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缘由-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5章 缘由

    息恒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没错,就是精神力。”

    这一下,就连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萧煜都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息恒的身上。

    一个能够用精神力御兽的人,那他的精神力该有多强大?

    “灰长老是魔巫族精神力最强大的人,这也跟他早年间吃过的一株仙草有关,但是就算是这样,以灰长老的能力,也只能操控一些实力一般的魔兽,毕竟他的魔灵被废,精神力就算是在强大,那也仅仅只能起一点作用。”

    息恒说道。

    顾锦颜点点头,她知道,一个没有了魔灵的人,就算是精神力在强大,没有魔灵作为支撑,也是撑不了多久的,所以对于灰长老能找过来的魔兽实力,顾锦颜心中也有了个大致的判断。

    但是令她搞不懂的是,既然是实力一般的魔兽,怎么也将息恒逼成了这般模样?

    息恒接下来的一句话,便为她解了惑。

    “因为,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用精神力操控魔兽跟我们硬拼!”

    息恒双手死死握拳,浑身因仇恨而紧绷,手臂上的青筋勃起,一条一条的,显示着他的怒气。

    “他用精神力操控了一头中级魔兽,虽说是中级魔兽,可是一般的高级魔兽,它也能与之一战,当时的我们个个身上都有伤,突然被这个魔兽攻击,整个队伍都慌了,而也因为实在没有实力与之对抗,所以……”

    息恒压抑着声音,有些颤抖。

    顾锦颜看到了他通红的眼眶,那一瞬间,她似乎要觉得,眼前这个本来骄傲的男人,竟然有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似乎,在下一秒,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中,会流下一滴血泪来。

    “最后,我费尽了一切力气,才摆脱那头魔兽,可是我的族人们,却……”

    息恒双手颤抖,瞳孔中晕染出一抹水光,如同碎玻璃一样,透明的很干净。

    但是顾锦颜知道,息恒的眼中,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干净的泪水了,有的,只有猩红的仇恨,就像被摔碎的玻璃,再怎么拼凑,也拼不出它原来的模样。

    “那灰老头儿呢?”顾锦颜问道。

    “他?呵。”息恒冷笑一声,才道:“他倒是打的一副好算盘,知道自己无法操控那头魔兽太长的时间,朝着比我们与之激战之时,趁乱跑了。”

    息恒想到当时的场面,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血,不知道是魔兽的,还是他们自己的,他们狼狈,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大口喘着粗气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魔兽,而灰长老呢?

    他站在魔兽身后一米远的距离,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眼中是兴奋的,激动的,一种疯狂的亢奋,息恒从来没有在他的眼中,看到过那么多的情绪,他以为灰长老的眼中只有淡如止水的平静,为数不多几次出现气愤的时候,便是遇到顾锦颜的时候。

    他看着他们狞笑,那种笑,息恒想,他这辈子大概都无法忘记,夜深梦回的时候,他总是会想到,那一天,他的族人们在他的面前,被魔兽撕碎,冰冷的血液洒满了他的脸,他的全身,而他从小尊崇着的老人,就站在离他们一米远的距离,看着他们大笑。

    息恒只觉得冷,冷的浑身发抖,从心到五脏六腑,都冷的发抖。

    “原来以前的模样,都是他装出来的,呵,他装的可真好,整个魔巫一族,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楚他那慈祥面孔下丑恶的内心。”

    息恒说道,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带着一抹猩红之色。

    顾锦颜不知道该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虽然没有人想它发生,可是它就是发生了,不管她说什么还是作什么,都只是无力回天。

    “魔巫一族又是怎么回事?”顾锦颜没有说话,萧煜却皱着眉听完了息恒的故事。

    可是在他的眼里,这并不算什么,不过就是一条狗背叛了自己的主人,没什么稀奇的,不管是在哪个地方,这种事都是时常发生,息恒没死,是他的运气和本事,可是这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他想要知道的,并不是魔巫族有多乱,他只想知道,息恒先前所说的世上再也没有魔巫一族究竟是什么意思。

    息恒诧异的看了萧煜一眼,没有说话,现在他谁也不敢轻易相信,就连顾锦颜,他也保留着几分怀疑,而这个男人,他从未见过,自然也无法将信任托付给他。

    顾锦颜一看就知道息恒在想什么,她说道:“息恒,我知道,这个背叛让你很难相信别人,可是,我们这一次来死亡谷,就是为了帮你,若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又怎么帮你呢?”

    息恒没有说话,或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锦颜的问题。

    一旁的萧煜见了冷哼一声,说道:“别说你们魔巫族已经灭族了,就算是原来的魔巫族,本主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息恒听了萧煜的话,猛的抬头看他,双眼似乎更加红了,眼中似有两根利剑射出,想射穿萧煜的身体一般。

    萧煜冷哼一声,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半晌,息恒才低下头去,苦笑一声:“是啊,魔巫一族已经灭族了,我又何必遮遮掩掩呢?”

    “我告诉你们。”

    “当初,我侥幸摆脱那头魔兽之后,因为伤得太重,一时半会根本回不了死亡谷,所以只能一边疗伤一边赶路,饶是我不敢有半分其他的耽搁,回到魔族一族,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可是,当我回去之后,却看到……”

    “却看到……”

    息恒双手捏紧,从指缝中溢出鲜红的血液,顺着他握着的拳头,流在了身下的石板上。

    顾锦颜皱了皱眉,却没有作什么,他站在更加需要的,就是发泄,所以,她不阻止他。

    “我看到我们魔巫一族已经空了,不,不算是空了,而是都死了!”

    顾锦颜一惊:“都死了?”

    “对,都死了,就算没死,也离死差不多了。”息恒颓废的说道。

    “几天前我返回死亡谷的时候,就看到魔巫一族不太一样了,原本的部族,族人虽然不多,可是每个人白天都会出来溜达,可是那一天,我却没有在部族外,看到任何一个人……”

    息恒回想着,一丝疼痛便从眼底浮现。

    他走到魔巫族的部族外,终于松了口气,将近一月,终于回到了家,他正准备回族将灰长老背叛的事情告诉其他的长老,可是还没等他踏进部族,便发现了有些不同。

    原本热闹的部族,如今却像是被废弃的草场一样,一个人影也不见,而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之气令息恒的双眸不住的收缩。

    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可是却不敢去想它的真实性。

    他慢慢的走了进去,路过了曾经熟悉的街道,可是那曾经看到他会对他笑的婆婆,还有一些会围着他唱歌的魔巫族的小孩儿,竟一个也没有出现。

    整条街道,似乎都空了。

    息恒心中有些慌,他不敢去想自己脑海中出现的想法,只是快步的走向自己的家,他想知道他的父亲,究竟怎么样了。

    当推开门的那一刻,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伴随着尸体的腐烂味道。

    息恒双瞳紧缩,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他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到处都是,全都是他熟悉的面孔。

    有侍卫的,有婢女的,也有长老的,一个个的,全都躺在地上,每个人的身上,都留着致命的伤口,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味道十分恶心,苍蝇在上面啃着他们的血肉。

    息恒突然不敢想,他发了疯一样跑到他父亲的居室。

    看到里面同样毙命的婢女和小斯之后,息恒突然有些害怕,他站在床边,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掀开床上那层厚厚的帘幕。

    半晌,息恒颤抖着手,慢慢的拉开了床边淡黄色的帘幕,床上的身躯顿时暴露在他的面前。

    “唔~父亲!”

    息恒忍了许久的泪水唰的一下从眼眶中冲出,他猛的跪倒在地,整个人颤抖着,闷声哭着。

    最后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声音之凄厉,令人闻之悲伤。

    “父亲!孩儿不孝!”

    息恒跪倒在地上,不住的磕头,额上鲜血直流,可是他却像感觉不到痛一般,只是麻木的磕着,眼泪或者鲜血流过他的脸庞,最后化成了血泪。

    床上的人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那张脸,已经腐烂的不成了模样,尸体开始发臭,刺鼻的恶臭窜入息恒的鼻中,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般。

    这时,身后传出了一声响动。

    “少主?”

    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少年走了过来。

    息恒终于有了些反应,他转过头,看着少年。

    “少主!您终于回来了!”

    少年猛的跪在他的面前,无声的哭泣。

    “飞羽……”息恒的声音十分沙哑,像是老钟迟暮,喑哑的不像一个年轻男人的模样。

    “少主,您终于回来了,飞羽,飞羽等了你好久!”

    名叫飞羽的少年跪倒在地,哭道。

    “飞羽,你告诉我,族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消息这个模样?”

    息恒问。

    “少主,您不知道,您为了找龙血草远行,族中的一些没有被污染的族人也跟着您去了,本来大家都很期待,您将龙血草带回来之后,就能将我们血脉中的问题给解决了,大家都十分期待,可是,我们等了那么久,没有等到您,反而……反而等到了灰长老!”

    说着,飞羽又哭了起来。

    息恒含泪的双眼闪了闪,他突然疯狂的握住飞羽的双臂,道:“是不是他!是不是他害了整个魔巫一族!”

    飞羽被息恒疯狂的动作给吓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少……少主……”

    颤巍巍的声音惊醒了息恒,他陡然停下动作,压抑着声音说道:“飞羽,告诉我,是谁?”

    “是灰长老!是他,是他带着一些穿着黑色盔甲的人闯进族中,那些人好可怕,见人就杀,爹爹娘亲,大哥二哥三姐都被杀了,少主,我好怕,飞羽好怕!如果不是三姐最后将我推到了密室中,我恐怕就见不到少主了。”

    飞羽哭道。

    他不过还是个孩子,从小被家人疼爱着长大,哪里见过这样血腥的一幕,那几天经历的,就像是一场梦一样,让他现在连眼睛都不敢闭,因为他害怕。

    息恒死死握住拳,牙齿紧咬,口腔中溢满了鲜血,可是还是浇不息他心中升起的恨!

    他好恨,为什么顾锦颜要杀他的时候,他竟然会阻止顾锦颜出手,如果不是他阻止!魔巫一族,是不是就不会遭到这样的灭顶之灾了?

    是他!是他害了魔巫一族!

    他是罪人!

    息恒的目光呆滞,飞羽不安的摇了摇他的身体,小心翼翼道:“少主?”

    “飞羽,我们走吧。”

    息恒慢慢站起身,而后拉着飞羽,最后朝着床上的人看了一眼,随手拿了一个火折子,点燃了床上的帷幔。

    他看着火焰慢慢的升高,火蛇逐渐吞噬了他慈爱伟大的父亲,吞噬了从小陪着他的侍女还有小斯们,最后他牵着飞羽,慢慢的离开了那个他生活过的家。

    身后的火蛇突然蹿起了数丈之高,整个街道都被火蛇吞噬,而息恒就这么拉着飞羽这个小小少年,一步一步,带着血泪,离开了他们的家。

    “后来……”息恒从回忆中走出来,看着顾锦颜说道。

    “我实在想不出该去找谁,便计划着离开山谷,去主城之中,可是,也不知是从哪儿出来的消息,当初灭我一族的人突然出现,杀了我们个措手不及。”

    息恒沉痛的说道。

    而看他的表情,顾锦颜也已经猜到,那个叫飞羽的少年,恐怕……

    “我拼了命的,可是那个人的实力实在太高,如果是全盛时期,或许我还可以杀了他,可是……就当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飞羽那个傻子,竟然跑了出来,替我挡了那一刀……”

    息恒眼中晕染出眼泪。

    “那个傻子!我明明叫他躲好的!他那么怕痛,竟然跑了出来!”

    飞羽死了,可是那个杀他们的人也没得到便宜,愤怒中的息恒黑了他一刀,正中要害,他没有办法,只能先跑了。

    “飞羽给了我一个纳戒,说是三姐让他给我的,飞羽的三姐是我们族中的圣女,所以放我拿到纳戒后,我便知道纳戒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