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内情-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8章 内情

    顾锦颜一愣,倒是没想到这个黑巫族族长还有这意思,竟然将一个俘虏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帐篷中。

    这怎么想,也颇有些奇怪的味道。

    不过,顾锦颜心中也顿时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自古以来,女人被俘虏之后大多数就没能逃过被羞辱的下场,也不知道这个飞烟……

    一想到这里,顾锦颜顿时觉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息恒对飞烟的态度,她是看在眼里的,如果飞烟被糟蹋了,息恒还不得伤心死?

    想着想着,顾锦颜就想远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地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咦?人呢?”顾锦颜惊讶道。

    怎么她一个愣神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萧煜撇了撇嘴,语气酸溜溜的说道:“死了。”

    “!”

    死了?她一个愣神的功夫,萧煜就把人给弄死了?

    萧煜哀怨的看着她,似乎再说,你看到个五大三粗的丑八怪也能走神,难道本主在你心里,这么没魅力么?

    可惜,他的心声顾锦颜注定是听不到了。

    不过这人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早晚也是要死的。

    顾锦颜便抛在了脑后。

    朝着萧煜看去后:“进去看看?”

    萧煜点点头。

    两人便大摇大摆,嚣张无比的走进了黑巫族族长的帐篷之中。

    一走进去,便看到了满帐篷的狼藉,东倒西歪的酒壶和酒杯,食物的残渣到处都是,竟没有一个人来收拾,任由它们就这么摆在长桌之上,难闻的气味在空气中挥发,令素来有洁癖的萧煜和顾锦颜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去内账看看。”

    顾锦颜扫视了大帐一圈,除了杯盘狼藉以外,还真没有让她看到一个人。

    萧煜一向是没什么意见的,随之进了内账。

    而进了内账之后,顾锦颜还没什么反应,萧煜却是直接脸都黑了。

    猛的伸手挡住顾锦颜的眼睛。

    顾锦颜还没来得及看内账里的情况,接着便是一片黑暗袭来。

    顾锦颜:“……”

    她嘟囔道:“你遮我眼睛干什么?”

    说完便想去抠萧煜的手。

    谁知,萧煜直接凶巴巴的低吼了一声:“不许动!”

    顾锦颜:“……”

    她果真就不动了。

    随着一声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才重建光明。

    这一睁眼,便看到对面的床上,一个魁梧的男人怀中抱着两个妖艳女人,睡得正香,当然他们的身上正披着一块……像桌布的玩意儿?

    不过究竟是什么玩意儿,顾锦颜是真的没看出来。

    而她也明白了,萧煜为什么会遮住她的双眼了,恐怕就是那画面有点……难以启齿的羞耻吧。

    想通了之后,顾锦颜便淡定的走了进去。

    嗯,这个黑巫族的族长长的很平凡,可是浑身的气势却很强悍。

    顾锦颜在四周扫了扫,终于在一干不知道睡到还是昏倒的侍女中间找到了一个双手双脚被绑的美貌女子。

    看那模样,顾锦颜就知道那是飞烟。

    因为,再场的人,只有她一个人上被绑在柱子上的。

    当然,顾锦颜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黑巫族的族长有些某些‘特殊’的爱好。

    顾锦颜走了过去,将途中碍事的侍女都踢到了一边。

    这么大动静,也没见人转醒,这当然不是这些人都喝高了的原因,而是萧煜使了一些小手段,让他们睡得更沉了一点而已。

    走到那个女人身边后,顾锦颜拍了拍她。

    没反应——

    伸手在她面前摇了摇,一抹红色的烟雾飘过。

    原本紧紧闭着眼的人,睫毛颤了颤,而后慢慢睁开。

    一睁开,便看到顾锦颜放大的脸。

    吓得差点没尖叫起来。

    压住自己内心的惧怕之后,飞烟才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好看的女人。

    她真好看,一双狭长的凤眸中泛着冷意,但是却又有几分疑惑,飞烟不知道她在疑惑什么,但是这里是黑巫族,她又是什么人?

    在她还没说话的时候,顾锦颜便先开了口饭:“飞烟?”

    飞烟诧异的看着她,随即点了点头。

    “你是?”

    “我是顾锦颜,是息恒的朋友。”

    顾锦颜答到。

    息恒两个字一出,原本还有着迷茫的女人,双眼瞬时一亮,她希冀的看着顾锦颜问道:“息恒他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果然。

    顾锦颜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看飞烟这模样,明显是一副打听心上人的模样。

    当下,顾锦颜沉凝了一声,而后说道:“他没事,吃好喝好,就是身体有点弱。”

    飞烟听后便放下心来。

    安心之后,却发现顾锦颜将自己的手脚都解绑了。

    “姑娘?”

    “嗯,我现在就救你离开。”顾锦颜说道。

    “姑娘,这黑巫族不是简单的部族,您还是快走吧,不然……我怕连累了您。”飞烟苦口婆心的说道,

    顾锦颜没放在心上,而是道:“放心,我既然敢进来,就不会出不去。”

    言语之中,亦是狂傲至极。

    而偏偏,飞烟却觉得这位姑娘说的都是真的。

    “走吧,能走?”顾锦颜问道。

    飞烟点点头,那些人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是魔巫族的圣女,身上会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可是他们也没想到,早在他们来的时候,她就将东西黑了她弟弟,飞羽,所以他们并没有在他身上找到想要的东西。

    而或许也因为没有抓到少主,所以她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用的,所以也没多吃什么苦头。

    当然,这也与她自己‘识时务’有关。

    站起身后,飞烟正想问些什么,可是却看到顾锦颜朝着萧煜使了一个眼色,而后她便看到那个浑身冰冷的男人,伸出了食指,一道黑囊闪过。

    床上的人顿时血溅当场。

    飞烟顿时瞪大了双眼,吃惊的捂住了嘴。

    床上的血迹染红了她的双眼,可是她的眼中却只有亢奋之色。

    “搞定了。”顾锦颜笑眯眯道。

    “让这孙子玩儿女人,还坦胸漏乳的,这下老娘让你断子绝孙!”

    然后我们在看那床上,是血溅了当场没错,可是此当场非彼当场,巫蛮被遮住的身体中间,一抹血迹晕染到了那个桌布一样的步上,竟是子孙根被废了,而他身边搂着两个女人,头颅与身体早已分离,鲜血染红了整个床铺。

    而绕是这样,床上的人竟然也没有清醒的迹象。

    顾锦颜拍了拍手,正准备走,可是萧煜却拦住了她。

    “?”

    她迷茫的眨了眨双眼。

    “怎么?”

    萧煜却高冷的弯了弯唇,说道:“他不是要在三天后处决这个女人吗?自然要把这场戏给做足了才是。”

    “把外衣脱了。”

    萧煜说道。

    飞烟愣了愣,最后还是顾锦颜任劳任怨的将地上一个侍女的衣服麻利的扒了,递给了飞烟。

    飞烟接过衣服,便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换上了侍女的衣服,而后顾锦颜又将侍女的头发给打散了,做成了和飞烟一模一样的头饰。

    而后,萧煜就将她绑在了飞烟方才绑在的柱子上,而后右手在她脸上倒腾了几秒钟,拿开手后,一张与飞烟一模一样的脸便出出现了。

    飞烟:“!”

    震惊的张了张嘴。

    若不是她看着这个女人从一个面貌变成了另一个,她还真要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妹呢。

    真是太像了。

    “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了。”顾锦颜狡黠的笑了笑。

    而后一行人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离开了。

    寂静的部族之中,没人知道,他们的部族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明早太阳升起的时候,又会是一个人仰马翻的场面。

    顾锦颜一行人快速狂奔跑回了山洞。

    一进去,便看到魔夜奚风还有息恒死死的盯着他们。

    顾锦颜摸了摸鼻尖,颇有些尴尬。

    她咳了一声,说道:“怎么,你们还没睡?”

    魔夜看她这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哼哼道:“你们半夜偷偷摸摸的跑出去,只要我们不是死的,都不会睡过去!”

    “啧,既然看到了,那还问我干什么?”顾锦颜啧了一声,似乎对他这种明明看着她们离去,回来却还要质问他们的奇怪态度而感到无语。

    魔夜:“……”

    “你以为老子不想去吗?要不是……”

    话音戛然而止。

    “要不是怎么?”顾锦颜挑了挑眉。

    “怎么不接着说了?”

    魔夜嘴唇上下合动了半晌,最后头一摆,独自生闷气去了。

    而萧煜,也在这一刻踏了进来。

    奚风眼神闪了闪,怎么?魔主和阿锦,还带了一个姑娘回来。

    萧煜很自然的就走到了顾锦颜的身旁,揽住她。

    而他这一走,也就暴露了走在他身后的飞烟。

    息恒看到飞烟的那一刹那,眼眶顿时通红。

    顾锦颜心中啧了一声,本来眼睛就已经红了,这下更好,连眼眶都红了,这息恒更加有从魔巫族转变为吸血鬼的潜质了。

    飞烟显然也是看到了息恒,一双美眸眨了眨,而后估两滴清泪瞬间落了下来。

    “息恒!”

    “飞烟!”

    而后就像顾锦颜想的玛丽苏剧情那样,两个人飞奔向前,紧紧抱住了对方。

    顾锦颜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看着萧煜。

    萧煜宠溺的看了她一眼,而后便揽着她往里面走了走,把空间留给了这两人。

    飞烟哭了一会,便从息恒怀里退了出来。

    看着他身后不远的距离,坐着的三个人,不知怎么的,就是有点羞涩。

    嫩白的双颊露出了两抹羞红,将那张苍白的脸映出了几分艳色。

    息恒却没有想这么多,他有很多话想要问飞烟。

    当下便将她拉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下。

    “飞烟,这些天你……”

    “我没事,息恒。”飞烟飞快的说道。

    息恒点点头:“你将那天的事都告诉我。”

    他指的是魔巫族被灭族的那一天。

    飞烟点点头,说了起来:“息恒你知道,魔巫族的血脉被污染了,所以很多族人都失去了力量,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而黑巫族的人个个都是战斗的好手,他们杀进来后,我们根本就没有力量反抗,只能任人刀俎。”

    息恒沉默点头,这些他都知道。

    “可是,族中不是有防御大阵吗?还有长老和护卫兵们,怎么会这么容易就……”

    息恒问道。

    说到这里,飞烟的脸色更苦了。

    “息恒,你不知道,如果防御大阵起作用了的话,我们魔巫族恐怕就不会落得一个灭族的下场了。”

    “怎么回事?防御大阵被破坏了?”

    息恒脸色十分难看。

    魔巫一族的防御大阵承袭千年,一直安好无损,怎么会在最需要它的时候,就出问题了呢?

    “防御大阵当然不会自己出问题了。”

    飞烟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出现了一抹深沉的恨意。

    “息恒,记得灰长老吗?”

    息恒一愣,随即眼中升起滔天恨意,他咬牙切齿道:“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他回过神,惊异道:“难道他?”

    “没错,魔巫一族被灭族,不仅是因为族中大半的人都消失了魔灵,而是他……深夜将哨兵杀了,引黑巫族的人进了部族!而后又摧毁了防御大阵!不然,我魔巫一族,何至于败得如此之惨!这都是他害得!都是他!”

    飞烟激动的说道,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显然是恨到了极致!

    息恒死死的握住了拳头。

    虽然早已猜到是怎么回事,可是真正听到的时候,息恒还是忍不住的恨!滔天的怨恨!

    他怎么敢!他怎么能!

    魔巫族对他仁至义尽,长老之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背叛魔巫族!

    息恒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他怕他会直接冲进黑巫族,去杀了那个狼心狗肺的贱人!

    “息恒!我多想杀了他,可是我被困在黑巫族中,看到他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与那些人谈笑风生,我却……我却没办法!”

    飞烟捂着嘴哭道。

    那种仇人近在眼前,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是太糟了!

    息恒心中酸涩,可是他却不得不安慰飞烟。

    “飞烟,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为族人们报仇的!”

    息恒斩钉截铁的说道,眼中的酸涩被他逼了回去。

    现在的他,没资格软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