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血脉-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1章 血脉

    烛光微暗,整个屋子稍显朦胧之感,顾锦颜眼神柔柔带着笑意的看着萧煜,整个身子都被他抱在怀里,十分依赖。

    “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了。”顾锦颜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萧煜的怀里抬起头道。

    萧煜低头看他:“什么事?”

    “我得到了一本功法,我猜与你有关。”顾锦颜说道。

    也是在在这个时候,她提到了小时的事情,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本功法要问他。

    “什么功法?”萧煜好奇道。

    与他有关?这倒是有些奇怪。

    “洪荒魔神掌!你可听过?”顾锦颜笑眯眯的问道。

    萧煜的脸色霎时间变了:“你是说你的到来洪荒魔神掌?”

    “是啊。”顾锦颜不解,为什么萧煜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看到这里,她的表情也逐渐严肃了起来。

    “怎么?有什么问题?”

    “你是从哪儿得到这本功法的?”萧煜皱着眉说道。

    当下顾锦颜便将爷爷临终托孤的事情告诉了他。

    萧煜的眼神变得很凝重,半晌,他揉了揉顾锦颜的发,说道:“你可真是个运气极好的姑娘。”

    “怎么说?”顾锦颜来了兴趣,问道。

    “不错,洪荒魔神掌确实与我有关系,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关系,这可是我的本命功法,是从我一出世便拥有的。”

    萧煜说道。

    顾锦颜的美眸一瞬间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乖乖,她知道以这本功法的强悍,来头肯定不简单,可是没想到竟然不简单到了这种地步,竟然是萧煜的本命功法。

    每一个掌界人出世都会有他们的本命功法,顾锦颜当然也有,只不过因为她的龙凰真身毁灭,所以就算是知道她曾经的功法,现在的她也用不出来,而萧煜是洪荒之中唯一一位魔神,他的功法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的强!

    “只是,你的功法怎么会有临摹版?还被爷爷拿到了?”顾锦颜疑惑道。

    萧煜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这个临摹,也不过是当初无聊之后的心血来潮的作品,弄完了就直接扔在了一边,反正我是没当成一回事,但是无尘他们似乎很看重,放到了魔渊殿,平时也有人看守,至于为什么我的洪荒魔神掌会出现在小时的家里,除了你那位爷爷以外,恐怕就只有炼药宫的人知道了。”

    萧煜说着说着眼中变闪过一丝寒芒,他又不傻,从顾锦颜的话中便可推断出炼药宫绝对是私下干了什么事,才会逼得小时的爷爷不得不逃离炼药宫,以至于多年来都在被追杀,而洪荒魔神掌这么巧的便出现在了他的家里,那肯定和他的逃脱逃不了关系。

    顾锦颜点点头,这件事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所以两人便没有再提。

    只是,顾锦颜突然戏谑道:“你就这么大咧咧的将功法扔在魔神殿,也不怕谁捡了去修炼大成,然后成为你魔族最强横的威胁?”

    闻之,萧煜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只是那一眼,颇有些高深莫测,顾锦颜被他看得内心有些发毛,不知道这斯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半晌,萧煜才嘲讽道:“你以为本主的魔神掌那么容易便被人偷学吗?”

    言语之间,颇为傲娇。

    “那我怎么就能学了呢?”顾锦颜哼哼两声,看他。

    萧煜没有说话,想了想,才道:“不知道,或许你就是不同的也说不定。”

    顾锦颜点点头,笑道:“我觉得也是。”

    萧煜宠溺的笑了笑,没在说话。

    只是那眼中浮现出的淡淡寒意,却是没人看到。

    炼药宫?呵,没想到他不过是离开了一千年而已,整个魔族都翻天覆地了,真是好!好极了!

    若是泯凤在这里,只怕又要叹息一声,魔界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夜悄然过去,第二天天还未亮,顾锦颜一行人便踏上了去死亡谷的道路。

    马车悠悠的走着,显然是不急。

    顾锦颜窝在萧煜的怀里,手中正拿着一个白玉碗,喝着里面的粥喝的正香。

    “这么早便离开了,也是怕那小子伤心吧。”萧煜伸手将她嘴角上的饭粒擦去,说道。

    顾锦颜放下碗叹息一声:“小时自从爷爷死后,就一直跟着我,这次还不知道要去多久,他心中自然是难过的,为了避免一会哭的稀里哗啦,只有现在悄悄的走了,相信小时的心理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萧煜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其实他觉得,就算再怎么不让对方看到,终究是走了,该伤心的还是会伤心,避免不了。

    “要多久才到死亡谷?”顾锦颜问道。

    “如果靠着这俩马车的话,恐怕你走一年也是到不了的吧。”萧煜说道。

    顾锦颜的脸瞬间变黑了,她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早说!”

    还有外面那两货,怎么也装聋作哑,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你也没问啊。”萧煜的脸色颇为无辜的说道。

    顾锦颜气急,却也无可奈何。

    而此时萧煜又慢悠悠的来了一句:“阿锦这般着急,是不想与我多过一过二人世界吗?”

    顾锦颜:“·····”

    多日不见,魔主大人撒娇卖萌扮委屈的本事见长!

    “你可别忘了外面可还有两个人!”顾锦颜恶狠狠的说道。

    只是在提醒他,就算他们再慢,也过不了二人世界!

    “唔~他们啊?他们又不是人!”萧煜十分理所应当的说道,看得顾锦颜一脸气急。

    而马车外面坐着的魔夜和奚风听到里面萧煜毫不留情的话,气的一张俊脸都扭曲了!

    不是人!你特么才不是人!老子哪儿不是人了!

    奚风倒还好,魔夜却是忍不住,但是胆子又在哪儿,实在不敢与魔界的魔神对骂,只能心中暗自咒骂。

    只是他似乎也忘了,他确实——不是人!

    “别闹了,魔巫一族的情况紧急,我们必须尽快赶到死亡谷。”顾锦颜气不过的揉了一把萧煜的脸颊,说道。

    萧煜被顾锦颜这一把给揉的有点懵,以至于连顾锦颜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顾锦颜笑眯眯的看着萧煜发懵的样子。

    萧煜回过神来,将她抓过来,狠狠的在她脸上揉了一把才放下手,顾锦颜的脸被他揉的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放心,我都安排好了。”萧煜说道,只是那眼中闪的不怀好意的光,让一旁的顾锦颜不由得暗自发怵,也不知道这厮究竟是想到了谁,竟然会露出这么阴险的神色。

    阴险的萧煜还没有发现顾锦颜已经发现他有图谋不轨的心思了,现在他正在想怎么把自己心中所想变成现实。

    很快,萧煜便用实际行动告诉顾锦颜,他究竟想了个什么混招。

    “什么?!”魔夜一声怒吼,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煜。

    “你让我……我载着你们去死亡谷?”

    顾锦颜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萧煜,她也是万万没想到,萧煜竟然想出的是这个办法。

    竟是一点儿力都不想自己出啊。

    “不行!我不同意!我才不要当车夫!”魔夜气的口不择言!

    萧煜淡淡的甩了一个眼神给他,慢悠悠的道:“你以为本主叫你来是为了什么?”

    没有正面回答魔夜的问题,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给他。

    顾锦颜捂着脸不敢看,即便她不看也知道魔夜那张俊脸此时一定是气的发黑且脸色扭曲的。

    萧煜这句话颇为的不客气,就差没说,若不是看着你能飞,是个免费劳动力,他会让你跟着他们?

    这句话就差没说你就是个累赘了。

    魔夜差点气疯了,若是萧煜不是魔神的话,恐怕魔夜还真的要跳起来把他给掐死。

    “而且,本主若是没有猜错,你的身体应该是受过什么伤,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恢复?”

    萧煜飘飘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魔夜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受过伤且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可是萧煜说这个干嘛?

    顾锦颜眼神一亮,看着他道:“你有办法?”

    萧煜故作高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本来是有办法的,但是……”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魔夜一眼。

    魔夜:“……”

    我呵呵您一脸了。

    不就是想让我这个免费劳动力来载你们吗?

    呵呵,我就算不治伤,也坚决不载你们。

    魔夜高冷的把头撇向一边,无声拒绝。

    萧煜的脸色没有变化,不过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让顾锦颜觉得他并不是就只有这么一个把柄在手里。

    只是魔夜的态度倒是令她有些奇怪了。

    魔夜的实力一直得不到恢复,他心中的焦急她也看在眼里,怎么现在有了机会他却不放在眼里了,这倒是有些奇怪。

    想着,顾锦颜便超前走了一步问道:“魔夜,你怎么了?”

    魔夜看了他一眼,高冷道:“我的伤我自然会治疗,反正我就不载你们。”

    顾锦颜:“……”额上滑下几根黑线。

    她也不知道魔夜怎么会这么抵触。

    倒是萧煜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而后道:“怎么?这么怕现出原型?”

    顾锦颜一愣,不解的看着两人。

    魔夜的脸色在萧煜话音落下的时候变得极为难看半晌,他冷笑一声:“是啊,我怎么忘了,你是魔神,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你看不出来的呢?”

    顾锦颜更加迷糊了,奚风在一旁冷冷淡淡,没有丝毫要插手的样子。

    “你们再说什么?”顾锦颜问。

    “阿锦,你不是说过这小酸与血脉中有杂质吗?”萧煜了不准备卖关子,直接说道。

    顾锦颜一愣,道:“是啊?怎么……”

    她双眼一亮:“你有办法?”

    此话一出,原本脸上还有着落寞和难看之色的魔夜,瞬间愣住了,眼中也忍不住的出现了希冀之色。

    萧煜傲娇的看了她一眼,道:“阿锦,魔界就是我手下的产物,若是连一个血脉问题都解决不了的话,我这个魔主岂非太过无用了?”

    魔夜心中穆然颤抖起来,他这样说,是真的有办法?

    “小酸与,你这个体内可不是简单的杂质啊。”萧煜说道。

    “那是什么?”魔夜急吼吼的问道。

    “嗯~本主也不知道。”萧煜无辜的说道。

    魔夜的脸正要黑,却听到萧煜默默的说出了下一句。

    “不过嘛~若是你……本主说不定能想起来。”萧煜笑眯眯说道。

    只不过那笑容让魔夜颇为想一拳头打上去。

    鼻中哼哧哼哧了两声,终于是抵不住这巨大的诱惑,魔夜点头答应了。

    萧煜脸上挂着笑,一副平和的样子。

    顾锦颜嘴抽了抽,她也没想到,萧煜气起人来简直是要气死人!

    魔夜懒得看萧煜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身形一转,一头巨大的酸与的原型便暴露了出来。

    黑色的鳞片整齐的排列在长长的身躯上,看着有些像蛇,可又有些不像,身躯两旁巨大的翅膀拍打着,在原地形成一股一股强烈的气流。

    “咦?倒是和我第一次见得模样有些不像。”顾锦颜惊奇的说道。

    第一次在拍卖场看到的萧煜还是一条小黑蛇,怎么这一次他形状倒是没什么差别,背上倒是长了一对大翅膀。

    “女人,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身受重伤,为了掩人耳目,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原型露出来。”魔夜在半空说道。

    顾锦颜了然的点点头。

    “还真是不一样。”萧煜看着魔夜的原型,说道。

    “血脉变异。”

    “什么?”顾锦颜问。

    “血脉变异了,他本就不是纯正的酸与,酸与本是凶兽,对于血脉的维护是极其强烈的,而他的体内,却有一股不属于酸与血脉的东西,而这两者融合,才会导致他变成一副四不像的模样。”萧煜说道。

    “你的意思,是魔夜既不像酸与,也不像八岐大蛇?”顾锦颜问道。

    “八岐大蛇?”萧煜说道。

    “竟然是如此。”

    “八岐大蛇的血脉虽比不得酸与尊贵,可也是顶级的凶兽了,因为两个顶级血脉的融合,所以才让他变成了既不像酸与,也不像八岐大蛇,而凶兽对于血脉十分看重,像魔夜这样的,只怕不管是酸与一族还是八岐一族,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地。”萧煜说道。

    顾锦颜看着魔夜,她竟不知,他心底装着这样的苦。

    不被人承认,且还是自己的亲人,那心中该有多么难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