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飞烟-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6章 飞烟

    萧煜和顾锦颜对视一眼,心中基本上有了判断,息恒所说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从他说了这么久看来,似乎除了看到灭族以外就没有其他的问题了,而他现在却身负极阴之气,由此可见,那纳戒之中装着的,恐怕就跟息恒身上的极阴之气有关了。

    果不其然,萧煜和顾锦颜的视线刚一错开,息恒便说道:“纳戒中只有三个东西,一样是魔巫一族的族长令,一样是大预言术的修炼术法,而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小盒子,我不知道盒子中装的是什么,但是我当时心灰意冷,所以……”

    “所以你打开了盒子,最后才变成了这样?”顾锦颜接过他的话说道。

    息恒神色莫名的看了她一眼,才点头道:“没错,盒子是个封印,我解开封印之后,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极寒之力扑面而来,再然后便进入了我得身体,而后……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了。”

    顾锦颜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了。”

    息恒眼中闪着疑惑的光,对顾锦颜的话有些不解。

    顾锦颜也不解释,她站起身,说道:“去吃点东西吧,这么久你也该饿了。”

    原本息恒就很饿的肚子更加饥饿,他点点头,就融入了抢食的大军中。

    顾锦颜看着他们三人,心中突然沉重。

    萧煜看了看她,而后走了出去。

    顾锦颜一愣神,随即跟上他的脚步。

    吃的正香的魔夜和奚风看了他们一眼,很识趣的没有问些什么,由着他们去了。

    “怎么了?”顾锦颜现在洞外,看着萧煜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究竟是谁,会对魔巫一族下这样的狠手?”萧煜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顾锦颜还挺同情息恒的,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变故,息恒没有整个人崩溃,已经是很好的事儿了。

    “不过不管是谁,他总会露出狐狸尾巴的,而他想要的,应该还没有得到,所以……他们总会按耐不住的。”顾锦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的说道。

    “嗯。”萧煜高深的点头。

    “阿锦,尽快解决这里的事,然后我们便回魔川城大婚好不好。”

    萧煜转过身,暗红色的双眸盯着顾锦颜,眸中的认真令顾锦颜的心不由自主的荡漾出几分涟漪。

    “好。”顾锦颜轻声的说道。

    萧煜伸手抱住了她。

    萧煜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或许是息恒心中的不甘和遗憾勾起了他对于往事的记忆,让他无端的有些恐慌。

    从前,他和龙凰也是这样,明明相爱,可是最后的下场却是十分惨烈,而现在,他不想要这样,他想拥有一个完整的,美好的顾锦颜,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带着遗憾还有不甘。

    两人静静相拥,山洞中的几人看着两人相拥的气氛,自觉的没有出声打扰。

    ——

    黑巫族

    “混账!竟然让那小子跑了!巫铁,你太让本族长失望了!”

    那是一个极大的帐篷,帐篷很华丽,而里面的装饰也很精贵,不难看出,这个帐篷的主人定然是十分奢侈的。

    可是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看不出年龄的大汉,正满脸怒火的冲着下方跪着的人发怒。

    巫铁恭敬的跪在地上,心中略有不安,他请罪道:“是属下的失职,请族长责罚!”

    他也不求饶,知道求饶的结果是更加严厉的惩罚,若是坏坏认错,说不定族长能够看在以前他为他做的事的份上,饶他一命。

    巫蛮很生气,非常生气,他黑巫族的一个统领,竟然还不是一个身受重伤的人的对手,这简直就是再打他的脸!

    他气的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拖出去喂蛇,可是心中的怒火却被硬生生的忍住,巫铁确实是个人才,如果就这么死了,就是他,心中也会痛一痛。

    但是看着他又着实不爽,便挥了挥手道:“滚吧,自己去找卓卓,受罚一个时辰。”

    巫铁身体一僵,可很快便放松了,他恭敬的磕一个头,说道:“是!”

    族长口中的卓卓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那是嗜血啄木鸟,以鲜血为饮,血肉为食,极其凶残,今日他受罚一个时辰,就算不死,恐怕也得丢半条命出去。

    巫铁黝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完全看不出,他曾经挨了息恒一刀。

    “废物!废物!”

    巫蛮气的哇哇大叫,他没想到,一向没有失利过的巫铁,居然会败在那个杂种的手里!简直气死他了!

    “族长稍安勿躁!”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巫蛮听了,面前的怒气有所收敛,可是眼底却极快的划过一丝厌恶和不屑。

    “灰长老……”

    巫蛮说道。

    一只苍老的不成样子的手掀开了帐篷走了进来,正是息恒十分痛恨的灰长老。

    不过一个月,灰长老却像是苍白了几百岁的模样,头发已经全部花白,皱纹像是一条条黄土沟壑一样杂乱的排列在他的脸上和全身。

    整个人都成了一块干皮包着的骨头一样,十分渗人。

    灰长老看见了巫蛮眼中没有收回的厌恶,心中冷笑,可是他却不敢有什么动作,毕竟他站在最大的仰仗就是巫蛮,所以他不可以跟他置气。

    “族长,可是再为息恒的事情担心?”

    灰长老阴险的笑道。

    巫蛮心思转了转,眼前这个人心狠手辣又十分有点子,他倒是想要看看,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当下便冷笑了一声,豪爽的坐在了身后披着虎皮的王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灰长老,说道:“怎么,你有办法?”

    这个人,巫蛮虽然看不起,可是也多亏了他,他才能够灭掉魔巫一族,所以,在必要的时候,他还是很有用的。

    见他这模样,灰长老倒也不恼,只是坐下了说道。

    “我自是有一计的。”

    巫蛮的呼吸有些重,他急急忙忙的问道:“有什么办法?”

    “呵,族长,别急啊,办法,我肯定是会说出来的,毕竟当初为了引出那小子,您可是演了好一出戏呢,我现在怎么,也不会让您演出的戏受不了尾才是。”

    灰长老冷笑的说道。

    听他如此说,巫蛮反而冷静了。

    “你要什么条件?”

    灰长老脸上的笑意放大:“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事成之后,您能将息恒交给我……”

    见巫蛮皱眉,灰长老连忙说道:“放心,我是不会让他活着的,魔巫族的人欠我的,我不会忘,而息恒,必须死在我手上,不然我没有脸去见倩倩。”

    巫蛮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后才说道:“好。”

    灰长老松了口气:“我们可以这样……”

    而顾锦颜他们现在也没想到,没过多久,等待他们的,会是一场怎样的风暴。

    城主府

    “喂,小子,别忘了,就算你把大门儿望穿了,你姐姐也不会这么快回来的。”城主府中,泯凤妖娆的靠在门框上,一脸兴味的看着站在庭院中间的小时身上。

    这小子,自从被魔后托付给她之后,就天天跑到庭院中看着大门儿,那眼神,跟望眼欲穿差不了多少了。

    听了泯凤的话后,小时抿了抿嘴唇,说道:“为什么姐姐不带我一起去?”

    “嗯?”

    泯凤一愣,魔后没告诉他吗?

    泯凤不知道的是,顾锦颜害怕小时会因为担心她硬要跟去,便没有将实情告诉他,只是告诉了罗戈,让他带着小时来城主府住上,以免发生什么其他的危险。

    “姐姐为什么不带着我?姐姐是不是不要我了?”小时的声音有些低沉。

    他仿佛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爷爷死了,现在连姐姐都不要他了吗?

    想着想着,小时的眼中便落了两滴泪水。

    泯凤嘴角扯了扯,她也没想到,这小子心里竟然会这么胡思乱想,竟然想到了这些有的没的,就魔后那护犊子的模样,别说不要他了,恐怕就是他磕着摔着了,魔后都得喊人把地板儿给翘了!

    “别乱想,魔后可不是那样的人。”泯凤下意识的反驳。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要带着魔夜哥哥和奚风哥哥,就是不带着我?”小时眸子中有些灰败,更多的是被害怕遗弃的恐慌。

    泯凤叹了口气,不知怎么的,眼中有点酸,看着小时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她不由得走近他,和他并排站着。

    “想什么呢?魔后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疼你的人。”

    泯凤说道。

    小时抿了抿唇,深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水光。

    “我知道。”

    他低低的说道,顾锦颜对他的好,他都知道。

    “那不就结了。”泯凤说道。

    “不管她究竟去了哪里,因为什么事情而走,既然她没有带上你,那肯定就有不带上你的理由,如果,她要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的话,那么带上你,以你的实力,不仅帮不了她,而且还会成为她的累赘。”

    泯凤说道。

    很残忍,可是她说的却是事实。

    小时身形一震,累赘这两个字就像一面镜子,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

    是啊,每次遇到危险,都是姐姐在保护我,而我除了会炼制一些丹药,战斗力几乎为零,这样的我,果真是姐姐的累赘。

    泯凤看着小时的脸色,心中暗自打鼓。

    这小子可不要误会什么,我可不是说他是个累赘,只是……只是这么比喻而已,就是……就是为了让他知道事情的残酷性……又或者,是让他明白,魔后不带他去说因为有苦衷的……

    泯凤越想越远,越想越不对劲,可还没等她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方法,小时却点点头,说道:“城主姐姐,你说得对,我明白了!”

    我会强大的!

    说完,小时便转身离开了庭院,留下泯凤一个人丰中凌乱。

    “他这是听明白了还是听明白了呢?”

    苦思无果,泯凤便挥了挥手,随他去吧。

    顾锦颜几人在山洞里蹲了几天,当然他们也去过魔巫族,可是除了一片被烧毁的废墟之外,他们什么也没看见,当然也没有找到有关于灭了息恒族人的人或东西。

    当然,顾锦颜觉得,那些人觉得息恒已经烧毁了这个地方,所以就不会在回来了,是以,便也没有派人蹲点。

    “这几日都没有什么消息,真是奇了怪了。”山洞中,顾锦颜一边啃着肉,一边说道。

    她们这几天也没少出去转悠,可愣是一丁点消息都打探不到,也不知道背后那人是怎么做的?

    “魔夜他们还在外面,再等等吧。”魔夜递了水给她,顾锦颜就着魔夜的手,便喝了一口。

    息恒默默的吃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死亡谷虽然是魔巫一族的居住地,可是死亡谷周围的地带还居住着很多其他各族的的族人,可是他们这几天转悠了这么久,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发现。

    沉默在三人之中静静流淌,没等多久,魔夜和奚风便回来了。

    而他们的到来,也给顾锦颜几人带来了一个可以说是好消息,但也可以说是坏消息的消息。

    一进山洞,魔夜便闻到了肉的香味,双眼一亮,犹如饿虎扑食一般的猛的扑了上去,速度极快的从烤架上拿了一个鸡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一边的肉汤静静散发着香味,息恒默默的喝着。

    他的话越来越少,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石板上,一动也不动。

    奚风无奈的看了魔夜一眼,没有去吃什么东西,而是看着顾锦颜道:“我们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此话一出,不仅顾锦颜双眼一亮,就连默默喝着汤的息恒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什么消息?”顾锦颜问。

    “方才,我们去了混间界,那里的人现在都在讨论一件事情。”奚风抬眸看了息恒一眼。

    息恒心中有些紧张,不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

    混间界只是一个代名,那是死亡谷与其他山谷交界的一个辖区,里面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里面可以打探到很多的消息。

    “所以,你们打听到了什么?”

    顾锦颜看他的表情,也知他们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混间界的人,都在说一个女人的名字。”奚风说。

    “谁?”

    “飞烟。”奚风话音刚落。

    “啪!”的一声响在众人的耳中。

    息恒手中的碗掉了,肉汤溅了一地,有几滴溅在了他的腿上,可是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痛一般。

    “你说……是谁?”他问道,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奚风。

    奚风愣了愣,才道:“飞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