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都依你!-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0章 都依你!

    如冰泉一般的声音传入魔夜和奚风耳中,魔夜霎时间便回了神,看着顾锦颜脸上洋溢的笑容,眼神闪了闪,他竟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也是可以笑得如此开心的,像是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笑容灿烂的几乎要晃花了他的眼。

    顾锦颜一走进来便放开了萧煜的手,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便倒了一杯白水,直接仰头灌了下去,动作豪放却不显粗俗。

    萧煜看着自己的手被甩开,一双眼中浮现淡淡的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神色,而原本一旁安稳坐着的奚风和魔夜却顿时站了起来,目光紧张的看着他,萧煜的眼中只有顾锦颜,旁人都是摆设,也没管他们心中是如何惊涛骇浪,径直走到顾锦颜的身旁,坐了下去。

    看到此处,顾锦颜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紧张,都是自己人。”

    魔夜和奚风这才慢慢坐了下去。

    “你们方才在干什么?”顾锦颜将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问道,方才她似乎发现这俩人在发愣,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至于怎么个怪法,她也说不清楚。

    魔夜哼哼的没有说话,一旁的奚风说道:“没干什么,就随便聊聊罢了。”

    顾锦颜哦了一声,眼神却是有些怪异的飘忽的看着他俩,显然是不信的。

    魔夜瞥了她一眼,道:“还说呢?你去城主府一天的时间怎么也不递给消息回来,知不知道我们担心了一个晚上。”

    许是顾忌着萧煜在场,魔夜的声音压得有些低,没有像以前那样跳起来质问顾锦颜。

    “咳。”说起这个,顾锦颜也是有些尴尬,昨晚上怼了那群人之后,便忘记了差人回来报信,他们肯定担心了。

    “我这不是忘了嘛~”顾锦颜尴尬的笑笑。

    “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实力虽说一般的人比不得,可是城主府岂是你遇到的那些参赛选手可以比的,万一,你在城主府出事的话····”魔夜说道这里边说不下去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什么意思。

    顾锦颜心头热热的,但同时也有些闷。

    一旁的萧煜却是心底有些暗暗不爽了,登时冷声道:“有本主在,她能出什么事?”

    说出口的话十分不客气,而语气也是十分冰冷的,至少,原本还一腔恶气的魔夜顿时就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这个话题就此揭过。”顾锦颜有些头疼。

    “魔夜,我确实没事,你看我不这一大早的就来找你们了嘛。”顾锦颜一边笑着对魔夜说,一边用手细细揉着萧煜的手。

    萧煜本来心中还暗暗有点不爽,可是顾锦颜软软的手指在他手上揉着,颇有些讨好的意味,让萧煜心中那点不爽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

    魔夜哼了一声,但是到底是关心她,现在看到她没什么事,心中也就放下了。

    “你接下来想做什么?”魔夜问道。

    洛尔城的事已了,她也找到了想找的人,恐怕对于魔川城,不会那么急想要去。

    “我想,先去一趟魔巫族。”顾锦颜认真的看着几人,说道。

    “嗯。”魔夜嗯了一声,他大约也猜到了顾锦颜的心思。

    魔巫一族的事情的确紧急,顾锦颜曾经答应过息恒,要帮他解决魔巫一族的问题,而现在她自己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当然是要先去魔巫族解决他们的血脉问题了。

    相比于萧煜和魔夜的淡定,奚风却是有些不解道:“阿锦,你去魔巫族干什么?”

    顾锦颜当下便将魔巫族发生的事还有她给息恒的承诺告诉了奚风。

    奚风听完之后,很是唏嘘了半晌。

    “也是没想到,这个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种族,竟然会出现这等灾难。”奚风惋惜的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顾锦颜眼中怅惘,忽而想起来那个眼中总是带着悲伤,可是却异常坚韧的男子。

    “什么时候启程?”魔夜问道。

    “明日一早。”顾锦颜已经计划好了,时间紧迫,所以她得快点把这里的事情解决,然后去神界看看,当然在此之前,她会将三花聚顶的最后一花凝结出来。

    “好。”两人点点头。

    “小时呢?”顾锦颜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整天就只知道在自己的房间内钻研丹药,现在估计也是吧。”魔夜说道。

    “那等一会儿在告诉他,明日我们一同前去。”顾锦颜说道。

    萧煜却是皱了皱眉,有这两个大灯泡他已经是十分不愿意了,竟然还要带着一个小的?大的他不怎么担心,反正有他在,他们也近不得顾锦颜的身,可是那个小的——

    萧煜皱起的眉头似乎能夹死一只苍蝇,一想到一个小不点整天抱着他媳妇儿亲亲的喊着姐姐,他这心里就被手抓似得难受,偏偏那小不点还是个男的!这可怎么得了!

    而还在一边滔滔不绝的顾锦颜万万没想到,自己身边高贵冷艳优雅的魔神陛下,竟然已经暗搓搓的吃起了一个小孩子的醋,若是她知道,恐怕得把他踢出去。

    “阿锦!”萧煜出声打断了顾锦颜的话。

    顾锦颜一愣,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魔巫一族坐落在魔界的死亡谷中,阴气极重,你我倒还可以应付,可是小手术只不过一个小孩,肯定抵不住里面的极阴之气,你若是带他进去,到时候说不定会对他的身体产生损害。”萧煜一板一眼的说道,看上去还真是为小时着想,但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了。

    不过有一点萧煜是没说错的,魔巫族却是坐落在死亡谷,而里面的阴气也确实是十分重的,像萧煜,奚风和魔夜这种实力,里面的阴气倒是对几人产生不了什么影响,而顾锦颜体内的混沌之火是一切阴邪之物的克星,里面的阴气自然也对她产生不了影响,可是小时就说不定了,以小时的实力,恐怕在一刻钟都坚持不了,到时候就算顾锦颜用混沌之火护着他,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意外,总有顾锦颜顾及不到的时候,如果小时出了什么事,顾锦颜大概要痛苦一辈子。

    顾锦颜也没想到,魔巫族竟然在那么个地方安营扎寨,如果是这样的话,萧煜的话倒也没错。

    “只是,小时在这星罗小院,我可不放心。”顾锦颜说道,显然是同意了萧煜说的话,不准备带着小时去冒险了。

    萧煜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丝毫不显。

    登时说道:“那小子不是炼药师吗?我让泯凤亲自带他去魔神殿炼药宫,跟着炼药宫的长老学习炼药之术,可好?”

    萧煜听过顾锦颜说起小时,知道这小子是个炼药奇才,只是没有老师的教导,若是能够有老师当面指导,他的炼药术定能快速提升,所以萧煜才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原本以为板上钉钉,顾锦颜一定会答应他,结果顾锦颜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

    顾锦颜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他的决定:“不行!”

    嗯?萧煜皱眉问道:“为何?”

    顾锦颜看着萧煜,看到他眼底的不解,移开了眼,别扭道:“魔川城对于小时来说太陌生也太遥远了,突然将他带到那儿去,他一定会不适应的。”

    说完后,顾锦颜没有去看萧煜的神色,她知道这个理由太牵强,根本没有可信度,可是炼药宫里的人她根本信不过,她还记得,爷爷临死前的话,炼药宫与他们乃是不死不休,顾锦颜又怎么会将小时推进那个火窟呢?

    只是萧煜——

    顾锦颜在心头沉沉叹了口气,如果就这么直接说炼药宫和他们的恩怨,说不定他也不会相信,毕竟炼药宫是他手下的组织,而顾锦颜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和小时的这个过往。

    萧煜的表情很深沉,眼底没有一点温度,他半晌没有说话,令顾锦颜有些发憷,悄悄抬了眸子去看他,却撞进了一双冰冷的仿佛万年寒冰的眸子。

    魔夜和奚风感受到空气中越来越低的温度纷纷暗暗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这位恐怖的存在究竟怎么了。

    萧煜看着面前的人儿,心里想着什么,不过看了看这两人,他现在也没心情去追问什么,登时便说道:“既然这样,那便将他带往城主府,还有你们府里的下人,一并住进城主府,有泯凤在,还没有人敢去城主府闹事,如何?”

    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顾锦颜只好点头说:“好。”

    时间缓缓过去,几人用过午饭之后,便各自离去,顾锦颜和萧煜走进她的屋子,顾锦颜刚踏进屋内,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见门发出:“砰!”的一声,整个人便被萧煜压在了墙上。

    “唔~”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萧煜的唇被堵上了。

    而在她红唇开启的瞬间,微热的舌便滑入了红唇内,勾着她的舌一起纠缠起来。

    顾锦颜红了脸,萧煜的动作实在太快,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不过感受到他此时有些狂野的动作,顾锦颜就是用脚趾间想,也想出了大概来了。

    心下不由得叹了口气,双手环抱着他精神的腰,微凉的温度透过锦衣传到她的手上,十分舒服,而顾锦颜手中的温度也传到了萧煜的身上,酥酥痒痒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这个吻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结束后,顾锦颜已是气喘吁吁,红唇像是染了蜜一般晶莹透亮,有些微肿,加上眼角那还未退下去的情意,整个人更是显得媚骨天生,风情无比。

    萧煜一看,眼中的温度更是节节攀升,热烫的温度看得顾锦颜一个哆嗦,连忙推了推他,可怜兮兮的说道:“别来了,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见此,萧煜双手握住她的细腰,压住下腹升起的**,恶狠狠道:“早晚有一天把你收拾了!”

    顾锦颜因为他这露骨的话,脸色更是犹如天边的晚霞一边艳丽,萧煜连忙别开眼,生怕自己忍不住冲动。

    拉着顾锦颜坐在凳子上,萧煜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下去,接着又是几杯下去,觉得体内的火有平静的趋势了,才看着顾锦颜道:“现在没人了,说吧,呵,别用怕生那一套来糊弄本主,本主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懂给你的弦外之音?”

    好家伙,果真是气惨了吗?竟然连尊称都彪了出来。

    顾锦颜心想道。

    登时便说道:“我本也没有想要瞒你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罢了。”

    萧煜的怒气散了几分,他说:“阿锦,我希望,你有什么事可以毫无顾忌的告诉我,不管什么事,别忘了我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顾锦颜点点头,握住他的手,眼眸弯弯笑道:“当然啊,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

    萧煜一愣,鲜少能在这丫头口中听到情话,没想到,这一次倒是如愿了。

    “现在是=可以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萧煜笑道。

    顾锦颜点点头,将自己被小时爷爷救起,然后又将爷爷的身份还有炼药宫的追杀一并讲给了萧煜听。

    萧煜开始时还是漫不经心的一边把玩着顾锦颜的手指,一边听顾锦颜说着,直到她说道被炼药宫追杀之后,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暗红色的双眸似有杀意闪过。

    正说着的顾锦颜不知怎的浑身一冷,也没想到是身边的男人在放着冷气。

    直到说完之后,早已经是口干舌燥,就着萧煜递过来的茶杯便是一饮而尽。

    “就是这样了。”

    “受伤了?”萧煜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顾锦颜有些摸不准他的话,但是很快,她便知道了,当下摆摆手:“就那等实力的人,怎么可能伤得了我?”

    虽说有些傲娇,但是也是事实,除了有些脱力外,她还真没有受什么伤。

    萧煜听到这里之后,才道:“那本主就大发慈悲,给他们一个全尸!”

    声音冰冷,眼底的杀气瞬间外泄。

    顾锦颜看了,脸上笑眯眯的说道:“全尸?那可不行,我可得给爷爷报仇,怎么也得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才对!”

    萧煜点点头:“都依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