不成穷乡僻壤这个称呼吧?您这样说,让那些下级的小城怎么活?那岂不是贫困山区了?

    无视泯凤气的冒烟的头,萧煜十分好心情的给顾锦颜夹了一个水晶蟹黄包,说道:“虽然这洛尔城地方小,可是食物倒也下得去口,暂时先委屈你,待以后去了魔川城,那里的东西比这里好了不知多少倍。”

    顾锦颜看着萧煜夹着白白净净的水晶包子送到她的碗里,听了他这一段话,更是哭笑不得,她算是明白了,他今日就是来刺激泯凤来了。

    原因嘛,不用说顾锦颜也猜得到,不就是昨晚那些贵族给她下绊子,虽然不关泯凤什么事,可是总归是在洛尔城发生的,这就说明了泯凤御下不严,在洛尔城的威信还不够,才会一句话就引来这么多纠纷。

    心头一股暖流涌过,不过看泯凤委屈的表情,顾锦颜也不忍心再去扎她的心,咬了一口水晶包子道:“洛尔城的东西也还不错啊,况且,我还是这儿的副城主呢。”

    说完冲着泯凤眨了眨眼,泯凤感激的看了看顾锦颜。

    心想,魔后就是比魔主好说话。

    不过她也没忘了正事:“不知魔主和魔后什么时候离开?可要属下陪同?”

    泯凤眼中闪过期待,她一点都不想待在洛尔城,她想满魔界的跑啊嘤嘤嘤。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萧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要你干什么?你就待在洛尔城,好好管束管束那些心比天高的贵族。”

    泯凤心头一禀,知道魔主对于昨晚发生的事很不满意,登时便挺直了背脊,说道:“是!属下明白!”

    萧煜嗯了一声,没在说话。

    “那属下就先告退了。”泯凤说道,而后便退下了。

    “吃完回一趟星罗小院吧,我昨晚没递消息回去,他们应该也担心了。”看着泯凤走远之后,顾锦颜转头朝着萧煜说道。

    萧煜沉凝一声:“好。”

    顾锦颜笑开,而后两人便快速的吃了早饭,便朝着星罗小院走去。

    星罗小院之中,众人也已经用过了早饭。

    小时如同往常一般,吃过饭后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钻研起了炼丹之术,而魔夜和奚风则是无聊的坐在大厅之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聊着聊着就说起了顾锦颜。

    魔夜撇了撇嘴,说道:“走了一天,也不知道递个信儿回来,也不知那边怎么样了?”

    奚风眼神闪了闪,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神色,只是听了魔夜的话后,不由得说道:“以她的聪明,相信那些人也奈何不得她吧。”

    “唔~这倒也是,论腹黑,谁比得过她啊。”说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一声。

    奚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不过,我也没想到,她身后,竟然是魔界的魔神。”奚风说道,眼底划过的,不知是什么神色。

    魔夜倒是没发现他的异样,只是说:“缘分来了,谁猜得到呢?”

    奚风笑了笑:“也对。”

    “只是,她不是神界的人吗?神魔相恋……”

    奚风突然想到,在店铺的时候,顾锦颜那浓郁的神圣之力,还有师父,师父也是神族的人,神魔相恋,闻所未闻。

    魔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神魔相恋怎么了?这不是挺正常的吗?如今的神魔两界,井水不犯河水,又不像洪荒时期打的你死我活的,怎么就不能相恋了。”

    奚风沉默了半晌,才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魔夜突然看了他一眼,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自己听:“她这样的女人,注定只能站在顶峰,而这世界,估计也只有魔神那样的人物,才能与之比肩。”

    奚风沉默了一会,他没有接话。

    半晌他才点点头,似是自嘲:“是啊,只有魔神那样的人物,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后。”

    沉默在两人之间流转,庭院之中的老树上,一只黄色的鸟儿站在上面,叽叽喳喳的叫了两声,最后扑棱着翅膀飞远了。

    阳光透过老树的叶子撒下一片片斑驳的树影,魔夜眼眸悠长而深远,最后定格在了老树的后方。

    顾锦颜和萧煜并排着走进来,萧煜拉着她的手,慢慢走过老树,斑驳的树影投射到他们的脸上,背对着光,竟有几分朦胧的美感。

    魔夜看着他们,他们像是世上最般配的一对男女,没有人能够在他们之中形成任何阻碍。

    眼中蓦然涌起一股不知名的酸涩,眼前的人影似乎要看不见了,奚风也看到了他们,同魔夜一样,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他们走过来。

    顾锦颜和萧煜走到庭院的时候,便看到魔夜和奚风坐在椅子上发愣,便拉着萧煜朝里走去。

    走进之后,才发现两个人似乎是楞了神。

    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在干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