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被废了-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99章 被废了

    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抽噎着,无端有着几分悲凉。

    顾锦颜看了,觉得是时候了,才站起来走到他们的面前,站定。

    两人因为突如而来的阴影松开对方,抬头看上去,却见顾锦颜惊为天人的容颜逆着快要升起的晨光,有些虚幻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她面无表情,但是眼底实质上是热火的。

    “顾姑娘!”飞烟见是她,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泪,就准备站起来。

    顾锦颜却制止了她,示意她坐着。

    飞烟坐回去之后,顾锦颜也不怕脏,直接坐在了地上,问:“都哭够了?”

    飞烟有些不好意思,一边的息恒听了脸上也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男人嘛,总是比不得女人脸皮薄,短暂的不好意思后,息恒便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他冷静的说道:“够了。”

    顾锦颜噎了一下,也没想到这个人这么耿直,就直接回答了。

    咳了一声,顾锦颜才道:“先前那个飞羽是怎么回事?”

    两人皆是一愣,飞烟首先问道:“对啊,飞羽呢?息恒,你找到飞羽了吗?当时我将他推进了暗室,他应该还活着才对!”

    息恒顿时一脸苦色。

    看见他这个模样,飞烟顿时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息……息恒?飞……飞羽呢?”飞烟不敢想,或许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的弟弟会有死的那一天。

    她明明将他藏得很好不是吗?

    “他死了,为了救他。”息恒不敢说,顾锦颜却没有那么多的顾虑,直接将事实残忍的剖开在飞烟的面前。

    飞烟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是不敢置信:“飞羽他……他死了?”

    “飞烟,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他。”息恒隐忍的怒气说道。

    都是他的错!

    “息恒,我不怪你。”令顾锦颜好奇的是,这个看起来像是一朵娇花的女人,竟然没有像她想像的那样,直接哭出来,明明眼中的泪打着转,明明已经十分悲伤,可是她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飞烟说道。

    “我早该知道的,可是我却一直不相信。”

    这句话有头无尾的,可是息恒却瞬间听懂了。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你是说?飞羽是诱饵?”

    飞烟闭了闭眼,说道:“除了这个可能,我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原因。”

    两个人打着哑谜,可是并不妨碍顾锦颜听懂,从那句诱饵她便可以推断出,那个叫飞羽的少年,恐怕就是为了引出息恒而被留下的。

    否则,为什么息恒前脚刚离开魔巫族,后脚就有人追杀他?

    “灰长老以前是族长最信任的长老,他不可能不知道暗室的存在,可是飞羽却没有被发现,要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我是怎么也不信的!”飞烟仇恨的说道。

    当时情况实在太过紧急,她根本来不及想这么多,便将飞羽推进了暗室,连同纳戒一起,现在想来,恐怕那间密室早就被灰长老给搜过了,所以才愿意暗中等息恒出来。

    而正是因为自己是圣女,所以他们下意识的就想到秘籍在我的身上,才懒得去找飞羽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么一想,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串起来了。

    “全都是他!”息恒伸出拳头一拳轰在了地上,可是除了他自己痛以外,并没有什么用。

    鲜血刹那间就从息恒的手上涌了出来。

    飞烟一惊,连忙握住他的手:“息恒!”

    顾锦颜撇撇嘴:“你的魔灵尽失,身体十分虚弱,还这么自残,当真是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听了顾锦颜的话后,息恒倒是没有什么想法,而一边的飞烟却是脸色大变:“息恒,你怎么了?怎么会魔灵尽失?”

    见飞烟如此问了,息恒也不瞒他,当下便将自己体内的极阴之气的事情给她说了。

    说完后,飞烟到没有想息恒想象的那么吃惊,而是若有所思。

    “你说,是因为你打开了飞羽给你的纳戒,所以你才会吸收进了那股极阴之气?”

    飞烟问到。

    息恒点点头:“没错。”

    “怎么?你知道怎么回事?”顾锦颜秀眉一挑,问道。

    飞烟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那我大概是知道的。”

    “你知道魔巫一族的圣女不仅仅只是魔巫族的精神象征,魔巫族的一些上古秘密也都是由圣女一代一代的传下去的。”

    息恒和顾锦颜纷纷表示出好奇,静静听飞烟说道。

    “你知道的,魔巫族是上古巫族,可是恐怕除了我以外,你们都没人知道,魔巫族不仅仅是巫族,还有上古鬼蜮的血脉!”

    飞烟话音一落,不仅是息恒愣住了,连顾锦颜都愣住了,而那边的魔夜奚风也都愣住了。

    不过,萧煜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只是有些微微吃惊,他没有想到,鬼蜮居然还有一丝血脉留在了魔界,这真是……令他有些没有料到。

    “对于鬼蜮,我并不清楚,因为很多历史文献经过千万年的传承,早已经残缺不全,这些资料我也只是在上一代的圣女口中听到的。”

    “上一代圣女——不就是我母亲?”

    息恒问道。

    “这跟我母亲有什么关系?”

    飞烟突然沉默了半晌,她没有说其他的,而是问:“息恒,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生下来,就被订了婚约吗?”

    顾锦颜顿时挑眉,原来这两个人还有婚约在身啊。

    息恒奇怪的看着她:“自然是父母之命。”

    飞烟笑了笑:“是啊,父母之命是其一,可是你没有发现吗?魔巫族的每一任族长,最后的妻子,都必定是圣女,千百年来,这一规定,从未变过。”

    息恒一愣,脸上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吗?”飞烟苦笑了一声。

    息恒摇摇头道:“父亲从未跟我说过这些。”

    “那是因为你们族长一族,是鬼蜮皇族和巫族的血脉,所以你们的血脉天生跟巫族不太一样,你们的血脉中拥有阴气,而从你们一出声,上一任圣女也就是你的母亲,便会替你们将体内的阴气封印,避免阴气伤害你们的身体。”

    “而到了一定时候的时候,这个封印便会消失,而那个时候,也就是你成为新一任族长的时候,而魔巫族圣女的作用,就是为了调和你们体内的极阴之气而生的。”

    飞烟说道。

    这话不可谓不清楚,不可谓不明白,就差说,我之所以和你有婚约,就是为了调和你体内的极阴之气的。

    息恒听后,有些发愣,他以前的时候,想过很多可能,可是却单单没有想过,飞烟的存在,竟然是这么简单的,为了调和他体内的极阴之气?

    “可是……这跟盒子中的极阴之气有什么关系?”息恒有些不明白的说道。

    “我想,那盒子中,恐怕不是什么极阴之气,而是,激发你体内极阴之气的东西,也可以说成说一把钥匙。”

    这时,顾锦颜不由得出声了。

    听到这里,她也大致明白了飞烟的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息恒体内有鬼蜮皇族的血脉,所以血液中含有极阴之气,只不过是被封印状态的,而飞烟呢,就是那个为了防止他体内的极阴之气破封后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的一个调和品。

    而不知道为什么呢,明明息恒体内的极阴之气并没有被破封,可是就是因为那盒子里的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出现了,才导致息恒体内的封印破封。

    而这时,飞烟如果能够和息恒结合的话,就可以中和息恒体内的极阴之气,换句话说,就是息恒能够直接将那股极阴之气给吸收了,从此实力大增的意思。

    “不过,你爹看来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什么,不然不会准备一个破除你封印的东西,但是这其中也有一些不足,便是如果飞烟真的被杀了的话,那么你也就只有死翘翘了。”顾锦颜说道。

    “父亲的占卜能力是族中最强,所以父亲……一定是早就预料到了魔巫一族有此一劫,所以才早早谋划?”

    息恒看着飞烟说道。

    飞烟沉凝了半晌,才道:“很有可能,但是族长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是却没来得及布置,就中了敌人的毒手,不然魔巫一族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所以……现在你想恢复以前的模样,你们俩就得……”顾锦颜神色暧昧的看了两人一眼,伸出手比了一个亲亲的手势。

    息恒和飞烟顿时老脸一红。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啊。”顾锦颜看着飞烟说道。

    “好奇什么?”飞烟不解。

    “息恒体内的是极阴之气,按理说,女人属阴,男人属阳,你一个阴体,怎么去调和他的极阴之气?”顾锦颜皱眉,十分的不解。

    飞烟不好意思一笑。

    “我们魔巫一族的圣女一族都是出自飞家,说来也奇怪,飞家似乎是专门为了族长一族而生的,因为圣女一族和其他魔巫族的人不一样,我们并不能修习魔巫族的巫术,因为我们体内没有阴气,而是极阳之气。”

    飞烟说道。

    怎么可能?

    顾锦颜微微瞪大了双眼。

    极阳之气?在女人身上?这怎么可能?简直见鬼!

    就连曾经的她,身负光明之火,那是除了混沌之火以外,最烈的火焰,可是她依然不是极阳之体。

    而飞烟,她怎么看也就是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怎么会是极阳之体?她不会被克成灰吗?

    飞烟一看便知顾锦颜不相信,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跟顾锦颜解释,因为对于圣女一族的由来,整个魔巫族没有一丁点的文献可以证明圣女一族拥有极阳之体的原因。

    “奇了怪了。”顾锦颜喃喃自语道。

    她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体质。

    不过她也不多深思,现在找到办法,无疑对息恒是非常好的,如果息恒能够恢复以前的实力,那么有些事,他就可以亲自去做,相信自己亲手报仇,总比别人来的要舒心。

    “反正三天后才到时间呢,要不……你俩就尽快的把这事儿给办了?”

    顾锦颜眨了眨眼,看着他们说道。

    飞烟:“……”

    息恒:“……”

    这种事你这么直白又轻快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顾锦颜没有什么羞涩的感觉,妈的自己都快死了,还在乎羞不羞涩?这是不是傻的?

    飞烟看了息恒一眼,那一眼中,饱含深意,息恒看懂了,可是仍有些挣扎。

    “息恒,我想报仇。”飞烟闭着眼,绝望的说道。

    息恒顿时愣住,随后死死握住拳头。

    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好了,既然事儿都解决了,我们在呆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咱们先跑去混间界落个脚?顺便再打听打听消息?”

    见他们都解决完了,一旁的魔夜跳下石板,说道。

    几人都没有意见。

    毕竟去混间界打探消息,比这儿要方便的多。

    几人说干就干,反正也没有什么行礼,拍了拍屁股就准备走人。

    这里倒是其乐融融,可是在某个部族之中,太阳一刚升起,便被一声雄浑的惨叫和怒吼给充斥。

    巫蛮刚睁开眼,还没等他看明白整个帐篷,便发现自己身上一片粘稠,抬了抬手,下身猛的传来一股剧痛。

    巫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他将手抬到自己眼前的时候,满手的鲜血映入他的眼帘。

    心脏不受控制的猛的跳动了几下,他微微偏头,发现自己的身边,两个女人已经身首分离,浓稠的鲜血充斥着他的鼻腔。

    下身的剧痛令他有些慌张,猛的掀开自己身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便看到自己双腿中间一阵血肉模糊,曾经他的傲然现在已经落在了双腿之间,黑乎乎的丑恶玩意儿像是死了的麻雀一样,顿时就焉了。

    “啊!”

    巫蛮惨叫出声!

    他不敢相信,自己只是睡了一个觉,竟然就有人潜进他的帐子里,杀了他的女人不说,还把他给……给废了!

    巫蛮的眼睛通红,像一只发了怒的蛮牛一般,没有了任何理智而言。

    下身剧烈的疼痛令他疯狂,而这种耻辱更是令他想要毁灭一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