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婚礼-暗夜魔主的异世-
暗夜魔主的异世

第100章 婚礼

    “啊啊啊!”

    巫蛮怒吼几声。

    很快,便有族人被惊醒,纷纷涌进他的帐子中。

    而看到那惨烈的一幕都震惊了。

    冲进去的族人都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双眼,还是不敢置信,他们的族长……被…被废了?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这血淋淋的事实。

    而巫蛮呢?

    突然被涌进来的族人看光了他的耻辱,登时大怒道:“滚出去!”

    众人皆惊,害怕他的威严便纷纷退出,可是这个消息却如同星星之火一般传遍了整个部族。

    很快,部族中的族人都知道,他们的族长,被人废了那东西,而且还没有任何的线索。

    巫蛮气红了眼,收拾好自己之后,忍住下身的剧痛,走了出去。

    坐在主位上,通红嗜血的双眸看着下方已经坐好了的大将还有长老们。

    “昨夜巡逻的人呢?”巫蛮恶狠狠的说道。

    这时,一个身着铠甲的将军站了出来,拱手道:“禀报族长,昨夜巡逻的将士们……都……都失踪了!”

    说完便低下头去,不敢看高坐上的人暴怒的脸色。

    果然,听了将领的话,巫蛮原本怒极的神色更加可怕,弥漫在空气之中的冰冷嗜血之气也愈发严重。

    “你!说什么!”

    那人把头埋得更低了。

    巫蛮手腕一翻,一道劲风扇过,那人直接被扇出了账外,生死不知。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唯恐自己成了被发泄的对象。

    巫蛮暴怒,额上青筋毕露,着实可怕。

    “废物!都是废物!”他大吼道,牵扯到下身撕心裂肺的痛,让他忍不住想要毁灭!

    “那么多人,竟然连别人潜进老子的帐篷里都不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都是废物!”巫蛮怒骂,可是却不能让他的心舒缓一丁点。

    他被废了!不管巫蛮怎么不敢相信,他的确被废了!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帐子中被人悄无声息的废了,这对他来说,不可谓不是奇耻大辱!

    这时,一旁坐着的灰长老却是站起身来到:“族长,我有话要说。”

    巫蛮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冷眼看着灰长老,道:“什么事?”

    “族中出现了这种事,恐怕并不是巧合,我想,要么是黑巫族的仇人,要么就是……魔巫族的余孽!”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都有些不相信的神色。

    其中黑巫族的一个长老站起来道:“不可能,我黑巫族自建族以来,就没有得罪过其他的部族,何来仇人一说,况且,魔巫一族的族人已经被尽数歼灭,哪里还有什么余孽?”

    灰长老却是冷笑:“怎么?黑木长老,是忘了魔巫族还有一个漏网之鱼了吗?”

    名为黑木的长老顿时神色一禀,他当然知道灰长老说的是魔巫族的少主息恒,可是派去的人不是说重伤了他吗?既然是重伤,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常,且还能随意进出我们黑巫族而不被发现,甚至于……

    黑木长老瞥了一眼巫蛮,没有说话。

    “息恒?你确定息恒有那个本事?”

    黑木冷哼一声,颇为不屑。

    灰长老也不恼,微微笑道:“息恒当然没有那个本事,且不说他身受重伤,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没有办法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出入黑巫族。”

    “可是……”

    他环顾了再场的众人一眼,冷笑到:“万一他有帮手呢?”

    众人一愣,随即看他。

    巫蛮眯了眯眼睛,问道:“帮手?什么意思?”

    灰长老呵了一声,眼中是满满的恨意,他可忘不了,在龙骨谷中,自己究竟承受怎样的屈辱,那个女人!不仅断了他的右臂,还废了他的魔灵,此仇不报,难消他心头之恨!

    “据我所知,息恒有两个朋友,一男一女,实力高强,那个男人,更是有着魔君境大圆满的实力,如果是这样的人,再借助一些宝物,又能不能潜入黑巫族呢?”

    灰长老狞笑一声,显然是不怀好意。

    其实他的话中漏洞很多,可是现在巫蛮被自己心中的仇恨给蒙蔽了双眼,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所以,当灰长老说出这个理由的时候,他便瞬间就相信了。

    这种想要毁灭一切,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心里,让他急于找一个人来做自己的发泄对象,而灰长老这时候说出顾锦颜和魔夜两人,便是正中巫蛮的下怀!

    “传令下去,举全族之力,捉拿息恒和他的同伙!记住,抓活的!”

    巫蛮眼眶猩红的下令道。

    他不会让息恒还有他的同伙们好过,等把他们抓到,他要狠狠的撕碎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自己的痛苦!

    目的达到,灰长老坐下,用左手端起一杯酒,喝酒的动作,正好掩饰了他唇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南方风起云涌,而魔川城也是一阵动荡。

    为什么呢?

    因为和萧煜一起消失了许久的尚野,突然回到了魔界。

    话说尚野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回魔界路,刚跑到魔神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通知魔神不见了。

    这可急坏了他,不住的催问面前的男人。

    “屠龙!魔主呢?魔主去哪儿了?”

    站在他面前的冷酷男人无视他的急躁,慢慢说道:“不知道。”

    尚野:“……”

    我他妈!

    真的想一巴掌扇死你!

    “那,符临呢?符临你总知道在哪儿吧?”

    尚野问道。

    屠龙几人一直被留在魔族坐镇,是以,十二魔将中对魔主的行踪最为熟悉的人,也只有符临,如果找到他,说不定就能找到魔主。

    屠龙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一抹思考之色,半晌,他才说道:“符临,好像去了洛尔城。”

    “洛尔城?他去哪儿干什么?”尚野一愣,可是偏头一想,符临没事怎么可能去洛尔城那个偏远的主城,他能去,说不定就是因为魔主在哪儿,他才去的。

    越想,尚野就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当下便拍了拍屠龙的肩膀,急匆匆的朝魔神殿外跑去,他得赶快跑到洛尔城,跟魔主说魔后的事情。

    屠龙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他只是说符临好像去了洛尔城,可是却没说,符临留在洛尔城啊?

    跑的这么快?为什么?

    屠龙有些搞不懂,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

    而这边的顾锦颜几人也顺利来到了混间界。

    饶有兴致的逛了逛,顾锦颜发现,混间界就跟落尘大森林外的交易市场差不了多少,只是不同的是,这里可以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城市,里面住着很多人,但是据息恒所说,这里面居住的,大多都是佣兵还有一些外外面活不下去了的人,也就是在外面得罪的人多了,才会到混间界来寻一个活路罢了。

    几人逛了逛之后,便分散了。

    顾锦颜和萧煜几人在街上到处逛,不过,很快,魔夜便发现顾锦颜去的地方有些不同了。

    因为她逛的地方,不是什么胭脂水粉就是什么衣裳铺子之类的,一走进去,也不看什么,直接就是一句:“最贵的,最好看的拿出来!”

    不一会,魔夜和奚风这两个难兄难弟手上就拿了不少的战利品。

    在顾锦颜又拿起一只牡丹凤钗之后,魔夜终于忍不住的问出了口:“你今日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的?买这么多你用不上的东西?”

    虽说,顾锦颜买的都是女子用的东西,可是魔夜还真的没有看到过顾锦颜用过这里面任何的一件东西。

    闻言,顾锦颜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心道:男人就是男人,不是谁都像息恒那般贴心的。

    当下没好气的说道:“你没看到我买的都是些什么吗?”

    还没等魔夜说些什么,一边的奚风清了清嗓子,道:“胭脂水粉,凤冠霞帔。”

    顾锦颜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给他。

    魔夜一愣,嘴角抽了抽:“原来你是想给他们俩半个婚礼啊。”

    顾锦颜点头道:“这可不是我要求的,是息恒。”

    息恒?

    没错,就是息恒。

    息恒找到顾锦颜,告诉了他他的想法,他想娶飞烟为妻,并不是为了她的极阳之气,他不想她有任何委屈。

    很显然,顾锦颜答应了。

    谁叫她是个女人呢?女人天生就对这些容易感动,顾锦颜自然也不例外,况且息恒的提议对她来说也不过举手之劳,顾锦颜对朋友,一向是很大方的。

    顾锦颜如是想到。

    “哦~”魔夜九曲十八弯的惊讶道。

    而后便彻底没有了抱怨。

    “不过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要不先去吃个饭吧。”顾锦颜提议道。

    萧煜笑着由她。

    一行人便风风火火的奔向酒馆。

    “息恒,我们今后怎么办?”

    这边,息恒和飞烟也慢慢的逛着,只是他们显然没有顾锦颜他们那样的活力,家破人亡,即便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极乐净土,恐怕他们也笑不出来吧。

    耳边传来飞烟的问题,息恒愣了愣,随即说道:“不知道。”

    “现在的我,只想赶快报仇,其他的,我没有想那么多。”

    息恒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脑海中却不由得出现顾锦颜的脸。

    如果是她,又该会有什么样的回答?

    飞烟咬了咬下嘴唇,眼中似乎闪过了什么,可是下一秒,却恢复了常态。

    傍晚的时候,为了避免其他人的打扰,顾锦颜直接将酒馆最上面的一层全都包了下来。

    客来酒馆是混间界里面最大的酒馆,即便是最上面的一层,占地也是极为宽阔的,举办一个简易的婚礼不是什么大问题。

    很快,一切都布置好了。

    顾锦颜穿了一身红衣,更衬得她容颜娇艳,令萧煜看了,心中不由得激荡了几分。

    “怎么还没回来?”

    顾锦颜站在围栏处朝下方望着,却始终没有发现息恒两人的身影。

    不由得有些郁闷。

    不过,这郁闷没有持续多久,两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顾锦颜心中一喜,却端着自己的态度,等到息恒和飞烟走上来之后,才依在栏杆上看着他俩。

    飞烟一走上楼层之后,便看见顶楼整个,已经变成了红色的海洋。

    说红色的海洋着实是有些夸张了些,不过却则差不多多少了,反正整个顶楼,能挂东西的地方,都被挂上了红色的喜布,就像……就像是族中有人成亲一般模样。

    飞烟不由得转过头看向息恒,却撞进息恒深邃犹如大海的眸子。

    那眸子中的深情,令她不由得脸颊羞红。

    “你……”

    她轻声道,有些说不出话来,亦或是不敢确定。

    “喜欢吗?”息恒笑着道。

    “这……真的是?”飞烟瞪大了眼睛,吃惊道。

    息恒点点头:“这是为我们准备的。”

    息恒转过头看着顾锦颜,说道:“多谢。”

    顾锦颜摆摆手:“客气,赶快去准备吧,时间不早了,别耽误了吉时。”

    息恒点了点头,便拉着飞烟进了一个房间,而他走了出来。

    深深的看了顾锦颜一眼,而后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虽然没有说话,可是顾锦颜却很清楚他想要说什么。

    微微一笑,而后走进了飞烟那个屋子。

    飞烟坐在梳妆台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突然有些迷茫。

    似乎是不敢相信,她就要嫁给息恒了?

    从她一出生,被誉为圣女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她想过自己和息恒的婚礼是什么样的,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是这样。

    建立在仇恨上的婚礼。

    想到这里,飞烟娇美的脸上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苦笑。

    而走过来的顾锦颜,刚好便看到了她这个苦笑。

    “在想什么?”

    顾锦颜走近她,绝美的容颜落在铜镜之中。

    飞烟的目光落在铜镜中她的脸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自惭形秽之感。

    “没想什么。”她说。

    顾锦颜却笑:“息恒那般骄傲的人,他不曾求过我什么,可是在今天,他却求我了,想知道是为什么?”

    飞烟抬起眸子,看她:“为什么?”

    “因为你啊。”顾锦颜笑。

    “他说,不想你受委屈,你与他的感情是注定的,如果没有魔巫族的事,你们的婚礼应当是盛大的,受很多人羡慕和祝福的,可是现在却连一个婚礼,他都给不了你,所以,他求我了。”

    “他说,他的心里装着仇恨,可是即便是这样,该做的他还是会做,或许他现在只能给你一个一切从简的婚礼,可是他会用自己的一生,来弥补你,生当如磐石,护你,死亦如鬼雄,伴你。”

    飞烟的眼睛霎时间就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