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升阶-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2章 升阶

    停留在半空中的魔夜看着三人迟迟不上来,不由得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再不上来,我可就不载你们了!”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他的原型之身!

    萧煜和顾锦颜对视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足尖一点,便消失在了原地,奚风一向冷淡的眼神之中,看着魔夜的时候似乎多了些什么,不过他也很识趣的保持了沉默,身形一闪,便到了魔夜宽阔的身躯之上。

    “你们可得坐稳了。”魔夜哼哧哼哧的声音传来。

    而后顾锦颜便看到魔夜那巨大的双翼振翅一挥,两股极大的气流涌过,眨眼间,他们便飞出了上百里。

    萧煜看到这一切,却是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估量,果然是血脉出了问题,酸与振翅一挥,可瞬行数千里,可是魔夜却由于血脉的原因,才导致了他的速度受到了影响。

    顾锦颜捅了捅萧煜,低声道:“你有什么办法?”

    她知道萧煜是想要帮魔夜一把的,否则也不会说出那一番话了,只是具体怎么做,她还真不知道!

    不过对于她的提问,萧煜只是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听他如此说,顾锦颜却是更加好奇了,不过看他如此胸有成竹的模样,倒是也没有再问,左右,待会不就知道了嘛~

    坐在他们身后的奚风眼神闪了闪,心中却是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以他对这位魔主的了解,恐怕魔夜待会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而事实证明,奚风真的很有预测帝的水准。

    因为在魔夜快要飞到一片连绵的山峰的时候,萧煜的身上突然涌起了一股极致浓郁的魔灵之气,那是顾锦颜见过的最纯粹的魔灵之气,哪怕是她身上的,都比不上萧煜身上的!

    一滴血滴被萧煜从指间挤出,最后晕开,围绕着萧煜的身躯打转,萧煜的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坏笑,而后顾锦颜便看见萧煜一掌拍向了魔夜巨大的身躯,而看那位置,似乎是心脏!

    “啊!”魔夜惨叫一声,巨大的身躯剧烈摆动,顾锦颜差点从他身上掉下去,还是萧煜稳住了她的身形,才让她免受了掉下去的惨剧。

    “走吧,别耽误了他自己凝聚血脉之力。”萧煜淡淡说道,而后抓起顾锦颜便从魔夜的身上离开,而奚风眼神闪了闪,也飞身离开,恰恰几人所在的位置正是一片山峰,所以一跳下去,便稳当当的落在了山峰之上。

    顾锦颜看着空中的魔夜,眼中有着深深的忧色:“你做了什么?魔夜不会有什么事吧?”

    萧煜伸出食指压了压她的嘴唇,低声道:“能得本主一滴魔神血,算是便宜他小子了,剔除他体内的杂质有很多种,可是这一种方式最为简单,我也懒得去做些其他的事,所幸就用这一种最简单的事了,但是····我的血也只能帮他催动体内的血脉之力,至于如何激发,就得看他自己了!”

    “他不是血脉中有杂质吗?怎么又扯出了激发血脉之力?”顾锦颜顿时有些搞不明白。

    萧煜帮她把耳边的碎发拢在耳后,淡淡说道:“原本我也以为他只是血脉中有杂质,可能连他自己也这样认为,可是就在刚才,我将血液融进他的体内的时候,我才知道,并不是这样。”

    “哦?那是怎么样?”顾锦颜问道。

    “他体内的血脉十分纯粹,如果只是单一的话,他现在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魔君境的人,可偏偏他体内的血脉十分奇怪,就连我,也是第一次看道这样的情况出现,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恐怕就只有他的父母知道了。”

    萧煜说道。

    顾锦颜突然有点心塞,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萧煜那一句,小小的魔君境!

    魔君境在魔界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强者了,可是在萧煜的口中,竟然就变成了小小的魔君境,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她的目标点也没在这个身上,而是想着萧煜所说的那种情况。

    魔夜一直都以为是自己的血脉出了问题,才导致他是现在这样的模样,而就连萧煜方才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魔夜身上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竟然连萧煜都看错了呢?

    “他体内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顾锦颜的眉头深深皱起,显然是十分的搞不懂。

    萧煜沉凝了一声,才道:“一般情况下,尽管魔夜的父母是两头不一样的凶兽,可是只要是生了他,那他体内的两种血脉就已经是融合在一起的,但是魔夜身上却很奇怪,他的体内,有两种不同的血脉相互牵制,虽是两种血脉,却是相处的极好,所以他到现在都没有感受什么不一样。”

    顾锦颜震惊的看着远处山峦上翻滚的魔夜,她万万没想到,魔夜身上竟然是这么一个情况,当初去龙骨谷的时候,魔夜还跟她说他体内的血脉有杂质,而龙血草正好能够解决他的这个问题,可是现在萧煜反应出来的,却是比魔夜当初说的,还要令人震惊,同一个躯体却有两种血脉,想想便觉得骇人听闻。

    “他体内的两种血脉,怎么说呢?就像是后天被人强行塞进去了,可是偏偏却又不与原来的相冲,反而都心平气和的在他的体内扎了根,互不干涉。”萧煜缓缓说道。

    “这还是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血脉。”

    “那你的那滴血?”顾锦颜咬了咬下嘴唇,问道。

    “是为了催发他体内的血脉用的,自从我方才感受到他体内不同寻常的血脉之力之后,我便在做一个猜想,只不过,就是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萧煜淡淡说道。

    而魔夜呢,他现在可不知道,萧煜和顾锦颜正在讨论他体内十分怪异的血脉问题,他现在只感觉自己像是要死了一样,体内有一股极其恐怖的热流在破坏者他的五脏六腑,像是在被火烧一样,可是偏偏这火烧又带着刀子割肉一般的剧痛,魔夜在山峦之上,巨大的身躯不停的翻滚,云层被他搅散,山峦也被他疯狂的动作给一一撞碎。

    “吼!”一阵阵悠长又沉闷的吼声从他口中发出,显然是痛苦至极。

    而魔夜的身上,原本黑色的鳞片,突然发出一片片的紫色的光芒,看起来异常尊贵。

    魔夜清楚的感受到,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逝,可是那股流逝却没有让他感受到心慌,反而一阵这轻松和舒爽从内心深处传来。

    魔夜不知道究竟在发生什么,但是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同寻常,于是更加用力的排挤体内的那一丝丝令他不舒服的源头。

    顾锦颜和萧煜还有奚风站在另一边的山峰上,看着魔夜不管的翻滚,撞山,眼中都闪现出一抹他们不知道的复杂。

    顾锦颜眼尖的看到,魔夜身上的鳞片不仅发出了成片的紫光,在紫光之中,一丝丝红色的雾气从他身上漫出,伴随着紫光晕开,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那是什么?”顾锦颜好奇的问道,魔夜翻滚的动作没有那么强烈了,便说明他身体的不适已经有了缓解,顾锦颜吊着的心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放松,这才问道一旁的萧煜。

    “果然是这样!”萧煜却低声喃喃道。

    “什么?”顾锦颜没有听清,不由得出声问道。

    “先前,基于他体内的情况,我便有了一丝猜测,只是还有些不确定而已,而现在,我确定了。”萧煜唇边溢出一丝浅笑,说道。

    “魔夜体内的两股血脉果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人故意为之!”萧煜说道。

    “故意为之?”顾锦颜有些迷茫,血脉什么的,怎么故意为之?

    “魔夜体内的两股血脉之力,一股是基于他的自身,而另一股,却是有人强行给他塞进去的!”萧煜缓缓说道。

    顾锦颜身躯一震,有些不敢置信:“改变自身的血脉,简直闻所未闻!”

    “闻所未闻,却不代表没人会这么做!”萧煜说道。

    顾锦颜点点头,这倒也是。

    “因为体内有着级别相差不大的两股血脉,所以魔夜本身的血脉便被压制,不!也不能算是被压制,只能说到了一定的年纪,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因为另一股血脉,而无法被激活,而另一股血脉又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所以才会让他变成这种四不像的模样。”萧煜说道。

    “魔夜曾经说过,他的父母是八岐大蛇和酸与,只是不知道,他体内被强行塞进的是八岐大蛇的血脉还是酸与的血脉。”顾锦颜说道。

    “自然是八岐大蛇的血脉。”萧煜说道。

    “这么肯定?”顾锦颜讶异。

    “看到他身上的那些紫光了吗?那就是酸与嫡系一脉的标致,整个魔族,除了他们,没人会有这么纯粹的紫色了。”萧煜说道。

    “只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究竟是怎么被塞进这八岐大蛇的血脉的?”萧煜摸了摸下巴,好奇道。

    这种事情,他倒是第一次看到,故此十分的感兴趣。

    “魔夜因为这个,不仅不被酸与一族承认,还不被八岐大蛇一族承认,就连他的父母,都死在了酸与的手下。”顾锦颜说道,心中多有几分难过,为魔夜而难过。

    萧煜颔首,没有表态。

    “我只知道,魔夜的背后,应该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或许就在酸与一族呢。”萧煜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顾锦颜却是心神一禀,或许她应该找魔夜好好聊聊了,魔夜现在可是她的人,而她的人,曾经竟然被当成了阴谋论下的牺牲品,这让她怎么想,也怎么不爽!

    而就在此时,顾锦颜感受到自己的魔灵突然躁动了起来,心中微微一惊,还没来得及感受是怎么回事,却听得远方的魔夜一声震破苍穹的怒吼。

    “吼!”声音震天,不远处的山峰,竟然因为这一吼,化为粉碎!

    与此同时,顾锦颜只觉得体内的魔灵一阵暴动,而后犹如鸡蛋破壳一样,那卡在大魔王巅峰的**颈咔的一声碎了,体内的魔灵极具攀峰,竟然直接上升到了魔君境中境。

    顾锦颜眼神一亮,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欣喜,竟然直接突破到了魔君境中境,真是意外之喜。

    而远处的魔夜,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见那原本覆盖在身躯上的黑色鳞片,一片片的脱落,露出里面粉嫩的皮肉,而在瞬间,一层一层紫色的鳞片也慢慢生长了起来,不一会儿,魔夜原本被黑色鳞片覆盖的身躯,已经变成了紫色鳞片的天下,那一对翅翼,也瞬间增大了数丈,仿若遮天蔽日!

    魔夜一个摆尾,速度快的像是流光,眨眼间便出现在顾锦颜几人的面前,化为人形之后,现在的魔夜明显与之前不太一样了,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尊贵之气,那双紫色的眸子,不再像之前那样暗淡,反而流转着淡淡的紫光,仿佛深潭一般,勾引着人沉入其中。

    “魔夜,怎么样?”顾锦颜看到他出现,急忙问道。

    魔夜看了看萧煜,在看了看顾锦颜,说道:“我的血脉问题终于解决了!而且我现在不仅身上的旧伤好了,我的实力还一举跨入了魔帝境!”

    顾锦颜顿时心中一阵激荡:“真的!”

    魔夜重重的点头,而后只见他单膝跪地,朝着萧煜说道:“多谢魔主。”

    萧煜颔首:“起来吧。”

    魔夜便站起身来,奚风走上前来,朝他肩上打了一拳,而后那张冷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这次我还多亏了你!”顾锦颜笑道。

    “你一突破,连带着我都受到了好处,呐,我现在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魔君境了!”顾锦颜笑眯眯的说道。

    魔夜倒是没什么好奇,顾锦颜与他有血契的关系,他进阶,自然会对她产生影响。

    笑着点了点头,魔夜没有说什么。

    不过顾锦颜却觉得,方才萧煜所说的话,魔夜也应该知情,当下便将魔夜体内的两股血脉告诉了他。

    听了顾锦颜的话后,魔夜沉默了半晌,才道:“都过去了,现在,我都不在乎了!”

    似乎是一身轻松。

    顾锦颜没有再说什么,魔夜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们没有资格去左右他的想法。

    “走吧,以我现在的速度,大概半个时辰,就能到死亡谷了!”

    魔夜化为酸与的模样,朝着几人说道,几人点了点头,踏上了魔夜的背,巨大的双翼一拍,一刀流流光消失,天地之间,唯有支离破碎的山峰景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